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飞上枝头成凤凰 > 第三十五章 寻找密信(五)

第三十五章 寻找密信(五)


  前几日蒋天霸收到风声今日有大鱼路过,蒋天霸没有像上回一般憋久了想出去放风,只让其余几位头领带着几乎所有喽啰出去劫船,寨子里就剩下二三十个喽啰与老弱妇孺,蒋天霸留下坐镇水寨。

  那今日便是行事好时机,离鸿提议放出自己人直接抓住蒋天霸逼问,程宸并未同意。

  程宸让离鸿先去蒋天霸房里搜查,她拉上蒋文越去拖住他父亲,给离鸿制造机会。

  离鸿已经把寨子的一切都了解透彻,知道要如何才能安全进入蒋天霸房间。

  ———————————————————

  蒋文越恭敬的给父亲行了一礼道:“父亲,孩儿带若怡来给您请安了。”

  “哦?呵呵!”

  在大堂前方天井处练武的蒋天霸闻言,笑呵呵的回头看着自己的儿子。

  “给伯父请安!”程宸上前见礼。

  蒋天霸近日看程宸跟儿子都是同进同出,让儿子脸上比以往多了许多笑容。这让蒋天霸对程宸很满意。

  蒋天霸收住笑容,语气关切问道:“嗯!自家人不必客气!对这里还习惯吗?”

  程宸礼貌回道:“多谢伯父挂怀,一切都习惯,阿越对我很好。”

  蒋天霸相信程宸的话,他是觉得自己儿子长的俊秀又会体贴人,哪个女子不爱?

  明白程宸没有不满之意他便放心不少,道:“呵呵!那就好,那择日让你们成婚可好?”

  蒋文越听到父亲的话赶忙替程宸解围,怕程宸拒绝惹来父亲不高兴。“父亲,儿子还不想成婚,您别为难若怡。”

  蒋天霸听到儿子说的话顿时气急败坏的吼道:“混账,你这是什么话?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们两个又情投意合,为何不想成婚?”

  “小姐!”

  程宸走到离鸿身边,离鸿用极低的声音说:“没有找到!”

  程宸听后,转头对着蒋文越道:“阿越,你先回去等我,我有话要与伯父说!”

  “好,若怡!我听你的,我先走了,父亲您别欺负若怡。”蒋文越应道。

  蒋天霸见儿子不理自己就走了更是气的跳脚大骂,“逆子,有了媳妇忘了爹。”

  “阿越心里很孤独,他渴望外面的世界也很喜欢读书,没有名师指点,他也刻苦学习,以他如今的学问要考个秀才很是轻松。”程宸没有理会蒋天霸的暴怒自顾自的说着。

  程宸见蒋天霸没有答话,又继续说道:“阿越性格单纯善良,他涉世未深又完全不懂人情世故,这些年有大当家庇护还能过的自在,大当家百年之后呢?以他这般善良的性子如何能在这虎狼之地生存?大当家留给他的偌大家产也只会害了他,大当家这些年累积的仇家不少吧?”

  “哈哈哈!”蒋天霸仰天大笑,“想不到我蒋某人还有看走眼的时候,你有何目?”

  程宸答非所问;“大当家可让阿越去他外祖家,我有法子给他弄个良民身份,将来好考取功名光宗耀祖!”

  蒋天越瞳孔一缩,语气慎重的问:“哦?你有这个能耐,某凭什么相信你?说说你的目的。”

  程宸反问道:“大当家可还记得你沾染了什么不该沾的事情?”

  “你是为那封信而来?”蒋天霸恍然大悟。

  话已明说,程宸劝解道,“此物对大当家有害无益。反而会惹来性命之祸的。”

  “你说你会帮越儿的事可作数?”蒋天霸为了自己的儿子显然意动了,这封信确实是烫手山芋,能为儿子换来前程是最好的结果。

  程宸见他意动了心里也舒了一口气,语气诚恳的说道:“我答应的事绝不反悔!天地可鉴!”

  蒋天霸听了她的立誓也面无表情,他指着离鸿说:“你去将越儿叫来!”

  离鸿转身而去。

  蒋文越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又被叫了过来,他跟着蒋天霸进了大堂旁边的一间房里。

  “不,爹!孩儿不要丢下您。”

  程宸站在外面,片刻后,房内传出蒋文越的伤心痛哭声。

  房间内,蒋文越跪在地上,蒋天霸正用手揉搓着他的头说道:“我儿听话,只要你过的好,爹就是死都愿意,你若是听话爹就会去看你的,爹几家柜坊都存了银两,数额都很小,这么做才安全,不过钱财不可露白千万要小心,这些都是爹为你准备的。爹也没有想将你关在这里一辈子。”

  “爹,儿子不孝!”蒋天越痛哭流涕,父亲一心一意只为他。

  一刻钟后,蒋天霸领着儿子,带着程宸和她的手下走了另一条水路。岸上的密林处,蒋天霸在树林里的一颗大石下刨着土,从刨出的大坑里拿出一封信。

  程宸接过信后打开粗略看了一眼,确认无误就将信揣在身上,此刻她感激之情溢于言表,向蒋天霸深深行了一礼,“多谢伯父!”

  蒋天霸摆了摆手道:“你最好言而有信,否则某不会与你罢休,这片树林很安全,附近没有土著,这里出去大约五里路就能看到亭山县城。”

  程宸郑重道:“伯父放心,我一定会言出必行!”

  蒋文越跪下磕了三个响头,泪痕满面:“爹!您要保重,儿子一定考取功名替爹光宗耀祖!”

  蒋天霸深深地看了一眼儿子,他按耐不住泪意扭头往回走,回头的那一刻,满是皱纹的眼角迸出泪花,这一刻他只是一个慈父,而非杀人不眨眼的狂徒。

  “阿越,我们也走吧!”蒋天霸身影完全消失,程宸拍了拍蒋文越的肩膀。

  消失的蒋天霸眼中蓄满泪水,他并未离去,躲在灌木丛看着自己的儿子走出了树林。“终于是走了啊!”

  蒋天霸在他们走了不久,他也跟了上去,他委实不放心儿子。

  一行人到了县城雇了车马就往弥渡州赶去,直到将蒋天越送到了他外祖家。

  蒋文越站在外祖家门前看着眼前唯一好友,脸色很忧伤的,“若怡,你我兄妹二人可还能相聚?”

  程宸展颜微笑,道:“蒋兄,你我有缘相识定能因缘再聚,无需惦念,蒋兄请进屋吧!”

  送完蒋文越,程宸一行人启程回长安,答应蒋天霸的事,如果她还能活命,一定会求那戴面具男子帮忙。

  程宸一行十余人日夜兼程赶路,中途少有进入城镇休息,行程缩短许多,十日就已到达长安地界。

  她们没有进入长安城,而是往溪竹她们所在的地方赶去。离鸿说主人会在那里见她。

  此番任务极为轻松就完成了,唯有赶路才辛苦些。程宸拿到密信以后就一直思量着要如何面对。

  想要跟戴面具男子谈条件必须要有打动他的利益。

  上一世现代程宸去崧县实习探查古墓遗址,知道洛阳崧县槐树坪与东湾有大型金矿矿床,含金量近40吨。

  只要将此事上报朝廷就能引起重视,若朝廷探查之下真发现有金矿就是大功一件,戴面具男子应该不会愿意放过这样的机会。

  说出金矿位置容易,他问你如何得知要作何回答?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23_23831/4811705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