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朝天子之潜龙勿用 > 第三十三章 募贤

第三十三章 募贤


  女主人坐在岳骏德下首一案,做了个请的手势。

  “谁让你请他进来的?”

  杜栩孩子式的赌气发问倒使岳骏德好奇他与此间女主人之间的关系。这女子看着虽与杜栩同龄,但待人接物的熟稔和从容不迫的气度却似比杜栩年长几岁。而二人之间又毫无男女之间的狎昵之色。岳骏德轻抿一口茶,气味清香扑鼻,入口馥郁芬芳,竟是自己从未尝过的种类,不由得请教女主人此为何茶,开口才发现还不知这女子如何称呼,又连忙的道歉,恰巧瞥到杜栩在对面挑了挑眉。

  “我名叫湘虹,长沙郡人,但家中已经没有什么亲人,在长安此间谋生。这茶名为天香茶,是波斯和天竺一带从海路运过来的,这天香花在天竺乃是敬神礼佛的花,我也是最近才在西市的茶叶铺子里见到,因喜爱它的香气,便买回来尝尝。”

  “岳大人,屋子也进来了,茶也喝了,可以走了吧?”杜栩忙着下逐客令。

  “岳先生是我的客人,何容你来多嘴?我要留岳先生吃午饭,你不愿意待着便自己出去,谁拦你了?”湘虹看也没看他,淡淡地说。

  “你订了哪家的菜?吉阳楼吗?有没有叫他们家最有名的一味鸡汁浸春笋?现在正当季,味道鲜得很……”

  虽然是个弱冠之龄的青年,但提到美食,杜栩还是流露出了少年的神色,湘虹瞪了他一眼,他就像做错了事似的立刻收敛起眉飞色舞的表情。

  岳骏德不禁在心中哑然失笑,论战堂上舌战群雄的青年俊杰,其实还是个大孩子,他能教几个小孩子读书吗?岳骏德心里也有些忐忑。

  岳骏德向湘虹和杜栩先后一拱手:“今朝在下的来意业已说明,诚邀杜栩先生进宫面圣,商讨礼聘先生为皇嗣的教习师傅事宜。这教职此前一直由家父担任,只是不久前他老人家突然谢世,而皇嗣们读书也是大事,陛下才着我遍访长安城内的饱学之士,来接替先父的职位。”

  杜栩的神色认真起来:“岳大人,我想请教这教习师傅是何官职?俸禄几何?”

  岳骏德微微颔首:“在下无意隐瞒,若您入宫则暂时归属郎中令,隶属郎官,但无官职品级;俸禄则各有定数,尤其以皇嗣教职的郎官,大概至少在月俸二十金之数。”

  岳骏德说完,特地留意杜栩的表情,但杜栩恰恰没有表情。岳骏德又试图从湘虹的脸上读出一些内容,无论这两个人是什么关系,湘虹的意见会大大影响杜栩的决定,说服杜栩,需要先说服湘虹。

  叩门声响起,湘虹起身去开门,侍僮拎进三只食盒,食盒上果然印着吉阳楼的字样。侍僮手脚麻利地将食盒中的菜品摆在三人面前的案上,菜肴都还冒着热气,显然是刚出锅不久,好在吉阳楼与泽芝馆步行也就一盏茶的功夫,得以保证菜肴的色香味不变。侍僮摆好酒菜,温声说一个时辰后来取餐具后便悄声退出。

  果然有杜栩点名要的鸡汁浸春笋,还有一碟麻油香椿拌香干,一碗香菇炖鸭、一盘酱爆河虾,一碗碧玉四喜丸子汤。湘虹为岳骏德斟上一小杯竹熙酒,这酒色泽碧绿,带有竹叶清香,入口绵柔。几样酒菜,皆是当季新鲜材料,春色满席。点菜最能看出一个人待人接物的功力,她这几样菜看上去轻描淡写,却不着痕迹地平衡了冷热荤素搭配之道,菜色精而简,正像三五好友相聚小酌。她如此老练世故,却丝毫不染风尘之气,让岳骏德对湘虹不由得又多一丝好奇。

  酒过三巡,湘虹又捡起话头:“咱们刚才说到哪里了?”

  杜栩不以为然道:“月俸二十金?岳大人还是另请高明吧,我虽布衣,但亦不缺这点钱。”

  湘虹轻轻放下红木筷箸,微微一笑,右手挽起左手的袖子,露出一段皓白如玉的手腕,左手五指相互轻点,眼神望向一边似在深思,口唇轻动,念念有词。

  少倾,她抬起头向杜栩笑道:“我来给你算一笔账。自你冬至后来长安至今已两月有余,在泽芝楼过一夜的价钱是100半两钱,虽然你没有请娘子伴寝,但我这望元阁是泽芝馆内最高规格的四阁之一,鉴于你每夜只是在客厅地毡上打地铺,我便给你折个价,这样两个月共六十一晚共计4320钱,每日两餐,你同我一起吃,我便算你一半价钱,近来你在论战堂成名,邀你外出饮宴之约不断,因此你总共在我这里吃了……97餐,共计3200半两钱,再加上你的衣饰行头出行车马社交打赏并夜间读书所费笔墨油蜡……共843半两钱,你来长安城两月,我总计在你身上花费,合二十三金八十三钱。”【注1】

  “好算术!”岳骏德不由惊叹,“少倾之间竟能心算精准至此,在下佩服!”

  杜栩仿佛听到在夸自己一样得意道:“那当然,若是没有这本事,又如何做得泽芝馆和贞芙苑的账房先生?”

  原来她竟是长安城最有名的两家女闾的账房,那她娴熟的待人接物和从容不迫的气度便都合理了,真看不出来,这女子竟有如此才能。

  岳骏德拱手:“失敬,失敬。”

  “叫岳先生见笑了,不过是谋一碗饭吃而已,”湘虹转向杜栩,“别转移话题,你欠着我这样多的钱,预备怎么还?念在你我同门,我不算你利息,你进宫去教书满一整月都还不清,还在这里挑三拣四,当心我撵你出去睡大街!”

  杜栩一脸委屈,见湘虹神色严肃,便丢个眼神给岳骏德,岳骏德只佯装没看到。

  “原来湘虹姑娘也是墨家高足?”

  “不敢当,我小时候因战乱与家人失散,被人贩子卖到长安来,又几经波折沦落风尘,蒙一位墨家传人不弃,在此间指点我谋生,我便拜她为师,师父教我读书识字,还有这算术技艺。墨家规定,凡本门子弟在外要相互照应,所以阿栩来长安,我自然是要看顾他的。”

  杜栩嘟囔道:“说着看顾我,还不是向我讨债……”

  湘虹温言道:“教书育人乃是大德行,我墨家子弟自归山隐居以来,便立誓不入朝做官,做官则要退出师门。我也是看你一身才学,若不能实现抱负,人活于世又有何意趣?但教授学生便不同,无论如何,你的才学通过另一种方式传承了下去,况且你教的还是这世上最尊贵的学生,他们中的一人未来会成为帝国的统治者,千百年后,当你我都化为尘埃,也许这位帝王的功业会万世流传,而你,就是开启他功业的那个人。这难道不令你心动吗?”

  湘虹的一番话,岳骏德更加感佩她的胸襟和眼界,只可惜她是个女人,否则,凭她这样的算术才华,朝中的大司农也完全胜任得了。杜栩也沉默,似乎被湘虹的淳淳劝解所打动。

  “那个……有件事在下还需明言,”岳骏德艰难的开口,“此番进宫,乃是见一见帝后,至于最终是否真的能教皇嗣读书,还要看帝后的意思……此前也有不少饱学之士欲担此职,但在陛下的考校中皆铩羽而归……”

  “所以你只是来带我去殿前面见帝后考校一番?成不成还不一定?”杜栩问道。

  岳骏德慎重地点头。

  “那我要是选不上怎么办?湘虹又要把我撵去睡大街,我能去你家吃住吗?”杜栩站起身,两手环臂问道。

  “你先去选了再说,”湘虹慢条斯理道,“选不上便继续回来我这里住着,我也不是供不起你。”

  杜栩不解:“那你刚才还管我要账?”

  湘虹灿烂一笑,她那张狐狸脸笑起来格外有感染力,新月形的双眼笑成两道弯,中和了狐狸的媚气,而被娇憨所代替:“我自己的债,我想讨就讨;我自己的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注1】根据秦简《秦律十八种》规定,1(两)金=360半两钱。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23_23820/4767665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