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千铭契目录 > 第三十五章 危机出现(中下)

第三十五章 危机出现(中下)

        紧闭的木门缓缓打开,站在最前方的纪若秋脸色阴沉地看着房内的众人。

        “几位,如果你们是来为肖意讨说法的,我想你们大概是找错人了。”

        纸鸢从房间内走出,顺便示意念玖棠拦住完全懒得解释甚至已经准备拔剑的楚之南。

        她凝视着对面的几人,心下对他们失去队友产生些同情,讲话倒也客气:“我们对肖意的死亡也深表痛心遗憾,现在凶手依旧逍遥法外,我们铭教间更加不能相互猜疑,盲目怀疑只会让凶手更加的有机可乘。”

        “收起你那一套鬼话!”

        纪若秋狠狠啐了一口:“谁不知道那个女人身手了得?肯定是比赛时动手伤到了肖意的致命部位。”

        先前八星堂的最后四场晋级赛由楚之南一人完成。也许是前三场接连失败打击了士气,再加上没有人提前做手脚耍花招,楚之南那一身的鬼气可谓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赢得倒也顺利。

        但是这一共的七场比赛,墨霜和楚之南皆是遵守规则,没有下死手。毕竟就算他们平时再怎么好战,为了最终的名正言顺的冠军,他们所有人在比赛时一定会遵守相关规定。

        纪若秋话音刚落,夏侯珊又从队伍里闪出,抬手指向墨霜:

        “这个混蛋把肖意、小沐、还有我哥哥通通都打成重伤!肖意现在甚至还因为伤势过重而死亡!这笔账你们今天必须给我们算……”

        “谁告诉你肖意是因为伤势过重死的?”

        面对卿世盟的咄咄逼人,纸鸢等人就是再怎么同情他们的遭遇也忍不住了。

        就在纸鸢琢磨着怎么“客客气气”地将他们请离这里时,一道含着几分严厉的嗓音在卿世盟众人身后响起。

        “夜归言大人!”

        夏侯珊看清来人后倒抽一口凉气,慌忙低下头不敢再说话,但是小脸上隐隐露出悲愤。

        看来他们着急抓到真凶的心情不假。

        念玖棠腹诽。

        夜归言背负着双手,神情倨傲地环视了一圈:“检查结果已经出来,肖意不是因为伤势过重死亡的。”

        面对所有人惊讶的表情,夜归言声线依旧平稳,好似在说着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事情:“他的噬灵类纹印被人盗走了。”

        因为内心深处莫名对这种话题有些不喜,玉烟儿缩的比较靠后,听到这儿便赶紧给身旁的伙伴咬耳朵科普:“噬灵类失去自身的纹印后,轻则残废,重则当场毙命。只是这夺取纹印的手段十分诡谲,对掠夺者自身的身体素质要求也极高,因此成功率倒是挺低。”

        “看来这回参赛人员当中还有此等厉害的人物?”锦官城貌似不经意地转向一旁,“玉小姐,那你可要小心点。”

        他随口的一句好心提点可把小狐狸吓得不轻。

        卿世盟那里,夜归言板着个脸,也是走个流程安慰了下,毕竟在这位天之骄子的眼中……

        成立了铭教,就早该有牺牲的觉悟了。

        这个牺牲,并不仅仅指一个人的性命,它可以代表很多东西。

        一张如花的笑靥在夜归言的脑海里浮现,但很快便消逝了。

        “关于这次袭击,组委会和天罡组织已经全力展开调查,相信可以很快找到真凶。”

        声音平淡的好像没有感情的机器人,夜归言大概例行公事的话已经讲完,便按照之前的安排走上前。

        他和纸鸢擦肩而过,脚步停在了念玖棠的面前。

        “你,跟我过来。”

        用一种不由分说的命令口吻,夜归言交代完,转身点点邱烨:“还有你,会占卜对吗?也一起过来。”

        念玖棠不明所以,只好跟上。

        *

        三人沉默着走了许久,最终进入一间稍显隐秘的房间,念玖棠视线越过夜归言,发现御灵顿和卜婆也在。两人正围在一个台子旁边,好像在商量什么。

        “见过死人吗?”

        虽然是转头对两个人询问,但是夜归言的目光明显是更落在念玖棠的身上,显然在这方面,他对女生接受能力更持怀疑态度。

        面对此情此景,念玖棠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再联想到自己的铭契,感觉这个问题自己就算再怎么否定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听说你就是那个会占卜的小子?”卜婆微眯着老眼看向邱烨,男孩被盯得有点不好意思,点点头。

        “只是由于体质特殊,所以会点皮毛而已。”

        闻言,卜婆示意御灵顿侧开身子,让出台子——和其上的已经完全凉透的尸体。

        “没吐,还好。”

        御灵顿摸摸已经完全傻掉的两个人的小脑袋,安慰性地递过去两根棒棒糖。

        “利用你们自己的能力,协助我们查清凶手,有问题吗?”夜归言说话做事一向雷厉风行,“念玖棠的铭契不仅仅是探知远物这一项能力吧。”

        经过这么久的训练,念玖棠的念力探知确实略微晋升到分析人体这一层次,只是还比较薄弱。

        但是……

        他喵的谁能告诉她夜归言是怎么能知道的这么清楚!

        念玖棠瞬间有种被一直监视的感觉。

        “我自然全力以赴。”

        昔日的队友如今已阴阳两隔,念玖棠看着身旁已经红了眼圈的邱烨,暗自嗟叹。

        “老身的铭契是占卜,但对于回溯过去这一行为并不敢保证百分百准确。小子,你也来搭把手。”

        既然是一种牵涉到命运时空的能力,卜婆每次使用铭契自然要万分小心,稍有不慎便会遭到反噬。

        念玖棠点点头,看着两人开始配合,便立刻蹲下身,克服内心重重障碍,将念力附着到肖意的尸体上。

        “你很有决心啊。”

        默不作声地退到一旁,夜归言平视前方,慢慢回道:“御老,您觉得这事……”

        “算了。”他很快摇摇头,吞下了后半句话,目光再度凌厉起来,“半决赛照常进行,明面上谁也不许再提这个事。”

        御灵顿愕然:“你……不会是想借比赛选手来引出真凶?!”

        “说是真凶并不完全准确,您想想,一个背后毫无依仗的人,怎么敢在这种大赛中下手?”

        “除开念玖棠的铭教,能走到这一步的有几个没经历过大风大浪生死离别?他们想必不会过多在意。”

        夜归言握紧拳头:“同情心这种东西会慢慢消磨。我们身为东璃的天罡成员,应当将帝国的发展放在首位。”

        “精英大赛是为帝国铭教制造新鲜血液的媒介,他们选择在此时动手,个中原因想必您也能猜到。”

        “你怀疑……是别的帝国……”

        夜归言做了个手势打断御灵顿的话,意思不言而喻。

        “为了一网打尽,有时候牺牲是必要的。他敢露头,我就一定会趁机将幕后之人也揪出来。”

        御灵顿久久不发一言。

        兴许是合作的久了,他几乎已经忘却,这位年仅二十四岁的少年能走到今天这个位置,究竟付出和改变了多少。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19_19454/72113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