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千铭契目录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活着的凶手与死去的证人(下)

第一百一十九章 活着的凶手与死去的证人(下)

  此处,最开始的混乱已经逐渐平息,骚乱源头的那位少女此刻正以一种别扭的姿势被人按着半跪在地,对此她并没有什么过激反应,只有那双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地面上的尸体,娇媚的小脸上神情呆滞,似乎陷入什么巨大的震惊中无法自拔。

  周围的建筑物倒没有什么被大规模毁坏的痕迹,但正是这看似安静祥和的画面才显得更为诡异,如果真的有人作为契约者自然能感受到其中的异样——不难看出这一块狭小的天地间竟然散布着惊人的威压,那令人窒息的感觉竟然宛如实质般缠绕上每个人的脖子,压迫住他们的胸口。

  “烟儿你冷静听我说!”尤远慌张地转向另外两人,“你们俩也是!还有诸位百兽门的兄弟!大家都不要激动,先停手!这件事有很大的蹊跷!”

  一脚踢飞准备咬上自己的一只灰毛鼠,安子麟冷冷瞥了眼尤远,随即同控制住玉烟儿的墨霜对视一眼,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只是那还在不断呜咽着的风声,宣告他并没有那么轻易就放下了自己的戒备。

  “虽然就目前来看,我们这边的当事人只有一个在场,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就会被你们随口编造的谎话糊弄过去,虽然那些家伙自大又臭屁,但是在事关伙伴的问题上,大家的行动绝对不会像某些铭教一样,神不知鬼不觉拉了一堆仇恨还不自知。”

  安子麟嘲讽技能依旧满值。

  “你还要老娘说多少遍!”喻雪手腕处的纹印逐渐放起亮光,她翻手取出幻音铃,杀气腾腾地指向安子麟,“队长只想在私底下尝试拉拢玉烟儿加入百兽门,这种妄图掠夺本属于玉面狐族的大量灵力的伤天害理之事我们不会随便背锅!当时的情况我想我也已经解释的很清楚,我和尤远并不知情!”

  闻言,喻雪身边一位瘦小的男子连忙附和道:“对啊对啊,对于我们百兽门这种大型铭教来说,这个黑锅一旦背上,我们在灵兽界都可以不用混,直接卷铺盖滚蛋当个三流铭教算了。你们人类不清楚,我们可知道这其中的严重性。”

  大概嘴上这么说,摆出来的现实还是他们百兽门管教不利,出来了个老鼠屎,所以就算是在努力为自己辩解,他的口气也不是很冲。

  “呵,我还就不信了,出门一趟,自家队员莫名其妙连跨两个等级,你们明察秋毫的队长竟然会无动于衷?”安子麟看向至今为止默不作声的宁长清,“灵力等级越到后面提升越困难,这可是大陆上的人公认的事情啊。”

  言下之意,证据确凿,百兽门无论再怎么狡辩都没用。若不是估计着现在情绪十分不稳定的玉烟儿,害怕刺激到她什么,安子麟觉得依着他自己的性子,肯定会采取更利索的手段而不是在这里磨磨唧唧和他们打嘴炮。

  “组委会当时没有直接点出玉面狐族的事件同你们百兽门有关已经是很给面子了,他们现在只是暗中派人缉拿徐大文。况且,把我们屁颠屁颠喊过来的,可还是你们百兽门的小兄弟尤远,怎么这弄到最后,感情看上去还是我们抱着一副仇人上门找茬的样子来了?”

  “我用传音盘通知烟儿不是为了要两家铭教直接再干起架来,我也想尽快弄清楚这件事!此次通知你们,正是这件事其中有很大的疑点!”

  尤远的嗓子同往常相比沙哑了不少,见安子麟三人看向自己,他顶着同伴们各异的目光,有些疲惫地开口讲道:“当时,喻雪姐不在场这点,诸位都是知道的。”

  “对,当时浩浩荡荡涌来一大批人,计划出现巨变,我联系你俩结果一个也联系不上,干脆就先走了。”

  对于这点,喻雪承认的干脆利落。

  “接下来,烟儿因为某些原因失去意识,也就是说,现在来看,勉强算是清醒旁观完全程的人只有我。”

  没有透露玉烟儿身为双灵共存体的事实,尤远继续说:“具体中间的战斗过程我并不在场,但是最终结果我是看得一清二楚。”

  “那个黑袍人——也就是整件玉面狐族事件的元凶——已经当场丧命于烟儿的能力之下。他并没有及时逃离出来,但值得一提的是,大文在玉面狐族事件过去后还再度多次出现在百兽门中过。一个已经当场死去的人,怎么会是组委会心心念念想要缉拿的逃犯?”

  “那个黑袍人,当场就死了?”

  读出安子麟明显的疑惑,尤远点点头:“嗯,这点我敢保证绝对是实话,如果你们不信,回来自然可以询问那三个人,他们可以证明这句话的真实性。”

  “不用问了,这小鸟说的是真的,那个黑袍人确实死的连渣都不剩了。”

  被耳熟的声音惊了一惊,安子麟寻声望向来人。

  念玖棠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早早从楚之南背上跳了下来,气色还算可以,就是手掌有意无意还在按着自己的伤口。他们三人从中途的对话就已经开始旁听,这会念玖棠注意到楚之南接过尤远的话茬,自己便赶紧跑到玉烟儿旁边,细心查看她一番后,将注意力转向了躺在地面上的那具冰冷的尸体。

  北歌后来将精神入侵的探知结果尽数转告给了她,关于黑袍人和大文的关系,基本已经可以明确指向为“同一个人”的结论了。但如今亲眼见着大文的尸体躺在自己脚边,关于先前那个结论便这么不由自主被推翻。

  “你们可算来了。”

  安子麟粗粗扫视一圈,注意到缺少的两人,眼眸顿时沉了下来,但考虑到此时情况,他还是先压下心头的焦虑和烦躁,果断先将此事搁置在了一旁。

  “喂,你小心点。”

  丝毫不怂准备用念力探查尸体的念玖棠被人一把搂住。

  “你的伤。”

  “没事啦,我有数。”

  大着胆子捏了捏楚之南的脸,念玖棠深吸口气,念力尝试着回溯起过去,不放过任何一丝感知到的线索。

  这似曾相识的感觉。

  第二次用自己的铭契探知尸体,念玖棠还是觉得哪里怪怪的。

  无形的念力蔓延开来,念玖棠试着从尸体的伤口上进行准确的分析判断。

  但是结果却令人大失所望。

  “脖子上的伤口,一刀毙命,形式干脆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可怕的果决的杀人手段,念玖棠强迫自己将目光从血腥的场面上移开。

  没有留下任何一点点蛛丝马迹,连我的念力都发现不了什么,更别说没有探知异能的别人。

  想着从肖意身上多少还挖掘出过点信息,这回的探知倒是令人感到些头秃。

  “但是无论怎么推测,你们百兽门中那个叫大文的男子,绝对同黑袍人有脱不开的联系。不然为什么他会在这个节骨眼上紧随黑袍人而死?”

  安子麟睨了眼地上的尸体,听着同样没有目睹过程的锦官城基本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独特思路,觉得自己越来越搞不懂其中操作。

  果然自己不适合动脑子。

  要是军师小姐在就好了。

  莫名其妙地,这个念头又萦绕上来,安子麟啧了一声,烦躁地甩甩脑袋想赶走这个想法。

  我为什么又会想起她。

  沉重的脚步声忽然响起,所有人不约而同安静下来,一致望向宁长清。

  抬手止住想要说什么的喻雪,宁长清背负双手,严肃的目光挨个扫过他们,沉默了许久,才缓缓开口道:“不得不说,如果不是你们稚气未脱的小脸,光听着你们的谈吐和思路,真的很难让人将这些分析同一群十几岁的小孩子联系在一起。”

  他忽然笑了:“你们已经做得出乎了我的预料,但到底还是一群可爱的孩子们,所以,有些更残酷更丧心病狂的想法,是不是应该更理所应当地从我们这些老油条嘴里说出来啊?”

  “您说。”

  相比较两位暴躁政正副队长,锦官城可以说是极为谦逊有礼了。

  “具体事情我已经从尤远和喻雪那里听了个差不多,关于拉拢玉烟儿的计划,我们确实有考虑并为此付诸行动,但是仅仅只是通过九尾狐喻雪的能力进行游说,没有任何威逼利诱的意思在里面。当然,你们的小伙伴意志也非常坚定,所以我们组织内已经说好,如果此次沉星森林之行不成,这件事便就此作罢。”

  “关于这前后的事件反映,我有几个问题打算提出来,不过,仅供大家参考。”

  接着锦官城的思路,宁长清嘴唇开开合合,一个个惊人的词句不断蹦出,刺激着八星堂众人的耳膜和神经。

  “这位小兄弟提出的大文和黑袍人间一定有关系,意指两人有同伙的嫌疑,那么我想请问,那为何至今两人会双双殒命?”

  “我们百兽门向来有福同享,绝不存在将成果的天平胡乱倾斜的情况,大文为什么要为了那些灵力铤而走险做出违背百兽门原则的事情?”

  “几位小朋友涉世未深,自然会有两人之间会有联系的错觉,但为何就没有想过,黑袍人或许只是想拉个掩人耳目的替罪羔羊,而先行回来的大文,恰好就是他的不二选择呢?”

  微眯起眼,宁长清笑的意味深长。

  “这些话,我们也同样会给组委会原封不动地转述。至于肖意纹印的事情,似乎确实是大文所为,这点我承认,是我管教不利,疏忽了。”

  看似是在给八星堂的众人提供思路,其实仔细研究不难看出,宁长清每个词都在尽力为自己和百兽门开脱,他努力在大文和玉面狐族事件两者间划清界限。

  “这件事绝对没有表面上看去那么简单,我现在甚至开始怀疑,这如果真的是组委会下的手,为什么又要选在这种场地?这种类似于私下灭口的行为,绝对是天罡、组委会这种高层组织办事的大忌,上升到这种事情的处决,一定要放在明面上。”

  喻雪嘟嘟囔囔的一席话,再度引着话题朝向一个“第三者”身上。

  繁复琢磨着那群“大人们”的想法,念玖棠觉得依稀被绕进去了什么东西,正是这个先入为主的思想,导致接下来的一片推论都陷入了一个死胡同,大家的思维全部被局限了起来。

  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呢……

  这时,神识之海隐约传来窸窣动静。

  “咳咳咳,玖丫头,按我说的讲。”

  空气突然沉默,楚之南几人在咀嚼着宁长清的推测,玉烟儿低垂着头看不清表情,她倒是从被压住开始就安静的不太正常,而墨霜也是一动不动地保持着一个姿势,仿佛此刻发生的所有事情都与她无关。

  就连落在徐大文尸体上的眼神,都冷的和平常无二。

  “等等。”迎着四面八方同时汇聚来的视线,念玖棠像个乖巧的小学生举起手,“我觉得你还漏了个说法。”

  宁长清的笑容明显僵了一下。

  “我的意思是,如果二者没有所谓的合作、同伙关系,事实上大文就是那个黑袍人呢?”

  “不可能!”喻雪直接劈头否认,“他的灵兽本体是绿甲虫,又不是不死鸟,哪有普通人能随随便便死两次的。”

  “那如果我说,这人第一次,也就是使用那个黑袍人的身份时,是假死呢?”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百兽门成员中不时有抽气声传来。

  尤远看了眼玉烟儿,随即说道:“念小姐,以烟儿当时的情况,在没有合理的保护措施下,是不存在假死这一情形的。”

  事到如今,尤远依旧没有当着所有人的面抖出玉烟儿双灵共存体的身份。

  没有理会尤远的质疑,念玖棠紧盯宁长清,她现在迫切需要顺着北歌的思路弄清楚一件事。

  “宁先生,接下来有个问题还请您认真回答,这关系到能否还原事件真凶。”

  见其点头,念玖棠抬起眼眸,眼神凌厉:“我们暂时保留大文是无辜者的猜想,现在我想请宁先生仔细讲一下,大文当时加入你们百兽门的细节。”

  “也就是说,我想知道,他,究竟是怎么成为你们组织一员的。”

  闻言,不光宁长清皱起眉头,一位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少女,眼底的神色也是终于变了几分。

  琥珀色的眸子带着不明的意味盯着念玖棠的后背,墨霜缓缓抬起手。

  “他……”

  倏地,一声尖利的长啸打断了宁长清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语。

  ------题外话------

  竟然,,意外地开始演变为逻辑推理……(挠头)

  我会告诉你们我脑容量不够吗!不会!(叉腰)(小骄傲)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19_19454/859388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