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甜蜜警告:总裁太腹黑何雨檬郎家赫 > 第20章 嫉妒害人

第20章 嫉妒害人


既然这样……何佳琪拿出了手机,脸上浮出一丝坏笑,选好角度,拍了张照片,发到了郎家赫的邮箱里。既然我搞不垮你,就让郎家赫亲自把你搞垮吧。

        郎家赫眸底阴沉,盯着这张照片,照片上的那个女人衣衫略有些不整,躲在郎孟毅的怀中,暧昧在他们两人之间盘旋,那个女人除了何雨檬还能是谁?

        何雨檬在郎孟毅护送中回家,二人一路无话,何雨檬觉得很尴尬,暗暗懊悔,自己为什么要躲到人家怀里啊!

        “谢谢你今天的及时相救。”到了别墅门口,何雨檬道了谢,毕竟人家没有目的的三番两次的救自己,她除了道谢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回家吧。”郎孟毅微微的点了点头,表示接受。

        何雨檬轻轻的推开了门,见郎家赫端坐在沙发上,英俊的脸庞因气愤而显得异常阴沉,不知怎的,何雨檬的手心猛出汗。

        “你回来了,生意谈的怎么样?”何雨檬轻轻擦拭着娇手上的汗,这一举一动郎家赫都看在眼里,嘴角不由得挂起一丝嘲讽的笑,她的这个举动,在郎家赫眼里就是心虚。

        冷若北极的声音传入何雨檬耳中:“我生意谈的不错,不过我想知道您跟我弟弟谈的怎么样?”郎家赫斜眯着眼,散发出由内而外的冷气,何雨檬不由得抖了一下。

        他什么意思?这个问题一直在何雨檬脑子里盘旋,愣了许久。郎家赫见其神色呆若木鸡,把电脑推给她看:“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何雨檬看了照片就明白了,她觉得自己的大脑好像是有一辆列车要冲撞出来,头疼的要命。郎家赫竟然又为了一张照片来怀疑他,就从没想过是别人陷害吗?所以她更不想回答他的问题。她对何佳琪的警惕性太低了,竟然忘了注意这些小细节。

        “怎么?没话说?承认了?”接连三个问句,当从郎家赫的薄唇里一个一个的吐出来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心也随之一滴两滴的滴血。

        “连孩子也不是我的吧。”郎家赫撇了一眼何雨檬的肚子,神色阴沉。

        他相信孩子一定是他的,他只是想得到何雨檬的肯定回答,不过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却变了味儿,在何雨檬的眼里,他就是在怀疑她,侮辱她。

        “孩子是我跟别的男人的。”他竟然怀疑孩子不是他的?自己为了婚后能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跟褚玉飞在一起的时候,他多次提出滚床单她都没有答应。如今她的处子之身在郎家赫身上丢了,却怀疑起孩子到底是不是他的了。

        “郎家赫,你难道没有一个生意人所具备的最敏锐的判断吗?”何雨檬的脸色也越发阴沉。

        郎家赫这方面可比其他商人强得多,不过每次遇到关于何雨檬的事情时,大脑总是不能理智的思考。

        “行,何雨檬,你胆子真的是越来越大了!”郎家赫丢下这句话后,摔门而出。郎家赫身上凛冽的气息越来越浓重,楚明在身后跟着郎家赫,他不忍心让二人这样误会破坏感情,强忍着寒意,对郎家赫说:“郎总,郎夫人跟郎孟毅真的没什么。杨姿装病把何雨檬引到医院里,何佳琪带了几个人准备玷污郎夫人,正巧这个时候郎孟毅过来救夫人,夫人才免于……”杨姿这个母亲真让他无语,跟着何佳琪一起欺负自己的女儿,听到女儿求饶也毫不理会,她为什么不被死神带回阴森的地狱呢?

        如果郎孟毅没有及时赶到,后果真的不堪设想,自己又因为一张照片误会她,真是丝毫也没有吸取上次的教训啊。郎家赫暗叹了一口气,他平日里已经习惯了冷酷,何雨檬的出现,让他知道原来他也可以有多种情绪。

        郎家赫微眯起眼,眼底只有深不见底的黑,看来杨姿还是没有把自己的话当成重点啊。过几天自己还是得去‘问候’她一下啊。

        ……

        郎家赫轻轻推开门,何雨檬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像一只西瓜虫一样,蜷缩起来保护自己。何雨檬眼角还有未干的泪水。这一幕,触动郎家赫心底的温柔,眼神越来越柔和。郎家赫将外套脱下准备给她披上,谁知何雨檬拽住了他的手,嘟嘟喃喃的说:“郎家赫,你要相信我,不要走!”紧接着她被吓醒了,转头瞧见郎家赫拿着外套的手僵在空中。原来她……是在乎自己的……

        “你为什么不跟我解释清楚?”这是最让他不理解的地方,如果何雨檬解释的话,他一定不会误会她的。恰恰相反,她不但没解释,而且还用了最伤人的方法回击他。

        “我解释你会信吗?我哪次跟你解释你信过!”何雨檬越说越激动,娇手一拳打在了郎家赫坚硬的胸膛。

        郎家赫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心的那个位置,嗓音里带了些许凉意,不过都被温柔掩盖了:“感受到了吗?”一颗为你而跳的心,这句话到他嘴边又咽了下去。

        何雨檬微微一怔,她感受到了,他的心在扑通扑通的狂跳。她的心也漏了一拍,一股带有娇羞与喜悦的感情从何雨檬的眼里流露出来。

        二人也算是冰释前嫌了,郎家赫大掌轻轻地抚摸何雨檬的头,扬起的笑越发温柔:“准备一下,今天要去参加慈善大会。”

        随后他好像想到什么又补了一句:“把自己裹严,我老婆的任何地方只有我一个人能看。”

        何雨檬娇噗一声笑了出来,郎家赫这股醋劲用对地方倒也是蛮可爱的啊。

        ……

        “计划又失败了。”何佳琪怏怏的瘫在床上,她不明白为什么每次计划进行到一半总会有人来打断。

        褚玉飞微微扬起一抹恰到好处的讽刺的笑,他早就知道她成不了,所以已经给自己留好了后路,至于何佳琪……自作自受。

        “收拾一下。去慈善大会。”随后将手中的杂志扔在了床上,清凉的嗓音传入何佳琪耳中。

        郎家赫这边。

        何雨檬望着镜子里的自己,露出了一丝苦笑。她穿着卡其色的外套,外套长度刚好到脚踝,袖口还有零星的几点绣花,煞是好看。黑发无任何发饰,自然的垂在肩膀上。殷红的樱桃小嘴,为她添了彩。只不过现在是夏天……

        郎家赫瞧着眼前这个被他裹得严严实实的小娇妻满意一笑,何雨檬欲哭无泪,夏天让她穿厚重的外套!怕是没到那里就已经被热死了吧。

        “我这样会热死的。”何雨檬无奈的轻声叹了口气,别人参加晚会都是晚礼服,她穿个外套算是什么事啊。

        “我不管,我老婆就是不能给别人看。”郎家赫的语气变得极其稚气,从小缺失的孩子气在这一刻全部都迸发出来了。

        于是,何雨檬当天成了晚会上的一股清流。你会瞧见在那莺莺燕燕、露胸露背露锁骨的女人当中有一位正在“过冬”的女人。

        郎家赫今天也一反常态,坐在旁边陪着何雨檬,有几个色心胆大的女人想邀请他跳舞他都拒绝了,甚至有人找他谈合作他也拒绝了,他现在热衷与给何雨檬“投食”。

        “你看,整个会场就你一个坐在这里。”何雨檬环顾四周,柔声说。

        “没事。”郎家赫轻轻拭去何雨檬嘴边的残渣。

        郎家赫的手凉凉的,碰上何雨檬燥热的脸,正合适。

        “褚玉飞,那是不是郎家赫还有何雨檬。”何佳琪瞧着二人说。

        “嗯。”褚玉飞紧握拳头,许久感觉有些疼才放手。

        何佳琪瞧着他这种反应,心里不是滋味。

        “郎总。”褚玉飞拿起香槟朝着郎家赫走过去。

        郎家赫眼睛抬都不抬,手上接着给何雨檬“投食”。

        “啪——”酒杯掉地上了,褚玉飞说了声抱歉,转身就走了。

        何雨檬,你不可能会这么幸福的,我一定不会让你幸福的!

        一个声音在褚玉飞心里怒吼着。

        “褚玉飞,我现在问你,你还不忍心下手吗?”何佳琪瞧着眼前这个脸色阴沉的褚玉飞说。

        “继续。”褚玉飞的理智被嫉妒覆盖。

        ……

        何雨檬拖着疲惫的身子,躺在沙发上。

        “明天你就不用去上班了。”郎家赫帮何雨檬倒了一杯牛奶放在茶几上,随后坐在沙发上说。

        “为什么?”

        “听话。”何雨檬见郎家赫不说理由,悻悻的拿起放在茶几上的牛奶。

        不上班也好,她也可以清闲几天好好养胎了。

        次日。

        何佳琪给郎氏公司的前台打电话问:“何雨檬在吗?”

        “对不起,何小姐请假了。”

        “好,谢谢。”

        这个何雨檬,不是把工作视为生命的全部吗?

        这时候,何佳琪的电话响了。

        “何姐,我在这里蹲了半天了,没见到有人出来。”

        何佳琪攥紧拳头,这次何雨檬学聪明了,这样她根本无从下手。

        这时候路边经过两个小女生,说的话一字不差的传入何佳琪的耳中:

        “你知道吗,我闺蜜去郎家做佣人了!”

        “哇太幸福了吧,能够天天看到郎总那张帅气的脸,不过我听说郎总脾气……”

        “那都是瞎传的。”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99626_99626936/321521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