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阴谋


何雨檬盯着外面的月亮发呆,郎家赫今天的转变真是太快了,好像是一场梦,一场做了很久的美梦。但她也担心,郎家赫会再次……再次将她抛弃。每次被郎家赫误会的时候,心里都是揪心的痛,她不想别人误会她太多,尤其是最重要的人……最重要的人……何雨檬怔了怔,郎家赫已经在自己心里成了最重要的人了吗?

        一夜好梦。

        次日,大清早,杨姿就打来了电话,扰了何雨檬的好梦,何雨檬迷迷糊糊的接了电话:“喂?”

        电话里面传来杨姿的怒吼:“何雨檬!”何雨檬怕打扰郎家赫,蹑手蹑脚的去了客厅。

        “你又想干什么?”何雨檬有点厌烦了,要不是她是自己的生母,否则就算她死在外面她也不会管的。

        “你跟郎家赫说了没有。”杨姿已经把何雨檬当成移动提款机了,打电话张口闭口就是钱。

        “没有。”何雨檬冷淡的嗓音宣誓着她的不屑,自从她嫁给郎家赫之后,杨姿就没消停过,之前从来都不找何雨檬的,这段时间打电话的次数越发的频繁。

        “何雨檬,你要是再不跟郎家赫要一千万,我现在就去死,我会留好遗嘱,到时候写上是你逼我的……”杨姿觉得这个注意不错,满意的笑了笑,只不过脸却越发的扭曲,配上那满意的笑,甚是阴森。随后就挂断了电话。

        何雨檬没想到杨姿为了要钱什么损办法都用,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自己绝对逃不脱法律的责任。她到底有没有把自己当成亲生女儿?这个答案在何雨檬心里是否定的,一个母亲,为了钱,不惜丧失生命,拖女儿下水,这还算是母亲吗?

        何雨檬突然想到之前看到的一句话:父母生下你,一部分会极其负责,另一部分就会觉得你是个累赘,当父母是不需要考资格证的,因此也没有素质要求。

        现在看来,杨姿是把她当成了一个有用的累赘吧。

        何雨檬上楼,在想怎么跟郎家赫说,突然一头撞进了一个硬邦邦但又温暖的怀抱,何雨檬支支吾吾地说:“你、你醒啦。”

        郎家赫薄唇轻喃:“嗯。”郎家赫其实在何雨檬下楼的时候就醒了。

        “郎、郎家赫,”何雨檬给自己壮胆子:“你、你可以给我一千万吗……”何雨檬闭上眼睛,等着郎家赫的羞辱,过了会儿,郎家赫没有说话,见何雨檬闭上眼睛后,吻上了她的娇唇。

        “我先去公司了。”何雨檬很是惊讶,郎家赫……郎家赫竟然没羞辱她?何雨檬摸了摸刚刚郎家赫吻过的唇傻笑起来。

        ……

        郎家赫怎么可能还会像之前那样不分青红皂白的就羞辱何雨檬,不过杨姿,他不好好惩罚她一下真以为是何雨檬的母亲,他就怕她了。

        “楚明,你先不要盯着何雨檬了,现在去给我找她妈妈杨姿在哪家医院,具体房号。”郎家赫眸子里散发出些许杀气,敢威胁何雨檬,就是对他的挑衅。

        过了会儿楚明回电话说:“郎总,杨姿在京都医院503病房。”楚明打心底瞧不起何雨檬的妈妈,即使那天她保护了何雨檬。但是之前跟她要了七百万,害得她被郎总误会,这样的妈妈,真是谁摊上谁倒霉。

        郎家赫驱车赶往杨姿所在的医院,杨姿还悠哉悠哉的躺在病床上,等着何雨檬把一千万给她送来。

        杨姿心里想:这一千万一部分可以还赌债,另一部分还可以再去赌一把运气好点可以再捞点钱,运气不好的话……反正还有郎家赫,何雨檬不会不管她这个母亲的。

        “啪——”门开了,郎家赫就站在门口。杨姿头也不抬,语气里满是责备:“怎么这么久?一千万带来了吗?”这个死丫头,不像之前那样对她言听计从了,还得以死相逼。

        静。

        “我问你一千万带了没有!”这个死丫头竟然敢不说话,真是嫁给郎家赫翅膀就硬了。心里满是怒火,抬眼却看到郎家赫在门口,他眸子里闪着凶光,微微皱着那对浓黑剑眉,嘴角微微挑起一个弧度,似笑非笑,那才是最可怕的。

        冷,由内而外的冷,杨姿拉紧被子,忍不住打了个寒战。郎家赫是什么时候来的?何雨檬呢?难道何雨檬故意让郎家赫来找自己?

        “郎家……女婿,你今天怎么有闲工夫来看我了?”杨姿问。

        郎家赫嘴角勾起一抹嘲笑,说到杨姿,他今天才是第一次见,这女婿叫的倒是亲切,完全没了刚才的那股蛮横放纵的劲儿了。

        “上次的七百万,这次的一千万,说是敲诈勒索也不为过吧,再说赌博……是违法的吧,看来你是住够病房想换个地方住了。”郎家赫步步紧逼杨姿的病床。

        郎家赫这是什么意思?杨姿微微皱起娇眉,而后媚笑道:“女婿这说的是什么话,我们不是一家人吗?而且我只是想为我的小外孙多赚点钱。”这个理由杨姿自己都不信,郎家赫这个什么都经历过的人怎么可能相信?

        “一家人?我可没听说过何家有你这号人物,哦想起来了,我听说何承志在外面有个小老婆,即使这样何雨檬嫁到郎家就是郎家的人了,谈何一家人?”郎家赫的语气越发清冷,说出来的话也越发讽刺。

        “你!”杨姿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她是小三儿,明明是她先认识的何承志,明明是苏如念横刀夺爱,她不就是比她的身世好吗!

        “郎家赫我告诉你,何雨檬是我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女儿,如今她已经成年了,而且嫁到了郎家,她必须赡养我,这是她的义务!而你作为她的丈夫,也应该替她承担一部分责任。”杨姿气的直喘气。

        郎家赫见过太多耍无赖的人,但是没见过像杨姿这样恶心的女人。能说的这样理直气壮,他实在是佩服。

        “我劝你好自为之。”郎家赫最不喜欢跟这种女人多费半句话,丢下这句就走了。杨姿拿起桌子上的杯子,朝着门砸去,心里堵着怒气没地方发泄,一定是何雨檬这个死丫头让郎家赫来警告她的,看来她平常对这个死丫头太好了。

        ……

        “何雨檬怀孕了。”何佳琪实在是看不起褚玉飞,每次都打乱她的计划,这下何雨檬怀孕了,他该死心了吧。

        “你说什么?”褚玉飞怔了五秒,何佳琪的这句话冲击着他的大脑。何雨檬怀孕了?嫁过去才多少天就怀孕了?当初在一起那么多年,何雨檬都不让他碰她,现在嫁过去才几天就怀孕了!

        何佳琪看他这表情,就明了,于是提议:“我们可以把何雨檬搞流产,这样什么事都解决了。”何佳琪嫉妒她,她长得没有她好看,她认了。褚玉飞惦念着她,没办法。可是郎家赫,明明是她的,要不是之前听别人说郎家赫的寿命只有三个月,而且脾性暴躁,那方面不行,她才没有嫁。如今何雨檬怀了孕,更加证明当初传的谣言都是假的。

        “不如我们找一波人把她弄流产?只要多给点钱,就算被抓到了他们也不会把我们供出来的,这样跟我们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好。”

        何雨檬在公司里的日子倒也算是惬意,自从郎家赫当着全公司的面赶走唐婉之后,公司里的人再也没有招惹过何雨檬了,即使内心对她仍不满,但都不敢像当初那样放肆了,偶尔会有几个嫉妒心比较强的女人到处发发牢骚。

        “雨檬,外面有人找你。”

        找她的?杨姿一般都是打电话,她的身体状况不允许她过来找自己,那么就是何佳琪了。

        何雨檬出去之后,果然看到了何佳琪,何佳琪拿着何氏项目的合同,挑着眉对上何雨檬疑惑的眸子。

        何佳琪怎么可能这么好心的来送合同呢?

        何佳琪先开口道:“先找个地方吧,我们谈谈。”随后晃了晃手中的合同。何雨檬看出她的意思,跟在她后面走。

        何雨檬望着人流越来越少的街,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何佳琪到底要去哪?等拐到一个小巷口,何佳琪停住了脚步,神色有些慌乱:“你等我一会儿,我先去个厕所。”

        何雨檬四处张望着,这里看上去像是一条废街,与外面高楼林立的繁华景象格格不入,猛地突然出来了一波黑衣人,二话不说团团围住了何雨檬。

        “你、你们想干什么?”这阵势着实把何雨檬吓一跳。黑衣人越围越近,求生意识不允许何雨檬坐以待毙,她神色慌乱,眼见着这波人就要动手了,紧接着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大声叫着:“只要你们放过我,我肯定会给你三倍的佣金。”她猜这波人一定是何佳琪花钱找来的,既然这样就“对症下药”。

        谁想到这波人这么有合同意识,根本就不理会何雨檬说的话,刚要动手,郎家赫低沉的声音传入众人耳中:“你们在干什么?”

        敌少我多,那些人自然是不怕他,一个看起来像是头目的人说:“我干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99626_99626936/321522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