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千铭契目录 > 第三十八章 一触即发:各方势力的sally port!

第三十八章 一触即发:各方势力的sally port!

  “想不到,钉子你还有善心大发收留那群小家伙过夜的一天,老夫一直以为你最讨厌这种小孩子的。”

  “多嘴多舌的小老头儿!”

  最后替阿泽掖好被角退出房间,钉子大叔佯怒挥拳打向小胖鸟,见对方轻松闪避开来后也不再计较,甚至这次也懒怠为自己反常的举动辩解,直接一屁股坐回“钉子御用皮椅”上,不知按到哪个机关就从身旁的柜子里摸出一瓶冰镇果酒,打开后一仰脖就灌下半瓶。

  御灵顿扑棱着飞到钉子大叔身后的台子上,鸟喙轻轻啄了啄他的脑壳:“差不多就行了,知道你内心复杂,但为了身体,咳,少喝点吧。”

  夜色深沉,被“好心”留宿下来的小家伙们吃饱喝足后早已睡熟。由于他们大多还没有达到60左右的融合度,因此那种不眠不休的“修仙”生活也就只能偶尔尝试一下,目前来说为了各自的狗命,睡眠还是十分重要的。

  “唔……那小子呢?”

  “还在你的实验室里研究。你也知道他的性子,一旦涉及到科研药物之类的,肯定不吃不喝也要弄出个头绪,更何况这次的事件还涉及到他失踪多年的恩师,说不上头都是假的。”

  “啧,真不把自己当外人。”第一句入耳时钉子大叔如是评价,但在喝酒的工夫听闻后面几句,又蓦地沉默了,半晌才幽幽地笑了一声,“简直和那混蛋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脾性。”

  追踪的事件到底才只是有了些微的突破性进展,那依旧雾霭弥漫的前路使得本就敏感的话题到此突兀断了开去。酒香在屋中缓缓四溢开来,带着些缱绻迷离的醉人味道,试图利用某种通感手段努力缓和气氛。

  低头琢磨了一会,钉子大叔忽然转身,用空着的一只手戳了戳小胖鸟滚圆的小肚皮:“那只小狐狸呢?不会还没有下落吧?”

  “她……”小胖鸟的脸上十分人性化地一闪而过一丝怪异,不过很快也就直言道,“回来是回来了,现在正在老夫之前给八星堂安排的休息室里呆着呢。”

  “这不得了,我之前不就说那小崽子可能就一时兴起跑出去玩会,倒是你现在怎么还拉个脸,跟人欠了你百八十瓶酒一样。”

  “别把老夫和你这酒鬼相提并论,要欠也是欠棒棒糖。”御灵顿一扇翅膀,扑了钉子大叔一脸灰,“关键是,这小狐狸不仅离开的莫名其妙,回归的也奇奇怪怪。她消失前影像虫没有捕捉到任何动静也就罢了,回来时那副仿佛要吃了人的模样——明眼人一看就不对劲好吗?

  而且,更关键的——她似乎是被人专程送回来的。”

  “被送回来?谁干的?”

  【休息室内】

  “啊呀,你们就是这么对待施以援手的伙伴的吗?”

  “住口!臭弟弟摆正你的位置!”

  被夜归言凶了一顿,魍魉也不在意,只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瞟了眼一直低垂着头的玉烟儿,随即踱步上前,微微俯身凑近她的耳畔。

  “玉小姐,魍魉随时都在幽兰谷恭候你的光临。”

  “请记住,是随、时。”

  刻意加重某两个字的读音,他指间原本撩起把玩的少女柔顺长发随着他的远离而寥寥披散回原处。

  直到魍魉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视线的尽头,玉烟儿这才抬起那张极尽妖娆之色的小脸,眸中神色不明,半晌才转向一直盯着自己的夜归言和御灵顿。

  “烟儿没事,只是有点累,若是两位前辈没什么事,还请先回去吧。”

  忙活了一天的事情总算尘埃落定,但是两位天罡人员的心情却丝毫谈不上轻松。

  神识从停留在钉子大叔实验室内的分身上稍稍转回,御灵顿的眼底有金芒一闪而过。

  小狐狸身上的气息明显很不稳定,能量在她无意识的举动下有四溢开来的迹象,只是这次她还算勉强可以维持住自己的神志,就是不知道这一“进步”从何而来,对她来说又到底是好是坏。

  大概被御灵顿和夜归言各异的视线弄得有点不自在,玉烟儿眸光闪烁,似是想起了什么:“既然前辈有心想在这里听烟儿唠叨,正巧这里也还有个困扰烟儿很久的问题,那烟儿也就不客气地直说了。”

  脖子仿佛要向侧面折断一般,她突然咧开嘴,红唇上扬,嘴角似乎要咧到耳朵根,瞳仁猛地缩成一点,目光没有半分生气与灵动,声线千娇百媚,笑容癫狂诡异。

  “烟儿想问问,既然作为此次铭教精英大赛的组委会,那两位前辈可否知道——我们八星堂的那位墨霜姐姐,究竟是何来历呀?”

  *

  “砰!”

  挥手关上沉重的木门,少女的指尖却还没有离开冰冷的把手。

  “呵呵……呵哈哈哈……”

  空洞诡谲的轻笑声丝丝缕缕地在阴暗的房间内回荡,数秒后戛然而止。

  一口银牙咬的嘎吱作响,玉烟儿脸色森然,搭在门把手上的指尖前端不断凝聚磅礴的灵力,直至泛出幽寒的冷光,那光洁的额头目前看来还算正常,没有投出什么奇奇怪怪的第三道视线。

  “什么罪犯已经就地正法、什么玉面狐族事件已经尘埃落定……都是假的!那群家伙都是骗子!所有人看重的,只是这具破身体里的那股力量罢了!”

  眼睛被血丝充溢,玉烟儿指骨因用力而泛白,好像想要捏死什么东西一样。

  不久前,如无头苍蝇一样乱转的她忽地被魍魉半路截下,不知道自己记忆中残留有幻音铃制造的假象、且已经被引动基因的玉烟儿正欲直接出手,身体内的灵力却在那一刹那瞬间凝滞。

  她听得魍魉轻佻的叹息,听得他做作的感叹,听得他自如的解释。

  是,没错。表面上看去,所有人眼中的玉面狐族事件已经被彻底解决,罪犯徐大文被直接草率抹杀,她的族人们的在天之灵得以安息,所有的恩怨随着元凶的死亡被一笔勾销,从此以后其他无关人员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继续逍遥生活!

  而她,玉烟儿,一个至今为止还在不死不休继续寻找已经浮出水面的答案的女孩,看起来就显得那么无知与可笑!

  当时正值大赛,一来不想影响到伙伴们的情绪与接下来的比拼,二来便是当时的她隐约觉得不太对劲,只是怀疑自己悲伤过度且没有足够证据没有细究罢了。

  可这不代表她放弃了寻求真相!

  帮凶呢?背景呢?手段呢?徐大文和那个已死黑袍人的关系呢?

  关于这些,组委会都没有给出一个合理解释,让她玉烟儿怎么就心服口服地接受那个最终结果?

  拼命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玉烟儿捶捶脑袋,将魍魉说服自己以及推销幽兰谷的花言巧语踢出脑海。

  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至少截至目前对烟儿来说,墨霜就是那个最重要的突破口!所以对于这个难得的机会,烟儿绝对不会放过!

  大概和念玖棠在一起久了,玉烟儿莫名也笃定了自己偶然爆发的第六感。

  一个念头自脑海中闪电般划过,娇躯猛地一颤,她弯下腰,默然地抚上了自己的小腿。

  对啊,烟儿的残星箭矢还遗留在棠棠那里,若是她们一直未曾分开,只要找到了棠棠,那也就找到了墨霜!

  想法一旦出现便会在大脑中生根固定,但是玉烟儿扫了眼屋外的天色,还是拼命遏制住了心头的冲动。

  “今天的那四个家伙倒也有趣,甚至其中一人竟还是‘故友’,啊哈哈……只是还要等烟儿姑且顺着你们给予的‘线索’彻查处理完手头的事情,才能陪你们慢慢玩儿啊。”

  喃喃自语声在空荡荡的房屋中不断回荡。

  “别以为烟儿真就蠢到不清楚你们看上的是什么东西,烟儿有的是耐心和你们比比看,究竟是谁的狐狸尾巴先露出来。”

  “不管是哪一方阵营、不论是哪一家势力……只要是妄图破坏八星堂、伤害烟儿朋友的家伙——

  烟儿,一个都不会放过!”

  *

  凝眸看向不远处黑黢黢的楼房,魍魉皱起眉,储物器的荧光闪过,他拿出了传音盘。

  “魍魉大人。”

  通话很快就被建立,对面传来一道动听的女声。

  “清柠,我不是再三叮嘱过你,玉烟儿和墨霜是同等重要的试验品吗?为何本应被同时改造的两人,现如今……好像积怨已久,玉烟儿甚至不惜一切代价都想杀掉墨霜?”

  回想起途中拦下玉烟儿时她的神情,就连魍魉都不得不承认自己要暗中端正下态度。

  双灵共存体,真是都难缠的很!

  “魍魉大人不知道吗?墨雨相……啊就是墨霜啦,她的千丝丸反馈来的能量出现了很不稳定的波动,研究组的人员初步判断这是秦家的借鼎之咒所导致。

  这次的失控隐约有继续扩大的态势,因此暗夜这边,所有知情人员都在讨论要弃卒保车,为了保护千丝丸的数据而抹杀墨雨相呢。”

  女声一口气说那么多话,似乎也不怎么累。

  “这件事万万不可草率决定!总之,先尽快将墨霜带回暗夜,务必用尽一切办法将她的情况稳定下来。徐大文危害到我们的行动,被抹杀也就算了,但这个女孩一定要活着留在我们这边!”

  “遵命,魍魉大人。”

  女声还是答得飞快,随即在魍魉准备收回传音盘时突兀抛出一个问题。

  “不知魍魉大人,对于八星堂剩下的那六个小家伙,唔,有何想法?”

  “哦?他们竟然还有命从那群打火机的老窝里逃出来?算了,那几个小家伙随你处置,不过是一群凑巧好命的契约者罢了,掀不起什么风浪的。”

  给出了自己和洛兄的一致意见,魍魉并不在意。

  此时,另一头的通话人看着已经湮灭信号灯的传音盘,却迟迟不舍得将之收起。

  “亲爱的魍魉大人啊,那几个小家伙会由我来亲手为他们改造,而那六个完美的成品,就当是清柠为魍魉大人您准备的……一份美妙的惊喜吧。”

  】

  “想不到,钉子你还有善心大发收留那群小家伙过夜的一天,老夫一直以为你最讨厌这种小孩子的。”

  “多嘴多舌的小老头儿!”

  最后替阿泽掖好被角退出房间,钉子大叔佯怒挥拳打向小胖鸟,见对方轻松闪避开来后也不再计较,甚至这次也懒怠为自己反常的举动辩解,直接一屁股坐回“钉子御用皮椅”上,不知按到哪个机关就从身旁的柜子里摸出一瓶冰镇果酒,打开后一仰脖就灌下半瓶。

  御灵顿扑棱着飞到钉子大叔身后的台子上,鸟喙轻轻啄了啄他的脑壳:“差不多就行了,知道你内心复杂,但为了身体,咳,少喝点吧。”

  夜色深沉,被“好心”留宿下来的小家伙们吃饱喝足后早已睡熟。由于他们大多还没有达到60左右的融合度,因此那种不眠不休的“修仙”生活也就只能偶尔尝试一下,目前来说为了各自的狗命,睡眠还是十分重要的。

  “唔……那小子呢?”

  “还在你的实验室里研究。你也知道他的性子,一旦涉及到科研药物之类的,肯定不吃不喝也要弄出个头绪,更何况这次的事件还涉及到他失踪多年的恩师,说不上头都是假的。”

  “啧,真不把自己当外人。”第一句入耳时钉子大叔如是评价,但在喝酒的工夫听闻后面几句,又蓦地沉默了,半晌才幽幽地笑了一声,“简直和那混蛋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脾性。”

  追踪的事件到底才只是有了些微的突破性进展,那依旧雾霭弥漫的前路使得本就敏感的话题到此突兀断了开去。酒香在屋中缓缓四溢开来,带着些缱绻迷离的醉人味道,试图利用某种通感手段努力缓和气氛。

  低头琢磨了一会,钉子大叔忽然转身,用空着的一只手戳了戳小胖鸟滚圆的小肚皮:“那只小狐狸呢?不会还没有下落吧?”

  “她……”小胖鸟的脸上十分人性化地一闪而过一丝怪异,不过很快也就直言道,“回来是回来了,现在正在老夫之前给八星堂安排的休息室里呆着呢。”



  ------题外话------

  哇!大长篇难免会有过渡QAQ,剧情所需,这几张都是属于各方势力的心理与阴谋论,伏笔很多!【大概?】QAQ【瞎胡诌】写的脑壳痛,隐约觉得自己前文有些地方有瑕疵,,但是,,,为了翻阅联系前后文找了半个多小时的我,,现在也有心无力了,,【瘫】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19_19454/833356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