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千铭契目录 > 第一百一十七章 生死绝杀:寒霜禁锢

第一百一十七章 生死绝杀:寒霜禁锢

  记不得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原本只是一位和伙伴们无忧无虑玩耍的女孩,就像所有这个年龄的孩童一般,她享受着本就属于她这如花似玉的大好年纪的快乐。她和伙伴们追逐嬉戏、爬高上低,父母慈爱,族内一片和睦,偶尔眼前还会浮现出一张倔强的小脸,令一颗名为情愫的种子悄然生根发芽。

  她觉得这样的日子已经很好。

  但又是从哪一天开始,那双手再也没有快乐地触碰过鲜花玩具和那片自由的空气?又是从哪一天开始,那双眼逐渐被迷惑充溢?

  记不得了……

  大脑中只有一些零碎的片段,一场稀奇古怪的大会,一场莫名其妙的仪式,族人们低低的议论声宛如驱散不走的苍蝇日日夜夜盘旋在耳边,昔日熟悉的玩伴看向自己的眼神变得越发陌生,族人投向自己的目光开始有了敬畏,父母望向自己的双眼里含着她读不懂的火热的希冀。

  还有大哥……

  无数次被他亲手毁坏的心爱之物,无数次无能为力地看着朋友们一个个远离自己而去,无数次听到他低沉的冷笑。

  “醒醒吧,多大个人了,你竟然还在乎那些虚假的情谊之说?”

  “就你这水平,还敢大言不惭地说要守护自己的心爱之物,可笑!像你,只配在我脚边,看着你的心血付诸东流,看着你最珍视的人一个个离你而去,但是你什么都做不了!”

  “这里,以强者为尊,而弱者,不配拥有姓名!你听懂了吗!柳纸鸢!”

  她懂了。

  自小被人无数次称赞冰雪聪明的她,怎么会不懂。

  丢掉玩具,拿起复杂难懂的古籍,她开始强迫自己顺从族人的期待、父母的意愿、命运的洪流,掩藏住内心的波涛,扼杀掉一切可能妨碍到自己的、不应该存在于此时的情感,努力钻研古老的咒术,然后戴上伪善的面具,如跗骨之蛆般寻找到猎物,然后疯狂地撕咬上去,攫取新鲜的血液。

  都是很久远的事情。

  记不得了……

  她只看到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横亘在自己身前,对面遍地鲜花绿草,一片蓬勃之景,一位身着白裙的女孩自由自在地奔跑;而自己这里万物凋敝、萧条破败,身后是无边无尽的黑暗、是萧瑟凄凉的——

  亘古寒冬。

  记不得了……

  记……不得了……

  身躯坠入无边无际的深渊,她努力地向上抬手,努力地睁大双眼凝视着。

  她好想……好想再看一眼对岸的盛景,好想看清那白衣少女的面容。

  她好羡慕她。

  如果抵达不了。

  那,就看一眼,可以吗?

  仿佛是为了回应她,少女跑到崖边,探出了那张小脸,朝她微笑。

  肌肤白皙如瓷,眉目如画,红唇如绛,那清澈碧蓝的一双眼眸,宛如暴雨过后一碧如洗的蔚蓝天空,倒映着世间所有的美好。

  那是张她再熟悉不过的面容。

  她是……我?

  那……我是谁?

  眸子一点点抬起,最终视线定格在白衣少女垂落的青丝上。

  浓重的黑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去,短短几秒内变为深灰再到浅灰直至最后的万千飘飘荡荡的银丝。

  银发三千,如瀑如雪,如浪如潮。

  没有带起一丝声响,女孩的长发骤然延长至自己身边,背后的青丝无风自动,两人无数的发丝慢慢纠缠在一起。

  她感到自己的身躯似乎停止了下坠。

  四只眼睛注视着彼此,数不清的发丝还在不断交汇,她的余光里是一片灿烂的银。

  有女孩的。

  有她的。

  她身后的青丝随着两人发丝的不断交缠在逐渐同化,那条交际线不断朝她推进,黑白二极,两相对比,交相辉映,明明是天差地别的颜色,此时看去却没有任何突兀与不适,有的只是震撼人心的极美极绚。

  就像阴阳流转,仿佛天生就该如此。

  天生……就该如此?

  双眸骤然瞪大,那片平静的湖泊就像被投入了一块陨石,一圈圈惊人的涟漪不断扩散,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宛如濒死的人张大了嘴。蛰伏已久的能量充斥着身体,所有肌肤、血管、皮肉都开始散发可怖的寒意,心脏跳出急促的鼓点,灵魂发出尖利的嘶鸣。

  天生……就该如此!

  天生就该如此啊!

  青丝仅存的乌黑彻底褪去,她轻轻阖上了眼眸。

  时间仿佛静止在此刻,两位容貌相同的少女,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一个稍显青涩,一个略显成熟;一个笑容明媚,一个面如止水。

  两人一模一样的银丝彻底联结在一起,不分彼此,不分你我,漫天的长发铺散开去,这幅画面最后的黑意被彻底撕碎。

  她身后的万丈深渊之底,仿佛有道光在慢慢升起,它一点一点放大,最后势如破竹将黑暗吞噬殆尽,张开巨大的怀抱将她融入其中。

  天地间,黑暗彻底消散,仅存的,是纯洁无暇到极致的银白。

  她缓缓地呼出一口气,气息悠远绵长。

  一双冷到极致的眼眸慢慢睁开,唯见那苍然的蓝色眼底,一对六角形的雪花状瞳仁分外显眼。

  “轰——”

  震耳欲聋的气浪骤然扩散,六只影像虫无一例外全部倒地。

  “我的天这什么情况?”

  “画面呢!这怎么全部黑屏?模拟灵境里头发生了什么?”

  “裁判!组委会!都去哪里了!这么重大的比赛事故没有人处理的吗!”

  “老兄别激动,大概是这模拟灵境的设计出了什么问题,往年又不是没发生过,来来来,继续吃瓜。”

  小婉和落落不知所措,同样以为是灵境本身运作出了问题的她们,低声交流几句赶紧看向贵宾台,考虑到参赛人员的安危和帝国的声望,她们希望得到一个确切的指令,但她们却注意到帝国高层无一不是面露疑色。

  那现在,是否要紧急暂停?

  “南哥!画面突然没了!”

  “老子知道!”

  豁然抽出身后巨剑,楚之南确认先前的危险已经彻底消失后,鬼气全开,直接冲向擂台的位置,眼底是刺目的猩红,紧随其后的是不待安静调养就继续战斗的锦官城,那妖孽般的面容上也是罕见的严肃。

  与旁人不同,他们心头冒出的第一个想法自然是与先前的暗袭有关,也就是说暗处敌人的魔掌已经毫不避讳地伸到了光天化日之下的比赛场地内,里面的念玖棠和纸鸢肯定已经陷入危险!

  “敢对我们八星堂动手,难道我们还能任人宰割吗!”

  全然不知外界的骚动,模拟灵境内一片平静。

  当然,这些都是暂时的。

  甚至准确来说,只有短短几秒的祥和。

  分头行动的舒薇和孟瑶同时注意到了涌来的异样的能量波动和倒地不起的影像虫,心生怀疑的同时,却是孟瑶率先取出定位器进行灵境的探测。

  她们自然都以为是这A级的模拟灵境再度出现什么新的变化。

  但震荡的发源地,自然是另一番景象了。

  “柳纸鸢你疯了!”

  “不,我清醒的很。”

  空灵的声音飘渺不定,纸鸢美眸流转,最终定格在天桓的身上。

  原先束住青丝的发带不知何时早就彻底断裂开来,此刻,如瀑的银丝飘飘荡荡披散下来,遮住了纸鸢大半张小脸,只有碧蓝的眼眸透过发丝死死盯着面前的人,其中的六角形雪花瞳仁也是在不断刺激着那人的神经。

  “你疯了……你疯了……”

  好像失了智一般不断机械着重复这三个字,天桓难以置信地打量着面前的少女。

  当看到她右臂的衣料被震碎,那道他再熟悉不过的灵印露出来时,天桓终于像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控制不住自己放肆的笑声。

  “哈哈哈,柳纸鸢啊柳纸鸢,你现在亲手提前冲破了借鼎之咒,毁坏了秘术的封印!你已经是大半个废人了!哈哈哈,我看你还有什么资本再和我争!族长之位,已经是我的了!啊哈哈哈哈!”

  “你错了。”

  平淡地没有丝毫感情掺杂的声音响起,纸鸢没有理会天桓的冷嘲热讽,没有理会不断滴血的灵印,没有理会被衣服遮蔽的身体上由于开始反噬而出现的咒文。她只是静静地看着天桓,如同在看着跳梁小丑一般,美眸中含着淡淡的讥诮和蔑视。

  “我说过,我不会再同小时候一样被你踩在脚下,我不会永远都事事矮你一头,我会证明给你,我也有能力守护心爱的一切!在今时今日、此时此刻,只要我柳纸鸢还在,你就不要想轻易伤害到她!”

  随着掷地有声的最后一字,纸鸢大吼一声,披散的银丝骤然扬起,裸露在外的手背、脖颈、面颊,迅速攀爬上刺目的血红色咒文,胳膊上的灵印就像被撕裂出一道大口子,暗红色的鲜血源源不断地喷涌而出,顺着她的手臂蜿蜒而下,转眼间就在地面上汇聚起一摊小湖泊。

  “你不要命了!”

  好像听不到天桓的怒吼,也注意不到伤口撕裂的疼痛,纸鸢纤指一点,用气息护住念玖棠后,朝天桓缓缓迈出一步。

  莲步微移,足尖点下的地面迅速结出一层寒霜,后脚跟上,步履不停间,天桓甚至听到了寒冰凝结而成的那种嘎吱声。

  怎么办!

  身前的威压越来越强,纸鸢的神情犹如藐视一切的寒域领主,令天桓在认识她那么久以来,头一次从骨子中生出恐惧。

  他飞快瞟了一眼自己的队长,不出意外,艾小蝶依旧是昏死状态,随即他转向纸鸢,视线迅速掠过她的双眉、睫毛和耳朵。

  还好,还不是恢复成完全化的形态,看样子借鼎之咒还没有完全被冲破。

  心底刹那间生出两种念头,天桓又是遗憾纸鸢没有彻底打破咒印而失去被反噬完全吞没的机会,又是庆幸没有完全掌握寒霜之力的纸鸢令这场战斗的胜利天平没有过度朝她倾斜,自己还有一战之力。

  “既然你对自己那么有自信,那为兄就让你看看,真正的实力差距,可不是你逞突破咒术的一时之快就能弥补的过来的!”

  不再有所保留,天桓握紧长枪,将体内残存的灵力全部灌入其中,大喝一声,脚掌在地面狠狠一踏,蔓延过来的薄薄冰层转眼间四分五裂,他的身形骤然前冲。

  “接招吧!”

  巨大的能量迸发出来,检测到这处的动静,几乎是所有模拟灵境内的怪物统统涌向了这里,有黑眼睛的,也有红眼睛的,一时间,原本目力所及的尽头,顿时探出了数不清的丑恶脑袋,接近比赛的尾声,红眼睛怪物的能力已经进化到跨越异形和普通喷水喷火,当然它们也无一例外变得更加敏感、容易攻击。

  “我的傻妹妹!你下不了手的!这不会是我们的结束,这是开始!”

  在天桓前冲的刹那,在所有怪物即将发动能力的瞬间,纸鸢红唇轻启,极轻极轻的笑声传了出来。

  “那你,尽管试试。”

  双手遥遥抬起对准高速冲来的天桓,纸鸢周身的寒气越来越盛,方圆百里的地面迅速结上晶莹的冰晶,天地黯然失色,在这还残有余热的季节里寒风骤起,漫天雪花片片飘落。

  第一波能量冲击直接硬生生折断枪杆,天桓双瞳缩成针尖般大小,喷出一大口鲜血,轰然倒退。眼见着纸鸢的力量微歇,慌乱间他一把抓过昏倒在地的艾小蝶,将她挡在自己身前。

  “雪域飞花:寒霜禁锢!”

  刺骨的寒意席卷大地,所过之处,一切物体全部被凝结成冰,能量汇聚到一点冲向天桓,势如破竹,无人能挡。

  “轰!”

  周围所有露头的还有隐藏的上千只怪物被尽数冰冻震碎,这一片大地上被白色覆盖,除了纸鸢和那位还躺在地上的金发少女,其余无一不是成为了晶莹的寒冰雕塑。

  刺目的冷光折射出来,静静地凝视着面前的一男一女,那只白皙的小手停在了半空。

  到极限了么?

  咒文瞬间放出亮光,鲜血顺着破裂的伤口喷涌而出,脸色瞬间变作惨白,她踉跄着软倒在地。

  随着光幕终于慢慢开启,一只小手忽然动了动。

  费力撑开眼皮,念玖棠运足力气撑起身子,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得呆住。

  冰雪未消,唯有一座冰雕正慢慢融化,露出里面男女的身形,而一位银发少女正一动不动躺在血泊之中,披散下来的长发正一点点变回漆黑的颜色。

  总决赛第一场,就这么以一种极为残酷的方式,悄然落下了帷幕。

  ------题外话------

  呜呜呜脑子里好多好唯美的画面!!!励志学画!!有朝一日一定要摸出一张!!

  手:不!gun!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19_19454/860126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