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千铭契目录 > 第六十二章 清柠的计划

第六十二章 清柠的计划

  记得有位伟人曾经说过——“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而这句话,此时此刻似乎可以十分贴切地应用到暗夜某几位高层人员的身上。

  任楼下如何闹腾,我自巍然不动,甚至还隐约对下面慌慌张张做不成大事的人员表示嫌弃。

  这大概是以清柠为首的几人的状态吧。

  “报——”

  随着一声悠长的呼唤,一位妆容妖艳的女子从门外闯入。

  “报什么,报什么?”寒絮一脸不耐地数落气都喘不匀的女子,“有没有点暗夜杀手的身份自觉啊?瞧这喊得,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山头的巡山小怪回来给大王汇报了。”

  一顿夹枪带棒的数落,搞得女子俏脸红了一片。

  “好了寒絮,别一天到晚凶巴巴的,说正事。”坐在椅子上摆弄一只小人偶的少女勾起嘴角,头都不抬地问道,“怎样,那些小苍蝇现在如何?”

  “一切果如清柠大人所料!那几个小家伙真的被我们故意放水和示弱的表象蒙混了过去。我和其他几只噬灵类弟兄们已经成功将对方引到通道内部,接下来只需清柠大人一声令下,我和它们就可以将那几个家伙一网打尽!”

  摆弄人偶的雪白指尖顿了顿,清柠抬眸,眉眼间的神色竟是带上了不符合外表的森然。

  “哇哦,原来你已经厉害到可以把我说的话都当耳旁风了?嗯?”她豁然站起,身形一闪便掠至女子眼前,仰起头,眨巴着双眼道,“怎么,还是说你想要破坏我精心设计的游戏模式吗?”

  她的小脸上布满了不悦,只是这种狠厉的表情与那张稚气的脸庞同时出现,竟是带上了几分别样的韵味,看起来说不上阴森吓人,但是也绝对谈不上亲和可爱。

  冷冷的质问声冲击着她的耳膜,每个字都是那样的清晰可辨。女子被这身高刚过自己胸口的小姑娘弄得一身冷汗,嗓子干涩地说不出一个字来。

  “属……属下不敢!”

  不等女子再做出什么认错的举动,那张清秀的小脸忽地就埋了下去,掩藏起了那不符外表的阴狠,看起来还是十分的乖巧无害。

  “哼,谅你也不敢。”

  清柠的声音依旧清脆,仿佛刚才不怒自威的话语完全出自另一人之口。

  “要是一口气就把那些小家伙改造完成岂不是太没趣了点?这种程度的人形兵器,大人也是不会喜欢的。所以呀,我们要在这场游戏中当好猎人的角色,不要让兔兔死的那么快。

  我们要——一点,一点地放光他们的血,然后呢,嘻嘻,再加入属于我们的作料!”

  好像遇到了什么天大的喜事一般,清柠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一样开心地挥起小胳膊,但是说出来的话却让所有人背后一冷。

  欢喜的动作渐渐停止,清柠背对着女子,忽然勾起唇角,假装没看见自己面前四人欲言又止的模样。

  她摩挲了一下人偶的小脑袋,然后随手将它远远丢了出去:

  “去,通知那几个家伙出来见见老朋友,然后把那些实验体拎出来活动下筋骨,做好数据统计,记住,不好的残废直接销毁,不要留着浪费资源。”

  预想中人偶四分五裂的场景并未出现,恰恰相反,木人儿得令后便僵硬着身子,仿佛有了生命般一歪一拐地很快消失在了黑暗中。

  干脆利落地下达完命令后,清柠扭头看向女子:“由你安排,把所有受伤的灵兽聚集到一起,统一进行千丝丸的补给,务必确保它们每一只都接受过药物治疗,懂了吗?”

  见后者忙不迭地点头,清柠连挥几下手将她斥退了出去。

  房间重新陷入一片安静,清柠从戒指中取出一个扁平的四方形指示器,点点戳戳几下,身侧的大屏幕瞬间亮起,划分成不同区域将暗夜内部所有影像虫拍摄到的画面展示了出来。

  “你们先不要轻举妄动,好好记录完我的小可爱们的重要数据再说,毕竟这些试验品我不太放心,尤其是那个什么什么派的女队长。”清柠说到这里垂下眼帘,似在思索,“她的千丝丸能量波动很奇怪,好像她体内有一股很强的斥力在抵抗。

  而等开胃菜的时间全部结束,那接下来就该你们表演了。记住,好戏要留到最后,你们可不要记错自己的入场时间哦。”

  嘴角几乎要咧到耳朵根,她笑容灿烂地招手,示意四人靠近来看。

  白皙的手指随着影像中人群的移动缓缓变换位置,清柠的表情越来越兴奋。

  她点上那处二楼的放大画面:“四位契约者,一只噬灵类,夏玄,你来?”

  青年晃了晃呆毛,打了个响指:“没问题,包在老夫身上。”

  “清柠!”

  寒絮见状,立马朝前一步走上来,一侧身子就将夏玄从清柠身旁挤开了去。他的模样有些焦急,口气似乎还带上了点埋怨的意思。

  毕竟在寒絮看来,三处情况相对比,二楼需要对付的家伙明显数量最多,一打五才是一件更令人有成就感的行为。

  “别急别急。”清柠满意地翘起嘴角,踮脚拍拍寒絮的脑袋,“那两个跟进通道的家伙就由你来对付咯。哎,听好了,下手时注意点分寸,把人一下子弄死我可是要生气的哦。”

  顺着清柠的示意看过去,寒絮的眉头立马拧成了个川字:“就这俩小毛孩?清柠你也太小看……”

  蓦地,他对上少女的死亡凝视,连忙剧烈地咳嗽好几声,连连赔笑:“这两个人很对我胃口,能分给我真是太好了。”

  他话音未落,忽然听到身后响起一个声音:“既然都被挑走了我也没什么好选,这两只一梦居的噬灵类干脆就交给我吧。”

  “哦?”

  清柠看向花飞翎,扯扯红唇,笑的有点假:“以铭契之力对抗两只噬灵类?花飞翎姐姐,你可是认真的?”

  “我……”

  “而且,谁说猎物都被挑走了呀?”

  清柠拖长的尾音莫名使得花飞翎心头一沉,她望着少女慢慢地、慢慢地、带着一丝恶趣味地将一处已经空无一人的小走廊画面调了出来,好像想花费时间以便好好欣赏她精彩的神情:

  “花飞翎姐姐,你是不是忘记了,还有几只神出鬼没的小老鼠,在我们铭教里面肆无忌惮地乱窜呢。”

  心脏猛烈跳动了一下,花飞翎久久地凝视着那块屏幕,一时说不上一个字。

  明明已经看不到那几个猫着腰悄摸前行的身影,明明眼睛已经干涩的发痛,明明还没有碰上面没有作为敌对方相对而立,但是她现在仿佛连全身的细胞都已经进入了戒备状态,以至于手指尖都在微微颤抖。

  最不想看到的结果已然摆在了自己面前,花飞翎知道自己别无选择。

  “哈喽?花飞翎姐姐?你对这个结果不满意嘛?”

  清柠孩子气地咬住手指甲忽闪着眼睛:“可别忘了,你现在是暗夜高层瞬华四使的一员,要为底下的小弟们做好表率。而且啊,这次可是弥补听雨轩一战失利的绝好机会,我不追究不代表下面的那么多双眼睛就都是瞎的哦。

  孰轻孰重,嘻嘻,花飞翎姐姐那么聪明,一定想的明白吧?”

  “嗯。”

  花飞翎回过神看向笑嘻嘻的少女,忍住了将她脑袋削下来的冲动。

  “你开心就好。”

  足尖轻点地面,花飞翎直接开启轻鸿身法翩然离去,没有半点动静,真如一片来去无踪迹的飞羽,轻飘飘不染一丝尘埃。

  房间内的剩下三人看了看远处的黑暗,又看了看少女瘦小的身影,一时无言,唯有已经领到任务的两人先打了声招呼便匆匆离去。

  “清柠大人。”铃兰弯下腰,模样恭谨,意味明显,“我是要去收拾那两个家伙吗?”

  那三个家伙都走的走溜得溜了,自己至今却连个靶子沙袋都没有分到,这谁受得住啊。

  “不。他们有自己的老朋友招待就够了,不需要你再打扰他们重逢的雅兴。”

  清柠拉起铃兰就往外走,脸上带着几分热切的欣喜,看上去像是要赴宴一样。

  铃兰被清柠死死扣住手腕往前拖拽着行走,她在中途也曾尝试着将手往外抽了抽,可没想到这女孩只是看着个头小,力气却大得惊人。

  实在琢磨不透自己头顶上司的心情,铃兰干脆认命地跟着她。

  脚步声在幽深的楼梯间回荡,两人一路皆是无话。

  末了,清柠忽然松开手,在铃兰惊讶的注视下,她朝那位从阴影处缓缓走出的老者打了声招呼:“久等啦!”

  “清柠大人,您这是……”

  铃兰看了看来人,又将目光落向四周。

  虽然此处光芒的存在感被降到了最低,但是如果是铃兰的话,其本身的体质也是足以让她感知到黑暗中的影像。

  清柠朝老者示意自己身后的女子,歪歪脑袋:“我们俩此次前来是有个伟大的计划准备实施。”

  她直指黑暗深处,语调轻快:“有个自作聪明的小家伙似乎想和她的小伙伴给我来一场由内而外的致命打击,清柠我可不想自己一世英名毁在了一只不知好歹的臭狐狸身上,因此啊,我和铃兰姐姐准备来一场‘瓮中捉鳖’。

  而在此之前,我想还要劳烦一下尊敬的公孙先生,带我们一同去见见那位,足以兴师动众到此等地步的红颜祸水,如何?”

  】

  记得有位伟人曾经说过——“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而这句话,此时此刻似乎可以十分贴切地应用到暗夜某几位高层人员的身上。

  任楼下如何闹腾,我自巍然不动,甚至还隐约对下面慌慌张张做不成大事的人员表示嫌弃。

  这大概是以清柠为首的几人的状态吧。

  “报——”

  随着一声悠长的呼唤,一位妆容妖艳的女子从门外闯入。

  “报什么,报什么?”寒絮一脸不耐地数落气都喘不匀的女子,“有没有点暗夜杀手的身份自觉啊?瞧这喊得,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山头的巡山小怪回来给大王汇报了。”

  一顿夹枪带棒的数落,搞得女子俏脸红了一片。

  “好了寒絮,别一天到晚凶巴巴的,说正事。”坐在椅子上摆弄一只小人偶的少女勾起嘴角,头都不抬地问道,“怎样,那些小苍蝇现在如何?”

  “一切果如清柠大人所料!那几个小家伙真的被我们故意放水和示弱的表象蒙混了过去。我和其他几只噬灵类弟兄们已经成功将对方引到通道内部,接下来只需清柠大人一声令下,我和它们就可以将那几个家伙一网打尽!”

  摆弄人偶的雪白指尖顿了顿,清柠抬眸,眉眼间的神色竟是带上了不符合外表的森然。

  “哇哦,原来你已经厉害到可以把我说的话都当耳旁风了?嗯?”她豁然站起,身形一闪便掠至女子眼前,仰起头,眨巴着双眼道,“怎么,还是说你想要破坏我精心设计的游戏模式吗?”

  她的小脸上布满了不悦,只是这种狠厉的表情与那张稚气的脸庞同时出现,竟是带上了几分别样的韵味,看起来说不上阴森吓人,但是也绝对谈不上亲和可爱。

  冷冷的质问声冲击着她的耳膜,每个字都是那样的清晰可辨。女子被这身高刚过自己胸口的小姑娘弄得一身冷汗,嗓子干涩地说不出一个字来。

  “属……属下不敢!”

  不等女子再做出什么认错的举动,那张清秀的小脸忽地就埋了下去,掩藏起了那不符外表的阴狠,看起来还是十分的乖巧无害。

  “哼,谅你也不敢。”

  清柠的声音依旧清脆,仿佛刚才不怒自威的话语完全出自另一人之口。

  “要是一口气就把那些小家伙改造完成岂不是太没趣了点?这种程度的人形兵器,大人也是不会喜欢的。所以呀,我们要在这场游戏中当好猎人的角色,不要让兔兔死的那么快。

  我们要——一点,一点地放光他们的血,然后呢,嘻嘻,再加入属于我们的作料!”

  好像遇到了什么天大的喜事一般,清柠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一样开心地挥起小胳膊,但是说出来的话却让所有人背后一冷。



  ------题外话------

  第一句自然是我们的鲁迅先森说的鸭

  啊,还有,下个章节的战斗地点会出现不同个,场景在一章内有着多次切换哦QWQ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19_19454/826270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