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任行太白 > 第83章 别了,慕容鲜卑

第83章 别了,慕容鲜卑


  收了如此大礼,司马白心情豁然开朗,又与慕容恪聊起往事家常,想到分离在即,不禁又是一番怅然。

  “咱们以后天各一方,再见时不知是何模样了,可惜我身子不利索,不然必与阿苏德一醉方休!”

  “父亲委我做贺寿使,咱们一路相伴入蜀,还有的是机会!”慕容恪哈哈一笑,随即皱眉,“只是此去千里迢迢,一路车马颠簸,我担心殿下的身体吃不消。”

  司马白摆了摆手:“车马颠簸倒还撑的住,我却担心路上会不太平,咱们是去贺寿的,兵马带多了也不好看,带少了,却又难保此行周全。”

  棘城和成都之间山川纵横,最便捷的道路乃是西出塞外,走拓跋代国的云中草原,由萧关进关中,再经陈仓道入蜀。

  路途漫远,不仅要借道与羯赵勾连颇深的拓跋代国,更要借路羯赵关中之地,一个不慎,出使队伍就要面临羯赵的攻击,慕容鲜卑真要远赴蜀中贺寿,实在是冒险!

  司马白说出心中忧虑,慕容恪呵呵一笑解释道:“成国李寿现在可是不得了,朝廷和羯赵都要拉拢他,咱们是去为李寿撑场面的,羯赵若是袭扰咱们出使队伍,岂不是要把李寿往外推?石虎已经传檄天下,逍遥公寿辰期间,天下诸侯一律罢停干戈!更书信父亲,要沿途款待咱们出使队伍,人吃马嚼一应开销都挂他石家帐上,而谁若擅动出使队伍,便是他石虎死敌!”

  司马白冷笑一声,啐骂道:“好大一个人情!石虎行事确实场面,简直一副天下共主的架势,朝廷都被他比下去了!大将军怕也不好拒绝人家好意吧?莫非要借此良机同羯赵休兵?”

  慕容恪叹气道:“殿下莫怪,咱们纵然胜了几仗,却也实在打不动了。这仅是缓兵之计,慕容鲜卑奉的是大晋正统,必然与那羯赵不死不休!”

  打打和和乃是兵家常事,司马白无话可说,只能暗自摇头。

  慕容鲜卑经此一役声威大振,已然并入天下诸侯行列,嘴上仍称晋臣,但已经可以同朝廷和羯赵平起平坐了!

  他仍不放心道:“与羯人议和,乃是与虎谋皮,石虎的承诺又有几分可信?纵然羯人自己不动手,也需得防着他们借刀杀人!”

  “那是自然,”慕容恪哈哈一笑,“不瞒殿下,除了贺寿使,我此行还有个头衔。”

  “恩?什么头衔?”

  “送亲使,嘿,去代国送亲!”慕容恪满是自豪道,“咱们慕容和拓跋,要联姻啦!代王拓跋什翼犍日前遣使求婚,父亲念他代王之爵乃是晋帝亲封,拓跋家也历代忠烈,便允了两家联姻,已将小姑许配什翼犍为王妃,送亲队伍与咱们同行!咱们慕容家的女人已是他代国王妃,借路一程,还有何虑之有?”

  司马白这一惊非同小可,鲜卑四姓,拓跋、宇文、段氏、慕容,以拓跋最强。

  当年时值永嘉丧乱,拓跋鲜卑屡屡出兵勤王,朝廷乃以王爵相酬。

  拓跋氏数代经营之下,带土千里,东自濊貊,西至大宛,南距阴山,北达沙漠,代国实力强名位正,是名副其实的天下强藩!

  这等诸侯都要上门求姻,如今的慕容鲜卑真是一飞冲天了啊!

  “我听闻什翼犍自小便久居羯赵为人质,何时袭了代王之爵?”司马白疑惑道。

  “去年代国内乱,众臣原本要立什翼犍的弟弟拓跋孤为王,但拓跋孤执意不肯,非要让位与什翼犍,更亲赴邺都面求石虎,欲以自己替做人质,换什翼建回国就位,这份兄弟情谊真是感天动地!石虎被这手足之情感动,也不再留人质,而放他二人一同回国,成全了这等兄弟情谊!”慕容恪缓缓道来,言语中满是钦羡感慨!

  司马白听了却连声唏嘘,别人家里无不兄友弟恭,司马家如何就偏偏骨肉相残呢!?

  他见慕容恪毫不在意代国和羯赵的渊源深长,暗叹一声,一语双关道:“代国明奉我晋室正统,实际却又羽附羯赵势威,这左右逢源的手段真是两全其美啊!嘿,照我看啊,这趟出使,怕是精彩的很呢!”

  慕容恪讪讪一笑,暗道岂止代国如此,我慕容鲜卑也正要效仿而行!否则如何在这乱世生存?

  但这话就不便挑明了,他只是呵呵一笑,岔开话头:“三日后咱们便要启程南下了,殿下好生收拾一番,到时我亲自来接殿下!”

  “这就要走了啊,还真是不舍呢!”司马白笑了笑,“送亲的日子,定然忙碌,你不用分身来接我,况且你知我最怕繁文缛节,实不愿意凑那热闹。”

  “那殿下之意?”

  司马白神色黯然:“我也没什么好收拾的,不如先出城等你们,阿苏德,让我悄悄的走吧,省的人家见我厌烦,慕容鲜卑大喜的日子,别因为我扫了大家的兴致!”

  “这是哪里话!”慕容恪脸上一红,现在阖城都在咒骂司马白是个灾星,出城那天,说不巧就有人朝他扔石头撵他早滚!这个委屈要放在他慕容恪身上,他非得见见血不行!

  “有何不妥么?”

  “没有!没有!殿下不喜喧闹,早些出城也无妨!”慕容恪连忙摆手,他又想了想,说道,“那便让裴山先陪殿下出城吧,咱们路上再汇合!”

  司马白眼睛扫向厅外,虚指门外看守,笑问道:“阿苏德,这事你不需请示大将军?”

  “嘿嘿,无妨,无妨,早走一步而已,殿下还能走丢了不成?殿下何时启程,那一千二百护卫已在城中,随时待命!”

  “越早越好,明日便走!卯时开城门,我寅时就出城,省的被人看见,徒惹麻烦,还望阿苏德交代关防,与我通行!”

  “也好,那一营将士也都思念殿下,恐怕多等一日,都等不及了。”

  司马白却是摇头苦笑:“就怕他们见了我这病怏怏的样子,会失望呢!”

  ------

  夏日里天亮的早,寅时初刻便见启明星斜挂天际,大街上虽然不见行人,但棘城南大门前,早已停着一营汉军。

  上千人懒散散的堵在门前,三五成群的凑成一堆闲言碎语,不少人嘴里还嚼着干肉,许是早饭匆忙没有吃饱,又有人猫在角落里打个哈欠抹着鼻涕,更有人干脆就摊躺在马鞍上鼾声大作,任谁一看,这等散乱的行伍,准是哪个县里的乡兵杂勇。

  可若说是乡兵杂勇吧,却又不像。

  一营兵将,身上穿戴,清一水的明光铁铠,胯下坐骑,尽是西域良驹,每人配齐了刀槊弓矢,细看之下,也都无一不是上品!

  这等精良装备,已不逊于甲骑具装,却又便于长途行军,行战皆利,便是大将军牙兵铁锻子,也略输一筹了!

  守城的门卒早得了军令,要与他们提前放门,也早早的守在了城前,望着这支兵马,不禁窃窃私语。

  “这些懒汉倒是清闲,却害爷爷早起开门!”

  “咱们近来缴获是有不少,但也不至于给这些乡兵杂勇糟蹋啊!”

  那人话音还没落,便被队正喝止,

  “嘘,闭上你的臭嘴,人家自己的缴获,自己不用,难道给你用?”

  “啥?那是他们自己的缴获?”

  “你知道个屁,他们是四将军的牙兵!正经的虎狼之师!追随四将军从辽东连战连捷,一路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是那日击破羯狗大军的先锋!又在密云山得了大胜!日前才回转棘城,俺亲眼看见他们伴在四将军左右!”

  “哦哦!哎呀!”那被踹之人顿时唏嘘不已,“那可真是的,他们若不用,真没人够资格用了!”

  “瞧见那个大汉没有,嗨,还有哪个,就是那个最高的,俺可是知道,千人首级挂在功劳簿上,辽东熊不让!”

  又一人说道:“可怎么看都是一群乡下人,四将军真是天上将星下凡,带着这么一群人也能立下赫赫功勋!”

  “哼!”一声冷哼传来,一个老卒躺在墙角藤椅上正自打着哈欠,朝地上唾了一口。

  那老卒是平郭人,原来是安辽镇的乡兵,在城外大战羯赵时,折断了一支胳膊一条腿,落下了半残身躯,四公子不忘老卒之功,安排他在城门吃饷,在棘城算是一个肥差了。

  队正生怕哪里惹了老卒不快,连忙上前询问:“老铁哥,你见多识广,咱们哪里说的不对,你给提点提点呗!”

  那老铁却是冷傲,躺在藤椅上连眼皮都没翻一下,浑然没听见一般。

  队正干笑两声,也不气恼,慕容鲜卑最重军功,寻常人仗着几分勇武,眼睛都能长到天上,更何况立过军功的,目中无人乃是再正常不过!

  队正刚要离开,却见那营汉军里闪出一个年轻将军,一步三摇晃的朝这走来。

  他也是颇经阵战的老兵,一瞧来人那一脸的煞气,禁不住的便是一颤,连忙行了一礼,暗叹这人手底下是有多少人命,才养了这般煞邪!

  那年轻将军似与老铁熟识,一近前便嬉笑戏骂:“你个老铁倒是会找地方将养!快拿碗酒给爷们解解渴!”

  那老铁终于睁开眼睛,却仍是躺着不动,爱答不理道:“二学子你这个阴阳怪气,什么时候能改改?”

  那人一脸邪煞,正是端木二学,他竟一脚踹上了藤椅,害的老铁差点摔下来,嘴里骂骂咧咧:“咱爷们这辈子兴许就见不到了,你竟连碗酒都不舍!”

  那老铁也不知怎么了,别说给酒了,便如锯了嘴的葫芦,任由二学子嬉骂,一言不发的假装睡觉,后来干脆转过身,连面都不照一下!

  “知道你还有家室,离不开这里,你能安顿下来,俺们都替你高兴呢,谁也没埋怨你,你却在这里犟的什么劲!再不起身,非把你掀翻不可,你......”

  二学子收住了话匣,竟硬生生闭上了那张臭嘴,忽然间像足了勾栏里的小娘皮见着许久不来的恩客,一转身,抜腿飞奔,便朝队伍前头跑去!

  接着便听一声长啸,前一刻还如懒汉晒街一般的兵将们,此刻竟整齐划一分列城门两端,突如其来的杀气,骇的守门卒们心头一震——这是何等的百战精锐,虎狼之师!

  一片寂静,只有马蹄零星的踢踏提踏声,伴着马车的吱呦吱呦声,从远而来,越来越近。

  那队正感觉周遭气氛噌的蒸腾起来,他围过猎,知道这种宁静的蒸腾,正如猎场中的海东青和狼犬,守候着主人的到来!

  队正透过人墙缝隙朝前望去,识的马车前的那骑,乃是裴家大公子裴山,他引着马车在队伍前方停下,车上走下一人,三伏天里竟还裹着貂裘,这人队正也认识,昌黎郡王司马白!

  司马白缓缓走下马车,朝着眼前这支兵马打量一圈,执马挺胸候立在那里的,有裴金、熊不让、端木二学、于肚儿、胜七、荣剑、柳栓柱,一营将士,都是随他转战千里河山,肝胆相照的袍泽!

  那一金一白的眼睛忽然湿润起来,他站在那里,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熊不让昂然一步跨出军列,双手擎着一把狭长横刀奉至司马白面前,正是司马白砍翻支雄大纛,昏迷后于乱军中丢失的御衡白!

  熊不让怔怔瞅着面前的自家主帅,那一袭貂裘格外刺眼,外间传闻司马白一病不起,他只当这病是操劳过甚,恨不能以身相替!

  幸而殿下无碍,但这憔悴的样子,却让近丈高的汉子眼圈湿红,强忍眼睛酸涩,这汉子一拜到地,奉上御衡白,沙哑泣道:“为王前驱,唯死而已!”

  “唰!”

  随着熊不让这一跪,一千二百将士亦然一跪,每人仅用自己能听到的声音,低沉一喝:“为王前驱,唯死而已!”

  守门卒们站在那里手足无措,不知人见人骂的灾星,为何会受这些虎狼们敬服!

  更令队正惊奇的是,那素来冷傲的老铁,不知何时离开了藤椅,半残的身躯竟同样的跪拜在地,嘴中嗫喏,也是“为王前驱,唯死而已”,同那些虎狼们一般无二!

  这些守门卒哪里知道,

  为王前驱,唯死而已,一次次的必死之战,那一千二百人就靠着这句话,一往无前,死中求活!

  裴山抽出佩刀,噌的割破手腕,任血流出,同样一拜,擎着手腕,肃然道:“为王前驱,唯死而已!”

  “嚓!”

  一千二百把刀同时抽出,割破了一千二百个手腕,一样的誓言:“为王前驱,唯死而已!”

  以血为誓,以命相随!

  面对一千二百袍泽的血誓,司马白默然不语,伸手抚上御衡白,摩挲那乌黑刀鞘,这把已然饱饮胡虏名将之血的晋室名刀,此刻又回到了手中,他猛的抽出刀锋,同样割破手腕,

  “有诸君之信,白,死亦值!”

  他回头凝望身后的棘城,心中感慨万千,从一介碌碌王公,到现在身怀本经阴符七术,负藏至宝矩相珠胎,更有精锐袍泽誓死追随,从今往后,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别了,慕容鲜卑!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21_21390/4773411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