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缃城 > 堵气

堵气


  坐在正屋看着那两女子随着小雨怯懦的从一旁的屋内走了出来,见到我连忙哭着抱在一起跪下磕头,离我老远想去扶却也来不及,便示意小雨赶紧将她二人扶起。

  见她们瑟瑟发抖可怜害怕的模样便柔声安慰的说到:“你们不必如此害怕,我即救你二人出来,便不会伤害你们。”

  她们像是受过了极大的惊吓对一旁所有的人都充满了警觉,也难怪这么小的年纪竟被人困在那样的地方摧残,着实可怜。

  让她们坐下也不肯便问到:“你二人叫什么名字?”

  身穿绿色衣服的姑娘声音微小的说着:“我叫青柠”。那个黄色衣服的姑娘说到:“我叫木莹”。见她们还穿着那日花枝招展又略显暴露的衣服,那小白胸略微可见,难怪不愿出来见人。

  吩咐了小雨准备两身衣裳给她二人换上,对他们四人说到:“不日我将搬去新的府邸,你们皆随我一同前往。自今日起你们便是我慕容北城的人,不敢说一定护你们周全,却可保你们衣食无忧。日后你们在府内做些力所能及的即可。”

  陈平开心的老泪纵横的说到:“我这一把老骨头,若不是遇见姑娘客死异乡也无人知晓,主要还是我那可怜的孙女若是被……”还未等说完,他便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木莹惊讶的看着我有些难为情的说到:“姑娘不嫌弃我二人出身青楼,还愿收留我们,是真的吗?”

  我尽量微笑着安慰她们说到:“当然是真的,我现下也是无依无靠,这会儿多了你们也是我的福气。”

  陈平凑过来谦卑的说到:“我以往给大户人家做家丁,也是在园林里修修剪剪,也是会伺候花草姑娘放心,我一定竭心尽力的报答姑娘。”

  我笑到:“粗活累活有年轻力壮的去干,陈大爷负责监督即可。”

  接下来我们便七嘴八舌的闲聊着,看他们激动的神情,我仿佛是他们的救世主一般,心里流过一阵阵的暖流,有了他们我也不那么孤单。

  这时侍卫前来通传说是拓拔公子来了,我一看在这也已与他们聊了许久,刚好骁驰哥哥来了,我也去卖个人情。

  与他们四人告别,便来到了府内的会客厅,拓拔骁驰翘着腿坐在那里吃着果盘里的水果,见我来了戏谑的笑到:“小娘子这可是想我了?特意让侍卫将我请来,不怕殿下吃醋吗?”

  我赶紧正色到:“你可不要胡说,我与九殿下清清白白的。”

  拓拔骁驰撇过头不去看我,索性我把筠柔的身契拿出来,在他眼前晃了晃,他看也不看满嘴水果含糊不清的说到:“拿张破纸在我面前甩什么?”

  我一听他居然说这是破纸?立马将身契拍在桌子上怒到:“拓拔骁驰你好好看看这是什么!”

  他拿到手里看着,越看眼神越激动,随后从凳子上一跃而起,激动的说到:“你如何拿到这个的?”

  我直说:“九殿下赏给我的。”

  拓拔骁驰有些愧疚的说到:“北城你该不会是与他…那个…他才给你的吧?”从他的神情能看的出他是真的愧疚和心疼,可这话也能说出来,都不知道这脑袋里想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两眼无神目光呆滞的看着他,真的是无语啊。

  见他仍旧用那种愧疚的眼神看着我只得说到:“没有啊,殿下从未……”

  还没等我说完,侍卫通传的声音传来:“九殿下到”

  我见一脸阴沉的楚宇出现在正厅门口,拓拔骁驰赶紧行礼说到:“拜见九殿下”,我也欠了欠身说到:“拜见九殿下。”人多的时候我也是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放肆。

  楚宇见拓拔骁驰手中拿着身契语气冰冷的说到:“即得了身契为何还不离开?”

  拓拔骁驰识趣的拱手说到:“在下告退。”说罢将身契揣进怀里,看他那急切的样子就知道定是匆匆赶往逍香楼了。

  见拓拔骁驰走了,我也打算离开,毕竟这个九殿下喜怒无常,我也不敢与他有过多的接触,万一哪句话得罪了他,我岂不是要遭殃,这条大腿我抱的也是胆战心惊。

  见我要遛他一把将我抓回来低头说到:“本殿下有话与你说。”

  他低下头离我这样近,看着他那迷死人不偿命的脸差点脸红,赶紧别过脸去不看他。

  轻声说到:“你找我有何事?”

  一旁的侍卫厉声说到:“放肆,回殿下的话竟然如此的不分尊卑!”

  他这冷不丁的一喊,顿时吓了我一跳,楚宇见我神色有变,转头用低沉冰冷的语气怒斥那侍卫:“滚!”

  侍卫见惹怒了九殿下,匆忙磕头谢罪退了出去。

  沐风楚宇好大的火气,今天这是怎么了,我讨好的看着他生怕他再次动怒说到:“殿下找我究竟是何事?”

  楚宇拉着我向外走去,走着走着竟越来越熟悉,门匾上写着温泉阁。将我拉入室内,我吃惊的看着他问到:“九殿下这是要干嘛?”

  楚宇没理我走近温泉内室,我在外室听着他自顾自的开始脱衣服,随即走近了温泉内。我木讷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这时楚宇那男低音一般的声音传来说到:“进来服侍本殿下沐浴。”

  心里想着谁要给你沐浴,满府的婢女不用偏偏使唤我,可腿还是不听使唤的迈了进去。

  沐风楚宇坐在温泉里,还好奶白色的温让他只有上半身露在外面,那古铜色的肌肤时不时还露出完美的八块腹肌,看的人直要流鼻血。这幅身材和长相堪称完美,让我这外貌协会也是大饱眼福。

  拿着手帕为他擦着身子,也擦不出什么来,天天都要泡温泉的人真不知道有什么可擦的。他指了指发带,示意给他梳洗头发,伸手去解开发带漆黑的长发随即滑落如同瀑布一般。起身去拿梳子,由于蹲的太久起身过猛大脑随即缺氧让我脑袋一阵眩晕,脚下水又湿滑,猝不及防一下子扑进了楚宇怀里。鼻梁又一次被撞,撞在了楚宇的肩膀上,哎呦好痛!痛的我顾不得礼数和其他,捂着鼻子差点哭了出来。

  楚宇抱着我关切的问到:“可是撞疼了,让我看看。”

  这冷冰冰的九殿下也是难得的柔和,可我却捂着鼻子不想让他看,过了好一会儿疼痛才减轻,只顾着闭着眼睛捂着鼻子,这把眼睛一睁开才发现楚宇坐在温泉里公主抱一样的抱着我,他低着头发丝散落,那深不见底的黑色眼眸,那高挺的鼻梁,如此近距离的看着他差点犯了花痴,刚要起身离开,他竟,竟然低头吻了我。惊慌失措的我赶紧用手去推开他,他的身体却如铜墙铁壁一般纹丝不动,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最后实在推不掉只能作罢。

  他见我不在推他,舌头顺势伸了进来,生怕他再有其他的举动,只好含糊不清的说到:“九殿下,你干什么!快点放开我!”

  根本不理会我说了什么,许久他才渐渐放开我的唇,直起身子却依旧看着我。没事人一般的对我说到:“明日我要进宫看望父皇,顺便与父皇请辞,夏泽国的事要亲自走一趟,你准备一下随我一同前往。”

  我见他放开了我,赶紧从他怀里挣脱出来,怕极了他还有什么其他的邪念。

  全身湿透了狼狈的蹲在他身旁,羞愧的不敢抬头看他,原本是想去的可这一路上陪着他,看今天这形式我是凶多吉少啊!

  声音小的像蚊子一样的说到:“能不去吗?”

  他却带着一丝不容反驳的命令语气说到:“不能!”

  脾气再冲也不能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离了这座大靠山恐怕谁也护不了我只得应了他。

  给他梳洗完毕,他便披上一件长衫离开了,听了他关门的声音。我才脱去湿漉漉的衣服洗了个澡。正准备出去却听见两个婢女说着话进来,其中一个婢女说到:“真不敢相信殿下如此的洁癖,竟然让那叫北城的姑娘同他一起泡温泉。”另一个也应声说着:“听前面伺候的人说,他们同在一个寝室,估计早就是殿下的人了,以后还是小心伺候吧,那云亭只是说她乱了规律便被九殿下逐出了府。”

  话音刚落二人看见泡在温泉里的我正盯着她们,吓的面如土色赶紧跪下来磕头却也无话去解释什么。我穿上了温泉室内准备好的长衫离开,并未理会她二人,自然也不会与楚宇说今日听到了什么,以楚宇的性子她们被赶出府算是最好的结果,不过是几句闲言碎语何必为难她们。

  回到卧房看见楚宇躺着床上,正在门口迟疑他为何不去床榻上休息?他见我进来慵懒的说到:“过来给本殿下揉揉背”说罢便趴在了那里。

  只能穿着单薄的长衫尴尬的来到床边,刚想用力去捏,却发现根本就捏不动的好吗!常年习武的他背部线条很完美,可此时却无心欣赏,看了看也是无从下手,索性还是捶吧。

  捶了很久也不见他让我停下来,夜已深了此时的我哈欠一个连着一个,不知他今日为何不悦,要这样的使唤我。

  困得实在熬不住了只好讨好般的问到:“殿下,今日可是有何事不开心吗?”

  楚宇翻过身来一把将我搂在怀里,慵懒低沉的说到:“日后不准拓拔骁驰入府。”

  是因为拓拔骁驰不开心吗?这是为何,他来府里拿个身契而已啊。实在是想不通便问到:“骁驰哥哥是有何不妥之处吗?”

  楚宇在身后环抱着我,气息打在我的脖子上痒痒的,挣了挣见他并没有放开我的意思。他的嘴贴着我耳朵说到:“那小娘子也是他叫得的?”

  我的天这也能传到他耳朵里,关键是这种飞醋也吃,真的是太意外了就为了这堵气这么久?我刚要解释到:“我与拓拔骁驰……”还未等我说完他便在身后懒懒的说到:“本殿下困了。”见他即不听我解释,也不打算离开,我也是捶累了,管他在哪我得睡了,上眼皮下眼皮直打架,可是有他在我竟莫名的安心,睡得格外的沉。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23_23824/4728866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