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千铭契目录 > 第二章 东璃秦家

第二章 东璃秦家

  “呼——”

  长长吁了口气,夜归言将散落在桌面的文件整理到一堆,利索地收拾好后将它们挪到桌子边缘,拉远身子左右看了看后,又伸手将歪了个角度的小册子摆正,这才舒坦了许多。

  “喏。”

  夜归言不动声色将脸旁的东西推回去:“吃太多糖会蛀牙,就算您是双灵共存体也一样。”

  “不会吧——灵兽的体质可要强悍的多。”

  拉长音调,御灵顿叼着棒棒糖一屁股坐到夜归言旁边,极为嚣张地伸了个懒腰,手臂豁然一个大鹏展翅……

  夜归言看着瞬间又乱成一团的文件,脸都绿了。

  “咳咳,老夫这会来是要给你说明大赛最后一场时模拟灵境失控的问题的。”

  “哦?您的调查有结果了?”夜归言按压下心头想拍死御灵顿的冲动,转过椅子,刻意将那堆凌乱的文件排除在自己的视线外,“您老就别卖关子了,您也知道我就一粗人,也就打打架能冲在最前面,像灵境这种精细的活计,我还真是一窍不通。”

  “不只是你,小言。”御灵顿重重靠在椅背上,神色不明,“老夫是,魍魉是,底下那群观众也是,说来好笑,在这方面竟然基本上可以说是众生平等——既非灵境判定师又非设计者的我们,根本无权涉足灵境这种神圣的领域,无论里面怎样变化,我们差不多都是外行看个热闹。

  就算是卜婆,也不过是感觉到了能量流动的变化。

  也就是说,那种精细的构造,就算是它们内部像这次一样被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恶意破坏,只要不拟定出非常扯的规则,换做是我们,也还是察觉不出来的。”

  夜归言挑了挑眉,不做表态。

  在大赛彻底结束后,御灵顿就向他介绍了总决赛模拟灵境的设计者——钉子大叔,同时大叔也向二人仔细说明了最后比赛时模拟灵境被人恶意破坏的事故,但奈何,那时的夜归言重心几乎全部倾在了“玉面狐族事件”上。

  归根结底都是由于大赛的原因,肖意的纹印、玉烟儿双灵共存体的觉醒、以及百兽门成员徐大文突兀的死亡,这一系列事件的处理可以说都是仓促至极,了解些许详情的人都能感觉出来,有一只手在暗中推动着事件朝一个不可控的方向发展,在刻意给东璃制造麻烦。

  按照夜归言的性子,等大赛这劳心劳力的工程结束,势必是要将旧账都翻出来彻底清算一遍。

  由于往年也不是没有人在大赛上搞过破坏,夜归言权衡几件事的大小规模几秒后,便干脆将这件事丢给了御灵顿,想着二人明确分工,处理起来也会轻松很多。

  在此之前,夜归言也很是认真地告诉过御灵顿——为了将幕后真凶彻底揪出来,必要的牺牲是可以的。

  他倒是没想到,御灵顿这一调查竟然能磨过三天。

  “很棘手吗?”

  夜归言依旧问的轻飘飘的,他的脑子里正在转悠着这些事件和魍魉那个臭弟弟之间的联系。这人等比赛一结束就没了影,按照夜归言对他的理解,这位弟弟是绝对不会自觉回到北冕,肯定在暗中窥视着什么,双灵共存体的现世被暂时压了下来,但不代表魍魉没有非分之想,在这方面夜归言还是比较担心的。

  但,御灵顿一声长长的叹息令他的脊背骤然僵硬:

  “小言,你知道么,这次若不是八星堂那个叫锦官城的小兄弟潜能爆发从中逃出,并从外配合其他三位灵境判定师,带领众人脱困,恐怕,这两家铭教共十四个人,都要葬身在我们组委会‘精心准备’的模拟灵境里面。”

  夜归言坐直身子:“有这么严重?”

  神色之间,带着难以置信与对“言过其实”的怀疑。

  回想起夜归言先前关于“无可避免的牺牲”的言论,御灵顿感到说不清道不明的怒意从心底腾起,手掌将要重重落在桌面上的一刹那却硬生生僵在半空,记忆中了解的夜归言的往昔浮现在心头,御灵顿心中的怒火忽地熄灭,转而滋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悲哀。

  “小言,有件事老夫觉得有必要同你好好谈谈。”御灵顿话锋一转,“我明白你为何会有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不择牺牲的想法,但是你不要忘了,你现在是大陆最强组织天罡的一员,你不得不将东璃的利益放在首位、将百姓的安危置于上层。”

  对上夜归言倏地变寒的眸子,御灵顿的眼神不躲不闪,坚定地讲完接下来的话,哪怕无情又残忍:

  “‘不择手段’是毫无牵挂的人才有资格说出口的话,但是小言,你现在早已不再是那个,可以任性自我的登云门的队长了。”

  薄唇紧紧抿起,夜归言一语不发。

  “老夫知道,小夕的事情对你们的打击都很大,你肯舍弃一切加入天罡的初衷,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彻底调查清楚当年一事。但是天罡一职,赋予你的除了无上的权力外,更多的却是避无可避的责任,帝国的利益、东璃百姓的安危、新兴铭教的成长……这些都是我们需要时刻记挂在心头的。

  完全牺牲一方去换取另一方的解决,只求结果达到预期目的的行为——谁都能做,唯独我们需要再三再三地掂量。

  小言,在你成为天罡成员的那一刻起,你就不只属于你了。”

  舔了舔嘴唇,夜归言嗫嚅着想说些什么,但是声带却无论如何发不出声音。四肢百骸蔓延出的无边寒意将他包裹,一段极其灰暗不堪的往事随着御灵顿的话再度浮现到脑海之中,

  他闭了闭眼,像溺水的人一样大口呼吸着。

  他明白御灵顿的意思。

  在发现肖意纹印被盗走、而自己选择“放长线钓大鱼”的引蛇出洞的方案时,他就该意识到了。

  采取的这个做法的结果是什么?事态不可遏制地扩大、双灵共存体觉醒、凶手依旧逍遥法外。

  我真的做错了吗?

  “以帝国利益为重……以帝国利益为重……”

  夜归言喃喃自语。

  只要他戴着“天罡一员”的这顶帽子一天,他的所有行动就要以帝国为中心一天。

  他的行事作风、处事手段向来以雷厉风行著称,但是只有他自己和御灵顿知道,这种近乎于狠辣的风格虽是基本达到了理想的目的,但也往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空气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御灵顿交叉着双手,不转眼地凝视着低垂着头的夜归言,很有耐心地等他发话。

  他今天就算冒着被夜归言不满的风险,也必须向后者挑明如今严峻的形势。

  四大帝国表面风平浪静,其实暗地里早已风起云涌,就比如御灵顿综合各种调查与钉子大叔的见解,已经隐约意识到有人想要从源头,慢慢扼杀东璃铭教的新生血液,无论是他还是夜归言,都必须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应付一切可能出现的危机。

  “谢谢您,我知道了。”声线里透着浓浓的疲惫,夜归言轻揉着太阳穴,“总之,您先说说您的意见吧,关于这最后一轮大赛的。”

  御灵顿明白,这种回答已经是夜归言听进去自己建议的表示,意思传达进去就好,况且他也明白这种固有思维很难在一朝一夕之间转变,御灵顿捋捋胡子,脑筋一转。

  说来,小言与小夕当时的事……过了这么多年怎么也没见有什么头绪?这孩子还非要一个人背负起所有的东西,也难怪会越来越极端啊。

  暗搓搓摸了摸自己的头顶,御灵顿在确保自己还有头发可供自己肆意发愁挥霍后,暂时先将夜归言个人处事的讨论话题搁置在了一旁。

  “你也知道,有本事能将模拟灵境内部破坏掉的东西本就稀少,百甲虫算一个,这次的元凶似乎就是它。

  听钉子说,这只灵兽已经能够化成人形,且有伤在身,只是百甲虫是众所周知的狡猾与逃命高手,生命力更是强的惊人。

  他的动机什么的我们暂且先不管,毕竟光是想要寻到他就要花费一大部分力气,目前来说更令人头疼的其实是——”

  御灵顿习惯性地又摸了摸毛发旺盛的脑袋:“这家伙似乎,盯上了八星堂。”

  险些下意识就抛出将他们当做诱饵的想法,夜归言噎了一下,还是忍住了。

  “盯上八星堂的不只是他吧?外人看来的六位契约者加一位噬灵类的组合,应该会令很多人眼红才对。”

  “他的具体目的现在尚且捉摸不透,老夫初步猜测,像这种亡命之徒,很大概率是背后有人指使——八星堂的潜力明眼人一看便知,因此无论是威逼利诱的拉拢还是斩草除根的剿灭,都是对八星堂自身发展的一个毁灭性打击。”

  “由于门槛的变化,这回许多超龄的庞大势力未能参赛,也就相应导致了今年人数与铭教质量的变化,鱼龙混杂,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插一脚,因此更是显得八星堂尤为珍贵。不说是为了东璃的将来,就是为了那群风华正茂的孩子们,我们也绝对要护八星堂周全!”

  “这个自然。”

  风华正茂吗……

  夜归言的眼神悠远起来。

  想想自己,原先身边也有着那么一群志同道合、傻得可爱的家伙们呢。

  好像这么一想,就是御老今日不来提点,自己最终也狠不下心将那群小屁孩推到刀尖上吧。

  “他们是冉冉升起的新星,自己就是很好的标签与代言,不需要依仗什么庞大势力,当然也决不允许什么牛鬼蛇神捣……”

  御灵顿的话没有说完便被传音盘的讯息打断了。

  夜归言注视着老头正儿八经翻出小圆盘,低头浏览,几秒后,神色陡然怪异。

  非要说,大概是一种发现造化弄人后想破口大骂又因词汇贫瘠而不得不憋回一口气的便秘状。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怎么?”

  “最难缠的狗皮膏药贴上八星堂那群小家伙了!”

  夜归言眼皮难得跳了一下。

  “您说的该不会是那群……打火机……”

  “对!就是那些个秦家的小崽子!”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19_19454/850653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