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爱成婚简寺鹿容衍 > 第228章 杀鸡儆猴

第228章 杀鸡儆猴


我今天要大开杀戒。

        这些人,这些嘴脸,我早就想开掉了。

        我外婆去世的时候,他们来的人寥寥无几,都是一群喂不熟的白眼狼。

        不过,一次性开掉所有高层,集团就瘫痪了,这个我懂。

        所以,杀鸡儆猴是有必要的。

        人力资源部长还在懵圈,富忻城递给我一本公司章程:“在前台拿的。”

        富忻城很有眼力见,我很欣慰。

        我翻到辞退员工的一页,草草看了看。

        辞退员工,只要提前一个月告知就可以,并且补发一个月工资。

        简氏补发一个月的工资还是发的起的。

        我合上公司章程,刚才还在自顾自聊天的人都不由自主地在看我。

        他们脸上的表情虽然谈不上紧张,但至少关注到我了。

        我敲敲脖子,昨晚没睡好,落枕了。

        “我们简氏总部十六层,每个部门的坐电梯下来不过一分钟不到,你们足足用了十多分钟人还没到齐。”我说话的时候还看见一个高层迈着慢悠悠的步子从电梯里出来:“搞什么,她以为自己是谁,还要列仪仗队来迎接吗?”

        我跟他四目相对,他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

        好,就拿他开刀。

        “看来,你们是垂垂老矣,这么近的路程用了这么久,我本着尊老爱幼的优良传统请这些大爷们告老还乡。”我抬手指指他:“你,回去收拾一下,明天不用来了。”

        他怔了一下,仿佛不可思议:“你知道我是谁?”

        “总之,你不是我爹。”他笑死我,我管他是谁?

        “小丫头,你开玩笑吧?”他声音很大。

        人力资源部长跟我说:“简,简董。”他很不习惯我的身份,还结巴了:“他是朱总,市场部的朱总。”

        哦,我听说过这个朱总,他很牛掰,吃拿卡要的,因为人脉广市场部混的风生水起的,因为又是元老,以前外婆在的时候我就听说他到处跟人说简氏就是靠他市场部发展起来的,没有市场部,没有他朱载育,就没有简氏的今天。

        我外婆早就想开他了,因为一些乱七八糟的原因拖到今天。

        朱载育立刻得意地用下眼皮看我,意思是,你知道我是谁了吧?

        “朱总啊,幸会。”对于这么个牛逼的人物,我亲自起身跟他握手。

        我伸出手来了,他却不握。

        他这么骄傲,我就放心了。

        “既然朱总跟我这么不对盘,那我们一山不能容二虎,朱总是我们简氏的元老,我补发三个月工资,刘部长,你给朱总办理一下离职手续。”

        “啊?”人力资源部长像傻子一样看我:“简董,你来真的?”

        “你们都太老了,跟你们说话真费劲,你理解能力这么差,要不然你跟朱总一起走?”

        “这,这。”刘部长去看富大川:“富总,这...”

        我知道他有话要跟富大川吐槽,我就走到一边假装看大厅里装饰用的盆景。

        这个富贵竹长得好高,我要把脑袋仰着才能看到竹子的顶端。

        我听到刘部长在跟富大川说:“富总,这简小姐从小就胡作非为的,您不能容着她乱来啊,要不您把她劝回去吧,改天这个仪式再举行。”

        “刘部长,刚才简董的话您没听懂?”富大川声线很低,特别有威慑力:“如果您有异议,不如就和朱总一起走?”

        “富总,您怎么也跟她一起胡来?朱总是什么人您还不清楚?我们集团的经济命脉抓在他手里,如果他离开我们集团了,把我们的客户都给带走了,对我们集团可是重大的损失啊...”

        “刘部长,看来你是没听懂了。”富大川在喊我:“简董,我这边有个人力资源的人才跟您举荐。”

        “好,我求贤若渴。”我鼓掌欢迎。

        “好,我去办我去办。”刘部长看我一眼,走了。

        “简董,我们楼上说。”富大川让我上楼,我就顺水推舟跟他上楼。

        公司大厅毕竟是我们对外的脸面,人来人往的不好让人看笑话。

        我和富大川走进电梯,我以为他会说我太冲动,但是他没有。

        我问他:“我要开掉朱载育不是开玩笑,你觉得合适吗?”

        “其实,一个市场部的经理号称掌握了我们集团的经济命脉,这个人你觉得要不要开?”

        我和富大川相视而笑。

        这个半大老头我很喜欢,他脸上每一条褶皱里都透着鸡贼。

        “你先让富忻城去人力资源部吧,我觉得那个刘部长和朱载育很有问题,有个我们自己的人也好盯着点。”

        “小鹿。”富大川忽然摸我脑袋:“你很有潜质啊。”

        “别这么着急夸我,等我给你闯祸了你别骂我就行了。”电梯门开了,我走了出去。

        今天上任仪式是没心情举行了,对我来说那些繁文缛节没有也可以。

        富大川也只是想借此机会让我熟悉一下每个高层,不过昨天晚上他已经给我看过了。

        富大川很细心,还做了本手账,每个高层的照片,履历,功过什么的都写的清清楚楚。

        我的办公室就是我外婆的,当然是十六层顶层,视野最好最大的一间。

        “董事长的房间布置略微有些老气,这几天给你重新布置一下。”

        “不用,就这样。”我在我外婆的大班椅里坐下,椅子大的我坐下去都差不多被淹没了,看不着我了。

        我翻了翻富大川做给我的高层手账,挑出了几个快要退休的高层:“就这几个,统统开除。”

        富大川看了一眼,笑了:“你这是尽捡老弱病残开刀啊!”

        “那当然了,好欺负的当然要先欺负,柿子还要捡软的捏,再说,倚老卖老在我这里不存在。”我在大班椅里伸了个懒腰:“富叔叔,我骂人骂累了,我想睡一会。”

        “好,我去办,你休息。”

        富大川和富忻城都出去了,帮我轻轻关上门。

        我当然不困,我走到了落地窗边。

        楼底下的人,小的像蚂蚁,我伸一只手都能捏死。

        在这个还充满了我外婆气息的办公室里。

        我很想成为她。

        哪怕,像她那样那么孤独。

        一个孤独的王。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86681_86681780/612523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