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白狼公孙 > 第三百四十七章 降临的厄难

第三百四十七章 降临的厄难

        冀州,邺城。

        袁府里呈着严肃的气氛,夹杂着紧张的仆人不免多看了一眼,被管事的呵斥了几句,低头跑开,管事哼了一声“不长眼。”后,目光望去议事的大厅,里里外外都有匆忙的身形来去,偶尔有人打开门,捏着公文快步跑出府门,跨马离开。

        正厅内显得有些安静,袁绍一身常服,直愣愣的看着手中那张素帛沉默的坐在长案后方,旁边几位谋士,郭图、逢纪、田丰、审配、沮授、荀谌分坐两旁席位。

        此时,袁绍手中的消息是今日凌晨从兖州那边过来的,刚看到这份情报时,睡意顿时全无,欣喜若狂,到的后面,渐渐变得沉默起来,两侧的一众谋士都在低声交谈,有的脸上笑意甚浓,豫州爆瘟疫,毁的曹操的根,对河北来讲,自然是好事。

        某一刻,交谈的声音中,有两人的目光互相望了望,其中一人正是田丰,他看着上的袁绍,施礼拱手:“主公,豫州大疫本是件喜庆事,丰今日或许要触霉头了。”

        “元皓,但讲无妨。”袁绍放下素帛,眉角挑了挑,似乎早有预料。

        “启禀主公,自古瘟疫难防,百姓十之九死,尸骸遍野,如今天光炎热,若是传播过兖州,随人来到冀州,后果难以预料。”田丰低声说道:“......此时谈笑曹孟德,为时过早了一点。”

        席位中,沮授点了点头,也抬手:“元皓之言不无道理,瘟疫眼下方才是大敌,当封锁黄河以南,拒绝任何百姓、商人入河北境内。”

        “言非如此,纪反而觉得大可放心才是。”另一边,名叫逢纪的谋士轻轻饮了一口温酒,不在意的笑了笑:“瘟疫随重,但绝对过不了豫州,更何况兖州?曹孟德也是多谋决断之人,麾下荀彧、荀攸也都是有见识的人。”他瞥了一眼斜对面端坐的荀谌,轻放下杯盏,“.....怎么可能任由瘟疫施虐?”

        “此时谈正事,远图这是何意?”沮授看不过去了。

        这边袁绍静静的听着众人话里夹枪带棒的言语,表情未变,只是手中愈用力,然后呯的一声,将素帛压在桌面,目光抬起来:“上党郡胜负未分,时间太长了,着令通知过去,让颜良他们退兵吧。”

        “都这个时候了......”他吸了一口气,负着手走到中间,沉下声音:“......你们还闹什么?”

        曹操若是在这场瘟疫中元气大伤,对于他来讲本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只是有些事情只有处在他这样的位置上方才看的清楚,正如刚刚田丰、沮授所说,万一瘟疫施虐来到冀州,也是难以抵御的。

        然而当下,还有一个在袁绍中最为紧迫的事,一月前,冀州一带出现大股的骑兵在周围烧杀抢夺,对方为那人也是悍勇异常,寻常将领率兵追击,反被对方打的大败,而后他又命麴义,然而那人并不接敌,仗着骑兵的度迂回袭击他处,直接将麴义所领的先登营甩出一大截。

        这位养伤一年多的四州之主终于对麾下互相对掐的谋士爆了出来,经过田丰、沮授身边时,脚步稍停了停,侧脸望了望二人,又看向敞开的门扇,外面阳光明媚,眯起了眼睛,神色复杂的开口:“瘟疫厉害不假,但不至于让我惊慌到如此地步,早年......我与阿瞒乃是挚友.....挚友啊.....就是那种.....那种一起胡闹.....形影不离......”

        “他羽翼未丰时,寄于东郡,要什么,我给什么,如今反过来,他曹操想要反抗了......但是你们知道吗?真想有一天,他能重新出现在我面前,说:‘本初,那家好像娶了新妇,我们过去闹他一闹。’........想想,又是不可能的了。”

        说完这话,袁绍身形有些迷离的晃了晃,随后,负手跨过门槛立在光芒里,不久,他朝厅里的众人挥了挥手。

        “传令拉一批粮秣过黄河,给他送过去,再告诉他,往后恩断义绝,沙场见。”

        夕阳在天边烧出壮丽的红霞,鸟雀飞过了视野。

        ************

        日头偏西,许都皇城。

        “皇后今日城内出事了。”

        一身宫廷衣裙的任红昌在后宫一处花圃找到了正往回走的伏寿,两张美丽的脸孔贴近轻声交谈。

        “出什么事?”

        “......原本已离去的公孙止又陡然折转回来,烧了耿侍郎府邸,又杀了对方,国丈因此也被牵连,罢了持金吾,改任了辅国将军、散中大夫......眼下皇后的计划,不得不夭折了。”

        一朵鲜花,折断在了少女的手中。

        想起那日夜里的屈辱,心火莫名的又烧了起来,咬牙沉着脸,片刻后,又摇摇头,低声道:“......那日你想出那离间公孙止和曹操之计,却是未成功,累及孤受辱,他二人如今依旧亲密无间......算了,眼下城外疫病施虐,灾民遍野,孤身为大汉皇后不能拿百姓生死当做儿戏,此事暂时搁下,一切以灾情为主,孤不再想看到长安那一幕再在许都出现了。”

        “皇后既然如此想,红昌自然不会横加阻拦。”任红昌抬起头,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笑容有些凄然,随后,转身缓缓离开。

        美艳的背影在夕阳下越走越远。

        .......

        七月初,数批许都囚徒戴着脚链走出城门,在灾民中宣传需要注意卫生之类的事情,下午,上百座粥棚开始搭建,城中差役、骑兵四处出动,搜捕一些有罪名的豪绅,抄家缴粮。

        七月十一,官仓开放,仅剩不多的余粮也拉出城,大量的差役上街,敲开官员家中大门,太尉杨彪率先捐出粮秣做了一个开头,装载救命粮食的辕车66续续被运出,清查登记,再往城外。

        七月十三,有灾民现稀粥中有了些许肉脯添加在里面,虽然很少,但却是让啃食草根树皮的人来讲,是难以形容的......美味。

        随后的数天,肉粥、汤药成为每日必不可少的东西,直到七月十七这天,人群中爆出了第一次混乱,有人哭泣、有人大叫呼喊、有人直接昏厥倒下,相对赈灾这样的大事面前,原本就是一些每日都会生的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

        直到天空飘起黑烟,更加难以让人接受的复杂,降临在了城外所有人头上。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1_1151/16798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