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妻攻略 > 第二十二章 余氏

第二十二章 余氏


  次日一早,婉书起得早,梳洗打扮之后去母亲跟前,她刚到浣溪院的堂屋,就瞧见一身寡素的婉晴正在给母亲请安,言语和态度甚是恭敬,婉书就在门外静静听了一会儿,才迈腿走进堂屋,视线与回首的婉晴不期而遇地撞在了一起。

  婉书镇静地移开视线,福身对母亲行了礼,坐在一旁的圈椅上,洛母冲堂中的婉晴扬了扬脸,示意她也坐到一旁的圈椅上,洛母望向婉书,问道:“许大娘子向我讨要了两株金石榴想要栽在院子里,你今日去国公府的时候记得带上,我已经让下人准备好了。”婉书听到后点点头,带着两株金石榴也好,总好过空手上门白吃人家一顿饭食来的好。虽然她自己也准备了一些女孩子喜欢的小玩意,但那毕竟是送给国公府的姑娘们,是小孩子之间的交情。

  坐在旁边的婉晴听到洛母说的话,下意识地便问道:“四妹妹今日要去杨国公府?怎的不听母亲和四妹妹说过。”

  洛母面不改色地吃了口茶,不甚在意道:“许大娘子通知的也急,说是她请了宫里原先伺候皇后的掌事麽麽前往国公府教姑娘们规矩和礼仪,许大娘子同我关系好,所以昨日送来一封手信,让咱们家女儿跟着一同去学习,我便舔着脸应了下来。”

  这事从昨日到今天从来没有人告诉婉晴,她自然也不知道,此时听到主母说出来,言语间明显没有要带着她的意思,婉晴嫉妒得眼瞳红得吓人,可是她只敢在心里发狠嫉妒,于面上却什么都不敢说,还要装出一副温婉和顺的样子,对婉书道:“妹妹身为嫡女将来必能嫁得高贵体面,此时多学习些规矩礼仪对妹妹极好,将来无论是嫁到王府还是侯府,必不会叫人看轻了咱们洛家的女儿去。”

  婉书瞧着她温婉和顺的模样心中忽尔来了兴趣,微微侧了侧身体,故意说道:“三姐姐也是我洛家的女儿,只可惜今日不能带上姐姐了,许大娘子信中说李麽麽来国公府有一个条件,就是李麽麽她只教养嫡女,就连那国公府的庶出小姐都无法进去听课,妹妹自然也不能忤逆主人家的意思。”

  婉晴只觉得自己快忍不住,可是她又想到小娘临行前,痛哭流涕着对自己所说的话,不得不咬牙切齿地又忍了下来,面不改色道:“妹妹是嫡女,自然享得起这份尊荣和待遇,且我与妹妹乃是一家姐妹,将来妹妹出色博得美名,我这个做姐姐的脸面上也有光,咱们一家人自然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婉书失笑,故作惊讶道:“三姐姐去祖宗祠堂面前跪了这么多天,竟然懂得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样的道理,先前我与三姐姐讲了多遍,三姐姐从来都不当回事,难不成是受了罚才更能让姐姐印象深刻,那姐姐可快点去祠堂跪着罢,免得又将这么重要的道理给忘记了。”

  若是以前,婉晴无论如何都是忍耐不了的,可是今日的婉晴忍住了,她在心里告诉自己,以后每一日的嘲讽和奚落她都要忍住,忍到大娘子和婉书都觉得无害,对自己放松警惕,忍到大娘子又肯带着自己去见客,她就不信,凭她的容貌姿色难道还博不出一个未来吗!

  “那婉晴就先告退了。”

  婉晴起身恭敬地冲大娘子和嫡女行礼,她的脸上没有一丝不快的情绪,反而还笑吟吟的,看上去十分纯真。

  待婉晴离开堂屋之后,洛母忍不住捏着自己的胳膊,轻声道:“瞧着她满脸笑容的模样,为娘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父亲昨晚居然还同我说婉晴最近表现甚好,这男人都长了一双什么眼睛,摆明的笑里藏刀竟看不出来?”

  婉书轻声道:“父亲是做大事的人,又岂会趟在这内院里的浑水。三姐姐如今越是能忍耐,越是证明她的野心越大。”婉书垂着头好像是在考虑着什么,片刻后,婉书开口道:“我记得每年开年之后,我朝都会去松林举行春蒐的田猎活动,届时可以说是满朝权贵竞出席,自然少不了各家夫人与小姐们,母亲不如去求父亲一个恩典,咱们家开年之后也可以去松林参加春蒐,到时候就把三姐姐带着……三姐姐所求不过就是得嫁高门,不如由我们帮她一把,总好过让她自己胡作非为。”

  洛母心中一惊,噤声着没有说话,半晌才道:“你是想算计她?”

  “娘此言差矣,我并非算计,而是守株待兔。”婉书冲母亲摇了摇头,右手无意识地转动着手腕间的玉镯,漫不经心道:“她若行得正坐得直,心里是真心实意为了咱们家好,就不会让我逮住。她若是行为不端,自己掉进陷进里,就不算是我算计,而是她自己贪心。”

  松林春蒐事天晋王朝一年一度的皇家田猎大事,目的是为了让天晋王朝子孙后代刻记于心,咱们天晋王朝是马背上打下的江山。春蒐时期,满盛京的权贵与世家公子都会出席,可能到时候当朝的皇帝也会出席。

  一开始,这春蒐之事并没有女眷参加,可是随着每代帝王都有可能出现在这每年一次的春蒐之上,有些胆子大的官员就会把自家未有婚约的女眷带着,兴许与皇上一个对眼,就能够获得盛宠从而一步登天,例如先帝的柔妃,家世普通,但是长相美丽,马术和箭法不输男儿,尔后被皇帝看中选进宫做妃子了,育有一儿一女。

  所谓一人得道,全家都跟着鸡犬升天。

  越来越多的官员都开始带着自家女眷出行,当今陛下见到此等状况,反而显得春蒐愈加热闹起来,便圣旨昭告天下,春蒐期间,官员可带随行女眷,但是有没有柔妃那样的运气,就是个人的造化了。

  洛母神色犹豫,正欲开口之时,门外袁妈妈的声音传来,“大娘子,余小娘来给您请安了。”

  “让她进来罢。”

  洛母仔细地望着女儿,认真嘱咐道:“这事你需得与我仔细商议,一个人不许轻举妄动,知道吗?”

  还未等婉书回答洛母的问题,余小娘得到了袁妈妈的通传走进堂屋,她目不直视福下身对洛母和余小娘行礼,恭敬道:“妾身给大娘子请安,给四姑娘请安。”这一身的谦卑和恭敬到和林小娘有几分相似,但又并不完全像似。

  余小娘刚走进堂屋,婉书就站了起来向母亲辞行,准备动身前往杨国公府,余小娘刚刚行完礼才站起来,见婉书要离开,立马又要福身相送,却被婉书迅速遏制住她想要福身的动作,和煦道:“不必了,坐罢。”

  最近府里都在传,这位嫡小姐如何云淡风轻地将盘踞洛府十几年的林小娘击倒,然后将她送到三元庄,大娘子这么多年也没有弄倒林小娘,反而被其女婉书做到了。余小娘心中又惊又怕,小心翼翼地露出笑容,轻声道:“多谢四姑娘,那妾身、妾身就站着恭送四姑娘出门。”

  余小娘对婉书的惧怕在场人都看得清清楚楚,自然也包括洛母,作为主母,见到妾室惧怕的是自己的女儿而非自己,洛母的心里多少是有些感觉到失败的,洛母故意清了清嗓子,温声道:“余小娘,坐罢。”

  见婉书离开了浣溪院,余小娘才犹犹豫豫地坐了下来,讨好地冲洛母微笑。

  ……

  此次去国公府婉书只带了小淮一个人,剩下的芸卿和流萤帮着她留在家收拾新院子,婉书刚出了浣溪院的堂屋,小淮便忍不住地开口道:“咱们姑娘看上去比大娘子还威风几分,余小娘刚刚见到姑娘吓得脸色苍白,她对着大娘子反而还轻松一些,我瞧着咱家姑娘跟花朵而一般,哪里吓人了?”

  婉书很是慵懒地斜飞小淮一眼,淡淡道:“若是我将你打发到三元庄上去做苦役,你还觉得我像花朵一般吗?”

  小淮听到这话哪里还能笑出来,立马把唇抿得紧紧的,一脸乖觉地跟在婉书后面。婉书心里暗暗发笑,但是脸上一派严肃正经,冷冷发问:“我让你准备的东西你准备好了吗?”

  小淮点头如捣蒜,迅速道:“姑娘吩咐的事我肯定第一时间就给你办好,东西我都已经装上马车了,布匹、镯子、金簪、还有一些玉石珠子,都是姑娘您要的小女孩喜欢的物件。不过小姐,这些东西平时您都舍不得带,竟然还拿去送人,这国公府这么多位姑娘,咱们的家底不得被送空吗?”

  婉书用力轻盈地敲了敲小淮的脑袋,颇有一股恨铁不成钢的意思,恨恨道:“笨小淮,你难道不知道什么叫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吗?”

  “姑娘,小淮不懂”

  婉书早已对小淮的蠢笨习以为常,对着小淮笑得神秘非常,温和道:“你不用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咱们这些东西送出去,会有有好多富余的银钱来买好吃的给你吃的。”

  小淮立马笑得比阳光都灿烂,点头道:“好的姑娘,我知道了!”

  小淮的呆萌让婉书忍俊不禁地笑出声来,小淮也不知道她笑什么,但是自己不笑傻乎乎地旁边会显得有些另类,所幸也跟在后面傻乎乎的笑。

  主仆二人欢声笑语地走到侧门,驾车的师傅已经在车上等着,见到婉书过来立马跳下车,将马扎拿了下来摆好。

  小淮扶着婉书上了车,婉书坐在马车里想了想,吩咐让小淮一同上车,这丫头倒不拘谨也不客气,婉书让她上马车,她就真真地爬上马车,然后跑到马车里挨着婉书坐下。驾车的师傅没见过这样的主仆关系,心中暗暗好奇地收起马扎,坐上马车,领着小主子驱车向杨国公府驶去。

  ------题外话------

  这几天接待客户,真的给我忙得头晕眼花的,可是又不想让你们没有内容看,作为一个上班党,我只能每晚回去再码字,但是精力有限,字数少了,还请大家见谅……

  明天客户走了,一万字更新送上,实在对不起。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25_25067/833733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