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宠娇妻:妖后养成手册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救世主

第一百一十六章 救世主


  凤离眼神闪烁犹疑,却终究是什么说法也没有给苍彦。

  “苍彦,反间有一句俗语叫‘事出反常必有妖’,现下你的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可惜,你又没有想过,如果真正的答案跟你现下猜测的答案不但没有关联,还大相径庭呢?”

  凤离紧紧地盯着苍彦,“那么,害了妖族的千古罪人,就、是、你!”

  短短的几句话,苍彦心绪百回千转间,脑门上的汗珠已经出了一层又一层。

  只因为,凤离的话,越来越让他后怕,毕竟凤离口中的‘猜测’,是他也曾经怀疑过的,只是后来又打消了那个念头,甚至还觉得那时的自己简直是魔怔了。

  被凤离口中的‘真相’吓得口干舌燥的苍彦,许久之后才挣扎着说道:“那你为何...为何还要千里迢迢的长途跋涉去那先圣洞府?”

  既然已知那洞府和妖皇并无关系,他们为何还要在这个多事之秋离开危机重重的诛神山?

  凤离眼神忧伤,注视着窗外被结界隔绝了的凤谜时,更加的悲伤。

  “我猜测,她必然是丢失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才会变成现在这般模样...”

  闻言,苍彦心里一重,像是被人用手攥紧了般喘不上气来,他骇然倒退了几步,凤离口中的推测,令他突然想到了凤谜神速的进阶,却唯独没有修出内丹一事来。

  他哆哆嗦嗦地开口道:“你在怀疑,她的内丹...”

  在苍彦看不到的袍袖掩映下,凤离的手心里早就被自己圆润的指尖刺破了掌心,鲜红的血液沿着手心一点点地将袍袖都氤氲湿透了。

  “不错,不然那处洞府里为何会有她的气息,她又为何用了那么多的天材地宝,丹田里却仍是空无一物,什么都修不出来?!”

  苍彦狼狈的吞了几口口水,喉咙里却仍是干涩的疼痛着,“我错了...”

  错的离谱,对凤谜真身的猜测错了,对那处洞府的猜测也错了。

  他颓然一笑:“怪不得父亲说我不适合做族长,只有你才适合。”

  如果这个族长的位子是他来做,只怕翼族、妖族都会毁在他的鼠目寸光下。

  凤离一手挥过,结界被打开,“什么都不要透露,一切都等到了洞府里,再来决断。”

  苍彦点头同意,就算凤离再怎么自负,这般大的事件,必然要有确切的证据来支持。

  窗外的凤谜只觉得时间过得好慢,并没有想到是她被凤离和苍彦给隔绝在结界外了。

  见到凤离起身,她慌忙擦干眼泪三两步的跑了进去,“离离...”

  凤离莞尔一笑:“傻丫头,都是苍彦逗你的,我没事。”

  苍彦联想到凤离在管谁叫‘傻丫头’时,虎躯不由得抖了两抖。

  凤谜心疼的眼泪又冒了出来:“你不用安慰我,离离,苍彦说得对,我就是一个祸害,引来兽族害了翼族,还三番两次的连累你,我们...还是分开,以后不再见的好。”

  苍彦一听,冷峻的一张脸,瞬间做出了愁眉苦脸状对凤谜道:“...大人不记小人过,以前都是我错了。”

  让他对着这张稚嫩的脸道歉,当真是为难他了。

  凤谜更是惊恐的连连后退,躲到了凤离身后道:“离离,苍彦他是被某个妖精给夺舍了吧?”

  “你——!”

  苍彦刚要怒喝,可想起凤离的推测,他又抖着手把指着凤谜的手指,颤颤巍巍地收了回来。

  身心俱疲的苍彦无力地说道:“罢了,你开心就好。”

  凤谜不知道为何在短短的一炷香时间里,一向对她没有好脸色的苍彦,竟然望着她的目光从愤愤然变为了诚惶诚恐?

  怎的,难不成,凤离说了什么她不知道的话来吓唬苍彦?

  凤离拉着凤谜冰凉的手,一边小心的给她渡着热量,还要小心不被她发觉,一边还要分心宽慰她道:“我早就说过了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你就是上天派来的那个磨炼我心志与筋骨的,没有你,我如何成就大事呢?”

  苍彦目不忍睹的捂住双眼,相比一下他家族长的情话,他对雀鸣地追求简直太小儿科了。

  凤谜心里暖洋洋的,可是她明白,凤离说得这些不过是安慰她,让她心里好受点而已。

  她心里早就坚定了要早早与凤离分离,直到她变得够强大,再返回凤离身边与他重聚,不然她只会连累他,成为他的累赘,甚至成为翼族的累赘。

  凤离察言观色,知道凤谜必然因他屡次受伤而心中有愧,不会因为他三两句话就解开心结。

  他无奈地叹了一声:“谜儿,你信我吗?”

  他并不想逼她太紧,可是,他已经再也承担不起失去她的痛苦了,那样的劫难如果再来一次,他不知道自己会再做出什么事来。

  凤谜忙不迭地点头道:“天上地下,我只信你。”

  被她这般看着,仿佛天上地下,自己真是她唯一在乎的那个人一般,凤离心里暖的像是有一颗太阳。

  “那你就信我,如果你还想要妖族重新崛起,不再受他族欺辱,那便要坚定自己的心志,相信自己是唯一能够拯救妖族的人。”

  凤谜被他的一席话惊呆了,他怎么会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

  许久之后,凤谜终于破涕为笑,有他在身边,有这么好的师父教导,她定会努力修习术法,不再拖累他。

  凤离见她笑了,才指着她手里的小灰鼠,问:“能跟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

  凤谜这才想起,她手里还有小灰鼠在。

  那灰鼠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过来,可他被凤离与苍彦强大的气场震慑,只这一点,他便知道这是顶级大妖才有的气息。

  畏畏缩缩地蹲在凤谜的手心里,小灰鼠睁着一双黑豆大小的眼,滴溜溜的看过凤离与苍彦,才又转过身,冲着凤谜双爪作揖,求凤谜嘴下留情,可以留他一条鼠命。

  凤谜却是知道这小灰鼠许是才来到人间作恶,许是道行不够,他也还并未闯下什么大的祸端。

  凤谜原本认为这样的鼠类简直就是妖族的败类,想要一把火将他杀了,以免后患无穷。

  可是,在生死危急关头,他却能舍身救她,她又动了恻隐之心,这小灰鼠祸害人间,或许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也说不定。

  最终,凤谜还是一字不漏的将她与小灰鼠相遇的前因后果告知了凤离,随着凤离的叙述,小灰鼠明显的感觉到他周围的气温越来越凉,冰冷的简直渗人。

  “哦,原来如此啊!”凤离阴阳怪气的语气刺的小灰鼠又是一哆嗦,还没哆嗦完,他就感觉到自己突然又升高了。

  紧接着,他就看到自己眼前有一张放大的脸,那双眼看着他的目光里充满了一股邪气,让他不寒而栗的同时,总感到一种不祥的预感。

  “那你就说说,为什么要祸害良家女?”凤离手一松,那小灰鼠便‘噗通’一声落在了地上,“如果没有好的理由,小心我也为民除害一回。”

  小灰鼠颤巍巍地幻化成了人形,他头一次见识到这般厉害的大妖,双腿战战兢兢地难以站稳,所幸他也不站了,直接痛快的跪在地上,开始述说起因由:“其实,我并不想来凡间的,对凡人,既不喜欢,也不厌恶。”

  “可是,小白他喜欢,他喜欢凡间的山水,喜欢凡间的烟火,更喜欢凡间的人...”

  凤谜觉得,说这句话的小灰鼠总是有些落寞的悲伤。

  “小白一直向往人间的生活,每一次族里去凡间采买用品的老羊叔回来后,小白都会缠着他问好多凡间的事情。”

  小灰鼠怅然一笑:“那时我就知道兽族已经关不住小白了。”

  “可是小白是我们族里年轻一辈中,最有修炼天赋的,才短短的三百年就结了妖丹,五百年就能化成人形了,翩翩君子,俊美出尘。呵,族里当时有好多的女妖都爱慕他,可他却丝毫没有动过心。”

  “他想要去凡间历练,可他的爹娘如何都不肯放他去凡间。我知道,他们就是困住他的人,也困不住他的心。我看不过小白郁郁难过,就偷着放小白离开了兽族,去了凡间。”

  “临走前,他还跟我说,要我好好修行,等他再回兽族时,要跟我切磋。”

  回忆起往昔,小灰鼠眼眶里含满了泪水:“可是我们却再也没能等回小白。”

  凤谜不由得联想起风靡于各国之间的猎妖榜,心里一沉:“她被猎妖师害了?”

  小灰鼠凄迷一笑:“猎妖师,如果只是猎妖师,小白怎会不防?那人只是一介再普通不过的凡人,可她却屡次纠缠小白,让他动了真情。她还说要跟小白成婚,给他生孩子,小白却苦于自己的身份不敢答应她。可最终小白还是躲不过她情劫,告知了她自己其实是妖,不是人,让她不要再纠缠自己。”

  “那个女人口口声声不在意,小白便感动的痛苦流涕,认为自己遇到了真爱,可就在他们成婚的当天,那个女人带了好多的猎妖师,指着小白说,就是他,那个有千年道行的狐妖!”

  “小白那个时候才知道,原来那个女人早在一开始接近他的时候,就知道他是妖。”

  凤谜心里难受,却还是忍不住追问道:“那小白呢?你们救了他吗?”

  小灰鼠摇摇头:“他自爆了内丹,与那些猎妖师同归于尽了,他最后的一缕元神,凭着执念,飘回了族里,跪别了爹娘,说凡间太可怕,凡间女人的真心太可怕,他却是悔之晚矣。”

  “所以,你才会变成那副不堪的模样,去故意侮辱良家女子,为你的好友报仇?”

  小灰鼠抬头看着凤离,坚定地答道:“对!我就是要他们血债血偿!”

  凤离:“可是就像是凡人不了解妖族一样,妖族也不了解凡人,凡人有心术不正之人,但更多的却是好人啊!”

  凤谜也跟着点点头,她想起了曾经遇到过的桃夭他们,他们都是心地善良的好人。

  小灰鼠心中不解,更是愤愤不平:“那小白就白死了吗?”

  苍彦道:“他不会白死,如果你真想为他报仇,就潜心修炼,早日进阶,然后联合妖族,一举将整个凡间的猎妖师,还有那些在幕后操纵一切的别有用心之人连根拔起!那样,你才是真正的为小白报仇了!”

  小灰鼠瘫软在地,叹道:“你们说的轻松,族长已经好久未归,族里也早已土崩瓦解,我要修行谈何容易?”

  凤离道:“你想拜师修行吗?我有一位好友,是隐世大妖,有他悉心教导你,你修为进阶,便是小菜一碟。”

  小灰鼠一听,黑亮的眼睛里又重燃起了希望:“前辈,您说的是真的吗?”

  凤离笑道:“当然是真的,我这就送你过去!”

  他动作很快,小灰鼠还没来得及跟凤谜好好地拜别,一眨眼,就被凤离给传送了出去。

  苍彦站在原地,思索良久,最终还是没有忍住问他说:“你说的好友是谁?”

  “厉瀚。”

  苍彦懵道:“那是一只猫妖啊!!”

  凤谜一听,也是大惊:“什么?!猫妖?小灰可是老鼠啊,他不会被吓死吗?”

  凤离高风亮节道:“厉瀚虽然真身是猫,但他得道已久,必然早就没了妖性,不爱吃老鼠了。”

  苍彦:“......”你当真不是在故意报复那小灰鼠拐骗凤谜的仇吗?

  什么叫做,妖性难改?那猫妖真能改得了天性?

  凤谜丝毫不知凤离的腹黑算计,还在真心的为小灰鼠开心,幻想着有朝一日,小灰鼠能放下心魔,真正的得道修成大妖。

  此时,蔺国的国师,早在傀儡鸦的回报下,得知了野郊有顶级大妖出没的消息。

  “哈哈哈哈!天助我也!天助我也!”

  他离白日飞升,只剩了一步的距离,如果得到了这两个大妖的内丹,他必然可以直接飞升成仙,再也不用在这浑黄的天地间,与这些肉体凡胎的凡人苟活在一处!

  ------题外话------

  我的男主是戏精~~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25_25075/352792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