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甜蜜警告:总裁太腹黑何雨檬郎家赫 > 第12章 再次表白被辱

第12章 再次表白被辱


郎家赫怎么会不在意呢?何雨檬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自己的心,牵动着自己的情绪。

        郎孟毅把何雨檬送到后,何雨檬唇角微微扬起的一抹笑:"今天多谢你了。"

        郎孟毅温柔的话语在她耳边清风般掠过:"不客气。"微弱的灯光下,俊男俏女,站在一起,好不般配。

        郎家赫此时也赶到了,见到这一幕,脸色顿时一黑。一道被冰冷覆盖的充满怒火的无视空气阻隔的声音传入两人耳中:"你们在干什么?"只觉得心里一股无名的醋火油然升。

        何雨檬下意识的离郎孟毅远了一点,支吾着道:"没……没干什么啊。"

        郎孟毅人看着郎家赫,嘴角上淡然的笑容似乎更加浓郁了一点,淡淡一声:"哥,你回来了。"

        郎家赫剑眉紧皱,鼻子里发出一阵轻哼声:"弟弟,你家好像不在这里吧。"

        郎孟毅勾唇深意一笑:"那我就走了。"看来郎家赫会因为何雨檬生气啊。随后转身,对何雨檬笑得更温柔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再叫我。"然后就走了。

        郎家赫全看在眼里,唇边微微勾起了一抹冷笑,把何雨檬拽回了别墅内:"你跟他什么关系?"

        何雨檬的脸色惨白如纸,身子止不住的颤抖:"没——关系啊。"郎家赫笑的让何雨檬毛孔悚然,说话都开始颤抖了。

        郎家赫低声的嘶吼着了一句:"那他为什么送你回家。"

        何雨檬两条黛眉微微一蹙:"何佳琪在外面想把我带走,正巧他看到了,我怕再——"

        郎家赫用力揪住何雨檬的头发,语气中充满了鄙夷:"何佳琪告诉我你们在街上搂搂抱抱的,何雨檬做人不要太浪荡了!"

        何雨檬感觉血液在全身躁动,而后像是无阻隔一般全部迸发出来,那股力量到了嘴边:"你听我解释!"

        郎家赫有棱有角的脸配上那淡然的语气,属实吓人:"何小姐,请问你有什么需要要去找他,你丈夫满足不了你吗?"

        何雨檬大怒:"你别太过分了!"

        郎家赫唇边嘲讽的笑意愈发浓重:"我过分?有种你再说一遍!"突然掠过一股寒流,让何雨檬身子一凉。

        郎家赫吻上了何雨檬软软的唇,疯狂吸允,刚想进一步发泄,又想起了楚嵇的话,转而掐上了何雨檬的脖子:"既然这样,你死了算了。"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

        何雨檬被掐的快喘不过气来了:"咳咳--我说你别太--"她今天要这样死在郎家赫手里吗?很不甘心啊,她还没等孩子出生啊,求生欲望促使何雨檬猛地推开郎家赫:"放开我!"郎家赫郎家赫毫无防备,连连后退。

        郎家赫微微一怔,他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自己很容易被她牵住情绪,这可不是一件好事情。

        郎家赫怒吼道:"这么快就不需要我满足你了吗,需要郎孟毅吧?"他只能用语气来掩饰眼里的慌乱。

        何雨檬再次受到郎家赫这样的羞辱,满脸通红,一股冲动涌入她的脑中:"对,我就是需要郎孟毅,我就是放荡!"

        郎家赫脸黑的像没有光亮的夜晚,让人不寒而栗。他能对她做什么呢?他什么都不能做,每次一做伤害她的事,胸口就会很闷,但是何雨檬又一次次的惹他生气,他能做什么呢,他只能把怒火发泄在可怜的门身上。

        "嘭——"他用力关上了门,空荡荡的别墅内只留下何雨檬一个人。

        何雨檬慢慢瘫软在地上,眼泪从她那呆愣的眼睛里像是泉水一样涌出:"我就这么不值得你相信吗……"

        "铃铃铃--"说来也是凑巧,褚玉飞这个时候打开了电话。他听到有细微的抽噎声,问:"雨檬,你怎么了?"

        何雨檬深呼吸,语气逐渐平缓:"我没事。"

        褚玉飞不相信,迟疑了会儿,问:"是不是郎家赫欺负你了?跟我说,我帮你报仇。"

        何雨檬不想跟他废话:"有什么事吗?没什么事就挂了。"又想起郎家赫说何佳琪告诉他,她和郎孟毅搂搂抱抱的,语气里透漏了一丝烦躁和愠怒:"请管好你的女朋友,让她管住那张吃过屎的嘴。"

        褚玉飞也不理会,继续说:"雨檬,我是真的还喜欢你,我已经看清楚何佳琪是什么样的人了,回到我身边吧好吗,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

        郎家赫还没走多远,想起外套里还有一些重要的资料,又折回去拿,刚进门就听见褚玉飞跟何雨檬表白。心里还未消的怒火又一次上涌,何雨檬真是好样的,他还没走多长时间,就给别的男人打电话了?

        于是语气突然变得特别温柔:"老婆,在干什么?"

        何雨檬被郎家赫的转变吓愣了,刚刚不是还准备掐死她吗,怎么……

        郎家赫似是在提醒她一般又叫了一句:"老婆?"

        何雨檬这才回过神来,柔声支吾着说:"在、在打电话。"

        郎家赫明知故问,他的声音变的温润而富有磁性:"你在和谁打电话?"

        何雨檬也不隐瞒:"褚玉飞。"

        郎家赫抢过电话,对褚玉飞说:"褚公子,你舅舅有没有告诉你他公司的处境?我猜是没有吧。"褚玉飞还没来得及说话,郎家赫接着说:"如果你想让你舅舅的公司一直存活下去,就别招惹我老婆。"随后郎家赫挂断了电话。

        紧接着把何雨檬的电话扔在沙发上,似是挖苦道:"何大小姐这魅力真不一般啊。"

        何雨檬一听,脸就涨得更红,恼羞成怒地瞪着他吼道:"你不是走了吗?"

        "这是我家我为什么要走?该走的是你吧。"郎家赫语气满是戏谑的盯着何雨檬

        "好,我走。"郎家赫都明面上赶她了,她还在这里呆着岂不是很没面子?刚打开门,一股冷风扑面而来,她身子本就弱,再说肚子里还有个比她还虚弱的球。可是……如果回去的话是不是显的她太不要脸了,低头望着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算了,回去吧。于是她弱弱的收回了脚,关上了门。

        在何雨檬犹豫的时候郎家赫扔在一个枕头,不偏不倚的砸在了何雨檬的头上,语气里满是戏谑:"沙发欢迎你。"

        ……

        何佳琪语气中充满了怒气,眼睛直直的盯着他看:"你在给谁打电话?"她都听到了,能让褚玉飞出去打电话的还有谁?她只是想看看褚玉飞会不会说实话。

        褚玉飞身子忽然一僵,感觉像是被何佳琪扒光了一样,什么都被她看的清清楚楚,随后又恢复镇定:"生意上的伙伴。"

        见褚玉飞并不准备说实话,眼里满是怒火,气的几乎将牙齿咬碎,何雨檬这个狐媚子,看我明天怎么教训你。

        次日,何佳琪早早地就回了何家。她的眼眶里噙满了泪水,积的越来越多,最后都争先恐后的跑了出来,语气也变得惨然:"妈,何雨檬,何雨檬她——"

        苏如念拉住何佳琪的手,她脸色阴郁,娇眉微蹙,语气里满是担心:"怎么了?"

        "何雨檬她一直在勾搭褚玉飞。"抽噎了会儿,接着又说:"她晚上的时候叫褚玉飞去酒店,褚玉飞他什么都告诉我了。他还说何雨檬深夜给他发私密照什么的。"

        苏如念像弹簧一样站起来说,横眉怒目说道:"这个贱人,跟她妈是一个货色!"

        何承志满脸怒色:"这个女人!去了郎家也不安分!别哭了,爸帮你教训她。"

        随后给何雨檬打了电话,何佳琪见此状,眼睛里闪着得意地光,唇边不着痕迹的出现了一抹嘲讽的笑。何雨檬,你还是斗不过我。苏如念转头看了她一眼,她迅速地换了表情,不得不感叹,论起演戏,谁也比不过何佳琪。

        何雨檬疑惑:"喂?"难道又有项目了?

        何承志脸沉得像黑锅底:"何雨檬,你回家一趟,有重要的事情商量。"态度强硬。

        何雨檬回答:"我在上班。"回家?他们到底想搞什么鬼?

        何承志才不管她呢,说:"快点,你还有二十分钟。"随后何承志就挂了电话。算了。去看看有什么事吧,何承志与郎家赫的生意还要靠我,他绝对不敢对我做什么事的。

        于是就去找郎家赫请假,她怕郎家赫还在生气,小心翼翼地问道:"郎总,我爸找我有事谈。"

        郎家赫翻阅着资料,头也不抬地说:"嗯。"

        何雨檬谨慎地问道:"我可以请半天假吗?"

        郎家赫合上了资料,说:"一个小时。"何承志……他们找何雨檬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的。

        得到了批准,何雨檬就连忙跑出去截下了一辆出租车。

        何雨檬下了车之后跑过去,累得气喘吁吁:"呼--"

        踏进何家大门,她从回门到现在第一次回何家,环顾四周,有一角还堆着何雨檬之前用过的东西,眼露鄙夷。

        苏如念一直在门口等着,建何雨檬来了之后,假装和善的说:"雨檬,进来坐。"苏如念这般,让何雨檬隐约猜测到何承志叫自己回来准没好事。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99626_99626936/321524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