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朝天子之潜龙勿用 > 第十四章 龙气论

第十四章 龙气论


  阴天。

  铅灰色的乌云低低的压在永泰宫的上空,没有一丝风,寒冷却仿佛能穿透皮裘和棉袍,渗透入肌理骨髓。

  婵羽到椒房殿东侧室的时候,宫人们正在往案席上布菜。朝食有甜甜的红豆馅饼、精致的鱼饺、热腾腾的芝麻烧饼、鸭肉卷、煮鸽子蛋、肉羹和蜂蜜杏仁糊。母后则正就着女官端的水盆中濯手,婵羽坐在自己的席前,把筷子伸向了那盘鱼饺。

  “你弟弟呢?”卫皇后一边用帕子拭去手上的水一边问。

  “刚起来,洗脸呢,我先吃了。”婵羽咽下鱼饺,又把筷子伸向鸽子蛋。

  赢澈病恹恹地走来坐在自己案前的时候,婵羽已经尝遍了每一样菜,吃了个七八分饱,她看见赢澈举起筷子又悻悻然放下,一脸愁苦。

  卫皇后放下手中的肉羹:“阿澈,打起精神来,一会儿咱们要去宣室殿,给你父皇看到这幅无精打采的样子像什么话!”

  父皇昏迷已经超过十五日了,婵羽不止一次听到宫人说他可能醒不过来的话,尽管这么说的人最后都被母后处以杖毙之刑,但如果父皇能够醒来的话他早就该醒了。那些谣言只是从明面上转到了暗中,依然能够传到婵羽的耳朵里,恐惧和不安在悄悄蔓延。弟弟赢澈三天前错过了晚膳,据说是母后罚他在天禄阁抄书所致。总之他回来的时候,原本颐养多日已经平复许多的哮症再度复发,而且病情较之前更加严重,太医说是吸了天禄阁中的灰尘,再加上天气冷,双管齐下,当天晚上他就发起了高烧,呼吸不畅,彻夜难眠。婵羽住在隔壁房间,在他断断续续的咳嗽声中睡着又被吵醒,而母后则衣不解带地守了他三天三夜,根本顾不上管婵羽。这对婵羽来说反而是一件求之不得的好事,她始终惦记着那只已经孵化出来的小鹰,这几天又独自跑去沧池附近的树林看了好多次,既没有小鹰的下落,也没看到那个美貌的宫女。

  在赢澈勉强喝下半碗蜂蜜杏仁糊后,母后率先站起身说道:“走吧,我们该去宣室殿了。”

  宣室殿的正殿里,除了詹事岳骏德大人、中常侍坤伦、父皇的替身僧无为师父和贾美人与赢净母子分立两侧垂手等待,还有两个样貌古怪的僧人。两人皆身长八尺,体格强健,光头的那位一身皂色僧袍,面阔耳大,鼻直口方,胸前挂着一串佛珠,那佛珠颗颗有枣子一般大,黝黑发亮;带发的那位一身黛色长袍,长得仪表堂堂,目似寒星,俊面修眉,不苟言笑,一头乌发披散垂肩,有一法箍圈住。

  卫皇后于上首落座,婵羽和赢澈分别站立在她身侧左右。卫皇后吩咐宫人为在座诸人奉茶,她的眼神盯着这两个僧人,淡淡地问:“无为师父,这两位就是你跟我说的高僧?”

  无为向前一步:“回皇后娘娘,他二人正是高僧天孤和天伤。十年前曾在国寺大青龙寺修行,无为在进宫前曾蒙二位讲解佛法,受益颇深。又因他们份属同门,排行十三和十四,长安城的百姓都称他们作十三师父和十四师父。十年前,两位公子诞生后,无为奉皇命入宫修行,两位高僧也随即离开大青龙寺赴外游方讲经,直到最近无为才又与二位师父联系上,奉您之命邀请他们入宫,为陛下诊治。”

  卫皇后的语气一贯平静:“听说二位高僧精研医术?想必刚才我来之前,中常侍已经引你们为陛下诊过脉,你们说说,陛下到底得的是什么病?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天孤和尚双掌合十:“启禀皇后,陛下之疾乃是风邪入体,肝郁气滞,加之一时急火攻心导致的晕厥,只需引邪出体,便可痊愈醒转。”

  卫皇后的语气透着冷淡:“不过是把太医的话翻过来调过去又说了一遍,那你倒说说如何引邪出体?是用药?施针?还是请巫师来做法?”

  “都不必,”天孤和尚环视在场所有人,“陛下之疾不在肌理,而在这宣室殿。”

  在场众人皆不解其意,天孤又继续道:“陛下乃是天命所归的真龙天子,而自从十年前的双龙降世,这永泰宫中已经聚集了三条真龙,龙性最霸,若龙气不加以疏导,则会相互之间加以冲撞,再加上外力的影响,是故才会引起陛下的晕厥。”

  “你的意思是两位公子克了陛下?”卫皇后语气严厉,“一派胡言!来人,给我把这两个妖言惑众的僧人拿下!”

  立刻有四个禁军士兵进来,钳制住两个僧人,要将他们拖出宣室殿。

  一直没有说话的天伤行者突然哈哈大笑,高声道:“皇后,否认并不能改变这个既定的事实,您的恼羞成怒正说明了您心中对此也有疑惑!皇帝的突然晕厥,公子澈连绵不绝的哮症恰恰证明了我十三师兄的观点……”

  “慢着,”卫皇后喝止禁军,“你说下去。”

  禁军松开天孤和天伤,退出宣室殿外。

  天伤行者理了理僧袍,站直身子,颇具豪气地说:“龙居于水,大秦属水德尚黑,因此一统天下。但无论江河湖海,一片水域只能有一条龙镇守。龙生九子,皆不成龙,方可与龙王共处,龙子一但得道成龙,则需择水域镇守,护一方百姓。”

  天孤和尚接着他师弟的话说道:“双龙降世早已是不争的事实,尽管陛下不允许人们讨论,但十年前的夏夜,长安城的百姓都看到一青一白两条龙飞至永泰宫,而恰在那一夜,诞生了两位公子。皇后娘娘,两位公子已经逐渐长成,龙气渐强,必须加以疏导,否则既不利父,也不利子。天孤听闻冬至大节的驱傩仪式因军报未能礼成,阳气生发之日却未能将邪祟驱逐出宫,必须尽早补全仪式。”

  卫皇后不说话,詹事岳骏德清了清嗓子:“两位师父一会儿说要疏导龙气,一会儿说要完成驱傩大礼,但这与陛下醒不醒来,又有何关联呢?”

  天孤没有看岳骏德,而是拱手向卫皇后:“天孤与师弟会在今夜为陛下施针,将滞于体内的风邪之气导出,同时,宣室殿外需要再行驱傩大礼,两位公子要举着大傩鬼头自宣室殿出发分别向东边的咸阳宫,西边的兴乐宫绕行一圈,再回到宣室前殿,将鬼头置于九州鼎内焚毁,方可礼成。”

  “你们能保证陛下醒来吗?”卫皇后皱着眉问道。

  天伤行者说:“陛下其实对周遭一切都有感知,是他选择不要醒来。陛下有自己的问题需要思考,有心结需要解开,陛下是否能醒来,天孤与我都只能尽力而为,还要看他自己的意愿。”

  卫皇后让二人退下,殿内只剩下岳骏德、坤伦、替身僧无为、贾美人和三个孩子。

  卫皇后叹了一口气:“外人都走了,你们都说说吧,怎么看刚才那两个僧人说的话?”

  一阵沉默,安静的能够听到青铜漏刻滴水的声音。

  “我可要提醒在场的各位,”卫皇后的语气饱含威慑,“岳骏德,你身为詹事,统领帝后及内宫事;坤伦,你作为陛下的贴身内官,侍奉陛下将近二十年;无为,你作为陛下在佛前的寄名替身,一旦有任何差池,你们统统都得死。”

  气氛更加凝重,他们都低着头,婵羽看不到他们的表情。

  “还有你,贾美人,”卫皇后的一双丹凤眼看向站在一旁的身形纤弱的贾妙丽,“你我作为这宫里唯二皇嗣的生母,一旦山陵崩,国本未立,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贾美人神色如常,她上前跪地伏拜:“妾唯皇后娘娘马首是瞻,如臂之使指,赴汤蹈火,绝无推辞。公子净亦然。”

  岳骏德、坤伦和无为也纷纷跪下:“微臣亦然。”

  “母后,按照刚才那两个人所说,把郁结的气疏导开,孩儿的哮症是不是就能好了?”赢澈突然开口问道。

  卫皇后看了看儿子,目光转向跪着的无为:“无为师父,你对这天孤天伤二人的医术可有了解?想清楚再回答。”

  “无为不敢妄言,”替身僧抬起头,双眼平视,语气诚恳,“两位高僧精研医术多年,无为也曾受他们点拨,听说离开长安的这十年,他们的足迹远至西羌、匈奴、西境大陆和冬境群岛,采众家之长,想必医术又大为精进。如果世上有他二人都不能治愈的顽疾,那么确实也不必寻求他人了。无为愿将自己的性命托付于二位高僧。”

  卫皇后最终下定了决心:“公子净和公子澈留下来,沐浴更衣熏香,准备晚上的驱傩之礼,珍珠,你带婵羽先回椒房殿去吧。”

  “母后,我也想留下来!”婵羽忙道。

  在得到无声的拒绝之后,婵羽闷闷不乐地行了个礼:“孩儿告退,不用珍珠姑姑送我了,孩儿自己回去就行。”

  阴郁的天气,寒冷浸透骨髓,出了宣室殿的后门,婵羽紧了紧貂皮斗篷,又在宫人的帮助下戴上兜帽,跳上轺车,粼粼直行回到椒房殿。

  宫人将殿内的燎炉烧的很暖,一冷一热的对冲,使得婵羽阵阵犯困,她回到自己房间,甩掉厚重的锦帽貂裘棉袍皮靴,正要上床来一场回笼觉时,蓦然发现案几上用陶碗压着一根竹简,上面是一行清隽有力的字迹:“若想见鹰,人定时正,长秋殿。”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23_23820/4806427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