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千铭契目录 > 第三十四章 危机出现(中上)

第三十四章 危机出现(中上)

        “死了?!”

        按照念玖棠这个年龄,如今第一次直面生死这种大事,说不吃惊是假的。她跟随着楚之南的脚步,快速往休息区走,赶到自己的指尖越来越凉。

        肖意死了?

        先前还活生生在赛场上和安子麟战斗的一条生命,就这么消失了?

        楚之南似是察觉到了少女身体在轻微地颤抖,犹豫了一下,还是单手包住念玖棠的小爪子,将手掌的热度一点一点透过肌肤的接触传递过去。

        “肖意的死因现在正在调查中,组委会只告诉我们这一事件,别的不需要我们多想。”以楚之南的性子,此时声线也是破天荒地柔和了一回,“现在抓紧回休息区的原因就是害怕凶手还隐藏在某个角落,意图不轨。”

        念玖棠深吸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你这么着急恐怕还有别的原因吧?”

        楚之南没有十分惊讶于念玖棠敏感的第六感,想了下还是承认道:“由于她和肖意的那场比赛,现在外界舆论都在说是由于她出手过重才导致肖意不治身亡。”楚之南一边这么说着,一边用手指轻轻点了点跟在他们身后的墨霜。

        被悄声谈论到的墨霜好似并不在意,她从头至尾只是一直低着头,好像在思考什么事情。

        “我下手的轻重我心里自然有数。”

        突然感到空气沉默下来,墨霜从沉思中回过神,算是简短地为自己辩解了一番。

        她此话倒并不假,先前的几招顶多将他弄个残废,打死是不可能的。

        楚之南收回视线:“总之,这不是我们要操心的事情,现在你们的安全是最重要的。”

        “如果没有充足的证据,谁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哪怕是天罡的那群家伙过来也是这个道理。”

        “若是他们敢胡来,就别怪我这个当队长的不客气。”

        楚之南的声音沉稳有力,慢慢平息了念玖棠心底的不安。她低下头,轻轻嗯了一声作为回应。

        “没看出来你这个小疯子还挺护短的嘛。”

        “你说什么?”楚之南没听清。

        念玖棠噗嗤笑了一下,假装忘记了自己的话。

        “楚之南。”

        正在两人说话间,墨霜突然连名带姓地喊了他一声。被点名的某人略带惊讶地再次扭过头。

        “干吗?”

        墨霜停下脚步,站在原地。青丝柔顺地披散下来,少女安静地立在那儿,身姿卓然,眉目如画。

        “为什么,要取‘八星堂’作为教名?”

        楚之南对于这摸不着头脑的问题感到有些奇怪:“就随便取的呗,冉冉升起的新星,组织里头共有八个伙伴,我也不想再招收新成员了,所以就这么定了。怎么,你喜欢葫芦娃啊?”

        “你说……八个伙伴?包括……我?”

        “这不废话吗?赶紧跟上。”

        楚之南觉得这种蠢问题实在耽误时间,拽着念玖棠就抓紧往回走,毕竟现在凶手尚未缉拿归案,那人的目的也并不清楚,他并不想将众人置于危险的境地。

        伙伴……么?

        墨霜落在最后,神色有几分复杂。

        *

        “呀!你们回来了!”

        小狐狸刚一见到念玖棠和楚之南就立刻扑了上来,生怕自己晚一秒钟他们就会凭空消失一样。

        实在承受不住这姑娘的热情和……身材,念玖棠慌里慌张地将她推开,一抬头却见这家伙吓得都快哭了。

        “烟儿原先从来没有碰到过死人的情况,只见过死灵兽,还都是因为各种猎杀和灵兽内部的正常争斗才会有伤亡的。”末了她还不忘补充一句,“我们玉面狐都超级友善的,连争斗都少有。”

        “那你要习惯。”

        楚之南淡淡地走过她:“你要记住你现在生活的环境,摆正自己的位置。”

        玉烟儿眨巴着大眼睛,余光在扫到跟来的墨霜身上时,明显愣了一下。她似乎有心想过去打个招呼,但思考了下后还是转身跟上楚之南,眼底有些怯怯的。

        不仅是她,八星堂大部分成员或多或少都有点不自然。

        气氛一下子陷入尴尬,可墨霜似乎并不在意。

        休息区按照铭教划分,房间足够,墨霜先前呆的是自由人区域,这会她正暗自考虑——若是为了更好取得他们的信任,自己是否应该主动融入时,她的胳膊忽然被轻轻拉住。

        “给,这是我们的传送石。”

        念玖棠递过去两块石头:“这个的落点是我们的据点门口,这个是为了方便出行,定位在清风镇的一处巷口中。”

        “既然你都是我们铭教的一员了,拓印传送印记也不过分吧?”

        墨霜看了念玖棠一眼,正要接过。

        “等下。”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从旁伸出,轻易取走了两块石头。

        念玖棠不无惊讶地瞥了锦官城一眼,暗自地收回了附着在传送石上的两缕念力。

        锦官城上下抛着石头玩,狭长的眼眸含着淡淡笑意:“还是我先看看确认下,别小妹妹一粗心拿了别的石头就不好了。哎我去!”

        锦官城一个没拿稳,两块石头双双掉下,咕噜噜滚到了一个角落,他急急奔过去,背对着所有人将它们拾起。

        “啊,给,是那两个传送石没错。”

        锦官城交付给墨霜,神色如常。

        念玖棠收回方才释放出的念力,心跳如鼓。

        他刚刚放进去的是什么符咒?

        他……是不是发现了墨霜有什么异样?

        坚定不移认为只有自己掌握疑点的念玖棠,想法在此刻头一次产生了动摇。

        “对了,你的伤……”

        还是具有极高职业素养的阿泽第一个想起,很是关心地询问墨霜。念玖棠猛地回想起来,意识到自己拉着一个重伤人士训练了好久,当即心生自责。

        “伤?”墨霜似乎对这个白白嫩嫩的小医师有点兴趣,也是多看了他一眼,“早就没事了。”

        她自如地活动一下胳膊,把给念玖棠解释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由于这份铭契,我的自愈能力也是远超于常人。”

        谈论到伤势问题,在出现卿世盟这个事情后,几人不放心安子麟,正商量着今晚该如何安排,房间的大门突然响起猛烈的锤击声。

        “八星堂的混蛋给我滚出来受死!”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19_19454/72109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