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噩梦


郎家赫嘴角挑起一个恰到好处的弧度,似笑非笑,他荒废了一年的跆拳道不知道还有没有用,今天倒可以瞧瞧了。

        郎家赫三下五除二将众人打的连连后退,看来这跆拳道还没有荒废啊。最后郎家赫也没了要打的兴致,看着地上躺了几个人,哎呦哎呦的叫着,低声吼了一句:“滚!”

        何雨檬震惊之余也不忘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啊。”

        郎家赫挑了挑浓黑的剑眉,转而变成了带有浓浓温柔的笑意,眸子里露出一丝戏谑:“可能是因为夫妻之间心有灵犀吧。”

        “……”何雨檬才发现原来郎家赫也会这样不要脸,紧接着,郎家赫就牵着何雨檬的手走了。

        藏匿在一个小角落的郎孟毅走了出来,盯着两人牵着的手,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而余磷这边情况就不太好了。

        不久前,余磷正巧从外面进来,就看到何雨檬跟着何佳琪走了,他对何家有点了解,知道何佳琪不是什么好东西,于是给郎家赫打了个电话。

        余磷刚跟到一半,就出来几个黑衣人,余磷暗道:“不好!”准备逃跑,就被那几个人抓住了,抓起就是一顿打,余磷主要的任务就是帮助郎家赫调查各个公司的资料,倒是有几手,但是人那么多,余磷哪是他们的对手,被揍的鼻青脸肿的回了公司。

        余磷这“伟大牺牲”倒是让郎家赫成了何雨檬心中的英雄了,也值了。

        楚明回公司见到鼻青脸肿的余磷,一脸错愕问:“你这是怎么了?”

        余磷悻悻的回答:“被打了。”余磷给好基友道出了缘由,谁知楚明笑了,笑的“惨绝人寰”余磷意识到,楚明才是他的噩梦。

        ……

        “何小姐,人没打到,被别人救了。”何佳琪的计划又失败了,救她的人十有八九就是郎家赫,他怎么对何雨檬这么上心?自己派了那么多人,竟然都打不过,看来之前传的是谣言无疑了,如果之前是她嫁到郎家,那么享受更高的荣华富贵的是她,而不是何雨檬!何佳琪气的直跺脚,每次都被他破坏了计划,看来得等他什么时候不在了再动手了。

        “郎总,您该准备一下去美国了。”余磷打电话跟郎家赫说。

        郎家赫牵着何雨檬的手更紧了,他现在一刻也不想离开何雨檬,他吻了吻她的额头说:“我过几天一定回来。”少有的温柔!自从郎家赫知道她怀孕之后就对她也算是百般呵护了。紧接着郎家赫亲自把何雨檬送回了公司。

        十几分钟后,郎家赫赶往飞机场,商业界的人都知道郎家赫去美国谈一笔大生意,何佳琪也不例外,她嘴角扬起一丝奸诈的笑:“真是天助我也啊。”

        “李哥,这次我不叫你去绑人了,这次的任务就当是赚钱的娱乐了。”

        “什么任务?”赚钱的娱乐?那是什么好任务李蛋摸索着满是胡渣的下巴。

        “强奸一只‘野鸡’。”二十多年以来,他第一次接到这样赚翻了的任务。

        “还是之前的那个女人。”何佳琪说。

        李蛋有些担心,现在想起来,屁股还痛呢!褚玉飞那一脚真是用尽全力了。他忧心忡忡的问:“这次没有之前的那个男人了吧。”

        “我只想问你这生意接不接。”

        “接接接。”为了美人,就算在被打一顿,也值了。想着她赤裸的身体暴露在自己的眼前,他嘴角的口水就止不住的往下流。

        “玉飞,我保证这次的任务绝不会失败。”何佳琪扬起一抹得意的笑,现在的何佳琪越来越疯狂。

        “你又有什么计划?”褚玉飞想清楚了,就算何雨檬怀了孕,他也不能把一切罪过都扣到何雨檬那个还未出生的孩子头上。

        “我找了个人去强奸她,现在正守在她下班必经的路上。”褚玉飞微微一皱眉,若有所思,待何佳琪出去跟别人打电话的时候,派了几个人也守在离那些人不远的位置。

        两方人马紧盯等着何雨檬出现,直至夜幕悄然来袭,何雨檬哼着小调,心情尤为愉悦,这时候李蛋突然冲了出来,抱住何雨檬。何雨檬认出他来了,拼命挣扎,大声呼救:“救命啊救命啊!”

        这时褚玉飞派来的人冲了出来,与李蛋他们扭打起来,楚明这时候悄悄接近何雨檬,趁乱把她带走了。

        “呼——”何雨檬惊魂未定,拍了拍胸脯,安慰自己受到惊吓的小心灵。看那个男人。十有八九又是何佳琪派来的人,何雨檬要是再不防备,就真的成傻子了。

        “以后有事别找我了……哎呦……”李蛋一说话就扯到了嘴角的伤,流出殷红的鲜血,一张紧凑扭曲的脸集齐了紫黑红三种颜色,煞是“好看”。

        “怎么回事?”

        “进行一半被一群人人拦住了。”自己派人强奸何雨檬的事只有褚玉飞一个人知道,那么就只有褚玉飞能够派人去拦截了。

        “褚玉飞!”何佳琪每每计划的比较成功的时候,褚玉飞这里总有状况,看来不好好跟他讲是不行了。

        “怎么?”褚玉飞听出何佳琪语气中的愤怒,心里也怒上三分,当初他跟何佳琪在一起就是觉得他是何承志最宠的女儿,而且白天性情温婉,晚上狂野,跟何雨檬连碰都不让碰的感觉完全不同,可如今……

        “是不是你派人去拦截李蛋他们的?”何佳琪心里猜的八九不离十,只想得到褚玉飞的亲口承认。

        “是又怎么样?”他必须杀杀何佳琪的气焰了。

        “你别忘了,何雨檬肚子里怀着郎家赫的孩子。”褚玉飞真的不在意了吗?何佳琪有点捉摸不透。

        “一个孩子比你还单纯无害,都没人害你,我凭什么要害他?还有,你怕是忘了前几天你差点死了的事了,如果记得,就收收你说话的态度!”褚玉飞摔门而出。

        “你!”褚玉飞变了,这样的他迟早会坏了她的好事。能扯出这样的理由,她就不信褚玉飞真的不像害那个孩子,她等着他打脸的那一天。

        近日的具体计划再也不透露给褚玉飞了,免得他捣乱

        如今叫何雨檬出来还是得靠杨姿,何佳琪给杨姿打了个电话说:“郎家赫去国外谈了笔大生意,谈成之后,收益……”何佳琪故意不继续说,挂掉了电话,她就是想让杨姿心里痒痒,然后给何雨檬打电话。

        果然不出所料。

        “何雨檬!听说郎家赫去国外谈了笔大生意?这样的话赶紧给我五千万,反正这笔钱对你们来说一点问题都没有。”杨姿刻薄的声音传到何雨檬耳朵里。

        此时何雨檬也没什么好心情:“管你什么事?凭什么郎家的钱要给你?”五千万对于何雨檬来说是笔不小的数目,对任何一个公司来说,在一定情况下可能会扭转商局,如今她张口就是五千万,何雨檬再顺从她,也不会答应的。

        “怎么?你个没良心的白眼狼,翅膀硬了?上次是你让郎家赫来‘问候’我的吧。”一想到这里杨姿就满肚子怨火。

        “你要是再不把五千万给我送过来的话,我就要让全市的人知道郎夫人是怎么对待她这个重病在身的妈妈的。还有,你以后少跟郎家赫说我的情况,不然的话……”随后把电话挂了。

        五千万,真是狮子大开口,这样的妈妈白白送给别人,别人都不一定会要。不知道扔在乞丐堆里会不会有人收?

        杨姿挂掉电话后愤愤的把手机扔到一边,这个何雨檬,自从嫁到郎家之后越来越不好控制了。

        “杨阿姨,请您过几天帮我把何雨檬约出来。”何佳琪又给杨姿打了个电话。紧接着说:“上次的一百万您没要真是太可惜了,真次事成之后,我给你一千万,然后我求求爸爸让你回何家。”

        这样诱人的条件摆在杨姿面前,她怎么会不同意?

        接连几日,偌大的别墅中只有何雨檬一个人,安嫂偶尔会来帮她一下,毕竟安嫂主要伺候的是郎老爷子。

        “都五天了,郎家赫也该回来了吧。”何雨檬这几天才算是真正体会到什么是数着日历过日子,那感觉就好像妻子盼着在外面打仗的丈夫平安回家一样。

        “铃铃铃——”

        “喂,是何小姐吗?你母亲病情加重,现在你们交的费用有点不足,麻烦你过来一下。”一位小护士给何雨檬打了电话。

        “好,我马上就去!”就算何雨檬再怎么不待见杨姿,也不能就这样不管她吧。于是匆匆穿上了衣服,截了个出租车就前往医院。

        何雨檬没发现,出租车后面还有一辆银白色的超跑一路跟着她……

        何雨檬直奔杨姿所在的病房,却瞧到她正惬意的跟何佳琪聊天。何雨檬意识到自己被骗了,她的眸子里装满了怒火。

        何佳琪抬眼,似笑非笑的盯着何雨檬,何雨檬意识到绝对会有事情发生,转头就想跑,却被几个壮汉堵在门口。

        两个大汉负责按住何雨檬的肩膀,另一个则开始扒她的衣服。

        “救命啊!”何雨檬大声呼救。

        说是迟那迟快,郎孟毅正巧这时候赶到,一个箭步冲上去了与那三人扭打在一起。何佳琪的嘴角不由得抽搐,郎家赫不在怎么又冒出个郎孟毅?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99626_99626936/321522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