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宠娇妻:妖后养成手册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十恶狱险境

第一百二十六章 十恶狱险境


  “会的!我跟昆吾好好地谈过了,它也已经答应了帮我保护你!”凤谜强行塞进了凤离的怀里,说道:“它在十恶狱底层待了十几万年,里面的妖兽说不得还会认得它,你带着它吧!”

  即使不认得昆吾,没有法宝的凤离,也不至于再赤手空拳的与他们拼杀。

  凤离不肯接:“昆吾不能离开你的左右,它还要贴身保护你。”

  凤谜还想再劝,一旁的胡良已经看不下去,他一把抢过昆吾丢进了凤离的怀里,正色道:“诛神山比起十恶狱要安全数万倍,你是一族之长,稍有差池,妖族才真的危险了!”

  胡良的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凤离再不能拒绝。

  他郑重地收好昆吾剑,跳下十恶狱前,还对凤谜说:“保护好自己!遇到大的危险就去找珠珠,它会护着你!”

  凤谜表面上好好地答应了,但那其实不过是让凤离安心。

  她笑着对胡良道:“离离都急糊涂了,还让珠珠保护我?”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她还是懂得的,这一波又一波的人马,不过都是觊觎珠珠,她将珠珠赶紧藏起来都不一定能放心,还让珠珠来保护她?

  她可不想因此而成为妖族的千古罪人。

  不料,胡良竟然很是认同地点头附和道:“凤离说得有道理。”

  凤谜:“胡良前辈,你也糊涂了?”

  胡良笑道:“珠珠唯一的缺点就是杀伤力太大,不能很好地分清敌我,不然,这一次凤离都不用进十恶狱,直接把珠珠丢下去,他们绝对没有一个能活着出来!”

  他话没说完,把珠珠丢下去,然后满十恶狱的法宝与妖兽都不要想着能保住了。

  也许凤离正是想到了此处,所以才不得不亲历险境吧?

  凤离下去没有多久,苍彦就一身狼狈地赶了过来。

  看得出来,他来的很是匆忙,身上的那身衣服也还是前几日里出行时的衣衫,那衣衫此时有些破烂,还有好几处都溅了好几处血迹。

  凤谜眼神黯然,诛神山遭逢大难,身临险境的又何止凤离?

  “苍先生,你怎样了?”

  苍彦一双眼中满是红血丝,他在凤离周围打量了许久,才甚是失落的收回了目光,问他们说:“族长已经下去了?”

  凤谜:“嗯。”

  苍彦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十恶狱中的危险,上一次从十恶狱中出来的凤离,究竟是伤成了什么惨绝人寰的模样,苍彦还记忆犹新,他曾经以为,他们绝不会再入十恶狱,可谁成想,形势迫人,他们这么快就又要再下一次十恶狱,这次还是自己主动跳进去。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苍彦破烂袍袖中的手紧握成拳,凤离,我还等着你回来一起饮酒,你可千万莫要让我失望啊!

  “我方才好像看到雀鸣了...”

  凤谜哑然,她竟然把雀鸣给忘了。

  诛神山中发生这么大的事,到处都在戒备防御,雀鸣很容易就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以他的脾性,必然不会作壁上观,一定会想法子混进人群里,一起战斗。

  苍彦看到凤谜的表情,狐疑道:“难道,你也看到了?”

  凤谜慌忙压下心头的担忧,说道:“不、不是!我是害怕、害怕雀鸣偷着...偷着...”

  雀鸣会偷着做什么,苍彦如何会不知?

  凤谜说到这儿,苍彦不由得也害怕起来,如果雀鸣当真偷着与神族开战,那么就他的三脚猫功夫,迟早都会被...杀。

  苍彦不自觉的抖了一下,“我、我要去找他!”说这句话的声音都因为雀鸣未知的安危也颤抖起来,他是当真害怕。

  害怕久久不曾寻到的雀鸣,再也不能见到。

  他宁可永远不能见到他,也想让能雀鸣,平平安安的生活在一处他所不知道的地方。

  胡良一把扯住了苍彦的手臂:“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

  胡良不知道苍彦为什么突然一下子就想是被什么无形的东西打垮了一样,他也不想知道,他只知道苍彦是诛神山现在外围战斗力的主力,他这一关不能出现任何差错!

  苍彦默然不语地站在原地,身体明显地僵硬了一瞬,许久之后,他重重地对着胡良点点头,走了。

  凤谜看着他伟岸却又无限落寞绝望的背影就知道,雀鸣的安危,被苍彦不得不放到了战局、族人的最后面。

  她暗暗地在心里祈祷着,祈祷着凤离与雀鸣这对主仆都能平平安安的归来,不然她与苍彦都会疯掉的。

  跳下十恶狱的覃离,他亲自带了自己选出的十名好手,在经历了十恶狱的第一重险境后,他毫发无损,其余的十名属下,也只有一人仅仅受了些轻伤。

  “十恶狱险境,也不过如此啊!”

  就是这样等级的险境,还不如鬼族的十恶黄泉路呢,他猜测着,或许当年入了十恶狱中的人,本身修为就比较弱!

  不一会儿,他们又全须全尾地度过了第二重险境,这一次,他们一共伤了三个人,但仍旧只是轻伤。

  果然!覃离唇角的笑容越来越明显,他的大皇兄也太没用了,竟然被这样小儿科的十恶狱困了这么久都不得脱身。

  正在大笑着的覃离,突然感觉到脸颊旁飞过了什么东西,紧接着就是一阵尖锐的刺痛!

  他的脸被什么东西给划破了!

  怎么会?以他的修为来说,即使是利剑也不可能伤到他一分一毫,可这里方才明明什么都没有啊!

  “原地停下!”

  换做其他人,或许会觉得这里太过危险,要立刻冲过去,覃离却是相当自负,睚眦必报的性格。

  就在他们将将停在原地的一刹那,随着一声沉重的闷哼,覃离倏然回头,却发现,只这么短短的一瞬,他竟然就损失了两员大将。

  覃离额角淌过一滴冷汗,到底是什么东西,速度怎么可能那么快?!

  就在他思忖的这短短一会儿工夫里,他的身后又是一声闷哼,又一个人倒下了。

  这下子,饶是覃离再自负,他也清楚了这里不是能久留之地。

  “全速前进!不要停!”

  无声无息,无色无味,就连最起码的一点点杀机,他都感觉不到,这样无形的敌人,是最难对付的。

  离开之前,覃离将四周都用神识搜索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了不得的宝贝。

  既然如此,他们就更没有必要再留下来,徒增不必要的伤亡。

  他们又穿过了第三层的险境,到达第四层险境时,他们双脚都还没有踩到实地,一道道犀利的罡风就将他们的裸露在外的皮肤划破了。

  覃离是他们当中,情况最好的,他修为高,又有各种珍奇法宝护身,可即便是如此,他特也不敢掉以轻心。

  “我相信以阁下的修为,前六重险境的法宝,可以任阁下予取予求。”

  覃离微微皱眉,当时那个奸细是这么说的,这里是十恶狱的第四重,他们已经损失了三位大将。

  那个奸细说的果然没错,他们全力拼杀,最多也只能到达第六重。

  “伯栩...”他又是如何在十恶狱的九重险境里,存活了那么多年的?

  伯栩身为神族的大皇子,实力果然不容小觑。

  “殿下,这里明明已经是百丈深渊,为何还会突然会起了这么强的罡风?!”

  覃离冷斥道:“只是区区罡风便把你们吓破了胆?”

  其实,覃离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但是,他却不能在此时去苟同那句话,行兵打仗,最重要的便是士气,他们不能被这未知的危险而吓得裹足不前。

  覃离狠狠地咬牙,这一次,他投入的太多了,又是私自行动,并没有得到天帝的允许,如果到了最后,他一点收获也没有,那他还有何颜面回天界?

  他们脚下的罡风,像是有生命似的,从他们降临,便愈加疯狂的向着他们的方向狂卷而来。

  覃离与属下们,很快就被这罡风吹得四散开来,顾不上说话的几个人都慌忙结阵来抵御这狂暴的罡风。

  “都撑住了!注意防御!这罡风来的太奇怪!”

  覃离将修为调转,源源不断的灵气从他的掌心溢出,开始慢慢地压制着强大的罡风。

  他的修为纯正,这突如其来的罡风真的被他慢慢地压制住了,虽然没有彻底令罡风消失,但留下的罡风已经弱下去很多,再也不能对他们造成什么伤害。

  “殿下小心!!”

  覃离刚要松一口气,黢黑的岩洞上突然蹿下一个黑黢黢的物事,以极快的速度向着覃离窜去!

  最早发现异状的人,也反应奇快的取出了照明用的法宝。

  那法宝一出世,整个十恶狱第四重都光芒大盛,近在他们眼前的那个怪物也无所遁形的现出了全貌!

  那竟然是一只长有三目六翅的尖喙生物,看上去像是鸟类,可它一张开大嘴,露出的满嘴獠牙,又让人觉得,这像是什么还未现世的野兽。

  “这是什么东西?!”

  覃离怒吼了一声,随即抽出随身携带的法宝地狱那怪物的攻击。

  一道道强烈地杀招向着那怪物重击而去,可那怪物地六对翅膀也不是白长的,覃离与属下们的每一道攻击,它都完美的避开了。

  “嘎嘎嘎...”

  只见那怪物张着血盆大口,对着他们发动了一波音波攻击。

  “这是什么叫声?好难听!”

  他的属下刚有一个人这么吐槽,紧接着,那人就感到识海里一阵撕裂般的剧痛传来,“不好!这是音杀!大家快捂住耳朵!”

  可惜,他说的有些晚了。

  话音方落时,比他修为差一些的人,已经七窍流血,神智尽失了。

  覃离举起手中的长剑,愤然之下全力一击,终于将那怪物的其中一只翅膀砍下,那怪物尖利的痛叫了一声,慌忙飞走疗伤去了。

  “他们都怎么样了?!”

  覃离顾不得欢喜,就赶紧回头去看属下们的伤势。

  可惜此时,他却已经只剩了两名属下幸存。

  其他的属下,虽然没有死,但他们呆滞无神的双眸,却告诉覃离,这些人已经形同行尸走肉,再也不可能有救。

  他心痛地一剑一个,将这些昔日跟随着他浴血奋战过的将领们一个个地结果了。

  “殿下!!”

  覃离悲痛道:“就让他们去吧!”

  千年、万年地这么活着,才是对他们最大的折磨。

  将逝去的属下们一一放好,覃离才起身对剩余的两人说:“找法宝!”

  他不能人他们白死。

  剩余的两人看着同伴惨死的尸身,一时之间都不怎么能接受,“是...”

  他们垂头丧气地用神识一点点搜寻着,覃离不放心的嘱咐道:“你们不要走远,一旦发现异样,就高声呼喊,我们一起来想办法!”

  这地方也太诡异了,分散开行动只会给这里面的怪物可乘之机,还不如大家团结起来,一至消灭强敌。

  突然,一道璀璨的五彩光芒在远处微弱的闪耀着,吸引了覃离他们的注意力。

  “那是什么?!”

  覃离定睛一看,那发出光芒的东西被掩藏在巨石后头,他们并不能窥见其真实面貌。

  “殿下稍等,让我先上去查探一番!”他先去探探这光芒究竟是他们久寻不到的法宝,还是怪物们为了将他们吸引过去的障眼法,他们人数所剩不多了,不能在这黑黢黢的十恶狱里全军覆没啊!

  覃离迟疑了一瞬,才微微点头,“好,你一定要小心!”

  他走出去的时候,他身后的覃离已经做好了防御措施,以备能在危险出现时,以最快的时间内,救回他的属下。

  那属下奔过去查探之后,不由得大喜:“殿下!是一件天阶法宝!”

  覃离一直凝重地脸上也不由得第一次露出了一抹释然的微笑。

  那奸细没有说谎,这里面果然藏有重宝!

  “是什么法宝?”

  那属下将法宝取出捧到了覃离眼前,“殿下,您看!”

  那法宝看上去只是普通的大小,覃离拿在手里,也不过才他的手掌那么大,其形状如葫芦,外壁的材质却像是白玉般白璧无瑕。

  他们方才看到的光芒便是从这葫芦的内身里散发出来的,覃离将法宝举起在透光处一看,那里面竟是流光溢彩如上等美玉的星星点点。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25_25075/347036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