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 第1763章 野蛮试炼(二)

第1763章 野蛮试炼(二)

  时间已经到了下午,看客们完全无视没吃午餐的饥饿,一个个坚实的站在靶场,只为见证一个有一个的奇异场面。

  阳光忽明忽暗,穿着厚衣服的大家感受不到天气的寒冷。

  杨明志这番依旧穿着着衬衣,领着部下热火朝天的装填了二十个弹匣。

  没有什么庄重的宣布,格里申科手持一杆突击步枪,以卧姿瞄准着一百米外的靶子,开始了终极实验。

  它开火了!

  突击步枪喷涌起火舌,格里申科以自己的臂力压制着枪械的震颤,不停短点点射。短短七秒钟,一个弹匣就全部打完。

  格里申科由于是卧姿,没工夫也没必要去搞单手换弹匣的骚操作。他故意磨蹭了近十五秒才换上新的弹匣,一来是给后面的弟兄给空弹匣装子弹时间,二来也是希望枪管被被风吹得凉一点。

  连续三个弹匣过去了,枪管已经开始冒烟,它只是看着让人不放心,仅此而已。毕竟就是刚才,军区司令老当益壮,冒着所谓炸膛的风险打完了六百发子弹,护木被熏黑索性还没有燃烧。

  因此格里申科心里有数,在打完二十个弹匣前,枪械应该不会报废。

  枪管在冒烟,护木也散发出诱人的焦香。

  十个弹匣已经过去了,在观众看来,就是一挺轻机枪打到现在也该换枪管了。还是由于军区司令自己刚做了示范,事实证明至少在六百发之前是没有危险的。

  但是,随着射击的持续,大家的心情愈发紧张。

  那么杨明志就那么自信吗?不!他的自信不过是表演,格里申科实实在在打光了二十个弹匣,护木的焦香使得距离射击位十米远的他都能嗅到。

  杨明志旋即暂停手头的装填工作,碰了一下自己的另一位部下:“列别德。”

  “到。”

  “格里申科在逞强,他即将坚持不住。你去替换他。”

  “遵命!”

  所以呢,对于看客大家注意到射手换人了,一幅幅望远镜盯着交接的两人一举一动。

  格里申科的肩膀非常酸痛,纵使这枪远不如莫辛纳甘那般剧烈后坐力,连续撞了六百下如何不难受呢?

  一切都是将军的荣誉,任何的痛都要忍耐,再说身为军人,想想斯大林格勒奋战的那些弟兄们所经历的,这点痛苦算个啥?

  格里申科还是保持着谨慎,待列别德过来后才缓缓起身。

  “营长,我把五个满载的弹匣拿过来,我们现在换人。”

  “好的。列别德你可要注意,千万不要射击得太快。我现在……我……算了!试验场我们不得出丑。你明白我的意思。”

  列别德在看到格里申科扶肩的动作就明白一切,他缓慢结果炙热的突击步枪,下一步就是直接将整个枪身浸泡在满是冷水的铁皮水桶中。

  一千双眼睛从未离开过试验场,列别德的惊人举动瞬间引爆了全场的异动,枪声暂且衰退,与风声相呼应的,是上千人因为惊愕的呜呜声。

  “哦真是疯了!他们……他们真是疯了。司令同志,那个人是别列科夫的兵,他就这样把枪扔到水里?”市长乌莫夫质问道。

  “我怎么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军区司令一脸的迷惑,再看看左右,只怕没几个人明白那位别列科夫搞得什么操作。

  “看起来桶里的水都成了蒸汽,我知道他是想搞水冷作业,怎么会把枪械全扔到水里?!真是疯狂,这样的士兵是愚蠢的。”

  “也许吧!”司令摇摇头,“如果仅是降温,整枪浸水的效果确实好。只是这样做后枪械能否继续射击,我……我无话可说。”

  军区司令是这样的态度,那些直接参与到枪械生产的几位厂长也是一样的怀疑与担忧。

  一群记者可管不了那么多,既然枪械是几位厂长联合别列科夫将军一起搞的,他们肯定知道一二。

  知道吗?

  不知道!

  这就是里固施科夫等人的态度。

  记者甚至还直接找到将军的妻子,以求这位年轻女人能提供一些合理的解释。

  解释?杨桃的回答倒是干脆:“我从不怀疑我的丈夫,他研发的新枪不会有问题。”

  看客们无人明白整枪浸水是否合理,反正那枪械在铁桶里浸泡了整整一分钟才被拿出来。

  突击步枪还在滴水,第二射手列别德的双手也被浸湿。

  “但愿不会有问题。一定不要有问题。”

  定了定神,列别德自认为正冒着炸膛的风险继续射击呢。实际也确实如此,一冷一热之下,许多枪械是受不了剧烈的热胀冷缩,继续操作是非常危险的。

  也许新的突击步枪没有这方面问题?!

  年轻的列别德多了一种殉道者的心态,他趴了下来,身边的备弹已经多达七个弹匣,再看看不远处战友,尤其是将军本人的眼神鼓励,他瞄准着另一个靶子,扣动扳机……

  枪声响了!又是熟悉的连续点射,活脱脱的一挺轻机枪!

  军区司令再度被震撼,整个身躯不自觉的在颤抖。

  “不可思议!被浸水了还能继续射击!好枪,是好枪!”

  有道是事实胜于雄辩,千人目光注视下,冷却到四十度的枪管很快有热起来,连带着射手本人都陷入蒸发水汽产生的云雾中。

  雾气迅速消散,很快枪管又开始冒烟,一切都像最初的样子。

  当列别德射击的时候,后面不时有人递来装填好的弹匣,又拿走打光的空弹匣。

  对于杨明志来讲,一块大石头落了地,列别德快速的打光了十个弹匣,到目前为止,枪械的机械性能依旧没有改变,就算是枪身冒烟护木又在散发香气,一百米外的木靶不还是被打得粉碎了么!

  然而一支突击步枪的确是短时间打了一千发子弹,再列别德打完第十五个弹匣后,由于没有人再提供子弹,射击暂停。

  “现在轮到你了,谢尔盖去吧!不要担心,我们的枪械一切正常!”

  “好的,将军。”

  年轻的谢尔盖捧着十个满载弹匣弓着身跑去,与此同时,杨明志在站起身面相围观的人们,以他能发出的最大嗓音吼道:“我们打了三十五个弹匣,合计1050发子弹。我们将继续!”

  一千发子弹,不管结果如何,他们自己看了已经取得了阶段性胜利。对于围观者,现在只有目瞪口呆的份儿。

  话音刚落,记者们便开始在各自的笔记本上龙飞凤舞的记录下这疯狂的事实,也不时有闪光灯的强光送人群中发出。

  “已经一千发了,司令同志,您觉得如何?”市长乌莫夫压制着亢奋问道。

  “好枪!我只能这么说。”倒是现在的军区司令已经从最初的震撼中走出来,他娴熟的掏出两根烟为之点燃,其中一根递给市长:“同志,抽一根烟吧。您不要太紧张,没什么好紧张的。”

  “好,我……我不紧张。”

  “您千万不要紧张,我们就在这里睁大眼睛看看,我倒是想知道别列科夫的新枪极限究竟在哪里。”

  又是一次全枪浸水,炙热的蒸汽腾空而起,恍若平地之上有一股泉水正欲喷发。

  枪身被再度冷却,金属再次经历了一次极端的热胀冷缩。

  第三位射手就位,年轻的谢尔盖的任务是打完十个弹匣即可换人。

  其实杨明志也不想过度冒险,接下来的实验,每个射手就打上三百发,之后枪械立刻浸水降温。他的想法很是单纯,尽可能的去避免枪管因为过分高温发生轻微扭曲,以保证射击的稳定性。

  至少现在,一次卡壳的情况都没有发生,或许跟自己的水冷操作有巨大关系。

  但在其他人看来,一直连发武器短时间打出去一千发子弹了,居然不存在卡壳,这合理吗?它已经化作现实出现了!

  要知道就是重机枪,连续一千发射击出现一次卡弹都是正常的,好在射手能迅速操作拉机柄,手动把臭蛋推出去。至于另一些枪械,例如DP轻机枪,对付卡弹问题就比较麻烦了。

  所以同为看客的DP机枪生产厂厂长戈巴托夫有着更直观的感受,他庆幸于自己有幸参与到别列科夫将军的项目,也因为新枪里有自己工厂生产的零件,一千发子弹打出去,又是浸水又是高温,自己工厂生产的零件一点问题都没有。这难道不是从侧面表明,己方工厂的工业实力?!

  杨明志带来的卫兵,大家都作为射手参与到最终的疯狂试验。

  冷却水又换了三桶,两千多发子弹被打出去,枪械的护木已经被熏黑,再仔细看枪管和导气管,它们根本就是经历了一番发蓝处理。

  所准备的子弹正在快速消耗,按理说二十多分钟就打出去两千多发子弹,对于一款单兵武器,如此高的射击强度在作战中压根不曾存在,就是在靶场上也是头一次。

  虽然试验到现在,射击强度依旧没有达到枪械的使用极限,试验突然终止也是可行的,因为它已经几乎成了单纯的倾泻弹药,试验的现实意义性已经实现。

  不!不打完准备的子弹绝不可罢休!

  杨明志下定决心,他现在有着极高的自信,既然两千发子弹过去了,同一支步枪还能继续射击,再打一千发,哪怕是两千发,应该都是没问题的。

  子弹还在消耗,终于最后一人打出了最后一发子弹。

  到了这一时刻,由于计划的弹药耗尽,试验才真的停止。

  喧闹的试验场突然陷入安静,这安静显得那样的不自然。

  “都结束了?”乌莫夫忍着狂跳的心脏不禁问道。

  “看起来是结束了。”紧张的军区司令长舒一口气,“真是的……我居然对这种安静有些不适应。”

  “是啊,谢天谢地他们终于挺火了。”

  “走吧,市长同志,我们亲自去看看。但愿那支打了三千发子弹的枪械,没有变成一团扭曲的废铁。”

  司令此言不假,例如失去冷却液的马克沁强行继续射击,过热的枪管就直接变形了,子弹打不出去,又造成炸膛,一挺重机枪在大修之前就是一坨废铁。

  此刻的杨明志他看到了十多人急匆匆而来,那些人如此急迫还能是什么原因——肯定是看看枪械的情况如何!

  那么枪械情况如何呢?最终浸水后,杨明志直观的看到,至少是护木部分已经出现严重的坏损,榉木做的护木焦黑的同时也发生了严重开裂。

  可喜可贺的是枪械整体不存在肉眼可见的坏损,如果有,那也是黑色烤漆的剥离,没有烤漆保护的部分正在夕阳下泛着蓝色幽光。

  军区司令急匆匆而来,他探着脑袋只希望立刻看到那支枪。

  “枪呢!打了三千发的枪械,我必须亲自看看。”

  “在这里。”杨明志也不废话,将手中湿漉漉的枪械递给军区司令本人。

  一切毫不拖泥带水,司令作为资深军人,第一时间就看清,经历了一场疯狂试验后,枪械身上所发生的异变。

  乍一看去枪械没有打的改变,就是护木被烤黑而已,仔细看去,整个枪械都存在过热的痕迹。

  他把玩着手中的枪械,情不自禁赞誉说:“今天发生的事难以置信,从你们打第一枪开始我就注意着时间,三千发子弹打完,你们仅仅用了半个小时。即便如此,它还能继续射击。”

  “当然,这是毋庸置疑的。”杨明志自豪的挺起胸膛,他无所畏惧,只因有了新的自豪资本。

  “是的,你们准备了很多子弹,后备的还有多少发?大概还有三千发?”

  “是将近四千发。”杨明志指证。

  “所以别列科夫将军,如果这支枪……”

  “您还想探索它的作战极限?”杨明志问罢继续挺着胸膛,“没关系,我也不知道它的极限究竟在哪里?一开始我觉得短时间打出一千发,枪械也该坏损了,实际并没有。现在已经打了三千发,它……”

  “不!就到此为止吧!”处于激动中的军区司令的大手一挥,狠狠拍在杨明志的肩头:“谢谢您,您让我看到了一个奇迹。不对……这不是奇迹,而是一种现实。您征服了我们所有人,我想也将迅速征服斯大林同志。我们可以用它,痛揍侵略者了。”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2_2760/4557456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