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甜蜜警告:总裁太腹黑何雨檬郎家赫 > 第15章 恶心的女人

第15章 恶心的女人


何雨檬对上她那愤恨的眼,讥讽地扫了她一眼。何佳琪未免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这倒也算是报应。

        褚玉飞见何雨檬被绑在椅子上,旁边还有个猥琐的男人虎视眈眈的盯着她。褚玉飞走过去猛地踹了那个男人一脚,就过去为她松绑,那嗓音温柔的很,让人觉得如沐春风:"我帮你松绑。"如果没有看到刚才那一幕时,何雨檬承认,她可能会动心。

        一道异常尖锐的声音传来:"玉飞!"不用多想就是何佳琪的声音。她看着这一幕,心里对何雨檬的恨更加深了几分,紧接着她的眼泪像久蓄而开闸的水一样涌出来,抽噎着说:"玉飞,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为什么你给她松绑不来扶我?"

        褚玉飞仿佛没听到何佳琪说的话一样,看着何雨檬被勒红的胳膊,语气满是心疼:"疼不疼?"刚想去抚摸何雨檬那一道道红印。

        带有郎家赫所特有的冷清的嗓音传入这几个人的耳朵:"你们在干什么?"紧接着掠过呆愣的褚玉飞,把何雨檬拉走。转身对一直坐在地上的何佳琪说:"你这又是什么把戏?新花招?"鼻子里发出一阵冷哼。

        "褚总也在这啊,怎么,你老婆满足不了你了一直盯着别人的老婆看?"郎家赫见褚玉飞一直盯着何雨檬看,眉宇紧锁起来,怒上心头。

        二人皆无话,都被郎家赫的到来吓傻了,怎么还能说出话来呢?

        见状郎家赫带着何雨檬就走了,望着何雨檬洁白无瑕的胳膊上只留下一道道红印,心里产生了一丝丝的痛楚。带有爱怜的轻轻抚摸着何雨檬的一道道小伤痕,邪魅的声音带着命令:"我跟你说过你是我的,未经我的允许不许受伤。"何雨檬心里荡起一圈圈涟漪。

        "郎家赫,谢谢你,我跟褚玉飞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何雨檬隐隐约约猜到郎家赫生气的原因,解释道:"我承认之前确实喜欢褚玉飞,但是现在我已经看透他是什么样的人了,你要相信我,我绝对不会跟褚玉飞有什么关系的。"

        郎家赫的心里犹如吃了一剂定心丸,他为什么要为了肖月的一席话不信任何雨檬呢?

        "还好楚明汇报的及时,不然……"不然都不知道褚玉飞和何佳琪会对何雨檬做什么事,不然都不知道自己会误会她多久。

        ……

        "褚玉飞,你记住,我才是你的女朋友,不是何雨檬!"何佳琪气的几乎将牙齿咬碎,愤恨的瞪着他。

        "简直就是胡闹!今晚还有业界大会,赶紧走。"褚玉飞丢下这句话,也不管何佳琪,自顾自的走了。

        何雨檬,我一定不过会让你好过!何佳琪脸色阴沉,浑身上下散发着凛冽杀气。

        ……

        "你先回家换身衣服,今晚要去参加业界大会。"郎家赫邪魅的声音带着霸气,不容拒绝。

        过了会儿何雨檬穿了一件黑色的低胸紧身礼服,毫不保留的把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段淋漓致的展出来。郎家赫眼睛瞪得发直,心有不满:"换掉,太暴露了。"这个男人,何雨檬没办法,又回去换了一件银白色的公主裙,全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郎家赫这才满意。

        二十分钟后,会场外的人陆陆续续的进去,郎家赫替何雨檬打开车门,霸道的嗓音中充满了戏谑:"下车吧,我的夫人。"何雨檬娇羞一笑,郎家赫的手搭在何雨檬的腰间。

        会场内的人见状,皆笑道:"郎夫人和郎先生真是恩爱呢。"

        会场内小姐夫人们莺莺燕燕,个个穿的花枝招展,手拿一杯香槟,谈笑风生。

        会场外。

        "先生,您可以进,但是您旁边的这位小姐不可以。"会场外的人拦住二人说。

        "凭什么我不可以进!"何雨檬横眉怒目盯着那个人。

        那个人只是接着重复着上一句话,何佳琪打算硬闯,被褚玉飞拉住了:"既然这样你就回家等我。"说着自己进入了会场。

        "你!"何佳琪气的直跺脚,眼睛狠狠地剜了那个人一眼。

        ……

        大会进行到一半,突然有一个女人登上台,向旁边示意了一下,那人点点头,会场一片漆黑,台下一阵骚动。聚光灯全打在那个女人身上,她清了清嗓子说:"大家静静,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说。"

        "唰——"一盏灯打在郎家赫身上,郎家赫面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在郎家赫身边的何雨檬有些不安。

        那个女人接着说:"郎总,据我所知,郎夫人当初要跟褚玉飞结婚,你横刀夺爱,郎夫人才成了你的妻子,对不对?"郎家赫没有说话,他到想看看他们要玩什么把戏,与郎家赫的从容淡定不同,何雨檬在旁边吓得发抖。

        突然,大屏幕里闪着何雨檬与褚玉飞一张张亲密的合照,音箱内播放着一段伪造录音:"玉飞,我不想嫁给郎家赫,我想嫁给你。"

        "等郎家赫死了,你就可以重新回到我身边了,他只有三个月的寿命,不用着急……"

        场下一片哗然,没想到郎夫人是这种女人。一束光也打在了褚玉飞身上,那个女人问:"是这样的吗?”

        众人等着褚玉飞的答复,褚玉飞愣了愣,随后点点头。

        "啪——"一声清脆的耳光响声,清晰的传到大会中每个人的耳朵里。郎家赫鼻子里发出一阵鄙夷的声音:"脏。"有录音。照片还能有假?他最不该的就是娶何雨檬,最不该的就是对她太好。郎家赫被怒火冲昏了头,何雨檬说什么他都听不见,他只想赶紧离开这个会所,离开这个女人。

        "郎家赫,你要相信哦,我跟褚玉飞真的什么事都没有啊!"任凭何雨檬怎么喊,怎么解释,郎家赫就是不听,而且越走越快。

        会场内叽叽喳喳的,个个说着一些不堪入耳的话:

        "郎先生那么帅,对她那么好,她竟然不知道珍惜。"

        "女儿,以后可不能学她,贱人终究没有好报。"

        "本来是跟我老公来谈生意的,没想到遇到这等恶心的事,谈生意的心都没有了。"

        "……"

        那些话像是鞭子一样狠狠地抽着何雨檬的心,她像是没了骨头似的瘫坐在地上。

        褚玉飞见状,赶紧跑过来想把何雨檬扶起,何雨檬突然有了力气,猛地推开了他,语气里满是绝望:"滚开!"

        那些不堪入耳的话一直在何雨檬的脑海里盘旋,挥之不去。她没办法,只能跑去厕所一直哭一直哭,宣泄着她的委屈。

        郎家赫走到一半,猛想起之前楚明说过,何佳琪把褚玉飞抢走了,那何来的录音呢?啊真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连判断力都没有了。自己的那一席话一定会伤了何雨檬的心吧……

        郎家赫赶紧赶了回去,会场内只当那是个小插曲,毕竟跟自己无关,依旧谈笑风生,只不过是多了何雨檬这个笑谈而已。

        "那个女人呢?"一道声音突兀的响在空气之中,郎家赫浑厚的声音在整个大厅里不断回旋。

        众人纷纷错愕,刚才上台的女人这个时候不怕死的凑过来,以为说的是何雨檬,说了一句:"在厕所……"郎家赫身后的人突然出现,捂住了她的嘴。

        有几个人想去救她,郎家赫愠怒的眸子轻轻地瞥了他们一眼,他们便吓得都纷纷退回去了。有几个不理解的人问道:"郎总,这是做什么?"郎家赫也没理会,自顾自的走上台,拿起话筒,他的声音更加无视距离的阻隔,清晰的传入了每个人的耳朵:"据我所知,我夫人确实跟褚玉飞有过一段感情,但是你说反了。"郎家赫清冷的眸子对上了那个女人瞪得宛如桂圆的眼,接着说:"当时是何佳琪勾引褚玉飞,所以那个录音的真假有待考察,不过你,就去警局里跟警察们讲吧。"

        这时,警察也很配合的进来的,那个女人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众人的舆论矛头由何雨檬转变到那个女人和何佳琪身上:

        "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妹妹,何总怎么不管管?"

        "看来我们得小心点,不然随便出了什么错,就会被别人造谣。"

        "……"

        郎家赫一个一个的推开厕所的门,直到最后一个,才看到何雨檬,何雨檬此时因伤心欲绝没了意识,倒在了厕所的地板上,郎家赫见状将何雨檬抱起,以最快的速度冲出去。

        ……

        "楚稽,她没什么事吧!"他颤颤抖抖的声音明显的宣誓着的着急,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上,拳头都捏出水来了。

        一周内这个女人就来了医院三次,都快把医院当成自己的家了。而且现在肚子里的胎儿有些不稳定,看来还是要跟郎家赫说一声为好。

        "家赫,有件事我必须要跟你说清楚。"郎家赫心里一紧。楚稽缓了缓,才说:"她现在的情况很不稳定,尤其是——"楚稽顿了顿,看郎家赫的反应,郎家赫神色顿时猛沉。只一会儿工夫,他的心又被拎得悬到半空了。

        "尤其是肚子里的孩子,情况很不乐观……"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99626_99626936/321523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