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朝天子之潜龙勿用 > 第七章“你太令我失望”

第七章“你太令我失望”


  奉先殿供奉着秦自诸侯国以来的四十多位诸侯、国君和帝王的牌位,除此之外还有每个人的画像,最中间的当然是千秋功业无法替代的始皇帝嬴政,据说他身长八尺六寸,画像中的他看上去四十岁左右,相貌雍容轩昂,身着天子朝服,戴冠冕,左手持长剑,右手微微前伸,仿佛指点江山;始皇帝左边的是拨乱反正的中兴之主太宗庄皇帝【注1】,也就是赢起,画像中的庄皇帝大约二十如许,看上去就像年轻一些的始皇帝,充满朝气和活力,这幅画像应该是在他登基后不久画的;除了他二人,画像排在比较前的还有被称作“春秋五霸”之一的穆公任好、重用商君变法,让秦国由弱变强的孝公渠梁,每一个都是秦国历史上浓墨重彩的国君。

  赢秦氏皇族血脉代代相传,唯一不变的是各个身形伟岸,擅于征战。据婵羽所知,身体比较弱的是她的大父惠帝赢和,即位后不久就因病驾崩,都没有活到四十岁,画像上的他浓眉大眼,倒是看不出身体不好的样子。

  母亲卫皇后虔诚地跪在祖先们的牌位和画像前,闭着眼睛已有半个时辰,却始终一言不发,婵羽站的腿发酸,十分无趣。

  “跪下,”卫皇后突然发话,“给祖先们磕头,保佑你父皇早点醒过来。”

  婵羽依言而行,磕完三个头,刚想站起来,见母亲依然像一座石碑似的跪着,便又乖乖地把腿压回身下。

  “我让你抄写《礼则·公食篇》,你可知道自己究竟错在何处?”卫皇后淡淡发问。

  婵羽如实相告:“孩儿不知。”

  卫皇后的语气变得严厉:“你是帝国的长公主,却在国宴上向你的父皇讨要一串项链,实在是太轻浮,简直就像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家子气的农妇,还是最不体面的那种,你太令我失望了!”

  婵羽嗫嚅道:“我是想为母后……”

  卫皇后打断女儿的话:“你开口或是我开口,又有什么分别?”

  婵羽低头不语。

  卫皇后补充道:“既然身为公主,就要有帝国公主的气度,不要让外人看笑话。明白了没有?”

  婵羽委屈地回答:“孩儿明白了。孩儿只是看那串项链好看,又想到母后生了我和阿澈,那串子母珍珠双排项链除了母后无人相配,这才出言不逊,孩儿以后不敢了。”

  “你是我生的,我当然知道你的心思,”卫皇后看向女儿,“但是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你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即便贵为公主,贵为皇后都不可以。”

  婵羽问:“父皇晕倒,又没有把项链给母后,是不是很生孩儿的气?”

  卫皇后见她泫然欲泣的样子,只是冷冷道:“婵羽你知道吗?你开口要的不仅仅是一串项链,而你父皇不肯给的也不仅仅是一串项链。”

  卫皇后的话让婵羽摸不着头脑,那明明就是一串项链,即便再珍贵,也就是一串项链而已啊。

  “那串项链,象征的是皇后的位置,”卫皇后的语气透着一丝悲伤,“我们的一切都是你父皇赋予的,而他有权力随时拿走。如果我不是皇后,我们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你父皇没有把项链给我,也许他已经起了废后的心思。”

  婵羽眨眨眼睛,她第一次听到这个完全陌生的词语:“什么是废后?”

  卫皇后的脸上一片哀戚神色,她抚摸着女儿的头发:“废后,就是你父皇不要我再当皇后了。”

  “不当皇后,那当什么?”婵羽绞尽脑汁,才想到一个词,“当太后吗?”

  卫皇后被这童言无忌逗得浮起一丝苦笑,陛下的母亲早逝,宫中多年无太后,难为这孩子还能记住这个词。

  “废后,就是把我关起来,或者赐死,你就永远见不到我了。”卫皇后认为,越是残忍丑恶的事实越要早点告诉孩子,免得他们沉溺在童年的假象中太久,现实生活毕竟不是庙会上的百戏,散场之后还有余地。

  婵羽不解,表情惊慌:“为什么父皇会废后?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也许他并不想,但是会有人推着他,劝着他,让他废掉我这个皇后,到时候我们母子三个人的处境就很艰难了。”

  婵羽依然不懂,但她感受到了母亲话语里传递出来的危险:“是谁要让父皇废掉你?父皇不会听的,你是忠勇侯卫氏的后人,是开国功臣,你的父亲和哥哥是护国大将军和骠骑大将军,有平定百越之功,父皇不会不记得的……”

  “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你说的都对,”卫皇后平静地说:“但是他们都死了,我再没有第二个父亲,也没有别的哥哥兄弟来延续卫氏的满门荣光了,卫氏虽然也是贵族,但血脉和赢氏一样单薄,不像其他几大门阀,枝繁叶茂,三服以内,母后已经没有可以依靠的人了。”

  婵羽只是怔怔地望着母后,接不上话。

  卫皇后才意识到这个话题对不满十岁的婵羽来说可能有点深了,她深吸一口气道,微笑着抚摸婵羽的脸颊:“所以我们只能靠自己。婵羽,你真是聪明,我一直想不明白的问题,你一句话提醒了我。”

  母亲的手抚在脸上,婵羽贪恋她温热和柔软的手,还有自袖口传出的桂花香气,那还是上一年的中元节,母女两个一起采的花,晒干制成的香包。

  “你说的对,我一直以来都太执着皇后这个位置了,不当皇后还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当太后!”卫皇后的脸上恢复自信的神色,“薛夫人以为我的门第衰落而她有娘家撑腰,就可以把我从皇后的位子上撵下来,她也不想想陛下岂是能够放任外戚做大的人。婵羽,好孩子,你看那副画像是谁?”

  顺着母后的手指,婵羽的视线看向左边的一幅画像,那是宣宗陛下,大父的姐姐,父皇的姑母,永安摄政大长公主赢婴。她从来没有登基当上皇帝,宣宗是父皇在她死后追封的,同时葬入帝陵,得享奉先殿供奉,可以说她是帝国有史以来最尊贵的女人。但是画像上的她却并不像个女人,她有着比大父更凌厉的面部轮廓,整张面孔看上去不苟言笑,就连衣服也是诸侯王的服色,看不出一丝女性特质。

  “岳师父上课时讲过,那是姑祖母宣宗陛下赢婴。”婵羽如实回答。

  “不错,”卫皇后站起身,走向那副画像,抬头仰视,她的语气中充满崇拜之情,“太宗庄皇帝的长女。你可知道,当年太宗陛下原本并不想把皇位传给你大父,而是想要传给她。”

  婵羽眨眨眼睛:“岳师傅说这只是传闻,太宗陛下从来没有这么说过。而且宣宗陛下是女人,女人是不能继承皇位的。”

  卫皇后不屑地哼了一声:“宣宗陛下没有当上皇帝,并不是因为她是女人,而是你大父生下了你的父皇,而宣宗陛下始终没有结婚生子,太宗陛下为了江山后继有人,才选择传位于惠帝,但是他一直属意让宣宗陛下辅政。惠帝驾崩的时候,你父皇还没有你现在大,宣宗身为摄政大长公主,完全有能力取而代之,但是她没有,而是效法周公辅佐幼帝,最终在你父皇成年后又还政于他。”

  “岳师父也是这么说的,史书上都赞美宣宗陛下的德行和才干。”婵羽木木地说,她不知道母后为什么提起这位姑祖母,早在自己出生之前,她就已经死了呀。

  卫皇后叹了口气:“宣宗陛下一生辅佐了三位皇帝,死后极尽哀荣。婵羽啊,在这个宫里,有无数的人在盯着我们,盯着我们的的位子,离开了这个位子,我们什么都不是,头衔赋予我们的权力,而这一切的来源都是你的父皇。”

  婵羽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卫皇后站直身子,望着宣宗的画像,抬头挺胸地说道:“孩子,好好看着她,记住她,做和她一样的女人,百年之后葬入帝陵,你的画像也要高高地挂在这奉先殿的前殿,而不是像母后一样,只能在后殿和后妃们排在一起,以后你的子子孙孙也会像今天你一样,跪在这里,看着你的画像,暗暗下决心要成为和你一样的人。”

  “可是……岳师父说女人是不能当皇帝的,姑祖母是追封的皇帝,不是真正的皇帝,以后也不会有女人当皇帝的。”婵羽犹豫地说。

  “哼,岳谊说这话,真该打死,”卫皇后扶着女儿的肩膀继续说道:“你听好,只要我还在这个皇后的位置上一天,就一定会扶着你和你弟弟走下去,但母后总有一天是要离开你们的,而你父皇和太宗陛下不一样,他有两个儿子,也许很快就会有第三个……你弟弟和你大父一样身体不好,如果有一天母后不在你们身边了,我希望你要像你的姑祖母宣宗陛下一样,辅佐你的弟弟,绝对不要把我们的权力,把我们的地位放手交给别人,答应我。”

  卫皇后说的郑重,婵羽只能点头,但心中并不解其意,又不敢反驳。

  “这天下现在是你父皇的,将来就是你弟弟和你的。”卫皇后斩钉截铁地说。

  婵羽永远记得卫皇后说那一番话时候的眼神,有火焰在她的瞳孔里闪耀。

  【注1】庙号:在隋以前,并不是每个皇帝都有庙号,只有文治武功和德行卓著者方可入庙奉祀,唐以后,每个皇帝才有了自己的庙号。本文中庄帝、惠帝都是谥号。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23_23820/4817600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