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千铭契目录 > 第五十七章 灵魂发问

第五十七章 灵魂发问

  天地混沌,阴阳流转,万籁俱寂,生死不闻。

  ——好吧,大概每一个做了很长很长的梦然后清醒过来的孩子都会有这种迷迷瞪瞪的感觉: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该干什么?

  墨霜也不例外。

  “这是……什么地方?”

  少女挣扎着坐起身,还没怎么仔细观察周围环境,意识到使不上什么力气的她很快便注意到了将自己两手扣在背后的万恶之源——罗网晶手铐。

  到底是墨霜本霜,她很快停下无谓的挣扎,冷静下来打量四周。现在的她神思清醒,心脏跳动有力,身体没有任何不适,之前的苦痛仿佛在一觉之间便离她而去。

  这样就挺好,毕竟在墨霜眼中,一个健康的体魄就足够她应对很多未知的情况了。

  四周漆黑一片,看不到一丝光亮,耳畔是死一般的寂静。

  墨霜并不心急,只是眨眨眼,慢慢放大瞳孔,静待自己适应黑暗的那一刻的到来。

  蓦地,她脸色一变。

  “竟然是暗夜的地牢?”

  不好的过往记忆再度涌上心头,就连皮肤筋脉似乎都是极为配合地同步产生了曾经的剧痛。

  纵然时过境迁,纵然这里已经没有当时的碎尸与白骨、没有曾经的哭喊与嚎啕,但……毕竟是一点点烙印上肉体的苦痛。刻在记忆深处的疤痕再度被揭开,因此,饶是以墨霜的心性和定力也难免条件反射地产生抗拒之情。

  胳膊稍稍一动,手腕上的锁拷便也被她弄出了异样声响,在这阴暗潮湿人迹罕至的地方显得是分外清晰。

  冷静,冷静!想想暗夜是怎么教导你的,学会控制情绪!呼——

  墨霜深呼吸,将额头抵在冰冷的墙壁之上,慢慢平静下来,开始梳理记忆。

  意识半是清醒半是朦胧,朦胧时的自己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只是目前看来梦的内容已经完全模糊不清,依稀只能记得有一道温和低沉的嗓音在不断呼唤自己;清醒时的自己却像是要被撕裂成两半——那情感浪潮除开对执行暗夜交付的任务的麻木,更多的却是对那群家伙说不清道不明的、不该存在的古怪依恋。

  不说别的,后者那太过强烈的感情冲击已经让墨霜陷入一个迷惑怪圈,她不得不调用极大的精力才能遏制下这种几乎要将她的心灵尽数席卷吞没掉的汹涌而来的情愫。

  “为什么会这样……”

  墨霜的眼眸一寸寸扫过周围。

  是因为身陷囹圄,才不可遏制地留恋起曾经的温暖与欢欣吗?

  可是,明明暗夜才是她十几年来的记忆支撑点啊。

  可是,明明这里才是她生活和成长的地方啊。

  暗夜,难道不是她的家吗……

  她继续很有耐心地回想着,不知是什么原动力进行着驱使——从原在暗夜的点点滴滴一直到潜伏进八星堂再到后来的一切——墨霜现在竟是有些许想将自己的过往完全审视一遍的苗头。

  她很明确地听得到自己心底的那个声音——

  她想要弄清楚真正属于自己的一切。

  蓦地,思绪被骤然打断,琥珀色的眼眸阖了又开。

  虽然铭契被暂时束缚,但是这细微的脚步声并没有逃过墨霜的耳朵。

  她看向来人,此时的目光竟是与平日别无两样的冷静漠然。

  “看看你这小眼神儿,啧,真是暗夜成员的标配啊。也不知道你和那群小家伙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也是如此?”

  “老师,您这话什么意思?”墨霜冲花飞翎挑挑眉毛,随即挺直腰背,稍稍扭过身子,将背后的手铐示意给花飞翎,意思很明确,“我的任务不是被判定失败了吗?”

  她重新转回身子,声线平稳,听不出心中悲喜:“此次任务没有顺利完成,我自知愧对您和暗夜的期望,所以按照铭教规定,要杀要剐也悉听尊便。至于那个铭教……任务既然结束,我与他们便再无瓜葛。

  自然,若是他们威胁到了暗夜的利益,那么哪怕以敌对形式相见,我也绝不会有半点手软。”

  “小相相,话,可不能说这么满哦。”

  少女眼神猛地一凛。

  掌心托起的夜光石照亮了狭小的天地,花飞翎勾起唇角,面容带笑和煦的宛如冬日暖阳,但眼底呈现的却是一片冷然。

  花飞翎向前一步拉近了同墨霜的距离,随即缓缓开口,低语声犹如深渊鬼魅:

  “流水无情但落花有意——我说小相相啊,如果老师没有猜错,你的那些小伙伴们,现在应该已经快马加鞭赶来暗夜,以解救你于‘水深火热’之中了。”

  她用一对锐利的眼眸紧盯着那抹倩影,不放过一丝一毫她的表情变化,就例如之前墨霜话语中的微小停顿与那倏然警惕的眼神,她便是将之全部收入心底,更罔论此刻那张冷艳俏脸上明显的震惊、错愕与不解。

  “所以小姑娘,凡事不要太快下结论。你看,你口中的敌对形式已然到来,一轮战斗竟然这么快便要残酷地让你直面立场选择。

  而你呢?

  无论是暗夜的墨雨相也好,八星堂的墨霜也罢。你,做好准备了吗?”

  手指搭在脏兮兮的护栏上,白皙与暗黑形成了鲜明对比,花飞翎不动声色地看着自己的学生,很用心地记下这张脸上难得的精彩表情瞬间。

  此般距离下,夜光石足够映照出一张明艳动人的小脸上的细微表情,花飞翎不错眼地瞧着,竟是连她自己都有些意外墨霜明显的惊惶。

  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还能亲眼看到万年冰山美人脸上外露出这种情绪,花飞翎自己也哑然失笑。

  “老师您不要开这种玩笑。”墨霜声音有点发抖,语速却快得可怕。

  “第一,这里是素平城,且暗夜据点位于人迹罕至的不破峰顶,远在永安城的他们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找到;第二,既然您默认了我任务失败,那便说明我的名字已经被从八星堂里剔除,成员的加入与离去都是大陆上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正常的退会流程一走,他们不可能会再对我的退出起什么疑心;

  哪怕退一万步讲,就算他们起了疑心发现了异样知道了前因后果然后上述推论全部不成立!第三,那些家伙怎么可能在明知我欺骗了他们、明知我居心叵测意图不轨、明知我根本就不属于八星堂之后还要再来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送死!”

  情绪难得激动一次的少女声音陡然转高,因为剧烈的呼吸而一起一伏的胸脯无疑昭示了她内心的汹涌情感。

  花飞翎大概也是鲜少听闻墨霜一口气说这么多的话,此刻同往常清冷寡言人设并不相符的学生也是令她呆了几秒。

  没有立刻接话,女子只是默默站在牢外,俯视着坐在地上的女孩,看着她黯然低垂着脑袋,听着她从厉喝倏地转为喃喃低语:

  “对吧,老师你仔细想想,正常人都是不会来的。他们怎么会为了一个生命中萍水相逢的过客、为了一个背叛了组织的家伙草率行事呢?”

  她的声线飘渺,气息轻弱,与其说在告诉花飞翎,倒不如说是在叩问着她自己。

  只是那个本应坚定脱口而出的答案看起来是那样的不可思议,因此,现在的墨霜竟是连说服自己的底气都没有。

  花飞翎慢慢从些许的惊讶中回过神,她凝视着自己的学生,轻轻摇摇头。

  竟然真的和自己猜想的反应一模一样。

  墨雨相啊墨雨相,谁能想到连自己这个只会打打杀杀的家伙都早已看了明了,平日有着那样强悍沉稳的心智的你,竟然会在这么简单的问题上转不过来弯,

  这究竟是旁观者清,还是当局者不敢面对那再明显不过的答案,竟是甘愿懦弱地沉溺在其中呢?

  脚步声渐渐远去,墨霜抬起头,正看到夜光石柔和的光芒逐渐湮灭在视线尽处。

  周遭重归一片黑暗,她听得花飞翎的声音从远处幽幽传来。

  “夜深了,好好睡一觉吧,毕竟到了明天,就又是一个崭新的开始啦。”

  崭新的……开始么?

  墨霜长久被罗网晶扣住的手腕传来丝丝麻痒,她烦躁地咬紧舌尖,用刺痛使自己清醒。

  她的“疑惑”没有在花飞翎那儿得到丝毫解答,倒是那不正经的老师又像打太极一样丢回了另一句高深莫测的话语。

  双眸紧紧闭起,墨霜试图理清混乱的思绪。

  那群不靠谱的家伙的音容笑貌同记忆中的暗夜生活纠缠在一起。

  她记起了墨雨相在暗夜经历的那些非人的时日,她也记起了墨霜在八星堂感受到的温暖与善意。

  “暗夜的成员没有伙伴、没有搭档、没有队友……你们,为什么要来……为什么……为什么要逞英雄?”

  “毕竟……我、我算你们的谁啊?”

  *

  身后的监牢中没有半分异动,她的脚步顿了顿,随即继续翩然行进。

  她也说不清特地来给她讲述这番话的用意何在。

  后来想起,大概称得上是鬼使神差。

  算了。

  她倒是看得开。

  既然都在这地方安生划水了那么多年,那对不起啊,作为奖励,就请允许我在这位不听话的学生身上,小小的任性一回吧。

  我保证,这是第一次。

  也是最后一次。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19_19454/827890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