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贴身家丁 > 第986章 剧情彻底失败

第986章 剧情彻底失败

        关于燕七在苏州的英雄事迹,贾德道早有耳闻,那真叫一个气。

        贾德道这厮,可以说是坐卧不安,食之无味,百爪挠心,千头万绪,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因为,解三甲是被谁弄到苏州的?

        就是贾德道。

        可以说,贾德道是幕后总指挥,总导演,总制片,总编剧。

        解三甲、解思文之流,不过是演员而已。

        但没想到,这场戏演砸了,收视率狗屁不是,剧情一塌糊涂,赔得底朝天。

        原本以为燕七这次死定了,一定会被解三甲给羞辱得毫无脾气。

        可没想到,剧情完全反转了。

        解三甲这个主角成了配角,最后,还被‘发配’到金陵,从苏州织造的椅子上滚了下来,滚到妙语书斋做院长。

        而燕七这个大反派,竟然连战连捷,结识了周知行,彭然,甚至于,还成为赵青的座上宾。

        这是地位上的收获。

        燕七拿到了上塘河漕运,又拿到了田家庄海运码头,这可是实打实的金银。

        这厮,得了面子,又得了例子,堪称人生赢家。

        对,还忘记说了。

        这厮还得了两个美人。

        尤其是武田美智,那可是东瀛皇族,竟然成了燕七的女人。

        这所有的一切,完全背离了贾德道的剧本。

        想到这里,贾德道气的后槽牙都痛。

        看着燕七,贾德道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冲上去,拳打脚踢,来一顿狠的。

        贾德道盯着燕七,厉声质问:“你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辱打陶吉,这简直就是流氓行径,本府岂能任由你肆意妄为?”

        燕七呵呵一笑:“贾府尹,先别忙着扣帽子,我辱打何人了?”

        贾德道哼道:“这还用问,当然是陶吉。”

        燕七点点头:“你说我辱打陶吉?也好,这件事情一个巴掌拍不响,总要问问当事人吧?”

        他笑看陶吉:“贾府尹刚才说我辱打你了,我有吗?你要实话实说哟。”

        “这……”

        陶吉哪里敢说燕七欺负他?

        这厮谋害彭然的罪证,还在燕七手里攥着呢。

        现在敢乱说话,可以肯定,燕七一定会发飙,将他谋杀彭然的罪证拿出来。

        真要那

        样,自己就死定了。

        贾德道急了,催促道:“陶吉,本府尹给你做主,你只管说实话,燕七有没有辱打于你?”

        燕七一脸期许望着陶吉:“你要说实话啊,这么多百姓看着呢,咱也不能撒谎,你说对不对?撒谎可不是个好孩子。”

        陶吉可不是个糊涂虫,连连摇头:“府尹大人,燕七没有辱打我啊,哪有的事?捕风捉影,纯属捕风捉影。”

        “什么?”

        贾德道原本指望陶吉承认,然后,好好修理燕七,出口恶气。

        但是,陶吉竟然为燕七说话。

        你傻啊?

        脑子秀逗了。

        陶东海不停的向陶吉使眼色:“你傻啊,府尹大人在这为你撑腰,你还慌什么?快说啊,燕七怎么辱打你的?”

        陶吉继续摇头:“别乱说话,燕七没有打我。”

        “还没有打你?”

        陶东海指着陶吉血淋淋的大腿:“燕七都指使人把你打成这个样子了,腿都断了,你还隐瞒什么?”

        陶吉气坏了。

        陶东海这厮真是想坑死我了。

        麻痹的,我敢说是燕七打我吗?

        你诚心要我死?

        好死不如赖活着,懂不懂?

        陶吉狠狠瞪着陶东海:“胡说,你真是满口胡说八道,燕七真没打我,这血是……是因为我身上痒了,让燕七用棒子给我挠挠痒,出点血算什么?我舒服着呢。”

        “你……”

        陶东海气的直跳脚:“你腿都折了,你是不是傻?”

        陶吉气呼呼大叫:“腿是我自己让捕快打折的,这样我好体会一下接骨的痛苦,没错,我正在亲身体验如何接骨。”

        陶东海哑口无言:“疯了,真是疯了。”

        燕七眨眨眼:“陶东海,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吗?”

        陶东海还说个屁啊。

        他是一句话也不想说。

        燕七笑看贾德道:“贾府尹,你还想指鹿为马,强行给我扣帽子吗?你若真想抓我,我也只能顺从你了,谁让你是府尹大人,而我只是一个任人欺负的小家丁。”

        贾德道还能说什么?

        人家陶吉死都不承认被燕七辱打,他只能气的干瞪眼。

        “哈哈,燕公子,果然不出本府尹所料,你是个守法公民,焉

        能胡乱打人,败坏金陵风气?”

        贾德道立刻换上了一副笑脸:“本府尹刚才情急,错怪你了,惭愧啊惭愧。那个……既然无事,本府尹还有要务,就先离开了。哦,忘记说了,燕公子,有机会去衙门找我喝茶。”

        燕七笑意盎然:“一定,一定,茶我最爱喝了。”

        贾德道脸上笑嘻嘻,心里妈卖批,百般无奈的走了。

        “哎,贾府尹,贾府尹,您就……就这么走了?”

        陶东海眼睁睁的看着贾德道离开,却没有一点办法。

        燕七看着陶东海,微微拱手:“陶东家,你继续收徒吧,我先撤了。”

        还收徒?

        收个鸡霸啊。

        郎中都被你拐跑了,我还能收谁?

        连个二五眼都收不到。

        燕七带着人进了华药堂。

        所有郎中们也都跟着进去,想要和华无病亲切交流。

        此刻,华药堂热闹的很,中.兴在即。

        天华药铺则门庭冷落。

        两厢对比,更见萧瑟。

        百姓们看着天华药铺,指指点点。

        “完了,天华药铺我是不会去了。”

        “没错,彻底被华药堂打败了,应该说是被燕七打败了。华家兴旺,指日可待。陶家心眼不正,活该落得这个地步。”

        “呸!陶家人真不是个东西。”

        ……

        陶东海怒火中烧,大声怒斥:“看什么看,看什么看?滚,都给我滚,滚的远远的,一帮酒囊饭袋,有资格评论陶家的事情?”

        众人有些害怕,小声咒骂,一哄而散。

        陶东海回头,望着天华药铺萧瑟的大门,以及硕大的匾额,一时间悲从中来。

        “完了,彻底完了。”

        陶东海取过铁杆,用尽全身力气,砸向匾额。

        砰砰砰!

        天华药铺四字,四分五裂。

        匾额轰然塌落。

        尘土飞扬。

        匾额碎片砸在陶吉身上,痛的呲牙咧嘴。

        “家主!”陶吉怯懦的叫了一声。

        陶东海一回头,死死盯着陶吉,像是恶狼锁定了猎物,格外凶戾。

        “老爷,你怎么了?老爷,你要……你要干什么?干什么啊。”

        陶吉吓完了。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8_8211/65907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