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朝天子之潜龙勿用 > 第二十四章 慕冬(上)

第二十四章 慕冬(上)


  婵羽被抱回椒房殿,太医们给她灌下一碗一碗的苦药和清水来帮助催吐,那些熬得发黑的药汁刚刚咽下去又被她迅速地吐出来,直到婵羽只能呕吐出清水的时候,太医们又安排给她喂牛乳和生蛋清液。婵羽直吐得天翻地覆,但好在她已经不再呕血。大殿中充斥着呕吐的气味,婵羽则一直发着低烧,除了在呕吐就是在昏睡,小脸苍白,神志不清。

  太医说因摄入的毒质并不多,嘱咐每隔半个时辰要给公主喂水来催吐,她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恢复正常饮食,但不会有生命危险了。太医还补充说已经确定朝食中所有的饮食都没有毒素,公主应该是在别处误摄入了毒质。

  卫皇后枯守了婵羽十二个时辰,亲手喂水喂汤药,直到女儿不再因腹痛而呕吐,直到她沉沉睡去。赢骢来看了两次,坐在榻前守了一会儿,卫皇后抛却往日所有的端肃和庄严,哀哀地哭泣自责。

  詹事岳骏德谨慎地走进殿内,脚步尽量放的很轻,正要躬身行礼,赢骢扬手示意免了。

  赢骢看着昏睡的女儿的脸,沉声道:“查到是怎么下毒的了吗?”

  岳骏德的声音不大:“查到了,”他从袖中拿出一双筷子,筷子用一块帕子托着,“公主用的木筷是浸过砒霜水的,筷子与食物接触入口而中的毒。”

  赢骢的眉头拧了起来:“是谁做的!”

  岳骏德顿了一顿:“除了帝后有专用的筷子,其他人用的筷子都一样,实在……”

  赢骢怒气冲冲地站起来:“朕问你!摆餐具的人是哪一个?抓住了没有?问了没有!”

  “已经抓住在问了,”岳骏德忙答道“但这双筷子原本是摆在公子澈案上的,后来孩子们换了座位……所以公主才不幸……”

  卫皇后咬牙切齿地说:“有人嫌我的孩子挡了道,原本想害一个,却害了另一个。先拿我的孩子下手,是想让我给她腾地方吗?”

  赢骢沉默,岳骏德低头不语。

  坤伦迈着急匆匆的脚步来报:“启禀陛下、皇后娘娘,昭阳殿薛夫人即将临盆,产婆和太医们已经都过去了。”

  赢骢疑道:“不是产期在三月吗?怎么这个时候就要临盆?”

  卫皇后毫无感情道:“看来,是有人等不及了。”

  “皇后,”赢骢声音沉了一沉,“咱们得过去。”

  卫皇后给女儿掖了一下被角:“我的孩子在这里病着,我不关心别的,我哪儿都不去。”

  赢骢命令道:“这是你六宫之主的责任,必须履行!”

  卫皇后抬起含泪的双眼望着赢骢,气势丝毫不弱:“我的责任在这里,我只有这个孩子,只要我的婵羽好好的,谁爱履行六宫的责任就让她去!”

  “你听听你说的这叫什么话!”赢骢发怒,“什么叫只有这个孩子,阿澈不还好好的吗?再说太医已经确定婵羽无碍了,你在这里守着她也不会立刻醒来!”

  岳骏德忙上前劝解:“皇后娘娘,外殿有太医一直守着,殿内您不必担心,我会看顾公子澈,景阳会寸步不离照顾公主,只要公主一醒来,立刻派人去给您报信。”

  薛夫人所居的昭阳殿就在椒房殿西侧不远,还未踏进院中,就听见薛夫人杀猪般撕心裂肺的嚎叫,一声比一声更凄厉,在寒冬夜里听着分外瘆人。

  昭阳殿中,左国师天孤和尚,右国师天伤行者和替身僧无为都在侧殿诵经祈福,太医署的女医者,专事妇产二科的周玙大夫也已在外殿候着。

  周玙大夫四十如许,中等身高,她自十五岁及笄后便入宫担任医女,至今已逾三十年。入宫奉职,便不能结婚生子。虽然人到中年,看上去依然神采奕奕,身材也丝毫没有发福的迹象。周玙精通妇、儿两科,后宫中所有娘娘、公子和公主的身体都是由周玙来照料。卫皇后看到周大夫生出一股亲切,在皇后和贾美人怀孕期间,是周玙一直照料脉象,婵羽和赢净都是她当年亲手接生的,一晃已经过去了十年。

  殿内已经聚了不少人,除了诞育了公子净的贾美人,还有七八个没有生育的嫔妃一起陪坐着,见到帝后进来,忙站起身行礼。

  又是一阵惨叫声传来,卫皇后皱了皱眉头:“薛夫人疼的这样厉害,周大夫怎么不进去?”

  周玙向内室方向望了一眼,语气平淡道:“薛夫人从娘家自己带了产婆为她接生,吩咐没有她的命令,太医署的医者不得进内室。”

  赢骢皱眉:“荒唐!皇嗣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她付得起责任吗?”

  卫皇后冷冷地说,“里面现在是谁在侍奉?给我叫出来。”

  昭阳殿的宫人怯怯道:“皇后娘娘,薛夫人正在生产,身边怕是离不了人……”

  卫皇后冷笑一声:“当我没生过孩子吗?一时半刻她出不了事,把她自己从娘家带来的产婆给我叫出来!”

  宫人领命而去,又是薛夫人的一阵惨叫,众人听着背后都寒浸浸的。未曾生育过的嫔妃或许听来没什么分别,但是卫皇后心里清楚,这么个凄厉叫法,不像是故意叫给陛下听的,想是痛到了极处,但是算算时间,还远远没到最痛的时候,此刻已经嚎成这样,那真正到生的关头还不知如何呢。

  婵羽脱离了危险,卫皇后自己的心也定下来,心一定,好多之前零零散散的事情就被串到了一块儿。上个月,薛夫人特地到椒房殿去请示,要带自己娘家准备的人进宫准备待产,照理说她那时孕不足七个月,远远用不着这么心急,但今夜的突然临产,倒让卫皇后开始怀疑,这个薛夫人仿佛一早就知道自己怀不到足月,因此必须早做准备。但是从太医署呈上来的脉案看,薛夫人的脉象一直很稳定,突如其来的早产,则显得更为蹊跷。

  在宫里的日子久了,卫皇后总有一些眼睛和耳朵帮她打探消息。她不禁想起陛下醒后召左右国师说的那番话,什么“双龙降世”变为“三龙夺珠”,那条黑龙“化气为贵,注定血统纯正”,还有“黑龙尚未聚气,宫中可有待产贵人”……字字句句都像是往卫皇后的心窝里捅刀子,若是叫薛夫人生下一个公子,长兴侯薛彭祖联合永昌侯窦庸,必定举两大门阀之力保这个孩子为储君,到时候不仅自己皇后的地位岌岌可危,自己的婵羽和赢澈要何去何从就更难说……今夜会不会是那黑龙聚气的日子?卫皇后表面上沉着,内心其实焦灼不安,荒凉一丝一丝渗上心头,却不得不用坚强的外壳掩饰。

  昭阳殿的宫人带着一个妇人从内殿出来,说是长兴侯府特地送进宫为薛夫人待产的医者。那妇人向帝后跪拜行礼后抬起头来,殿内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这妇人竟长了一张和周玙大夫一模一样的脸。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23_23820/4781070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