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爱成婚简寺鹿容衍 > 第372章 有个人死了

第372章 有个人死了


我回到简家,西门和小轮胎都在客厅里。

        小轮胎看到我立刻向我飞奔过来,抱住了我的大腿。

        我的腿上也受了伤,他的胳膊刚好碰到了我的伤口上,我尽量疼的不发出声音来,摸摸小轮胎的脑袋。

        “干嘛呢?”

        “刚才姐姐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法医哥哥。”

        “哦,”我也不是很惊奇,我知道西门还在跟他们来往,不过我不会阻止她的,因为她有她交朋友的权利。

        我非得让西门也跟他们老死不相往来,我没有那么专制。

        西门挂了电话看着我,我觉得她的眼神有点奇怪,我说:“怎么了?如果法医约你出去玩,你就去啊,他如果追你跟你约会的话,那更好了。”

        “简寺鹿。”她的声音也挺奇怪的:“如果我跟你说有个人死了,你会不会很震惊?”

        当她这个眼神跟我说出这种话的时候,我的心立刻揪起来了。

        我立刻想起了容衍,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感觉有一只手捏住了我的脖子,我没有办法呼吸。

        而且心脏在尖锐得疼。

        我从来没有试过如此紧张如此不安如此不受控制,我听到我自己的声音发紧颤抖得问她:“谁死了?”

        我曾经很恨很恨那个人,我发誓永远是我这辈子最恨的人,我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我恨不得他已经被我挫骨扬灰了,我跟自己说我绝对不会流一滴眼泪,但是此时此刻,我居然体会到了心痛的感觉。

        我居然为一个那么伤害我的男人感到心痛。

        我是疯的吗?我是傻的吗?我是有自虐倾向的吗?

        但是我却觉得我站不住了,我扶着沙发的椅背慢慢得坐下来,就听到西门在跟我说:“简寺鹿,白芷安死了...”

        我的心痛在蔓延,蔓延...

        哦不,打住。

        我听到了什么?

        我立刻抬起头来看西门:“你说什么?谁死了?”

        “白芷安。”

        是白芷安不是容衍?

        我摸摸胸口,那刚才蔓延的痛楚立刻就消失了,消失殆尽。

        但是被满满的诧异给替代了:“白芷安怎么会死?生孩子难产死的吗?”

        我目前想的只有这么一个可能性。

        “不是,听说她是肝腹水,她没有怀孕。”

        “啊。”我彻底蒙了。

        肝腹水,难不成我那时候看到她肚子那么大,感情不是怀孕是得病了。

        怪不得她的脸那么肿,胳膊腿都是肿的,就像是米其林轮胎的Logo.

        我一直以为她是怀孕了,没想到是生病了。

        对了容衍之前跟我说过白芷安病得很重,是绝症。

        我真的没想到她是真的病了,我还以为容衍在敷衍我。

        “简寺鹿,你要不要去吊唁一下?”

        我想了想,我跟白芷安虽然从小到大都那么不对付,但是好歹也是明争暗斗了这么多年,算是熟人中的熟人吧。

        现在她死了,我没道理那么小气不去吊唁一下。

        我说:“好,我上楼换件衣服。”

        但是刚要迈步低头看到自己的黑色连衣裙,笑了一下:“我不用换了,我刚好穿的是黑色。”

        刚才我还在跟富忻城说我这穿着一身黑色连衣裙像是给谁扫墓,没想到这边白芷安就死了。

        人的情感真的是很奇怪的东西,之前白芷安绝对是我最恨的几个人之中的榜首,但是自从我知道她死了之后,我对她的恨莫名其妙的就少了很多。

        她都已经死了,我还能跟一个死人计较吗?

        可是我还是有些不敢置信,我以为白芷安那样的会跟我斗一辈子,成为我一辈子的梦魇。

        但是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年轻就死了。

        我在路上还没有来得及感叹生命无常白芷安家就到了。

        我和西门牵着小轮胎的手走进去。

        白芷安家里有很多人都是前来吊唁的,他们家好歹也算是有头有脸。我没看到白芷安的父亲,他应该还在医院。

        白芷安的母亲早没了往日的趾高气扬,整个人也消瘦了很多,很憔悴。

        也是,唯一的女儿去世了。而老公却在医院里病入膏肓。

        如果说白家受了诅咒我不相信,我只能说人在做天在看,他们一家都不算是什么良善之人。

        不过这种事也不一定,我外婆呢,我觉得她一生没有做过什么坏事,还乐善好施,结果最终还不是死的那么惨。

        那我妈妈又做错什么了?

        人的命运有时候真的不能跟她做了什么扯上关系。

        我向她妈妈走过去,礼貌而又悲伤的表达了我的哀思,他妈妈也客套但又不失冷淡地回礼。

        西门拿着两炷香过来跟我说:“你给白芷安上一炷香吧。”

        这是应该的,死者为大嘛,我跟她以前再有什么过节,都应该随着她的去世烟消云散了。

        我拿过香走到灵堂前抬起头,看到了白芷安的黑白照片。

        这张照片应该是她刚大学毕业时候拍的,那个时候她正是青春少爱,又年轻又漂亮,笑得温文尔雅。

        这张照片里看不出她有那么深的心机,就像是一个最普通的美丽女孩子。

        我跟白芷安笑一笑,这大约是我们很久以来我第一次对她这么由衷的微笑。

        我说:“白芷安希望你到了那里,别再有那么多的争斗,好好的体会人生,好好地生活。”

        我把香插进了香炉里,给她鞠了三个躬。

        西门扶着我的胳膊:“那我们就走吧。”

        “法医呢,我跟他打个招呼。”

        “法医在那边。”西门向大厅里的角落里指了一下。

        虽然法医仍然是一身黑,在大多数都穿着黑色的宾客当中,我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他。

        个子高长得帅的人比较的显眼。我便向他走过去,快要走到他的时候我忽然停住了脚步。

        我看到了法医的身边出现了一个男人,他也穿着黑色的衬衫,打着黑色的领带,西装外套的袖子上甚至还套着黑色的袖章。

        他的头发长长了,遮住了小半张脸显得他白皙的脸孔就更小了。

        我的心一下子就缩紧了,有些难以呼吸,我看到了谁?

        我竟然看到了容衍。

        上次西门告诉我他离开西城了,不过白芷安去世,他当然要回来奔丧。

        白芷安的死把我给弄蒙了,所以我都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容衍。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86681_86681780/588737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