笔趣阁 > 甜蜜警告:总裁太腹黑何雨檬郎家赫 > 第9章 再添新误会

第9章 再添新误会


翌日。

        郎家赫回到公司,碰上了刚刚来的郎孟毅,郎孟毅人看着郎家赫,嘴角上淡然的笑容似乎更加浓郁了一点,淡淡一声:“哥。”那叫一个情深至切。不明白的人真以为他们两个是一对好兄弟呢。

        郎家赫微眯着眼眸,他看到郎孟毅后才想起来余磷之前说过,郎家赫把何雨檬送去了医院……何雨檬那个时候昏迷不醒,不可能自己爬回去,那么把何雨檬扔在外面的应该就是郎孟毅了。

        郎家赫冷漠的吐出几个字“何雨檬。”现在的他还不宜和郎孟毅有正面上的冲突,尤其是在这样重要的档口,等他获到继承权后再替何雨檬好好报复他。替何雨檬……郎家赫微微一怔,随后回到办公室。

        听到“何雨檬”三个字后,郎孟毅知道郎家赫什么都知道了。他这样说,更加让郎孟毅肯定,郎家赫派人跟踪自己。

        郎家赫将余磷叫到办公室说:“这几日密切关注郎孟毅,还有我这几日可能会不在公司,有什么事第一时间向我汇报。”交代完后,郎家赫就去了医院。

        病房内。

        郎家赫紧紧拉着何雨檬的手,他紧张的心跳声,细微的呼吸声,在那静谧的可怕的环境下极其清楚,清楚到他自己都能听见。

        何雨檬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郎家赫感受到了。他的心跳开始不自然地猛跳,她终于要醒了!一种失而复得的一样的异样的感觉浮上郎家赫的心头。

        何雨檬睁开了她清亮的眸子:“你——你怎么会——在这——”何雨檬还很虚弱,说话断断续续的。见郎家赫抓着自己的手,不着痕迹的收回了自己的手。

        郎家赫身子霎那间凉了一大截,手掌也没有了余热,空落落的,她这么讨厌自己吗……

        想着也就没了好脾性,他眯起眼睛,浑身上下散发着凛冽的寒气。何雨檬感受到了,她汗毛直竖,打了个寒颤,闭上眼睛,等着郎家赫的辱骂。

        何雨檬闭了许久,奇怪的是郎家赫什么也没说。疑惑地睁开眼,病房里已经没有他的影子了,他什么时候走的?

        病房外,楚稽勾起一抹坏笑说:“她现在的状况基本稳定,只不过……”楚稽没接着说,而是上下打量着郎家赫,随后才说:“那种事就不要做了,否则,后果自负。”

        郎家赫凉凉的嗓音还是冷如冬水:“嗯,照顾好她。”然后就回了公司。

        [这里来了电话也要带上一句啊,突然这样感觉太奇怪了]褚玉飞的电话来了,这好像是他这么多天第一次给何雨檬打电话。

        “铃铃铃——”

        “雨檬,这几天我真的好想你,你出来我们见一面好吗?”褚玉飞的语气里满是恳求。

        “你还要什么要说的?”何雨檬的薄唇边不由微微勾起了一抹冷笑。

        “你……我想我们应该好好谈谈,那天的事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那是什么样?你没听说过眼见为实吗?”何雨檬的语气越发不屑。

        “我们出来做个了断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缠着你了。”

        “为什么不在电话里说?”何雨檬实在是不想看见褚玉飞那张令人作呕的脸。

        “电话里讲不清楚。”褚玉飞心想,何雨檬什么时候对他这么警惕了?

        “……”与其这样天天被褚玉飞骚扰,还不如与他讲清楚彻底断了关系。

        “雨檬?”褚玉飞半晌没有听到何雨檬的答复。

        她没有犹豫,当机立断说了句:“好。”

        储玉飞告诉她地点:“三点来郊外的咖啡厅。”随后何雨檬就把电话挂了,她实在是不想听到储玉飞再说一句话。

        她闭目养神,心里不停的在想,她该怎么办?至少别人都可以跟好朋友商量,她……好像一个朋友都没有。睁开双眸,轻叹一口气。自己在医院里呆了两天,妈妈都没打过电话。她犹豫着,要不要给妈妈打个电话?

        “妈。”

        杨姿周围全是杂音,她嗓音稍微有点尖锐,对何雨檬这个时候打电话很不满:“什么事?有事快说,我忙着呢,诶诶诶,别动,我糊了。”

        何雨檬听声音就明白了妈妈肯定没干什么好事:“妈,你在外面赌?”

        “我在跟病友一起,而且打麻将这不叫赌,你快点说。”杨姿理直气壮地回答。

        “褚玉飞叫我去找他,我答应了。”何雨檬如实回答,母亲难得这样心平气和的跟自己说话。

        “你跟褚玉飞不是分手了吗?再者说你现在嫁到了郎家,就得安分守己点。快点抓牌啊,好好好。”杨姿也没心情跟何雨檬说话,于是把电话挂断了。

        何雨檬还以为母亲转了性,半分钟不到就原形毕露了。她这个亲生女儿,她肚子里的一块肉,都没有麻将重要。

        何雨檬偷偷从医院里溜了出来,自己的衣服不知道去哪里了,没办法只能穿着病号服去赴约。三点,何雨檬如期而至。

        医院的一个角落里,楚明眼睛盯着何雨檬,生怕他一眨眼,何雨檬就溜出去。他打电话向郎家赫汇报:“郎总,何小姐出去了。”

        “知道了,盯紧点。”郎家赫他眯起眼睛,眸中只有深不见底的黑,浑身上下散发着凛冽杀气。站在旁边的余磷只觉得背脊都窜过了一抹冷意,支支吾吾的说:“郎……郎总,没什么事我就先出去了。”随后落荒而逃。

        咖啡厅内。

        “你说吧,说完我就回去了。”何雨檬不带一丝感情,开门见山的说。

        褚玉飞故意不回答,盯着何雨檬的病号服问;“你怎么去医院了?”

        “褚先生,你不去关心你的女朋友反倒来关心我,不知道何佳琪知道后会怎么想。”何雨檬薄唇一勾,一丝讥笑浮现在脸上。说来也怪,自从何雨檬将何佳琪推倒后,何承志这几天竟然没找她。

        “雨檬,我喜欢的是你,不是何佳琪。”褚玉飞激动地拉住了何雨檬的手。

        何雨檬秀眉轻皱,此刻更流露出嫌恶,即使何雨檬掩饰的再好,也被褚玉飞察觉到了。

        何雨檬抽回了手说:“有事快说,我没时间跟你在这里玩。”

        褚玉飞拍了拍手掌,服务员立刻拿了一大束玫瑰花,褚玉飞接过玫瑰花,单膝下跪,对何雨檬说:“雨檬,你原谅我吧,我还是喜欢你。”此时空荡荡的咖啡厅顿时涌入一群人,他们拍着掌,大声嚷嚷着:“原谅他,原谅他。”

        何雨檬现在的感觉比吃了粑粑还恶心,她接过褚玉飞的玫瑰花,褚玉飞一脸欣喜,就在这时郎家赫进来了。

        何雨檬没看到,她紧接着将玫瑰花扔在地上,狠狠地踩了几脚。旁边有一位女士不满说:“这么一大束玫瑰花,被你这么践踏了,真是可惜,你不要我还想要呢。

        “怎么回事?”郎家赫问旁边的一位大姐,那位大姐白了他一眼说:“求婚没见过啊。”原本是求原谅,现在又变成了求婚。

        郎家赫眯起眼睛,眸中掀起些许波澜。求婚……

        郎家赫奋力挤进人群,心里一股醋火油然升,嘴边的话带着嘲讽的意味:“何小姐,请问您知道重婚是犯法的吗?”

        群众一片哗然,原来已经结婚了,那怎么还跟别的男人出来?旁边有个小女生忍不住嘀咕:“哼,我妈越好看的人就越贱,看来说的一点都没错。”她真的只是嫉妒何雨檬有这样两位大帅哥抢啊,褚玉飞跟朗杰和比起来逊色不少,但也不丑啊。

        不知道谁说了一句:“都散了吧。”他们也只是拿钱替别人办事,没想到人家已经结婚了,在这里待着也没什么劲头,还不如赶下一个场。

        终于没了嘈杂声,何雨檬这才解释道:“我跟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褚玉飞打断了:“雨檬已经接受了我的求婚,识相点赶紧跟她离婚。”

        “雨檬,叫的真是亲切啊,诶,你爸爸有没有跟你说过他要找我谈合作?”郎家赫的话一字一字的涌入到褚玉飞的耳中,爸爸怎么没跟我说过?大意了大意了。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就继续吧。要是褚玉飞的爸爸在这里一定会踢飞他的狗脑袋,他为这件事可是整整准备了半年啊。

        褚玉飞挺直了腰板说:“你再怎么威胁我也没用,也改变不了何雨檬接受的事实。”

        郎家赫盯着何雨檬,何雨檬一直摇头,郎家赫又看着褚玉飞,眼底流露出怒色,冷声充满警告的意味:“离婚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如果你不想让你家的公司开不下去了,就赶紧滚。”

        褚玉飞还有点良心,他不能拿自家的公司做赌注。

        车上,两人一言不发,郎家赫的脸色逐渐阴沉。

        终于到了家,何雨檬刚准备去休息,就被郎家赫猛地推倒在地上,何雨檬的心跳的极快,呼吸越来越急促。

        “我累了,想休息。”何雨檬别过头说。

        “怎么?和别人玩够了?何小姐?”郎家赫唇边勾起了一抹笑,笑的让何雨檬毛孔悚然。

        “既然何小姐能去见别的男人,应该是好得差不多了,明天来上班,迟到的话七百万翻倍。”鞭子一样犀利的话,从他优美的唇里优雅吐出来。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99626_99626936/321526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