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血丹心 > 第六百六十章 君心难测

第六百六十章 君心难测

        长安秋色,越加浓烈。如同南山的大片红叶一样,这座巍峨雄伟的王朝帝都,也沾染了无尽的血色。

        长安的民众,在这个秋天,以目瞪口呆的方式,见证了一幕幕精彩纷呈的历史大剧。

        自从长乐侯元召首先开杀戒,在朱雀门外当众诛杀宫中仙师以后。公布罪状,明正典刑,便成了身在长安的人司空见惯之事。

        第一批被杀的朝廷臣子,共计十人。在司隶校尉府和绣衣卫的共同查办之下,很快就查明了这些人所犯的罪状。事实清楚,不容抵赖。朝廷以公告的形式张贴在长安城内各处,一时间观者如潮,民意汹涌。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谁能想得到,在盛世繁荣的表面之下,竟然有些蛀虫如此大胆,利用职权之便,聚敛了山海般的财富!

        种种奢侈贪婪,令人痛恨。

        而且随着调查的深入,背后的真相更加令人吃惊。当司隶校尉终军带着厚厚的资料来到元召面前,把其中盘根错节的秘密关系揭开时,元召平静的看完,却并没有他预想中的愤怒。

        “元侯,这只是冰山一角,如果继续追查的话,能够清白无瑕之人,恐怕少之又少……如此,真的会发生一场震动天下的官场地震了……!”

        终军看着元召的脸色,他之所以前来,只是想要他的一个态度。如果元召决心要追查到底,他也绝对不会胆怯退步。稍后,终军看到,元召把那些关系到无数人身家性命的秘密随手放到案上,淡淡的笑了起来。

        “这样的情况是必然的,无需大惊小怪。在任何朝代,吏治之难,都是一个顽固的难题。即便是再英明神武的君王,处理起这个问题来,都是有些棘手的。”

        “可是,如果放任不管,如此下去,岂不是越烂越深……?”

        终军语气中充满忧虑。这个自少年时就豪情万丈的人,自从身担重任以来,无时无刻不以天下为己任,勇于担当,从不气馁。他了解的内情越深,就越感到触目惊心。难道牺牲无数大汉将士所换来今天的大好局面,就任凭蠢蠢欲动的蛀虫们开始肆无忌惮蚕食王朝脂膏吗!

        “当然不能放任不管。但只依靠惩治和杀人,却很难达到良好的结果。要知道,人的贪欲是无穷的。当权力握在手中的时候,无数外在的诱惑,极少有人能够拒绝。并且随着国家发展的越来越繁盛,身为官吏者,所面临的考验也将会越来越多。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仅仅只依靠自律或者是道德的约束,是远远不够的。就算是严苛的律法,恐怕也起不了多大作用。”

        “那到底要怎么做才合适啊……元侯,心中可有良策?”

        迎着终军热切的目光,元召点了点头。他的心中从很久之前就有了一个想法。伟大的时代,需要注意的重中之重,已经不是外患,而是内忧!对待身边这些志同道合的同行者,他不会有丝毫的隐瞒。

        “终军兄,要保持吏治的清明,其实很简单。我们首先需要构建一个良好的用人机制,做到人尽其才,择优而用。然后再建立一个完善的保障体系  ,解除掉所有身为王朝官吏者的后顾之忧……只要能够做好这两点,国家的良好局面,还是很值得期待的。”

        终军自幼聪慧,有神童之名。加之后来游学天下,所见所闻增长视野,可以说是同时代人中的佼佼者了。然而,听了元召的话,就连他也禁不住一头雾水。刚要详细的询问,元召却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简单点说吧,就是要所有有志之士,能够有通达的渠道去施展自己的才华。而且,只要他们能够尽心尽力的去履行自己的职责,为这个国家和天下苍生真正的担当责任,那么不论是谁,都会得到应得的荣誉和可以保障他们致仕后的优渥生活,我这样说,终军兄明白了没有呢?呵呵!”

        终军眼中放出光亮来。他终于听懂了元召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好!如果真的能够这样,上通下达,进退有据……果然是古往今来最好的用人之策了!元侯高论,令人茅塞顿开,佩服之极!”

        “这不是我的发明,只是从他处借用而已……呵呵!”

        终军对于元召的这句谦逊之词,自然是装作无视。元召的心中有万千锦绣,他们所有人一直都深深信服。如果有一天,这位年轻侯爷说能够飞上天去摘星揽月,恐怕都有可能啊!

        不过,想到即将到来的一些残酷之事,终军收敛了笑容。

        “元侯,恐怕在开始实行你胸中所谋划的那些好制度之前,从朝堂开始,一直到天下郡县,都应该开展一次彻底清查了吧?”

        “不错!很有必要。只有把这片天地彻底打扫干净,我们才能迎来一个前所未有的旷世新局。终军兄不用担心,这件事……公孙丞相已经在开始做了。”

        气宇轩昂的司隶校尉了然于胸。他不再多问,自己已经把许许多多黑暗中的秘密交到了元召手中,他要如何去运用,想必会有一番精彩之处吧。

        朱雀门外广场方向有山呼海啸般的声音传来。两人并肩而立,看着这秋日长安景色,胸中之志,绚烂斑驳。

        继上一次杀人之后,又有一批朝廷官员被明正典刑。而这一次,被绑赴刑场斩首的,赫然就有御史大夫张汤和廷尉韦吉在列。

        张汤善于弄权勾陷,他的罪名很多。最后以谋逆大罪定为斩刑。不过有些幸运的是,他的家族免除了株连。据说是因为此人并不贪财,家中并没有多少不应得的财富。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他的诛杀判决,是经过尚在休养中的皇帝陛下亲自允准的。

        张汤恐怕到死都没有明白,皇帝为什么没有保住他。当在万千民众瞩目之下,他回头看了看面色惨白的一众昔日同僚,又抬起头来观望了一会儿长安城上空透露出的峥嵘之气。这位身居高位大半生的朝廷高官长长叹息一声,留下了最后一句含恨的疑问。

        “元召,这个无限帝国的未来主宰者,会是你吗?”

        刀头斩落,血染闹市。一切计谋算计就此成空……。

        未央宫皇帝居寝处,刘彻斜倚在床榻上平静地看着窗外的斑斓秋色,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说一句话了。

        太医们给他按时服用元召所配制的疗药,终于渐渐控制住了他体内蛊毒的发作。但他的身体终究受到了很大损伤,将养了这些日子,还是有些行动不便。想要恢复到从前那样的身体状况,恐怕已经很困难。

        除了亲随的侍卫、太监、总管之外,一直侍奉在身边听令的就只有宠臣董宴。也只有他,能够自由的出入未央宫而不受到限制。当然,太子刘琚每天会过来请安。而且会向自己的父皇禀报当天朝廷和天下郡县所发生的事。

        随着病情的好转,皇帝虽然平息了怒火,没有再像前几次那样歇斯底里的发作,但他的态度变得很冷淡。不管是太子还是皇后过来,他都从来没有露出过笑容。

        “今天杀的是谁?”

        像是从高天传来,话语很冰冷。虽然秋天还没有过去,冬天到来还早,但所有在宫殿中的人,还是感到了深深的寒意,许多人不禁打了一个哆嗦。

        “回陛下的话,今日午时,朱雀门外诛杀御史大夫张汤以下十六位朝廷罪臣……。”

        董宴连忙走到跟前,一边低语回话,一边把皇帝掀开的绒毯又给他盖住双腿。天气终究是有些凉了起来,皇帝未曾痊愈的身体,恐怕经不住凉意的侵袭。

        皇帝刘彻却似乎有些烦躁起来,一把又掀开了。他非常的痛恨自己这双腿,为什么不能像从前那样跨马弯弓驰骋行猎了。

        如果有可能,他恨不得现在就爬起来,拔出天子剑,去好好的教训教训外面的那些逆臣贼子。

        “陛下……制怒啊!元侯说过,想要康复的快……。”

        “你闭嘴!不许在朕面前提他的名字,难道忘了吗?哼!”

        董宴连忙低下头,不敢再接着说下去。虽然心中的情绪有些复杂,但在现在这个时候的皇帝面前,他是不敢有丝毫表露的。一些委婉劝说的话,更是不敢说出口了。

        宫殿内外的人,更是大气也不敢出。谁都知道,昨日太子和元召以及丞相公孙弘入宫,向皇帝禀报了许多事情。最后不知道出于什么想法,皇帝陛下竟然没有对要处死的任何人有宽恕之意。他亲口同意了那份包括御史大夫张汤、廷尉韦吉在内的斩立决名单。

        “董宴,朕让你去做的那件事,你办的怎么样了?”

        稍微沉默过后,皇帝转过头盯着董宴的眼睛似乎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这位年轻宠臣心中一惊,他知道,皇帝陛下终究还是不会放下那个念头的。

        “陛下,臣已经与他见过面了……。”

        “嗯,那就好。他曾经是你的人……又蒙受皇恩,如果知道进退,在关键时刻立下大功,朕一定不吝重赏,封侯赐爵,决不食言……!”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6_6354/52922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