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爱成婚简寺鹿容衍 > 第369章 挨打

第369章 挨打


“这种事情躲也躲不掉,桃桃,不是你做错了,是这个世界大错特错,错的很可笑。”

        我看到了富忻城的眼睛里有水光,其实我完全可以投入到他的怀里大哭一场,但是我没有。

        我不会做任何让富忻城困惑的事情。

        我也不会在我此刻急需一个肩膀靠就随便拉一个人过来,我还没那么缺德。

        我这边如火如荼,认爹认的不亦乐乎,但嘉许却彻底没了声音。

        好像是在我的世界里面消失了。

        对于这个发现我很欣喜,我希望他永远都不要出现。

        这个婚姻有多鸡肋要多鸡肋。

        但是嘉许没出现,他的爸爸来了这是我没想到的。

        这天我正在公司里刚刚开完一个会,浑身倦怠的很。

        我接到了一个电话,那个电话号码是陌生的,我疑惑地接通了,里面传出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简寺鹿。”

        我愣了一下,还以为又是哪个过来讨便宜的?我冷笑着:“你也是我孩子的爹?听你的声音大概也有好几十岁了吧。”

        “我是嘉许的父亲,你的公公。”那个声音从所未有的严厉。

        我尴尬地闭着嘴,我真的没想到是嘉许的父亲忽然给我打电话,要不然我也不会胡说八道。

        我不由自主的挺直了后背,有些难堪:“爸爸。”

        “我就在你公司的楼下,我还想给你在你在下属面前留一点面子,所以我在你楼下的咖啡厅等你,5分钟之后我要看到你。”

        嘉许的父亲一直给我的印象都是非常的和蔼可亲,第一次他用这样的口吻跟我说话,我知道他是为什么来的了。

        他一定是为了小轮胎的事。

        我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就匆匆地下楼。

        我在楼下的咖啡店看到了嘉许的父亲,他是背对着我站的,两只手背在背后,眼睛应该是看着落地窗的窗外,光看他的背影,我都就感觉到了胜怒。

        也难怪他这么生气,他们嘉家是什么样的家庭,我能够嫁进去应该觉得光宗耀祖,循规蹈矩才是,却给他搞出了这么大一个私生子。

        但我也没什么愧疚感,我是被他儿子给坑进他们家的,他要怨就怨自己儿子好了。

        我深吸一口气向他走过去喊了他一声爸爸。

        他转过头来,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忽然扬起手狠狠的给了我一巴掌。

        他的手好重,我没想到这个平时看上去很和蔼,又长得比一般新加坡人白的老头手劲这么大,他一巴掌差点没把我给掀翻。

        我向后趔趄了几下,穿的是高跟鞋,直接就崴了脚,幸好我扶住了后面的咖啡桌才没摔倒。

        但是咖啡桌坚硬的桌角顶住了我的后腰,我顿时疼的眼泪水都快飙出来了。

        这老头是真的生气了,甩了我这么一个大耳光。

        我挺直了后背,忍着痛又走到他的面前:“爸爸。”

        我的脸火辣辣的:“没想到您跟我打招呼的方式这么特别,不过还真疼啊。您看上去老当益壮的,但是没闪着你的腰吧。”

        “简寺鹿,如果你不是我们嘉家的儿媳妇,你在外面做什么都跟我们没关系,但是你现在嫁进了我们嘉家却在外面乱七八糟,你把我们嘉家放在何处?”

        我觉得我的脸颊肯定是肿了,但是我没摸,用舌头顶了顶腮帮子,觉得脸颊都是木木的。

        我没打算为自己辩解,但是我觉得他有些不讲道理,我看着他不卑不亢:“爸爸你应该很清楚,这是以前发生的事情。我跟你儿子结婚之后我可是循规蹈矩,再说我跟嘉许怎么结婚的你应该很清楚。”

        嘉许的父亲瞪着我,忽然他笑了。

        只是笑得很不友善。

        “人家告诉我西城简氏的简寺鹿是一个都蛮任性从不按理出牌的野丫头,我们嘉家娶了她难以驾驭,但是我不信。这世界上还有我们嘉家控制不了的人?特别是女人。”

        前面那些话我觉得都没什么问题,他是嘉和行的老大嘛,他有这种自信也是正常的。

        不过他后面加一句特别是女人是什么意思?

        好像很歧视女性一样。

        女人怎么了?

        我刚想反驳,忽然看到他从腰间解下了皮带。

        我吓了一跳不知道他要干嘛,他将皮带的一端在手掌上缠了几下,然后就高高地向我举起来了。

        他这是要打我,他要在这咖啡馆里打我吗?

        他刚才打我这一耳光还不够吗?

        算了,好汉不吃眼前亏,他是长辈又是男人,我打不过他而且我不能跟他打。

        我先溜为敬。

        我转身就想跑,但是脚脖子刚才崴了一下,跑起来很疼。

        而且我刚跑了几步就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几个彪形大汉把门口给堵起来了,应该是他的保镖。

        我仓皇地在咖啡馆里面四处张望着,发现这里面连一个人都没有,看来他是把咖啡馆给包下来了,作为我的屠宰场。

        我今天再劫难逃了。

        嘉许的父亲拎着皮带向我一步步靠近,本来我想躲,但这里空旷的很,我能躲向哪里?

        他看我梗着脖子更加光火,抬起手那皮带就抽在了我的身上。

        虽然是初冬的天天气,但是我从楼上的办公室下来只穿着一件薄薄的衬衫,那皮带打在身上又辣又痛。

        “这里是西城,是我们国家,是法治社会。我看你是嘉许的父亲,算是我的公公,我让你白白打一下!”

        我话音未落,身上又挨了第二下,刚好打在我的脖子上,真是痛彻心扉。

        我觉得他再用点力,我的脑袋都要被他给抽下来了。

        “这是你们家的家法吗?”我心里的火苗也蹭的一下窜起来了:“你们家都是这么打女人的?”

        “我们家的女人没有你这么放肆,你进了嘉家就是嘉家的媳妇,就应该受我们嘉家的管教!”他又向我举起手,抽下来的时候我牢牢地握住了皮带的另一端。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86681_86681780/589136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