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宠娇妻:妖后养成手册 > 第五十四章 桃夭

第五十四章 桃夭


  园子里花草树木数不胜数,但屋舍却没有几间,凤谜在一块儿石头上坐下,便使唤阮大娘收拾卧房去了。

  阮大娘方走,凤谜方才还漆黑的瞳眸却现出了一丝丝暗红,她拧着眉,细细的将这园子打量了一阵,一阵端详之后,却被这小小的园子震惊了!

  这树荫下,石墙跟,水井旁,竟然鬼影幢幢!这些鬼影严重的阴盛阳衰,全是女鬼,没有一个是男丁。

  她们一个个都穿着精致,梳着整齐端方的发髻,且都是豆蔻年华,显然她们死在这园子里时,年岁都还不大。

  凤谜摸着石头的手心冰凉,这是有多大的仇怨,才能将这些姑娘们在如花年岁生生拘了魂,困在这至阴至邪的园子里?

  她微微皱了眉,这可真是个不吉利的园子。

  要想法子将那阮大娘遣走,不然,她那条老命非得搭在这园子里不可!

  鬼影现身时,凤谜的耳边就响起了一阵阵的刺耳的凄厉尖叫,从她耳边轰鸣着咆哮而过。

  凤谜难以忍受的闭上了眼,那尖啸的声音也随之戛然而止。

  再睁开眼时,她的面前却突地出现了一张大脸!

  “啊——!”啪!

  “啊!你怎的突然动手打人?!”

  那被凤谜一耳光扇的肿了半边脸的是一个身着粉白色衣衫的少年人,他一头长发用桃木枝挽起了一半,剩余的一半毫无拘束的披散在背后,发髻间和凤谜一样,也点缀了几朵桃花,他姿容也若桃花般艳丽好看,只此时捂着脸又瞪着圆圆眼睛的模样,在凤谜看来,着实有几分可笑,又有几分可爱。

  看到凤谜不但没有对他表示歉意,还嘲笑他,这桃花少年甚是愤怒的指着她叫嚷道:“你竟敢笑我?!你可知晓这园子究竟是谁的?!”

  “知晓。”

  “知晓你还敢——?你竟是知晓我是这园子的真正主人?”

  凤谜:“……方才不知,现下知晓了。”

  “……”

  “罢了,念在你是这园子里,唯一能见到本尊真面目的凡人,本尊就大人不记小人过,饶过你这一次吧!”

  凤谜就坡下驴道:“谢桃桃大度不杀之恩。”

  ‘桃桃’却是翻脸比翻书都快:“谁准你称呼本尊乳名了?”

  凤谜又不耻下问:“敢问尊驾大名?”

  ‘桃桃’这才含笑答道:“本尊桃夭!”

  呵呵!凤谜忍不住笑了,原来是个小小桃树精怪啊!这小精怪貌似还是个空心儿的,三两句话就被凤谜给诓骗的把老底儿都给兜出来了。

  “桃桃,你好好一个精怪不去修炼,为何要整日缩在这方破园子里?”

  桃夭虽然是个‘空心儿’的,却也不似雪炙那般,傻得彻底。

  他粉嫩嫩的脸颊上满是疑惑:“你不是凡人?!”

  凤谜还未搭话,他又自言自语道:“凡人肉眼凡胎,看不到灵气与浊气,自然也不会看得见本尊,那你是个什么精怪?”

  “我不是精怪。”

  桃夭目露惊恐:“那你是神族?”

  “也不是。”

  桃夭:“那你是个什么玩意儿?”

  凤谜:“你不用管我是什么,只要知晓这凡间你我皆是异类,需得相互扶持,互通有无,不然,你的本命桃树可就要被人给挖走了!”

  桃夭却是不惧她,春风和煦飘过,他发间的桃花瓣跟着也抖了两抖,说出的话却是肆无忌惮:“呵!你当我傻呀!”

  呀!这人原来还是有一点心机的…

  “你又没有铲子,我才不怕你!”

  凤谜:“……”

  有心机个铲铲啊!这分明是个纯种的,比雪炙还蠢的笨桃子!

  那桃树与槐树,分明就是有阵法中的法器,即使她手里有‘铲铲’,这园子的真正主人也不会放任她铲掉那株桃树,届时,只怕她的小命也会就此搭上吧?

  “桃子…你可知晓这园子里的女鬼们,为何都被困在此处,不得往生吗?”

  桃夭脸上写满了惊惧,显然是知晓的,可他却为难的摇了摇头,嗫喏着说道:“不知晓。”

  “哦,那小桃子,你今年多少岁了?”

  桃夭皱着眉头,撅着粉嫩嫩的唇瓣,又举起修长的手指,认真的掰扯着那几根指头,嗫喏着数来数去…

  凤谜扯下一根小草叶子叼在嘴里吧嗒着,异想天开地八卦这眼前的小桃夭,该不会是雪炙失散多年的亲亲兄弟吧?

  百无聊赖的凤谜,嘴巴里的草叶子换了好几根,最后一直到她周围的草地都快要被她给薅光了,那桃夭也没掰扯清,他今年高寿究竟几何。

  眼见这日头越升越高,温暖的阳光晒在身上,令人暖洋洋的昏昏欲睡。

  凤谜吐掉嘴里的草叶子,脑袋枕在胳膊上,想要就此休憩了大睡一场。

  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她吧嗒着小嘴巴,闭上了双眼,不一会儿就进入了黑沉的梦乡里,不知今夕是何夕了。

  睡梦正酣时,耳边似是响起了惊雷声,那雷声却又不似往日那般轰隆作响,反而有些尖啸。

  春日里怎的会起雷声?

  凤谜被吵醒,迷迷糊糊的揉揉双眼,方才那个数数的桃夭正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她这才恍然,惊醒她的并不是那奇怪的雷声,而是这桃夭的哭嚎。

  “怎的了?你这般哭法,可是算到了自己…”命不久矣?

  那桃夭不知她内心阴暗的想法,一边哭嚎,一边哽咽道:“我忘了…忘了…”

  凤谜劝他说:“要知道一棵树的年龄还是很简单的啊!你何至于哭嚎的这般凄惨?”

  桃夭果然不再哭了:“简单?真的?”

  “嗯,只要据开树干,数一数年轮就可以知晓了!”

  闻言,桃夭方才止歇的哭嚎声再次响起,比起方才的还愈发凄惨:“你是坏人!比那些天神更可恨的坏人!哼!这天底下,果然只有二公子才是好人,除了他,你们都是坏人!”

  既是坏人,桃夭自然也不想跟她玩儿了,一个旋身,就飘出了园子,不知去向了何处。

  凤谜哼笑,这家伙,显然是个糊涂蛋,一个连自个儿年方几何都不知晓的糊涂蛋儿。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25_25075/388269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