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甜蜜警告:总裁太腹黑何雨檬郎家赫 > 第82章 自作自受

第82章 自作自受


“怎么样了?”苏如夏看着拿着药箱从楼上下来的楚稽着急地询问道。

        已经都过去三天了,但是何雨檬却一点都没有要转醒的迹象。

        这些天来,每天楚稽都会早中晚给何雨檬去进行身体检查,苏如夏因为担心何雨檬想要上去照顾她,但是朗家赫却下令除了楚稽和王婶之外,任何人都不能靠近屋子。

        没办法,苏如夏也不敢太过造次,怕朗家赫直接派人把她轰出去,便也只能退而求其次地央求着要住下来。王婶虽然很为难,但是因为有楚稽在一旁劝着开口,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收拾好了楼下的一个客房让苏如夏住了下来。

        朗家赫因为何雨檬昏迷的事情,也已经三天都没有去公司了,具体现在什么状况苏如夏不得而知。毕竟她也有三天的时间没有见到他们两个人了。

        楚稽走下了楼,将自己的药箱放到了桌子上,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现在从身体状况上来看,她已经基本好了。”

        “那她怎么到现在还没有醒?”苏如夏着急地上前一步开口问道。

        “其实在医学上,病患醒不醒,除了她的身体有没有好之外,精神状态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并经大脑是影响神经的,而神经又会进一步控制着躯体的活动。”楚稽看着苏如夏说道。

        “所以呢?你能不能说人话,别和我扯这些有的没的,我听不懂。”苏如夏着急地说道。

        “是啊,楚稽医生,夫人现在究竟怎么样了?”王婶也放下了手上的活计走过来问道。

        “简单来说就是何雨檬现在自己不想醒。”楚稽叹了一口气说道:“毕竟这之前她受到了很多刺激,也许就是因为这些不开心的事情,导致她想要一直沉睡不愿意起来面对现实。”

        “那现在要怎么办?如果雨檬一直不想醒过来,那她就是一直维持着现在的这个样子了吗?”苏如夏急急地开口:“有什么办法能够让雨檬醒过来呢?”

        “其实这种情况也很常见,一般来说是需要和病人比较亲近的人在她耳边说着一些她挂念的事情或者是一些正能量的事情,重燃起她的希望过后也许她就会慢慢放下心中的芥蒂醒过来了。”楚稽认真地开口道。

        “那这里还有谁能比我更叫了解她呢。”苏如夏说着就想要往楼上冲,但是却被楚稽给一把拉住了。

        苏如夏抬头看着楚稽,之间楚稽对着她摇了摇头开口道:“你还是先不要上去了。刚刚我在上面和朗家赫说过了何雨檬的状况,也和他提议了让你上去试试,但是被他给拒绝了。”

        “拒绝?他凭什么拒绝!”苏如夏生气地推开了楚稽,看着他说道:“雨檬现在变成这个样子是因为谁,他现在是想要干嘛,是要让雨檬就这么一直像个活死人一般地躺在床上吗?他能忍受的了,但是我作为她二十多年的朋友我可受不了。”

        苏如夏说着说着,眼泪就不受控制地大颗大颗地掉落了下来。脑海里不禁浮现三天前最后一次见何雨檬的样子,她的额头上全是血,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何雨檬的性子她最了解,那是一旦陷入了牛角尖就不容易走出来的性子。她真的好担心何雨檬因为朗家赫的事情就直接封闭额自己的内心。

        “我知道你们之间的感情,但是这些事情我们是急不得的,只能让他们自己慢慢来。”楚稽看着苏如夏一副梨花带雨的样子,心里也是心疼的紧。

        原本他只以为自己对苏如夏一见钟情,不过是见色起意,毕竟这丫头的颜值就算是放在明星堆里也是属于中上的那一拨。但是这几天相处下来,他发现了这丫头善良直率仗义,如果现在让他对喜欢她的因素排个序的话,或许性格还能排到颜值的前头来。

        楚稽掏出了口袋中的纸巾,拿了一张出来就准备去给苏如夏擦拭掉汩汩流下的泪水。

        “不着急?”苏如夏呵呵地笑了起来,一把挥开了楚稽递来纸巾的手,沙哑着嗓音开口道:“那是因为你不知道雨檬是什么性格,那是因为你不知道雨檬对于我来说有多重要!不行,我绝对不能让雨檬就这么下去,我一定要过去将她叫醒!”

        说完,苏如夏不顾楚稽和王婶的阻拦就朝楼上跑着。王婶还想要阻拦,但是楚稽却对她摇了摇头:“就让她去吧,或许她真的能够让何雨檬醒过来。”

        听着楚稽的话,王婶的手也不禁落了下来。要说她现在能够继续留在这里还是托了夫人的福呢,如果夫人真的能早点醒过来的话,那她被先生又再骂一次又能怎么样呢。

        苏如夏跑上楼,直接拧开了卧室的门走了进去。卧室还和她三天前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何雨檬还是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手上挂着点滴,但是唯一不同的或许是她原本苍白的面色经过这短暂的调理似乎红润了一点。

        朗家赫直着脊背坐在何雨檬床边的凳子上,就像是一尊雕像一般一动不动。衣服还是三天前的那件,整个身子却是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颓丧之气。

        苏如夏直接走了过去,开口对朗家赫说道:“朗家赫,如果你真的担心雨檬真的想要让她醒过来的话,你就该让我试试,这里只有我对她才最了解。”

        朗家赫没有说话,眼神依旧直直地盯着床上的何雨檬一眨不眨。

        苏如夏走近了才发现朗家赫的变化,心里不禁微微讶异。不过是短短三天的时间,竟然就能让一个意气风发的人变成如此不修边幅的样子。

        只见他眼窝深深地陷了下去,眼底是藏也藏不住的乌青,看这个样子估计三天都没有睡觉了吧。他的面色变得蜡黄一片,原本光洁的下巴也是稀稀疏疏地拱出了长短不一的胡茬。五官似乎在肉眼可察觉的范围内瘦了一圈,衣领处也是变得油腻腻的。

        看着这个样子的朗家赫,苏如夏准备好的指责的话不禁都梗在了喉咙里。何雨檬也是被朗家赫这种突如其来的关心给忽悠到了吧,就像她现在竟然都会觉得朗家赫对何雨檬是有心的。

        楚稽跟着苏如夏走了过来,见苏如夏走到朗家赫身边盯着他,而朗家赫却是一言不发。

        他以为朗家赫和苏如夏之间又起什么冲突了,害怕苏如夏会吃亏,便开口道:“家赫,现在何雨檬能不能醒过来就完全靠她自己心里面的那股意念,如果她真的不想醒过来的话,即便你在这里守一辈子也是没用的。”

        “我知道你也很担心,不如就让如夏试试,也许她提到了何雨檬什么挂念想要坚持的事情,她就会醒过来了也说不定。”楚稽继续看着楚稽小心地劝慰道。

        “滚!”沉默了半晌,朗家赫的嘴里只淡淡地吐出了这个字。

        “朗家赫,你除了这字你还会说什么!”苏如夏大着胆子嗤笑地说道:“三天前我就是信了你的话,可是现在呢,雨檬有可能一直就这么躺在床上。现在有让她醒过来的办法了,但是你还左推右拦,你是想怎样,是想要就这么抛弃雨檬的安危于不顾,就为你自己那些自私而又龌龊的坚持吗?”

        “我让你滚!”朗家赫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对着苏如夏吼道,只是话音刚落,朗家赫便感觉自己眼前一黑,接着便整个身子不受控制地朝着地上倒去了。

        楚稽见状连忙走过去扶住了他,对着一脸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苏如夏说道:“快过来帮我扶一把。”

        苏如夏呆愣愣地走过来,开口问道:“他怎么了?我不过就是说出了事实的真相,他怎么就晕倒了。”

        “三天都没有睡觉,而且水米未进,这样就算是铁打的身子也会坚持不了。”楚稽叹了一口气说道。

        “真是够虚伪的可以的。”苏如夏看着双眼紧闭的朗家赫说道:“如果真的把雨檬放在心里的话,又怎么会舍得把她逼成那个样子。现在这样又想是要做给谁看呢?”

        “其实你误会家赫了,在他的心里,何雨檬一直都是一个很重要特别的存在。”楚稽开口道。

        “我不想知道,你也不必说了。”苏如夏轻笑着说道,瞥了一眼晕倒了的朗家赫对着楚稽问道:“现在他要怎么办?”

        “将他扶到旁边的客房吧,我给他看看。”楚稽回道,心里却是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口气。其实很多事情他也说不清楚,就像是这次朗家赫究竟是因为什么把何雨檬逼到了现在的这个份上。

        但是作为他多年的好友,他能很明显地感觉出来他对何雨檬是有感情的。可能就是男人天生的占有欲在作祟吧。这件事情放在他们身上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何雨檬来说就是很难接受吧。

        他们之间的事情永远只能他们两个人才能解决,外人再怎么着急也不过是无济于事。

        两个人将朗家赫扶到额隔壁的屋子里,楚稽连忙帮朗家赫检查了一下身体,接着又挂了一瓶营养液。

        “他这此身体真的算是伤到了。”楚稽看着输液瓶说道:“今天好好休息一下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自作自受!”苏如夏忍不住轻哼了一声:“雨檬才叫是身心都受到了巨大的折磨。”见朗家赫已经没事了,苏如夏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楚稽看着床上明显憔悴的朗家赫,心里默默感叹着爱情还真的是一个神奇的东西,不然他真的很难想象一向手段狠烈冷酷仿佛对什么都没有心的朗家赫竟然也会有今天这么挫败的样子。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99626_99626936/319887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