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朝天子之潜龙勿用 > 第六章 玄鸟抱巢而亡

第六章 玄鸟抱巢而亡


  陛下赢骢平卧在榻上,呼吸均匀绵长,整整一夜都是这样,看上去就是熟睡的样子,但若是平日,他在此时早该醒了。卫栗阳试图轻轻地去唤他,但是毫无反应。

  卫栗阳花了十年的时间告诉自己,这个人是她的丈夫,她必须尊敬他、仰慕他,无条件地把所有的爱奉献给他,但这么多年下来,这个男人看上去依然陌生。他的确是个英俊的男子,这一点毋庸置疑,即便不是帝王,也丝毫不会减损半分他身为男人的魅力,卫栗阳见过他旁征博引,舌战群臣的少年风采;也见过他纵马疾驰,引弓射雁的飒爽身姿,她根本就是和他一起长大的。

  元封三年的春天,惠帝赢和突然驾崩,年仅六岁的赢骢继位,主少国疑。惠帝在遗诏中任命永安长公主赢婴摄政,辅佐新帝,直至其成年亲政。彼时40岁的赢婴正在西境大陆的诸国游历学习,临危受命匆匆赶回担起辅佐幼帝的重任。也正是那一年,九岁的卫栗阳和七岁的韩景阳被摄政大长公主选中入宫做义女,封为公主。她们和赢骢以及后者的伴读,十岁的岳骏德便在这永泰宫一同成长。

  卫皇后记得摄政大长公主殿下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皇室和贵族的婚姻必须要实现政治利益的最大化”,因此,也是她一力主张赢骢和栗阳公主、岳骏德和景阳公主的联姻。表面上看是几个年轻人的婚事,实际上,通过卫栗阳牢牢绑定了卫氏一族对摄政大长公主本人的绝对忠诚,并在此后发兵征百越贡献了绝对的主力并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栗阳的父兄死于战后的瘴气余毒,而卫氏又无新的将门子弟长成,卫氏一族只剩过往的荣光,而无外戚的威胁。

  刨除政治因素,卫栗阳自己心里也很清楚自己和赢骢绝非佳偶良配。她与赢骢之间从来没有产生过男女之间激情的火花,她总觉得这个比自己小三岁的男人还是个孩子,但当得知两人的婚事已经板上钉钉时,良好的出身和贵族的教养让栗阳说服自己要全副身心地爱他、尊敬他,做一个好妻子,好皇后,为他诞下皇嗣。但是就在大婚当夜,在婚宴的现场,年轻的陛下抛下就坐在他身边的卫皇后,拉着一个舞伎的手跑出了大殿,为身份最低贱,最不体面的舞伎抛弃了身份最尊贵的公主,卫栗阳将此视为最大的羞辱,但不知道更恨赢骢还是更恨那个舞伎。

  卫皇后却不能表现出任何不满和沮丧,她承担起皇后的责任,坚持到了婚宴的最后一刻,直到内侍和女官把她送到椒房殿的婚房里。她全幅披挂,玄色和红色的婚服和肩上的责任一样重,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准备把自己少女的羞怯和热情,温柔和甜蜜都献给丈夫,像等待迎战的将军,等待婚后所有的挑战,婚床就是她的第一个战场。高大的红烛燃了整夜,但是她的君主却始终没有出现。这一场婚事的促成者永安摄政大长公主殿下因病已卧床多月,但依然下旨让人将那个舞伎连夜送出永泰宫,送进寺庙里去,为她“勾引陛下”的举动赎罪终身。

  日出时,她的丈夫,她的君主出现在椒房殿中,栗阳自认为说了一个皇后应该说的话,却触怒了年轻天子的龙颜,他近乎粗暴地完成了与她的婚姻仪式,在他带走她的贞操时,栗阳在心中告诉自己,这是为了责任,而年轻的陛下的表情更像是为了完成他并不情愿却必须完成的任务。也许以后有了感情就会不一样,栗阳安慰自己,但她终究没有等到那一天。

  贾美人准时出现在宣室殿来侍疾,坤伦来通报时,卫皇后才从遥远的回忆里抽身。她迈着疾快的步子上前来给自己行礼,身段依然如十年前婚宴上献舞时一样窈窕,生育没有给她留下任何不堪的痕迹,不像自己,腹部一块凸起,无论如何也回不去少女的腰肢。但那又怎么样呢,即便如此,赢骢也并未对她再多垂青,如果不是怀有身孕,她注定要在郊外的寺庙里青灯古佛到终老,可她居然生出了一个公子,被封为美人,却也在后宫像个形同虚设的女人,赢骢已经很久没有临幸她了,这使得卫皇后的心中有了古怪的平衡,再加上她一贯行事谨小慎微,这么多年过去,栗阳也懒得计较当年的事了,反正不是她,也会有别人,她至少出身低微,她的儿子也不会威胁到赢澈的地位,但薛夫人就不一样了,薛夫人……想到她,卫皇后的太阳穴突突直跳。

  “听说贾美人昨夜在栖云寺为陛下祈福直至深夜?”卫皇后看她,她始终低眉顺眼

  “这是妾的本分。”贾美人低着头回答。

  交待了她和坤伦,只要陛下醒来就立刻报信给自己,他二人应下,卫皇后才走出宣室殿。

  天色阴沉,冷风刺骨,入冬以后,雪一直没有下来。卫皇后裹紧貂裘,上了轺车。

  椒房殿和宣室殿都在章台宫,就在同一条直线上。出宣室殿过金马门,轺车粼粼驶过温室殿、清凉殿、天禄阁和石渠阁,便到了金华门。金华门以南都是前朝,过了金华门,便是后宫,椒房殿是整个后宫最中间,规格最高的一座宫殿。

  殿内芳香袭人,温暖如春,卫皇后先在贴身女官珍珠的陪同下去看望儿子赢澈。伺候公子澈的小黄门说这孩子一直咳嗽不止,直到天明前不久才睡着。卫皇后看着儿子泛红的小脸,摸了摸他的头发。他是个漂亮的男孩,双颊有深深的酒窝,下巴上浅浅一道,据说叫做“美人沟”。可惜他从生下来就有哮症,每到换季和降温总要咳嗽不止。卫皇后不忍心叫醒他,命人仔细照顾,便回到前殿用朝食。

  珍珠替卫皇后盛好一碗清粥,更有糖饼、薯挞、蒸饺、杏仁酥、黑米糕、乳酪、蛋羹、茯苓糕八样点心,并辣韭、萝卜、乳瓜、白菜四样酱菜。【注1】卫栗阳没有胃口,喝了两口粥就放下了碗,问珍珠:“长公主呢?还没起来?”

  珍珠回答:“长公主殿下天一亮就起身了,只是现在不知道去哪儿玩了。”

  卫皇后皱眉道:“怎么也没个人跟着她?赶紧把她找回来。”

  卫皇后话音刚落,女儿婵羽就推开殿门冲了进来,带进一阵冷风。她小脸泛着健康的红润,额上微微出汗,手里拎着一只黑色的大鸟,活蹦乱跳地往卫皇后身边走过来。

  卫皇后招手让她靠近:“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

  “是一只老鹰,已经死了,冻得硬梆梆的。”女孩举起手里的死鹰,递到卫皇后的眼前。

  卫皇后嫌恶地说:“快丢出去,死鹰不吉利,你还拿着当宝贝。”

  婵羽悻悻地把那死鹰放在桌上,紧挨着装蒸饺的盘子,死鹰的利爪支棱伸着,仿佛就要去抓一只蒸饺。婵羽见母亲丢过来一个凌厉的眼神,忙又拎起死鹰,小心翼翼放在脚边,继而从怀里摸出一只鸭蛋大小,壳上布满棕色斑纹的蛋来。

  卫皇后见她的小小手掌几乎要抓不住这颗蛋,忙问:“这是?”

  “鹰蛋,”婵羽用孩童的同情语气说道,“我在沧池附近的一棵树下找到的,整个鹰巢都从树上掉下来,这只老鹰被冻死了,还守在巢上一动也不动,本来巢里有两个蛋,一个碎了,就只剩下这一个了。”

  卫皇后瞥了一眼地下的死鹰,若有所感地说:“是只雌鹰,一直守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不知道雄鹰在何处。去咱们院子里找棵树下埋了吧。”

  婵羽应下,把那鹰蛋揣回怀里,贴着皮肤,她的胸口上鼓出一块,喜滋滋地说:“这颗蛋我要自己孵出小鹰来,孵出来就是我的!”

  “胡闹!”卫皇后表示不满,“你孵不出来的,禽鸟孵化幼鸟,要一动不动连续数十日,你能做到吗?即便能,你的体温也不够热。”

  婵羽还是个孩子,捡到一颗鹰蛋就够她喜悦大半日,但卫皇后却生出了担忧。

  自秦始皇嬴政一统六国后,世人称之为祖龙,从那以后,龙就成为了皇室的象征。但是在那之前,赢秦氏最早的图腾,一直是玄鸟。玄鸟,就是黑色的鸟,在南方的古楚国一直认为玄鸟就是燕子,但是在老秦的文化里,玄鸟,是黑色的鹰。“秦”一字便是由“玄鸟陨卵”、“双手供奉”和“禾苗”三部分构成,代指整个赢秦氏部族。传说颛顼帝之女修吞玄鸟蛋生下秦人祖先大业,意味着整个赢秦部族源自女修【注2】。如今雌鹰抱巢而亡,实在是大不祥之兆,内有陛下晕厥,外有海匪闹事,帝国现在经受不起任何负面的“天降启示”。

  卫皇后耐心劝女儿:“听话,快把那死鹰埋起来,悄悄的,别让任何人看见,珍珠,你亲自办这件事,别人我不放心。”

  珍珠应下,拿过一块绢帕将死鹰裹好带出殿外。卫皇后瞧见女儿的眼神一直跟着珍珠的背影,心中有些不忍。

  “鹰蛋你就留着玩儿吧,”卫皇后柔声道,“或者去找只母鸡孵一孵看。”

  笑容又回到婵羽脸上:“那我现在就去!”说着拔腿就要跑。

  “站着,让下人去就行,你老老实实坐下吃饭,吃完同我去趟奉先殿,为你父皇祈福。”卫皇后顿了顿,还是下定决心说,“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对你讲。”

  【注1】理论上讲,先秦时期这些食物通通“对不起,没有”,但是为了故事也无法太严格按照历史来。另外,皇后的早餐只是这样是否有些寒酸,我的理解是①他们还处于朝廷比较穷的阶段;②早餐不要吃得太油腻;③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这样的早餐就是我向往的生活了。

  【注2】秦图腾、玄鸟:《史记秦本纪》记载:‘秦之先,帝颛顼之苗裔孙曰女修。女修织,玄鸟陨卵,女修吞之,生子大业。’帝颛顼(音‘专需’)的女儿女修吞食玄鸟蛋,生下儿子大业,大业又生下儿子伯益,普遍认为大业的父亲为嬴姓始祖、秦国君主及赵国君主共同的先祖,因此有“秦赵同源”之说,所以女修是嬴姓族人的老祖母。另一种说法是秦人的祖先是有蟜氏之女华,她吞鹰卵生伯益,伯益则为秦人男性祖先,而女华是秦人女性祖先。总结一下,即女修是女华的婆婆,她们俩中有一个人吞下了玄鸟的蛋,生下了赢秦氏的祖先。本故事中采用《史记》中女修吞卵说。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23_23820/4817610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