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朝天子之潜龙勿用 > 第三章 惊变

第三章 惊变


  “宣行大傩,侲子备,请逐疫——”坤伦高声唱道。

  宴席已经撤去,所有宾客都按照身份和等级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神色端肃。

  侲子们列队从门外进殿,各个身着黑衣,头戴红巾,手执浅筒形鼓。这些侲子皆是从官宦人家中挑选十岁以上,十二岁以下的男童,排成横排,纵列,斜行皆为九人,共九九八十一人。取其九者,至阳之数,而冬至又为一年阳气之始,更是不容增减半分。

  赢净看到詹事岳骏德的长子岳攸至列为队首,神采飞扬,不由得心生艳羡。身为皇子是不会有机会参与这样的活动的。

  侲子们开始一边击鼓,一边齐唱《十二兽吃鬼歌》【注1】

  “甲作食凶,

  疏胃食虎,

  雄伯食魅——”

  侲子们队形散开,分列左右,方相氏【注2】则从门外进来,他带着面具,面具上有四只黄金色的眼睛,身着玄衣朱裳,披熊皮,右手执戈,左手扬盾,张牙舞爪,威风凛凛地走到大殿中央,夸张的舞蹈动作仿佛正在驱赶时疫厉鬼。

  而侲子们的歌声还在继续——

  “腾简食不详,

  揽诸食咎,

  伯奇食梦,

  强梁祖明共食那磔死与寄生,

  委随食观,

  错断食巨,

  穷奇滕根共食蛊!”

  这时,十二兽从大殿的四个角落窜出,引得席间女宾孩童等阵阵惊呼,这扮演十二兽的虽是御林军中的士兵,但披上有毛的衣服,戴上长角的帽子,再蒙上凶神恶煞的面具,他们每个人手里都举着各自要“吃”掉的鬼头,事实上那些鬼头都是纸糊的,贴在一支木杆上,但高高举起来,伴随着影影绰绰的灯光,竟有些骇人,但赢净今年就要满十岁了,他一点也不怕,反而看的饶有兴味。

  十二兽围成一圈,圈中站着方相氏,侲子们的鼓点更加急促热烈起来,

  “凡使十二神使追恶凶,

  赫女【注3】躯,

  拉女干,

  节解女肉,

  抽女肺肠,

  女不急去,

  后者为粮!

  女不急去,

  后者为粮!”

  在侲子、方相氏和十二兽歌舞时,宫人们便给在坐所有孩童也都发了一只鬼头,赢净拿到的是一只“疫”,他看见赢澈拿到的是“蛊”,而婵羽挑来挑去也决定不了选哪一个,最后还是赢澈帮她选了一只“穷奇”,按照程序,等到侲子们唱完歌,大家就要举着鬼到宣室殿外把鬼头投到燃着火的大鼎里,这样才能保证新的一年无病无灾,平平安安。

  赢净刚要站起身,突然一个全副戎装的将士冲开正要走向殿外的人群,像一只箭一样冲进了大殿,只见他背上绑缚着一个包裹,神色紧张严峻,疾步上前,向父皇赢骢行了军礼,拱手大声道:“启禀陛下!启禀丞相大人!八百里加急军报!”

  赢骢从那将士手中接过一支竹筒,拿过坤伦递上的匕首撬开封印,从竹筒里抽出竹简,读完后,眉头紧紧皱在一起。随手把竹简递给早已疾步过来,垂首待命的丞相程骛大人。

  程骛接过竹简迅速扫了一眼:“沿海六镇遭海匪洗劫,烧杀抢掠三日三夜,死伤无数,郡守赵宜年殉国……”

  赢骢没有作声,丞相程骛厉声问那送信的士兵:“是何人所为?”

  士兵答道:“启禀陛下,启禀丞相,那群海匪为首的自称为‘海龙王’,平素便在东南沿海诸郡骚扰滋事,劫掠粮食财物和妇女,带回博罗、瀛洲等诸岛,郡守赵大人一直有心歼匪,只苦于那海龙王谙熟海事,一直无果。他此次登岸,行事更是变本加厉,还叫末将带一件东西给陛下作为冬至大节的礼物。”

  赢骢沉声:“呈上来。”

  士兵解开背上的包袱,打开,是一个木匣,他双手托举过头,坤伦上前准备打开,被赢骢拦了一下:“赢澈、赢净,你们俩过来。”

  “无论盒子里是什么,一定要坚持看着,不能转过头去,不能闭上眼睛,更不能用手捂住眼睛,记住了吗?”母亲迅速地悄声叮嘱,“不要害怕。”

  赢净点点头,虽说是“礼物”,但无论那匣子里是什么,想来恐怕都不会是像刚才四位侯爷献上的那样奇异美丽。

  待到赢净和赢澈都走到跟前,赢骢吩咐坤伦打开木匣。

  先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浓烈的恶臭,赢净感觉得到刚才吃下去的鱼烩正在腹中翻滚,似乎随时都要冲出来。他屏住呼吸,走的更近一些,匣子里装着的是一颗人头,或者说是一颗人头轮廓状的东西,因为它已经开始腐烂,血肉开始发黑,眼睛、鼻孔、嘴巴和耳朵里爬出白而肥的蛆虫,百十只蠕动在原本应该是“脸”的地方,可现在那东西既不能称之为脸也不能称之为头了。

  赢澈先吐了出来,大殿中的气味变得更奇妙了,呕吐物混着腐烂的头颅,赢净也不知道哪一种更难闻,他一直屏着呼吸,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匣子里的人头,看久了也并不觉的可怕,只是一块腐肉罢了。

  丞相程骛躬身道:“陛下,是赵宜年的人头。”

  赢澈已经被卫皇后身边的女官珍珠带走,赢净依然一动不动地盯着匣子里的东西。

  整个大殿静如止水。

  后来回想那一年的冬至夜,赢净只记得自己大脑一片空白地盯着那颗腐烂的人头,以至于根本忽略了身边所有的人和事,他记不清是先听到父皇轰然倒地的声音还是人们七嘴八舌叫嚷着“陛下”的声音,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人们正在从麟德殿内各个方向冲过来,越过自己,他转身,看到父皇高大威武的身躯正直挺挺地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一鞋从脚上掉落,歪歪地躺在一边,而且被冲上来的人踢得越来越远。卫皇后扶着父皇的头,一边掐人中一边大声叫着传太医,薛夫人的声音尖锐而刺耳,但是却并没有说出任何有价值的信息,赢净听到有人在哭,是婵羽吗,他抬头去寻找姐姐。

  不是婵羽,这女孩从来不哭。赢澈也没哭,他们俩都被女官珍珠牢牢搂在怀里。

  一只温暖的手拉过自己,赢净不用看就知道是母亲,母亲蹲下身,把他的身子扳向自己,母子俩面对面。

  “我没有捂住眼睛,也没有闭上眼睛,我一直盯着匣子里的东西看。”赢净看着母亲的眼睛真诚地说道。

  母亲扶着自己的肩膀,把她的力量传递给自己:“我看到了,你很勇敢。”

  赢净听到卫皇后在指挥人把父皇抬到宣室殿去,并让殿中闹闹哄哄的人群先都散了。不知为何,父皇那只掉落的鞋总在赢净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良久,母亲站起来,拉起赢净的手:“走吧,咱们也该到宣室殿去。”

  她的手是冰凉的。

  她的手一向温暖,而此刻却是冰凉。

  由于皇帝赢骢的突然晕厥使得行大傩仪式被迫中止,在皇后卫氏的一声令下,詹事岳骏德负责遣散来赴冬至宴席的宾客,而中常侍坤伦则指挥黄门内监将皇帝抬回宣室殿,并宣太医诊治。

  帝王起居的宣室殿就在麟德殿的正东边,平时步行只需要一柱香的功夫便能到达,今夜萧瑟的北风却使得贾妙丽母子的步履艰难。当她们抵达宣室殿的时候,御史大夫宗济、丞相程骛、詹事岳骏德均已垂手等在外殿,见贾美人牵着公子净进殿,纷纷行礼,贾妙丽也一一颔首回礼。

  坤伦见贾美人母子到了,小步趋前温声说道:“皇后娘娘请夫人和公子进内殿,薛夫人已经在里面了。”

  内殿被壁炉烘烤的温暖如春,殿内散发出干燥的木质清香,皇帝安卧于榻上,身周围着一圈太医,相互间正低声商议着什么,卫皇后则焦躁地来回踱步,见贾美人进来,用眼神示意她先去一边等待。

  塌下右侧薛夫人挺着七个月的孕肚歪着,卫皇后身边的女官珍珠正在给公子赢澈喂药,那孩子一生下来就有哮症,刚才麟德殿惊变再加上来宣室殿吹得一路冷风,此刻公子澈的小脸通红,呼吸不畅,一边喝药一边不住地咳嗽。赢净看到婵羽以后就挣脱开贾妙丽的手,跑去姐姐身边,两个小小的身影向着皇帝的卧榻并排站着,一般的身高,一般的背影,甚至面容都有七分相似,贾妙丽望着他们恍惚有一瞬间的失神。

  “陛下到底怎么样,谁能站出来回个话?”卫皇后的声音不高,却充满威仪,将贾妙丽远去的神思又拉回到这宣室殿内。

  那群太医唯唯诺诺推出一人,哆哆嗦嗦地说:“回,回皇后娘娘,陛下突然晕厥乃是错、错腋之症,只因一时急火攻心所致,需静养。”

  卫皇后道:“你们看了半天就这一句话?本宫要知道的是你们打算怎么治?陛下什么时候会醒?”

  那太医忙道:“微臣即刻开一张药方,待、待煎好后给陛下服下……再做计较。”

  卫皇后道:“那还不快去?一个个站在这里讨赏吗?若药喝下去不见好,本宫把你们一个两个全部送去修长城!”

  太医们应着忙疾步退下。

  卫皇后见殿内没了外人,打眼扫了一遍在座诸人,说道:“在座的除了大内官坤伦,就是咱们几个有孩子的,陛下目前病着,照理说媵妾该当轮流侍疾,但是我能信的过的,也就只有二位夫人了,往后咱们一人一天,直到陛下醒来,二位可有意见?”

  贾妙丽颔首道:“妾全凭皇后娘娘吩咐。”

  薛夫人叹了一口气:“陛下突然就这么倒下了,太医也看不出个什么,暂时也只能这么着了。”

  卫皇后道:“你怀着身子,不必亲力亲为,事情都有下人做,盯紧些也就是了。今天忙了一整天,我瞧你月份深了,坐卧皆不便,今晚我守着陛下,明天日出时换贾美人,后天换你。”

  薛夫人正了正身子,长跪谢恩道:“多谢皇后娘娘体恤。”

  卫皇后点点头:“那二位先回去歇着吧,一切有劳大内官多费心。”

  大内官坤伦躬身:“皇后娘娘言重了,都是奴婢分内之事。”

  詹事岳骏德走入内殿,一一行礼后向卫皇后问道:“皇后娘娘,丞相大人在殿外想知道陛下对今晚的军报有何示下?”

  卫皇后似乎是头疼,举起手揉了揉太阳穴:“陛下还没醒,能有什么示下。你传我旨意,着丞相程骛、御史大夫宗济三日内拟出应对海匪的策略,待陛下醒后定夺。”

  岳骏德道:“微臣遵命。微臣还有一事请示下,司马阙门外的五营将士还在等待大傩驱疫的炬火传出……”

  卫皇后道:“都叫散了吧,海边有战事,大傩礼中断也是顾不得了。”

  岳骏德领命退出内殿。

  贾美人跪下:“启禀皇后娘娘,妾请命去宫中栖云寺为陛下祈福。”

  卫皇后扬扬手:“你去吧,别待得太晚,明早上来替我。”

  【注1】《十二兽吃鬼歌》:秦汉时,民间一种驱鬼仪式。由人扮演十二兽和鬼,用以驱疫辟邪的一种活动。这首歌的内容是说:甲作、巯胃、雄伯、腾简、揽诸、伯奇、强梁、祖明、委随、错断、穷奇、腾根十二位神兽,分别要吃鬼凶、疫、魅、不祥、咎、梦、磔死、寄生、观、巨、蛊等十一种鬼疫;最后还要劝鬼疫赶快逃跑,不然就会被十二兽掏心、挖肺、抽筋、扒皮,以致被十二兽吃掉。

  【注2】方相氏:旧时民间普遍信仰的神袛,为驱疫辟邪的神。宫廷中,方相氏驱疫的仪式就叫做“行大傩”。

  【注3】女:通“汝”。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23_23820/4822197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