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千铭契目录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活着的凶手与死去的证人

第一百一十八章 活着的凶手与死去的证人

  天地一片白茫茫的景象,刺目的寒光晃的人眼睛生疼,那道娇小的身影半撑起身子,眨眨已经覆盖上些许寒霜的睫毛,大眼睛带着些迷茫和惊讶环视着周围。在这一片雪白的单调图景中,那一滩猩红的血泊也是因而变得如此醒目刺眼,不断刺激着她的视觉神经。

  明明温度是那样寒冷,但那摊血迹却没有任何凝结的迹象,反而还在以一种缓慢的速度向外扩散着。

  尚未褪去的寒意惹得念玖棠一个激灵,她哆哆嗦嗦站起身,打了个大喷嚏,结果扯得胸前伤口一阵疼痛,缓了许久,才龇牙咧嘴地服下一颗回灵丹,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奔了过去。

  “纸鸢姐姐!”

  将昏迷的纸鸢抱在怀里,念玖棠赶紧从储物器中翻出回灵丹和疗伤药先喂到她的嘴里,然后不顾精神力还处于的贫瘠状态,用刚才恢复的丢丢念力迅速探查了纸鸢一番。

  然后就见念玖棠的本就难看的脸色瞬间又黑了几度。

  “见鬼!在我昏过去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匆匆瞥了眼慢慢褪去冰层的天桓和艾小蝶,念玖棠来不及细想,不敢耽搁,赶紧以最快的速度,准备拖着自己残破的身躯顺便努力带着纸鸢踏进光幕之中。

  倏地,她脚步一顿。

  眼波流转,方才脑海内一闪而过的微弱声音拨弄着她敏感的神经。

  与平常不同,站在光幕边缘,念玖棠竟然已经可以听到外界隐约的人声,而且听这逐渐放大的音量,他们好像还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朝这边奔来。

  虽然不明白北歌话语的个中含义,但是念玖棠还是果断停下脚步。

  灵力和精神力目前的恢复速度着实令念玖棠惊讶了下,但她很快抛开杂念,碧绿色的眼底再度涌上雾气。

  她右手一翻,随即猛然握紧。

  冰层碎裂的喀嚓声瞬间蔓延开去,也许是受到了虚弱的纸鸢的影响,实质化的念力轻易就将之碾了个粉碎。

  随着轰的一声,所有冰晶彻底崩坏,没有融化出任何水迹,晶莹的冰层瞬间破碎成漫天齑粉。粒粒冰晶折射出点点光芒,无声无息地落在少女的瘦弱的身躯上,早已不复先前的寒冷。

  散落的发丝遮盖住小半张脸,念玖棠垂下眼睫,深深地看了眼昏迷的纸鸢,随即头也不回地带着她离开了这里。

  她们的身后,空有一片破败的废墟大楼和瘫软在地的二人。

  灵境内,再也没有一丝冰雪的痕迹。

  *

  “医疗队!医疗队快来!”

  “拟态门里头还有人,张三李四王二麻子你们去搭把手!”

  眼前似乎不能一下子适应外界的光线,面对嘈杂的声音,耳朵也是如此。冷眼看着一大片白衣服的人吵吵闹闹在面前晃悠来晃悠去,将纸鸢姐姐抬走不完,还七手八脚地想把自己也弄到那个担架上,念玖棠皱眉,哼哼唧唧往外挣,奈何身上还没有什么力气,只能说收效甚微。

  “我没事!不用治疗!”

  她没有受很严重的伤。

  她只想吃饭。

  她现在能吃下一头猪!

  要是现在能有谁过来帮自己一把……

  “臭丫头你没事吧!”

  这如同心想事成般的兑现速度令念玖棠简直要喜极而泣,她顺着楚之南的力道跌到他的怀里,然后像溺水的人一样紧紧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死命地搂住他的脖子,坚定地用高冷的后脑勺和高冷的屁股对着那群气势汹汹的医疗队。

  不知道是不是她多心,她总觉得这群人似乎怀着一种非常迫切的心情,简直像押送犯人一般。如果不是她着急纸鸢的伤情,念玖棠就冲着自己的这个来的莫名其妙的第六感,她是真的不那么情愿将纸鸢姐姐交给帝国的医疗队。

  莫名其妙在比赛中出现人员更替的事故还只是明面上的,私底下那些各种看不懂的暗箱操作才更令人恐惧。

  “那先带这个女孩去治疗,去去去,别问那么多,上头是这么安排的。”

  从楚之南怀里昂起小脑袋,听到医疗队的嘀咕,念玖棠眼眸沉了下来,随即昂头开口道:

  “我们……”

  “你们不要着急,我也跟着一起去。”

  两人一惊,同时转向来人,见阿泽火急火燎地冲来,显然也是听到了一星半点他们的对话。

  小医师匆匆点头示意了下,然后立刻拔腿跟上医疗队的队伍。他飞快冲到最前方,好像在给领队的交涉着什么,念玖棠努力踮脚看着,注意到那人虽然面露难色,不过最终还是点头同意了。

  担忧的目光一直追随着那队人远去,念玖棠忽然感到耳畔一阵温热的气息拂来。

  “有阿泽在,放心吧。”

  一层嫣粉顺着耳垂蔓延开来,念玖棠干咳一声,推开楚之南,强作镇定地扭过头:“我知道!不用你多嘴!”

  任由那只不安分的爪子拨弄着自己的头发,念玖棠对上不远处锦官城的视线,像想起什么似的刚要开口,但在下一秒忽然注意到了四周观众席上数不清的炽热的目光,猛地一惊,连忙咽下了已经到嘴边的话。

  “我要吃东西。”

  念玖棠扯扯楚之南的衣袖,做嘟嘴状。

  “吃吃东西聊聊天,可以嘛?”

  手掌停止蹂躏那堆浅金色小卷毛,楚之南唇边的笑意渐渐收敛。

  “当然可以了。我们慢慢吃,慢慢聊。”

  *

  “嗷呜嗷呜嗷呜。”

  楚之南:“……”

  “吧唧吧唧吧唧。”

  锦官城:“……”

  “嗯?你们怎么都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原来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能吃?!”

  两人异口同声的质问丝毫没有打扰到念玖棠的兴致,她又往嘴里塞下一个布丁,仰着脖子咽下去,终于腾出嘴继续接话:“这又不能怪我!能力所需而已!”

  能力所需?谁家动脑子的念力需要那么耗费体力了?

  两人心中皆是出现同样的疑惑。

  无视那边的质疑眼神,念玖棠继续大快朵颐。

  她又没说错,北歌和她今天破纪录地切换了三回意识,而且她至今还有力气走路说话吃东西,要不是北歌一直神秘兮兮地让她瞒着这件事,以念玖棠的性子早就得意洋洋地翘着尾巴说出来炫耀顺便求一波夸赞了。

  “吹风机那里暂时没有消息,我们先长话短说,我要简单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况。”楚之南早些时的戾气被他悉数收敛起来,半点都没有让念玖棠察觉到,“组委会那边估计还有后续。喏,如你所见,这轮总决赛的积分太奇怪了。”

  后半句话,他显然是在对着念玖棠讲。

  顺着他修长的手指看过去,念玖棠注意到,挂着八星堂名号的计分板,最终积分同一梦居相比,不多不少正好以一分优势胜出。

  “这分怎么了?”

  她由苦战变成持续掉线,后来又陷入二轮苦战,从始至终都没太有什么精力关注三家的积分变化。

  “我们的分数的变化情况和大筛选那次很类似,都是在最后一秒钟时瞬间增长到了一个可怕的数字,其中跨越的数据之大,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个词。”

  作弊?

  念玖棠拧起眉毛。

  “然后,在你们中途的战斗过程中,全程跟踪拍摄的影像虫出现了问题,六块屏幕无一例外全部黑屏,外界对拟态门中的战斗一无所知,不知什么原因没有暂停比赛,等到结束后,就看到已经晕过去的三个人、二脸懵逼的一梦居队员,还有你——”

  “以及那莫名其妙的高涨积分。”

  说到这,楚之南好像渴了,扫视了一圈桌面,然后无比自觉地顺手抄起念玖棠喝了一半的橙汁,一仰脖喝了个干净。放下瓶子后,他自然而然忽视念小妮子痛失饮料的幽怨目光,交叠双手探过身子:“所以,小短腿,你们最后在模拟灵境中发生了什么?”

  利索地丢掉关于果汁的私人恩怨,念玖棠很努力地挠头回想着:“其实,中途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也是昏迷的状态,直到比赛结束才醒过来的。”

  “对了,说起这个,你们俩是怎么避开那些致命伤的?”

  “在被舒薇轰到的瞬间,我调动一千零一夜形成了防护,挡下了大部分冲击力。那些碎片我现在使用的更加熟练了,已经可以单独环绕在周身形成保护,它们替我挡住了大部分冲击。”念玖棠按了按胸口,面上一闪而过的痛苦神色被楚之南尽收眼底,“后面的攻击也是,他刺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调动全部防御,只能用堪堪几个碎片护住枪尖刺下的部位。”

  “但是由于当时身体虚弱,关键伤害挡下后,还是有四溢的能量透过碎片打在了我身上。当时直接被力道震得晕了十几秒,再醒过来就这样了……”

  脑袋被温柔地按了按,念玖棠朝楚之南眨眨眼。

  “你已经做的很棒了。”

  打定主意回来无论如何都要将她押送到阿泽那里诊断一番,楚之南终于在锦官城无比期待的注视下转向了他:“那么,这位小朋友呢?又是用的什么高明的手段逃出生天?”

  锦官城喜上眉梢,骄傲地亮出符纸:“我……”

  “啊——我要吃那个!抹茶味的!”

  楚之南立马别过脑袋无视掉锦官城,伸长胳膊取过念玖棠因为手短够不到而只能眼巴巴盯着的小蛋糕,细心撕开包装袋喂到她的嘴里。

  “喂!你们俩!”锦官城怒而起,“这狗粮在下不需要!”

  好不容易努力挽回队长大哥和小妹妹的关注,锦官城故作高冷:“在过去的一个月内,神识之海又被我开发出了‘替身符’,面对突如其来的‘盟友’,我肯定不能轻易放松警惕对吧?所以就做好了二手准备,在那个胖子砸下来的一瞬间用替身符换了位置,谁知刚安全没多久,就被莫名其妙传送到了拟态门外头。”

  锦官城一席话让念玖棠不由自主再度回想起那一片白茫茫的冰雪世界。

  待会他们问起来,我该怎么回答?

  为什么北歌会以“为时尚早”为由不让我告诉他们具体情况?

  纸鸢姐姐的能力……到底是怎么回事?

  无数的疑问在这一瞬间唰地通通涌上心头,念玖棠低头思索。

  也许是今天快节奏切换和战斗的缘故,北歌现在的状态并不是很好,大概正窝在神识之海中进行疗养,没有如平时一般积极地回应她内心的小九九。

  思考无果,等念玖棠再度回过神来的时候忽然发现四周一片安静。

  楚之南低头看着传音盘,对面的锦官城静静等待,就是眼底有着几分明显的不安和焦急。

  大概是信息比较长,楚之南花了一段时间才浏览完。

  “这下有意思了。”

  收好传音盘,楚之南看向念玖棠和锦官城,“怎么样?可以行动吗?我不太放心把你们单独留在这里。”

  “当然!”

  冒险之血和八卦之魂熊熊燃烧起来,念玖棠两眼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实在不行,我也可以勉为其难地让你扛着我!”

  “呵。”

  没有当念玖棠在开玩笑,楚之南直接起身拉开她的椅子,蹲身将小丫头弄到自己背上。

  “刚刚是吹风机发来的消息。”

  情况紧急,楚之南只是简单给阿泽发了个消息以示说明,甚至连接下来的另外两家铭教的对决都没心思看就带着两人暂时离开。

  “小狐狸之前从尤远那里听说,组委会其实找到了玉面狐族事件的元凶,他同时也是盗取肖意纹印的人,似乎是在抓捕过程中反抗过猛,然后被……”

  锦官城人高腿长,跟上楚之南一点不费力,甚至听到这里还有工夫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还配合地翻了个白眼,做濒死状。

  楚之南点点头,补充说:“但是,小狐狸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看到那尸体的第一眼就险些暴走,好不容易控制住还非说什么……事情没那么简单?”

  “这人看样子是百兽门成员咯?知道名字吗?”

  “徐大文,是百兽门一员,灵兽本体是绿甲虫。”

  听到这里,念玖棠眉头越皱越紧。

  “不对啊,难道你忘了,那个黑袍人已经当场被烟儿的能力杀死,早已经死去的人怎么会作为‘凶手’而被再度抓起来杀掉呢?”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19_19454/859769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