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妻攻略 > 第四章

第四章


  陈老夫人见几个女孩和自己一向疼爱的宝贝孙子站在一起说话,看那模样看上去似是有些局促,相处得没有那么融洽,她含着笑意走了过去,伸出手极其荣耀地指着自己的宝贝孙子,向婉书等几个姐儿介绍道:“这是你们的三表哥,名叫陈治,字修杰,比你们要年长个两三岁,你们叫他表哥就好,刚刚我只记得给你们介绍了长辈,忘记了将你们这些小辈们也互相介绍一下,害得你们有些局促。”

  这少年陈治婉书听母亲说过,陈治的父亲是陈老太爷和陈老夫人的嫡长子,也就是婉书的大舅舅,母亲是太尉韦家的嫡幼女,所以这陈治的身份端得是高贵不凡,他自小也是读书写字文采斐然,年纪轻轻便已过了府试,等着来年的春闱。他非常得陈老太爷和陈老夫人的喜爱和看重,是以陈老夫人向婉书和陈凌儿、陈馨儿介绍陈治之时,脸上带着自豪光荣的笑容。

  陈凌儿和陈馨儿在陈老夫人介绍完之后,举止得当地给陈治欠身福礼,红着脸小声道:“见过修杰表哥。”

  婉书知道陈老夫人如此重视陈治,自然也不敢小觑了他,和晚晴同时给陈治福了礼,听话地唤了省修杰表哥。陈治身上带着温润如玉的气质,虽然是满身的诗书气,但是那一双桃花眼却又给他增添了几分与之不符的艳色,她心里想着这些,洛盛安似乎与她心有灵犀,也含笑着说道:“修杰表哥相貌如此不凡,倒是令我心生惭愧。”

  陈治经常被夸,可是每个人都是夸他的文章夸他的才学,今天反而被人夸了相貌,他向来白皙的脸颊微微发红,不好意思地赧色道:“盛安贤弟玩笑了,男子皆宜诗书为重,相貌之类都是其次。”

  婉书微怔,指着洛盛安好奇道:“修杰表哥认识我的弟弟?”

  婉书这么好奇是有原因的,她的弟弟洛盛安这两年也不知是吃了什么好东西,个子突飞猛进,竟然和长兄洛盛桦差不多高,两个人站在一起,若是不认识的人来看,定然分不出哪个是兄长,哪个是幼弟。

  陈治闻言露出清淡温和的笑容,目光静静得像是夏日婆娑的树荫,笑着看向洛盛桦,温和道:“祖母曾与我说过三姑母家里有两位公子,一位年长我两岁,曾经是前年的榜首,我旁观而看,赫然眼前这位为长兄,而另外一位自然就是三姑母的幼子盛安。”

  婉书干笑了笑,觉得是自己太蠢,也是,刚刚大哥哥明明和长辈说了半晌的话,谁会不知道哪位是长兄。

  洛盛桦面容沉静,闻言拱手道:“修杰表弟目光如炬。”

  洛盛安亦学着长兄洛盛桦的样子,拱手行礼道:“修杰表哥目光如炬,盛安佩服至极。”

  来而不往非礼也,这样客套的礼节到让陈治有些突感生受,立马也恭恭敬敬地拱手回礼,头低得委实低,十分客套道:“盛桦表哥、盛安表弟言重了。”

  “迂腐。”婉书在几人身侧轻轻说了一句。

  陈老夫人瞧着这几个孩子互相行礼的模样很是拘束,心里则在隐隐发笑,暗道:大人见了面没有这么拘束,说说笑笑地坐在一起,反而是这几个孩子拘束上了,那各个正经的模样看上去显得好笑极了。

  因几个小辈聊在一起,陈老夫人作为长辈自然没有说话,而是和儿子女儿们坐到一处,与他们说说笑笑,目光时不时往小辈这边瞧来。

  瞧来瞧去就瞧见了陈治身边这几个女孩,陈凌儿和陈馨儿做出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矜持着没有说话,只是微微听着头听郎君们在说话。婉晴向来诗书才情极好,郎君们讨论诗词歌赋,她竟然也能说上一二,陈治对婉晴的才情很是惊讶,一时不免多看了两眼婉晴。而婉书则在一旁听着自己的哥哥与弟弟和陈治说话,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并不插话只是听着,模样看上也不怯场很是得体。

  陈老夫人心中不由地一动,本来她心中一直就有让外孙女嫁进自家的意思,但是从来没有把心思放在陈治的身上,而是放在了二儿子家嫡子的身上,可是如今瞧着婉书温婉大体,知书达理的模样,再加上如今洛盛桦深受陛下重用,不免动了结亲的心思。

  陈凌儿和陈馨儿听着他们聊诗书文章,两人又插不上什么话,便低着头回到母亲的身边坐着,脸上的表情很是失落。

  几个小辈聊着聊着便熟稔了起来,陈治目光炯炯地望着婉晴,温柔地笑道:“不想晴妹妹气质美如兰,才华更是馥比仙,倒是修杰小看晴妹妹了。”

  能有多少情窦初开的女孩逃过陈治那一双深情的桃花眼,婉晴自然也逃不过,面对陈治的夸奖她心中只觉得沁甜,本来她还因为来陈府拜年的事情闷闷不乐,现下认识了陈治便觉得实在不枉此行。

  婉晴缓缓地低下头去,那样的娇羞那样的温柔,轻声道:“修杰哥哥赞誉了,比起修杰哥哥我的诗书文章可是差远了,我在闺中便时常听到盛京中赞誉修杰哥哥的话,心中、心中很是钦佩修杰哥哥的才华。”

  “果真吗?”陈治情不自禁地往前走了一步,眼里的眸光只容得下婉晴整个人:“婉晴妹妹你说的是真的吗?”

  洛盛桦、洛盛安、婉书三人都自觉自己待在这儿有些多余,很有眼色地走开了,将此处留给陈治和婉晴二人。

  低头瞟了眼陈治失神发怔的模样,婉晴唇角微抿,露出极少数真心欣喜的笑意,没有了旁人在这里,婉晴抬起头直直地望着陈治,点头轻声道:“怎敢欺瞒修杰哥哥……”

  这一声修杰哥哥,叫得仿若酥到了陈治的骨子里,他望着婉晴,那双桃花眼里满满都是深情和悸动。

  婉书又偷懒地窝在角落里的一角,端着热烘烘的奶茶有一口没一口的抿着,目光静悄悄地看向那边正聊得火热的婉晴和陈治,心里又开始有了自己的计较。

  牡丹亭里说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若是三姐姐婉晴对陈治动了真情,还会打量着再嫁去高门吗?如果她变了心思想嫁给陈治,凭外祖母对陈治的重视程度,只怕此事八成不可能,那时的婉晴又会打算着什么呢?

  此刻婉书也想知道,在三姐姐婉晴的心里究竟是什么最重要?是真情真爱、如意郎君重要,还是荣华富贵、权势地位重要?

  只怕这个问题不仅婉晴会迟疑,天底下所有的女子都会迟疑。

  晌午一众人齐齐在陈府用了午膳,开了三桌筵席才让陈府这一大家子都有位置坐,男人们陪着陈老太爷坐在外面那卓筵席上,剩下的妇人与孩子们又坐了两桌。席间笑语嫣然,尤其男人们那一桌格外得热闹,便连铁面公正的陈老太爷见到如此热闹的场景,都忍不住露出笑容,和自己的儿子女婿们喝酒谈话,摆足身为老子和岳父的派头来,威严交加,不轻不重地敲打一下席上的儿子们和女婿们。

  热闹近一个时辰,陈府的筵席才散,陈老太爷喝得满面红光,被陈府的下人们伺候着回院子里歇息去了,因着明日还会有洛汉康官场的同僚来洛府拜年,洛父洛母带着孩子们前去拜别陈老夫人和三个舅舅准备回洛府。

  临别在即,陈治和婉晴依依不舍地告了别,婉晴可谓是三步一回头地回望着陈治,而陈治目光不舍呆呆地目送着马车离去,这两人的情况看得陈老夫人一阵牙痒,心里暗道这陈治怎的就看上了佳儿府里的庶女。

  婉晴一副恹恹的样子,眼眸中满是忧伤,和婉书同坐在一辆马车里,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郁郁地看着窗外,只差念一首分离的情诗更显自己此刻的可怜与伤心。

  她像是忽然意识到马车里还有一人,婉晴双眼蓦地看向闭目养神的婉书,诚挚而默然地问道:“四妹妹,你可曾遇到心仪之人?”

  婉书悠悠地睁开闭阖的双眼,似是有一瞬间的怔仲,顿了一顿才道:“没有。”这两个字说出口,为什么这么心虚?婉书摆在身侧的手微微紧握,想要将心底的心绪忽视掉。

  那一瞬间的怔仲被婉晴瞧在眼里,她忽然来了兴趣笑道:“四妹妹这反应可不像是没有。”

  实在懒得理她。

  婉书飞快地阖上眼睛,装作自己听不懂婉晴所说之言的样子,可是心里那一大片又一大片的狼狈和心酸又在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婉书心里陡然来了气,下颚微微的抽搐着,暗暗道:顾靖萧!你也是老大不小的人,怎的也学会了这种做派,这定情信物难道是乱给的不成!

  孟浪之徒!

  亏得自己还把那块玉令当成宝贝一样收起来!

  她这就回府,将那块玉令砸掉。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25_25067/829091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