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甜蜜警告:总裁太腹黑何雨檬郎家赫 > 第80章 撞墙晕倒

第80章 撞墙晕倒


他怎么回来了!何雨檬的脸色一僵,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是没有停下来,拽着布条就准备翻到栏杆外面滑下去。

        王婶跟着朗家赫一起上楼,刚进屋子就看到阳台栏杆上被绑着一条又粗又长的用衣服拧成的绳子。而何雨檬的手里正拿着那条绳子,站在栏杆边准备爬上栏杆翻过去,她的身边站着的那位姑娘俨然就是刚刚在外面敲门的人,看来还是她小看她了。

        “夫人,你现在还怀着孩子呢,千万别一时冲动做什么傻事啊,先生现在也回来看你了,有什么事情下来慢慢说不行吗?”王婶连忙着急地对着何雨檬说道。

        “王婶,这就是你所谓的她见红了?”朗家赫平静而毫无波澜的声音传了过来,瞥了一眼王婶说道:“看来连你也胆子大了,收拾收拾东西准备走人吧。”

        “先生,对比起,是我错了,可是我也是看在帮助您和夫人感情的份上,还请你不要辞退我,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王婶立即低着头歉疚地说道。

        “就凭你也配管我的事吗!”朗家赫恨恨地说道:“马上给我滚蛋,不要再让我说第二次!”

        “朗家赫,有什么火气就冲着我来,王婶好歹也照顾你这么久了,你怎么能对她这么过分呢!”何雨檬想着今天反正也是跑不掉了,索性就放开了身子侧过身子来对着朗家赫大吼道。

        “那又如何!睁着眼都能娶到一个婊子,又何况不相干的人。”朗家赫冷嗤了一声开口说道。

        “朗家赫,你嘴巴放干净点!”一旁原本不作声的苏如夏生气地开口指着朗家赫说道:“雨檬是什么样的人你根本就不清楚,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说她!”

        “苏如夏,今天的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倒是先站出来了,我给你三分钟的时间,要是你还不消失在我面前的话,你就等着明天一早苏氏破产的消息了吧。”朗家赫转动着腕上的手表淡淡地说道,语气轻松地仿佛在问今天晚上要吃什么一般。

        “朗家赫,我苏如夏从小可不是被吓大的,你要做什么尽管来就好了,怕你我苏如夏就是你孙子。”苏如夏的火气被彻底地激发了,叉着自己的腰就对着朗家赫指责道。

        “夏夏,你先走吧。”苏如夏可能不知道朗家赫话里面的分量,但是和他过招这么久了的何雨檬心里怎么会没有一点数。如果苏家真的因为自己的原因破产了的话,那她以后又该怎么面对苏如夏。

        “雨檬,你说什么呢?我是那样的人吗?”苏如夏连忙瞪了一眼何雨檬说道:“越是艰难地时候才越是能见到真情。今天我本来的初衷就是想要把你救出去,现在我还没办到,说什么我也是不能离开的。”

        苏如夏的性子本来就倔,再加上她现在看到何雨檬这幅惨兮兮的样子真是连杀了朗家赫的心都有了。从小到大,她就何雨檬这么一个交心的朋友,钱没有了可以再赚,但是朋友失去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夏夏,听我的,走吧,我不会有事的。”何雨檬笑着说道,说完便放开了握着的苏如夏的手,朝着朗家赫走去。

        因为脚腕处三天的捆绑,即便是到了现在何雨檬还是没有什么知觉,刚才要不是苏如夏帮她按摩了一下手腕脚腕,只怕是她现在能不能站起来都是一个问题。

        “朗家赫,这件事情和苏如夏无关,我们的事情我们自己来解决,现在放她走。”何雨檬眼神认真地盯着朗家赫说道。

        朗家赫没有回答何雨檬的话,而是看向了她身后的苏如夏开口道:“还有两分钟。”

        “王婶,带着苏如夏离开。”何雨檬看了一眼一旁低着头的王婶说道:“刚刚朗家赫说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该干什么就还去做什么吧。”

        王婶惊喜地抬起头,见朗家赫没有提出反对的意思,而何雨檬又对着自己点了点头,这才走到苏如夏的身边开口道:“苏小姐,和我走吧。”

        “雨檬,我……”“夏夏,不要让我为难,你想救我的心我心领了,但是现在想想,我除了像是一只笼中的鸟一样,其实也没有什么危险不是么?”何雨檬打断了苏如夏的话,叹了一口气苦笑着说道。

        苏如夏还想要说什么,但是看着何雨檬转过身来对着自己眨了眨眼,跺了跺脚便跟着王婶一起出去了。王婶出去的时候将卧室的门关上了,扫了一眼里面剑拔弩张的氛围,心里默默为何雨檬捏了一把冷汗。

        “何雨檬,你以为你是什么身份,凭什么来为我做选择?”朗家赫微挑眉毛看着何雨檬说道。

        “你孩子的妈妈。”何雨檬感觉自己的双腿直在打颤,仿佛下一秒就要撑不下去了。

        “你还知道孩子?”朗家赫低低地笑了起来:“为了给你留面子,我才没有做到鉴定那一步,看来,你现在还是随便怀了一个野种就安在我头上了。”

        “随你怎么说吧。”何雨檬指着门口的方向,淡淡地开口道:“我现在很累不想和你吵,我答应你我不再逃跑了,你走吧。”

        “你以为这么容易就能过了么?”朗家赫低笑了一声慢慢走到何雨檬的身边开口道:“你欠我的,我要你百倍来偿还!”

        “那你欠我的呢?”何雨檬突然抬起头盯着朗家赫的眼睛开口说道:“你欠我的要什么时候还!莫名地就要接受你的喜怒无常,莫名地就被你限制人身自由,你高兴的时候就来给我颗糖,不高兴的时候就把我当成犯人一样,你又凭什么这样对我?”

        “这些都是你自找的!”朗家赫说着上前一步,捏着何雨檬的下巴说道:“你这么女人怎么能这么贱呢?有老公在还不够么?你究竟是有多饥渴,要不要我找是个男人来轮你!”

        “啪!”何雨檬使尽了全身的力气,伸起手臂对着朗家赫的侧脸上扬了过去。“朗家赫,你凭什么这样说我!”

        何雨檬红着眼眶的对着朗家赫吼道,这些话要是不知情的人说出来也就算了,可是两个人已经在一起这么久了,为什么朗家赫能够毫无感觉地说出所有最伤人的话。

        他知不知道,每次这些侮辱的话灌进耳朵里,就像是一把把尖利的刀子将她的心脏割得血流不止。

        每一次,她都不知道要花多少气力才能够将那些伤口慢慢舔舐干净。只是刚刚等到伤口结痂了,她以为嫩肉生长出来后就能够一笔勾销了,朗家赫却再一次地将伤口狠狠地刺穿。

        她已经没有力气再这么周旋下去了,要不是能够感受到一个来源于她的血脉的小生命正在艰难地求生,或许她早就一了百了了。

        也许真的就像是何佳琪说的那样吧,她根本就是一个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人,她不配得到幸福。爸爸只爱另一个女儿,妈妈只知道朝自己要钱。初恋出轨了自己的妹妹,现在所谓的丈夫却只会一次次毫无顾忌地伤害她。

        她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人,她会痛的,可是他们却似乎从来都不知道。

        朗家赫的脸被打的侧倒了一边,他伸出舌头顶了顶发疼的脸,转过头来,眼底射出一阵骇人的光,就着掐住何雨檬下巴的动作,直接往前走着将何雨檬推到了墙上。

        何雨檬原本脚底就不稳,身子摇摇欲坠全部都靠着脖子间的这只手维持着平衡。背部猛地撞到了墙上,何雨檬忍不住眼眶一红。

        “何雨檬,你胆子越来越大了,还敢打我了!”朗家赫双眼猩红地瞪着何雨檬说道。其实何雨檬现在的身体很虚弱,即便使出了全部的力气打到朗家赫的脸上,对于他来说也不过就像是被蚊子叮了一样。

        而他现在最生气的就是何雨檬这一脸无辜的样子,明明是她犯了错,可是她却每次都能理直气壮地面对自己,仿佛一直以来无理取闹地都是他自己。

        何雨檬只觉得自己的下巴都要被弄脱臼了,眼神一凛,勾起膝盖猛地朝着朗家赫的身下一顶。朗家赫只觉得一阵剧痛袭来,双手也是不受控制地松开了何雨檬。

        “朗家赫,我受够了,我再也不要陪你玩这么无聊的游戏了!”何雨檬刚得到自由就大声地对着朗家赫吼着,紧接着便猛地朝着墙上撞了过去。

        朗家赫捂着下半身疼的弯下了身子,这个死女人竟然出手这么重!正想要要找她算账,朗家赫只听到“砰”的一声,就看到何雨檬的身子像一片落叶一般顺着墙滑了下去,而刚刚被她的头砸过的地方,盛开着一朵鲜红的血莲。

        朗家赫只觉得自己的瞳孔猛地一缩,也顾不上自己身上疼不疼了,连忙走了过去接住了何雨檬倒下来的身子。

        “何雨檬,你别以为这样我就能够放过你,你太天真了。”朗家赫只觉得一股恐惧感在心里慢慢蔓延,那种感受越发的清晰,压得他快要踹不过气了。

        手指所触及之处,却是一片湿热粘腻。鼻尖浓浓的血腥味越来越重,朗家赫眼眶通红地看着自己的手渐渐被血液染红,嘴唇颤抖地说不出话来。

        何雨檬只觉得眼皮沉的厉害,眼前的朗家赫渐渐变得模糊又再次变得清晰。额头真的好疼啊,身子也似乎变得越来越冷,她能够感受到生命的气息正在慢慢地远离自己。

        真好啊,这一切终于能够结束了。何雨檬使尽全身的力气,扯动了自己的嘴角,看着朗家赫慢慢地开口道:“朗家赫,下辈子我再也不要遇见你。”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99626_99626936/319922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