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千铭契目录 > 第七十八章 差距(上)

第七十八章 差距(上)

  “墨雨相?”

  阿泽仰躺在地,在这个名字被女子似是刻意地大声宣告出来时,他敏锐地感觉出趴在自己身上的少女身子僵硬了一下,不过仅仅是片刻过后,耳畔温热清浅的呼吸又恢复了正常。

  一阵难以言喻的沉默过后,逼仄狭窄的牢房内响起一声低低的冷笑,墨霜没有说什么,只是努力想撑起身子站起来。

  然而,那对手铐并没有来及被玉烟儿完全破坏,她的双手依旧被牢牢反扣在身后,再加上后背火烧火燎的疼痛侵蚀,墨霜努力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倒是她起来又摔回、起来又摔回的模样,险些把最下面的人肉垫子给彻底压扁。

  眼前的景物开始出现诡异的重影,墨霜甩了甩头,好像这样就能赶走那烦人的耳鸣声、或是驱走今日一切的不快记忆。

  “小心。”

  温软的声音含着几分担忧忽地传来。

  阿泽探出手臂,牢牢扶住险些又要脱力栽倒的墨霜。

  阿泽柔柔地瞟了眼脸色苍白的少女,隐隐约约觉得有哪里不对,但也没有多想,转而单手环住墨霜的纤腰以支撑她不会摔倒,另一只手撑住地面,借力坐起。

  “好啦,墨霜姐姐不怕,没事了嗷。”

  颊边酒窝欢快滚出,阿泽学着哄小孩的口气安抚着墨霜。他很快注意到了两人有些奇怪的姿势,不知怎地就飞速溜了眼玉烟儿,随即准备将墨霜扶到一旁。

  小手不经意滑过墨霜的后背,感到手下衣料与肌肤的触感不太对劲,阿泽眉头皱起,笑容瞬间消失无踪。

  他翻手看向指尖。

  殷红的血迹几乎将他的双眼刺痛。

  阿泽顾不得别的,连忙抱过墨霜,用自己的肩头撑住她的下巴,借助夜光石查看她的后背。

  视线刚一定格,阿泽倒抽一口冷气。

  三道深可见骨的爪痕几乎占据了墨霜的整个脊背,她后背部位的衣衫已经尽数破碎,粘稠的血液与破开的皮肉与衣料紧紧贴合,连一点处理伤口的空间都不肯给予给阿泽。

  阿泽看向墨霜的眼神中满是心疼,仓促间只得尽力撬开她的牙关,为她喂下几颗回灵丹与疗伤药。

  他无法想象一位年仅十七岁的少女究竟是耗费了多么大的精神意志,才能一声不吭地将这种程度的疼痛忍受下来。

  “别用一副我马上就要死了的眼神看着我。”

  墨霜冷哼一声,虽然面上强忍着,颤抖的声线还是出卖了她此刻承受的痛楚。

  她好像不太习惯这样被人温柔地揽在怀里,便一歪身子,像个没事人一样挪了开来:“现在好了,你们这群白痴想走也走不掉了。真是有够蠢的。”

  凤眸微移,墨霜好像还想说什么,忽然小脸一白,猛然喷出一大口鲜血。她大口地呼吸着,仿佛下一秒就会窒息一般,少女白皙的脖颈上爆出根根青筋,眼底被根根血丝充溢。

  这反应……

  铃兰眼底的难以置信很快被一丝淡淡的惊慌所代替,她没有任何犹豫便抬手打了个暗号,同时对准别在衣领上的一只小金蜗,快速低语道:

  “计划有变,墨雨相体内千丝丸出现排斥反应,现在就将她带走!立刻执行!”

  阿泽伸手想扶一下墨霜,不过他的胳膊却被少女一把打开。阿泽虽是从南篁那里得知这确实属于药效的正常反应,但是却依旧放心不下。

  希望这一次,能帮墨霜姐姐回想起真正属于她的一切吧。

  不过,他的思绪被一道令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笑声骤然打断。

  “小朋友,你们这种假惺惺的温情戏码很让人恶心诶。”

  阿泽剑眉微挑,随即冷冷地看向说话的女子。

  之前攻击自己的……就是这家伙吗?

  目力所及处,一位身材高挑有型且穿着十分暴露的女子正叉着腰,皮笑肉不笑地看向这里。哪怕自己正被几道视线同时死死盯着,她依旧漫不经心地舔舔饱满的红唇,眸中闪过十分野性狂热的光芒。

  同身侧已经进入一级备战状态的伙伴们对视了一眼,阿泽站起身同安子麟和玉烟儿并肩站在一起。

  这处牢房统共就这么打点地,他们的战斗势必要向外围波及,但到时候,怎样在战斗的同时保护住墨霜不被打伤或是带走,就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了。

  “恕我直言,阿姨你打伤自己同伴却毫无愧疚之心的模样,也挺让我反胃的。”

  阿泽小鹿眼眨巴眨巴,表情正经的不能再正经。

  “阿姨”两字一入耳,铃兰的假笑几乎是立马消失不见。

  杏眼圆睁,铃兰一口银牙咬的嘎吱作响:“叫谁阿姨呢?嗯?小屁孩你们给我记住了,暗夜中没有所谓的同伴战友的累赘关系!墨雨相这小丫头没有完成规定任务,这些本就是她应受的惩罚!”

  看来这女人很容易被激怒啊,暴躁老哥楚之南都不带这么容易中激将法的。

  阿泽和玉烟儿对视一眼,皆是从对方眼中读出了这种意思。

  既然如此,那便可以利用这点对她……

  思索间,阿泽余光扫过女子,愕然地捕捉到了她嘴角一闪即逝的得逞的笑容。

  气氛还是原来的样子,连多余的声响也不曾使人耳闻,阿泽这下才模糊理解了纸鸢将念玖棠安排进突袭小队的用意——正是为了应对敌方阵营中可能出现的拥有特殊异能的契约者。

  毕竟,在无形无迹却无孔不入的念力下,绝大多数情况是可以被尽数探得的。

  阿泽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就是鬼使神差地回了下头。

  然而,他身后的地面空空如也。

  “墨霜姐姐!”

  巨大的惊恐立刻攫住了阿泽的心脏,他仓皇扑向身后冰冷的墙壁,十指无助地上下摸索,试图寻找到暗门一类的东西。

  “哎呀,我的小可怜,看来你们直到现在还被那个丫头蒙在鼓里呢。”

  见计划成功,铃兰悄悄在心底松了口气,随即又露出一副“悲天悯人”的笑容:“从头到尾都是我们在演戏,为的就是将你们哄骗进这个陷阱。如今大鱼落网,诱饵自然就跑路自保咯。”

  “胡说!”

  玉烟儿冷声大喝,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前把这个女人可恶的嘴脸挠花。

  想着自己的卧底一计不过是可有可无的鸡肋环节,玉烟儿也是喜欢用拳头和实力说话的直脾气,当即也不在乎先前的什么伪装究竟蒙骗了对手几分。

  她只是有些遗憾自己没有在墨霜被拐走前将她彻底从手铐中释放出来。

  小狐狸翻手抽出残星,眼瞳中的金色几乎要化作实质火焰般跃动:“想把霜霜当人质逼我们就范是不?阿姨,看来你们暗夜的伎俩不过如此,不过——”

  “——不过,小爷也要谢谢你们把那女人弄离这个地方。”安子麟接过玉烟儿的话头,掌心中狂风呼啸,“毕竟,有一个拖油瓶在,我们的手脚可是会被大大束缚住啊。”

  沾上蒙蒙灰尘的白嫩手指轻轻垂下,阿泽慢慢转过头,黑曜石般的眼眸是一往无前的坚定与凌厉。

  “想不到墨霜姐姐曾经的记忆竟然会被你们这种家伙鸠占鹊巢。”灵力涌动,他一字一顿,“看的我都想替她出出气了。”

  三人周身萦绕的灵力威压令得铃兰有那么一瞬间的晃神。不仅是因为那实打实的强大能量让一直轻视他们的她微微诧异,更是因为这三个她眼中不自量力的小毛孩对墨霜表现出的势在必得的态度令她心头一跳。

  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见离间计不成,铃兰也不在意,只是嗤了一声,朝三人遥遥举起一块精致小巧的扁平石头。

  “知道这是什么吗?”

  *

  “哦?没反应的话看来就是不知道咯?”寒絮将石头抛起又接住,看也不看面前的对手,“连这场争夺战的规则都不知道,我究竟是该嘲笑你们的自大呢,还是该同情你们的无知呢?”

  “要打就打!磨磨唧唧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

  周紫妤示意邢万里扶住锦官城,自己撸起袖子就要打架。

  “哎,别急着赴死啊,让我把台词说完。”

  寒絮凝视着周紫妤,却是动都懒得动一下。

  “具体来说,你们几支小分队现如今已经被彻底打乱成四处,而这石头正同我们四人的灵力场所联结,进而形成了一个特殊的无形场地。只要我们不去刻意改变,那你们就只能在这既定的圈子内同我们战斗。

  当然,也是只有胜者,才有资格取走这场争夺战的‘奖品’。”

  *

  “简单来说,打败我们,你们才有去解救那个小丫头的机会。”

  夏玄的呆毛晃啊晃。

  他龇出一口小白牙,假装没看见步青云正暗中将自己的话语传递给伙伴。

  “这个场地很有意思的,可不要妄想着采取‘两人缠斗一人绕后’这种无聊的把戏,也不要妄图拖延时间,毕竟,时间越久,‘奖品’可就越危险啊。”

  暗示完毕,夏玄一副猛然想起什么的模样:“友情提醒,只有我们死亡或是失去意识,结界才会失效哦。”

  *

  “从一开始,你们的所有小把戏就已经被我们看的一清二楚,包括那些自以为天衣无缝的分组与卧底伎俩。因此你们的所有不利局面……啧,就当做你们无知与天真的代价吧。”

  女子立体的五官与面容一半隐没于黑暗,一半展露于光明,俊逸明艳的不可方物。

  “其他该解释的我已经解释完了,没问题了吧?”

  锋利的羽剑直指面前孑然一身的少女,花飞翎眼眸中最后的温暖也荡然无存。

  “念玖棠,这场战斗我期待了很久。直到将你打倒为止,我不会留手的。”

  意料之外的,一声轻笑幽幽响起。

  念玖棠抬起头,一双勾魂夺魄的桃花眼眨也不眨,淡淡的雾气隐约涌动于其中。

  玉烟儿冷声大喝,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前把这个女人可恶的嘴脸挠花。

  想着自己的卧底一计不过是可有可无的鸡肋环节,玉烟儿也是喜欢用拳头和实力说话的直脾气,当即也不在乎先前的什么伪装究竟蒙骗了对手几分。

  她只是有些遗憾自己没有在墨霜被拐走前将她彻底从手铐中释放出来。

  小狐狸翻手抽出残星,眼瞳中的金色几乎要化作实质火焰般跃动:“想把霜霜当人质逼我们就范是不?阿姨,看来你们暗夜的伎俩不过如此,不过——”

  “——不过,小爷也要谢谢你们把那女人弄离这个地方。”安子麟接过玉烟儿的话头,掌心中狂风呼啸,“毕竟,有一个拖油瓶在,我们的手脚可是会被大大束缚住啊。”

  沾上蒙蒙灰尘的白嫩手指轻轻垂下,阿泽慢慢转过头,黑曜石般的眼眸是一往无前的坚定与凌厉。

  “想不到墨霜姐姐曾经的记忆竟然会被你们这种家伙鸠占鹊巢。”灵力涌动,他一字一顿,“看的我都想替她出出气了。”

  三人周身萦绕的灵力威压令得铃兰有那么一瞬间的晃神。不仅是因为那实打实的强大能量让一直轻视他们的她微微诧异,更是因为这三个她眼中不自量力的小毛孩对墨霜表现出的势在必得的态度令她心头一跳。

  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见离间计不成,铃兰也不在意,只是嗤了一声,朝三人遥遥举起一块精致小巧的扁平石头。

  “知道这是什么吗?”

  *

  “哦?没反应的话看来就是不知道咯?”寒絮将石头抛起又接住,看也不看面前的对手,“连这场争夺战的规则都不知道,我究竟是该嘲笑你们的自大呢,还是该同情你们的无知呢?”

  “要打就打!磨磨唧唧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

  周紫妤示意邢万里扶住锦官城,自己撸起袖子就要打架。

  “哎,别急着赴死啊,让我把台词说完。”

  寒絮凝视着周紫妤,却是动都懒得动一下。

  “具体来说,你们几支小分队现如今已经被彻底打乱成四处,而这石头正同我们四人的灵力场所联结,进而形成了一个特殊的无形场地。只要我们不去刻意改变,那你们就只能在这既定的圈子内同我们战斗。

  当然,也是只有胜者,才有资格取走这场争夺战的‘奖品’。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19_19454/821720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