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千铭契目录 > 第五十四章 你在做梦

第五十四章 你在做梦

        “诶,你们说是屋里怎么突然没动静了?”

        锦官城将耳朵从木门上移开,站起身悄悄活动了一下由于撅了半天屁股而累得发酸的腰肢,努力不发出什么动静暴露他们“偷听小分队”的存在。

        纸鸢哭笑不得:“喂,我们这样偷听真的好吗?”

        “嘿嘿,我们只是碰巧地在房间外头,然后碰巧地把耳朵贴在了门上,最后碰巧地听到了一些声音,哪里有偷听这一说法。”

        重新幻化为小狐狸的玉烟儿又朝纸鸢怀里拱了拱,一屁股把旁边的玉软软又挤了开去,似乎想一人独享偷听盛宴。

        “嘁,小爷我才不会干偷听这种事,也就你们这些天天只想着八卦的人才愿意做。”

        “你知道人类的本质吗?”

        安子麟干咳了一声,下意识地避开纸鸢的视线,乖乖安分贴在门上。

        “你们,在做什么?”

        锦官城突然听到一声音量不算小的询问,倒抽一口冷气,想也没想直接回过身扑到那人身上,然后一把捂住她的嘴。

        当然,下一秒他就被拧了。

        “嘘!我们在操心队长的终身大事呢。”

        锦官城捂着通红的手背,鼻间嗅到一丝淡淡的烟草香。墨霜双臂抱胸,蹬着一双高跟鞋,也就只比锦官城矮上半个头,但是那压倒性的气势强上的可就不是一星半点了。

        “这门隔音效果挺好,你们能听清什么?”墨霜只是轻轻的扫了锦官城一眼,明明不是“主犯”的他立马感觉好像所有人的锅都甩到了他身上一样,怂怂地偏过头,好半天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根本没有必要灭自己威风。

        “让开。”

        墨霜一甩头发,目不斜视地绕过锦官城,等贴在房门上的几块“狗皮膏药”依次不明所以地让开后,墨霜看着面前的空地,满意地点点头。

        “你想一人独占风水宝地就直说嘛。”

        锦官城的嘟囔还没说完,墨霜已经瞄准把手,抬起大长腿作势……

        “大姐冷静冷静!”

        受到惊吓的“狗皮膏药们”一拥而上,集众人之力将她淹没在了人堆里。

        墨霜:“……”

        一时间,屋外的动静竟比屋内的还要热闹上不少。

        “我给你说,你这样把我们暴露了可是要被队长大卸八块的!”

        “谁刚刚还理直气壮地说是在操心队长的终身大事。”

        墨霜好不容易挣脱开身子,不太理解这群“三岁”儿童们的心理。

        直接开门上啊,偷听多没意思。

        正在众人纠缠得难解难分时,大门被砰的一声撞开,两道人影没刹住车,齐齐摔倒了地上。

        “你这小短腿干什么,疯了是不?伤还没好就赶紧给老子滚床上去。”

        “别说话!”

        念玖棠将楚之南狠狠压在地板上,连带着口气都带了种不同于以往的强势。她脸蛋上的红晕还未完全消退,紧紧抓住楚之南衣领的指骨因过于用力而微微泛白,唇瓣微微张开似乎有话要讲,但憋了半天最后也只是艰难地喘了几口气。

        “这……啥情况?这丫头‘翻身小受把歌唱’了啊?”

        被同时无视的六人面面相觑,安子麟好不容易发表了一句自己的看法,后脑勺果不其然就挨了纸鸢一巴掌。

        当然,说归说,六人还是非常有默契的给这两位让出了一点“可供折腾”的空地,除了墨霜,他们都带着一致的慈母笑。

        念玖棠不观察周围情况不代表楚之南也没有,被队员用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盯着,他体内的鬼气已经开始不安分地躁动起来。

        平时怎么没发现这群家伙有这么欠揍呢?

        “喂,小短腿你还要坐多久。”

        被楚之南懒懒的嗓音吓了一跳,念玖棠慌忙抬起先前一直埋在他胸口的脑袋,似乎直到此时才意识到自己一直坐在他身上的事实。

        “你他妈不要乱动!”

        楚之南一把抓住念玖棠的手腕,表情僵硬,深邃的眼眸中有着不明的神色。

        这混蛋……坐就坐吧怎么还那么不老实!

        虽然身上的重量很轻,但是楚之南再怎么说……也是一个正常的男孩子。此刻他并不知道念玖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只是她此刻这种“撩拨”……大概由于情绪比较激动,连带着他胸口的伤都再度传来一阵刺痛。

        念玖棠呆睁着两只大眼睛,好像走神了。

        “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北歌听到少女悄咪咪地问自己,连忙努力做出一副深沉的表情,只是他实际在拼命憋笑:“傻丫头,你在做梦,记忆错乱了。”

        “谁能平白无故多出一段记忆对不?不信你再亲他几下试试。”

        果不其然,按照北歌的猜测,念玖棠已经被刚才那个画面的刺激搞得有些神志不清了。

        “对……一定是我在做梦,对……我可以再试试,对……一定是这样……”

        被“彻底蛊惑”的念玖棠一把将楚之南偏到一旁的脑袋掰正,然后俯下身子亲上了他的额头。

        这次换某只小疯子傻掉了。

        “嗯?这感觉挺真实的啊?”

        念玖棠疑惑,嘴唇随即下移,蜻蜓点水一般落在楚之南的鼻尖上。

        “嗯?不对不对,小疯子哪有这么乖,我肯定还在做梦。”

        念玖棠再歪过头,唇瓣落在了他的脸颊上。

        “这也太软了吧?梦境有这么真实的么?”

        念玖棠不死心地又啄了几下,但是不管多少次,她总是非常真实地感觉自己在亲一块嫩豆腐。

        认真的吗?

        晕晕乎乎的念玖棠依旧没有想到去怀疑北歌话语的真实性,倒是忽然想起一种鉴别梦境与现实的最简单的方法。

        楚之南的大脑正持续死机,忽然注意到身上的小姑娘眼神不太对劲,紧接着眼前一暗,自己的嘴唇顿时传来一阵刺痛,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开来,他下意识的想发出声音,但是喉咙就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

        “还不叫?那看来真的是做梦咯。”

        念玖棠伸出指尖满意地点了点楚之南的薄唇,心下还想着自己现实中要敢这么皮,屁股估计早就开花了。

        “精神系的铭契就是麻烦,大脑总会有那么点不正常的时候。”

        想着便宜不占白不占,念玖棠伸手又捏了捏楚之南的脸,过足手瘾后才大大咧咧地往他胸口一趴,喜滋滋地又睡了过去。

        吃瓜群众集体石化。

        “是我眼花了吗?南哥……好像在笑诶。”

        阿泽扯扯锦官城衣角,小声逼逼。

        睡梦中的少女噙着一丝淡淡的微笑,唇瓣沾染着极淡的殷红。

        更显绝色。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19_19454/75544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