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甜蜜警告:总裁太腹黑何雨檬郎家赫 > 第86章 胃疾复发

第86章 胃疾复发


看着何雨檬上床躺着之后就没有再说话,朗家赫的喉咙动了几动,还是没有发出声音来。

        害怕何雨檬会连夜就跑出去,朗家赫索性从柜子里面抱了一床被子铺在沙发上。

        高大的身躯窝在小小的沙发上有点膈应,朗家赫直到想到睡着也没有弄清楚自己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

        到了半夜的时候,朗家赫的胃部突然犯了。一阵一阵疼痛痉挛袭便四肢百骸,朗家赫痛苦地整个身子都蜷缩了起来。

        何雨檬本来因为已经连续昏迷了几天毫无睡意,又加上朗家赫还在屋子里,一直半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心事。

        但是半梦半醒间,何雨檬就听到了不远处的沙发上传来了一阵极细极轻的呻吟声,像是极力在压抑着什么痛苦一般。

        何雨檬本来不想要多管闲事,既然她已经决定和朗家赫之间桥归桥路归路了,她还是不要纵容自己毫无底线的同情心再次泛滥了。

        朗家赫现在是什么样子与她何干,更何况以朗家赫的性子来说,怕是又是什么逼迫自己缴械的招数吧。

        这样想着,何雨檬决定闭上眼睛好好睡觉,暂时摒弃周围一切的嘈杂,毕竟之后的路该怎么走她还是需要好好花点时间气力去好好琢磨琢磨的。

        “啪”地一声,似乎是玻璃水杯掉落在地上的声音,何雨檬听得心头不禁一惊,难道说朗家赫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了?

        但是心底深处对他藏着的芥蒂还是让她继续心安理得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反正现在已经是深夜了,睡着了也不见得是件多奇怪的事情。

        渐渐地,声音似乎是安静了。何雨檬轻轻吐了一口气,正准备继续闭眼睡去,但是紧接着又是什么东西掉落到地上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是她似乎听到了朗家赫也跌落到地上的声音。

        刚刚她可是听得很清楚,连玻璃杯都掉到地上砸碎了,这会儿朗家赫再……他不会受什么伤吧?

        隐隐约约间,她似乎听到过楚稽和苏如夏谈起朗家赫今天昏迷的事情,难道说他现在是因为身体还没有好又不舒服了?

        再怎么说,朗家赫还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昏倒的,自己还要这样见死不救吗?就算是见到路边的乞丐,她也是会把自己仅有的零花钱拿去施舍的吧。就当是发发善心好了。

        这样想着,何雨檬挣扎了一会儿,还是“啪嗒”一声按亮了灯的开关,披上了外套朝着沙发边走过去。

        地上是玻璃碎屑,朗家赫此时半坐在地上,双手紧紧捂着自己的腹部。但是因为头埋进了膝盖的缘故,此刻何雨檬并不能十分看清朗家赫此时的表情。

        “朗家赫,你没事吧?”何雨檬绕到了一边,小心地开口说道:“地上全是玻璃渣子,当心扎到自己,要是觉得沙发上实在睡得不舒服的话,你就回自己的房间吧。”

        “我没事。”过了一会儿,朗家赫才吐出了这几个字,仿佛是用尽了气力,但是语气中的虚弱还是让何雨檬惊诧得微微皱眉。

        朗家赫慢慢抬起头来,眉头深锁,额头上沁出了一丝丝薄汗,面色涨红中微微泛着点青紫,脖子上青筋尽现,看起来十分痛苦的样子。

        “这么晚了你还没睡么?”朗家赫深吸了一口气,抬眼看向了何雨檬艰难地吐出了这几个字。

        “你这是怎么了?”何雨檬说着就过去扶起了朗家赫,让他在沙发上坐好后就准备出去下楼去叫楚稽。

        “你去哪里?”朗家赫见她要走,连忙不安地空出一只手捉住了她的手腕。

        “我去叫楚稽上来,你现在这个样子看起来很不好,还是让他上来给你看看。”何雨檬解释完便准备拂开朗家赫的手转身离开。

        朗家赫却是依旧紧紧地攥着,像是在发泄腹部的疼痛,又像是害怕何雨檬就这么离开。他咽了一口唾沫缓缓开口道:“不用了,就是胃痛旧疾又发了,你把药拿来给我吃了就好。”

        “药在哪?”何雨檬转头问道,看朗家赫现在这幅痛苦的样子,还是先给他吃点药缓缓也好。

        “就在床头的第二个抽屉里面。”朗家赫开口道。

        何雨檬闻言走了过去,取出了抽屉里面的胃药。又将自己喝水的杯子拿了过来,拿着保温瓶倒了一杯水,走到朗家赫的身边开口问道:“我的杯子你介意吗?”

        朗家赫没有说话,而是直接接过了杯子。何雨檬见他拿着杯子的手有点微微发颤,害怕他将水就这么洒到了自己的身上,开口道:“还是我来帮你吧。”

        何雨檬说着取出了几颗药丸塞进了朗家赫的嘴里,又将被子慢慢移到朗家赫的唇边,喂着他喝了下去。见有水迹残留在朗家赫的嘴角,何雨檬很自然地抽了张纸巾帮他慢慢擦掉了。

        “现在感觉怎么样了?”何雨檬一边收拾着茶几上的东西,一边转头看向朗家赫问道。

        朗家赫眼神一眨不瞬间地盯着何雨檬看,嘴角扯出了一丝笑容说道:“感觉好多了,谢谢你。”

        突如其来的这样平和的相处方式让何雨檬觉得有点不适应,收拾好了东西,连忙站起身来说道:“我下去叫楚稽再上来给你看看吧,免得还有其他什么后遗症什么的。”

        “你是在担心我么?”朗家赫看着何雨檬的背影问道。

        何雨檬的脚步只是微微一顿,想来也没有什么解释的必要,甩了甩头直接走下楼去了。

        下楼何雨檬才知道自己并不知道哪间屋子是楚稽的,总不能就这么一间一间地去敲门吧。况且她也不想因为这件事情去打扰苏如夏的睡眠。

        反正已经吃过药了应该也是没有什么事了吧,何雨檬想着便去了厨房,正好自己也有点饿了,不如做点夜宵好了。

        朗家赫在沙发上躺了好一会儿,才觉得胃部的剧痛终于缓解了。这个时候何雨檬还是愿意过来帮助他的,这是不是说明两个人的关系其实还是没有到达不可缓和的地步?

        想着何雨檬之前说的做个陌生人他就觉得心里一阵阵地焦躁,不管她是出于什么目的,他是绝对不会允许这件事情发生。既然已经意外地闯进了他的生活里面了,他怎么会允许她将自己的心搅得一团糟后,就这么放任她离开。

        难道说自己真的对她有感觉了,朗家赫一想到这种可能的存在整个眉头都忍不住紧皱了起来。不过是一个自己为了赌气花钱契约过来的女人,这样的女人有什么资本值得他放在心上。

        可是若不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他见到她受伤会心疼,知道她要离开会不安,难道这就紧紧只是占有欲在作祟吗?

        朗家赫忍不住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什么时候连他自己的心思他都觉得难猜了?

        约莫过去了十分钟,朗家赫见何雨檬还没有上来。不过是去叫个人罢了,怎么会要这么久,难道说她还是趁机逃跑了?

        朗家赫说不清楚自己现在心里是什么滋味,心里只有一个念想就是不能让她离开。这样想着,朗家赫慢慢地撑着身子站了起来走出了卧室。

        楼下的灯没有全开,朗家赫只看到厨房里面似乎亮着灯。朗家赫眉头不自禁地松了松,迈着步子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

        只是微微靠近,里面一阵清香就钻进了鼻腔。朗家赫只觉得自己刚刚已经好不容易平复疼痛的胃部又不自觉的叫嚣起来。

        来到厨房外面,朗家赫就看到何雨檬正忙着下面条,因为放进去的过去,热水溅了出来。何雨檬忍不住一声惊呼,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人捉住了。何雨檬被吓了一跳,抬眼一看却发现是朗家赫。

        “我来吧。”朗家赫一把抢过了何雨檬手上端着的番茄炒鸡蛋和焯过的面条,慢慢地下到了锅里。

        何雨檬嘴角动了动,直接走到水龙头边将自己烫到的手指用冷水冲了冲。“你怎么下来了?”何雨檬开口问道。

        “你这么久没上去,我还以为你跑了。”朗家赫语气不善地开口说道。

        “我倒是这么想过。只不过现在身体没好,跑到一半晕过去了可就划不来了。”何雨檬闷闷地开口。

        朗家赫没有说话,只是认真地将食材都下锅过后,又拿着铲子慢慢搅了搅。

        “将碗拿过来吧。”过了一会儿,朗家赫开口道。

        “还是再多煮一会儿吧,毕竟你刚刚胃疼,太生了不消化。”何雨檬回道。

        “你倒是想得周到。”朗家赫转头看向了何雨檬,问道:“你怎么想到煮面了?”

        “还不是因为不知道楚稽在哪个房间,我害怕随意大叫吵到了他们。想到了你反正已经吃了药暂时不会死人,倒不如弄点东西吃吃先养养胃。”何雨檬自然地开口道。

        “这面还真的是挺香的。”朗家赫看了一眼面锅笑着开口道。

        “那可不?这秘方可是我独创的。”何雨檬扬了扬下巴说道:“好了,差不多了,出锅吧,不然待会儿面要坨了。”

        朗家赫依言将盛了一碗,挑了挑眉看向何雨檬问道:“你也要吗?”

        “嗯。”何雨檬点了点头:“我也有点饿了。”

        “这么晚还吃小心胖死。”朗家赫毫不客气地开口道。

        “谢谢您大爷操心,我身材怎样反正也不干你的事情。”何雨檬翻了个白眼回答道。

        “可是会影响手感。”朗家赫故作认真地回答道。

        “正好你可以去找兰轩儿,她反正那么瘦。”何雨檬说完就直接转身离开了。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99626_99626936/319771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