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千铭契目录 > 第七十九章 人祸(下)

第七十九章 人祸(下)

  快点!

  再快一点!

  要赶紧去见到父亲母亲,见到族人们!

  玉烟儿肌肉传来的剧痛在高度紧张中已经彻底被她遗忘,她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在林间穿行。由于正处在下风向,随风送来的刺鼻气味和嘈杂的人声,令本就慌张的玉烟儿显得越发心焦。

  脑子里只有这三句话在不断回荡,除此之外一片空白。

  “吼!”

  平地响起的吼声令高速奔跑的玉烟儿一个没刹住车,四只脚爪慌乱地踢蹬,一下子滑倒在地。

  “我的天,竟然还有漏网之鱼?!”

  腾起的烟雾中,一头雄狮现出身形,见自己“守株待狐”的计策行得通,它朝玉烟儿喷出阵阵臭气,涎水不断地从血盆大口中滴落。

  多么鲜美可口的玉面狐啊!吃下去的话,灵力肯定可以增长不少——能因此趁机蜕变为人形也说不定!

  深知他们玉面狐在灵兽世界中,基本也就位于食物链的底层,平常玉烟儿听到的最多的话就是能避则避,能躲就躲。

  但这一次,还是弱小的狐狸面对巨大的雄狮,还是看似悬殊的力量碰撞。

  她没有后退半步。

  “滚!”

  曼妙的身形出现在金光中,满身伤痕的少女一把抽出弓箭,对准雄狮的脑袋就射了过去。在高度紧张下的自卫反应使她这一箭用出了非同寻常的力气,浓郁的灵力缠绕在箭尖,残星箭矢划开空气,洞穿雄狮脑袋后又保持着原先的飞行速度,只是最终死死钉在一个树上。

  “能化……化形的玉面狐?”

  最后的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雄狮高大的身躯重重砸在地面上。

  如果玉烟儿此刻处于一个非常冷静的状态,一定会惊讶于这一箭的威力已经远远高过了她的正常水平;如果玉烟儿被可爱的伙伴们围绕着,一定会兴奋地翘起狐狸尾巴向他们炫耀自己的进步,也许还会暗示几句表扬;如果这是玉烟儿再平常不过的一次外出执行任务,她一定会因为第一次猎杀灵兽而生理性害怕到手抖……

  但是,这些如果,也都仅仅是如果而已。

  捂住手臂,玉烟儿瞟了一眼,意识到由于刚才使用了过大的力气,有处已经基本结痂的伤口又被她撕裂。

  但她已经不在意了。

  全靠着玉烟儿此时超人的意志,残星才能保持着弓箭形态被她牢牢握在手中。玉烟儿轻咳一声,突然觉得体内的灵力突然开始不受控制地在筋脉中疯狂乱窜,最后齐刷刷的汇聚向额头。

  突如其来的刺痛从眉心间传出,玉烟儿呻吟了一声,隐约觉得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挣扎着想要生长出来,自己和天地间的浩瀚灵力都在源源不断地涌向那里——自己光滑的前额。

  我不能就在这里倒下!

  “父亲、母亲、软软……”

  默念着亲人们的名字,伤痕累累的小狐狸仿佛就有了无限大的勇气。她狠狠咬牙,再一次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踉跄着前行。

  我求求你们……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晶莹的泪珠划过面庞,混合着血水,悄悄滴落在这片土地上。

  此时,先前一道一直隐藏在暗处的身型缓缓走出,徐大文从黑袍下伸出手,沾起雄狮额头那个大窟窿周围未干的血液,咂咂嘴,但是蓦地,他的表情又严肃起来,甚至隐约带着一丝害怕。

  “刚才的那种怪异吸力……不,一定是我的错觉,她本来已经是噬灵类了,怎么可能还……”

  徐大文左思右想,最终还是就这么自我安慰道。

  好像想将脑袋中不好的想法甩出去,徐大文晃晃头,抬脚继续跟上玉烟儿。

  *

  “他妈的什么破东西。”

  一位灰衣男子一脚踢开一只完全凉透的玉面狐尸体,高声怒骂,随即转过头,冲另一个方向大声喊道:“李大壮!你那里怎么样?还有活的没?”

  “没有!”

  被问话的男子也是一肚子气,说话的语调也比较冲:“我现在开始怀疑那消息都他妈的是假的!怎么我们前脚到后脚就发现这些啥灵力都没有的尸体,肯定是哪个王八蛋偷偷放出假消息,让我们背黑锅都说不定!”

  “我觉得……”灰衣男子不停扫视着地面,话还没说完,两眼突然跟灯泡一样啪地起来,声音都激动的走了调,“我靠!快看那里还有两……呃,一只活的!”

  李大壮定睛一看,发现一只玉面狐正拖着尾巴,后腿大概是受了伤,正在地面艰难爬行着,而它的嘴里,还叼着另一只,看那僵硬伸展着的四肢,基本可以肯定是死去多时。

  大概是因为身小体弱加上受伤的缘故,还活着的那只小玉面狐一步一挪,十分艰难。但尽管如此,它依旧不肯松口,似乎对嘴里那只有什么执念。

  “愣着干什么?赶紧抓啊!”

  灰衣男子双眼放出贪婪的光芒,一跃而起,就要扑过去。

  “唳——”

  嘹亮的鸟鸣声划破天际,巨大的赤膀在这一片空地上投下阴影。一只金刚鹫突然出现在密林上空,他瞄准灰衣男子,张开翅膀,用锋利的羽毛尖对准他,直接俯冲下去。

  “靠!这还要抢!过分了!”

  迎面而来的强大气流直接将他掀翻在地,金刚鹫带起的狂风将他的脸颊刺的生疼。

  “抢!尼!玛!”

  “卧槽这鸟说人话了!”

  灰衣男子和李大壮吓得屁滚尿流,被他单方面碾压的气势所震撼到,两人甚至忘记了有“灵兽可以化为人形”这一设定的存在,正想抄起家伙捍卫到嘴的肉,一种从灵魂深处传来的威压突然令他们颤栗不止,李大壮两腿之间也是出现了一块可疑的水渍。

  “拥有十……十级灵力的大佬?!”

  脸上的表情比哭还难看,两人对视一眼,下一秒赶忙哭爹喊娘的溜走,生怕晚一秒就要被神秘人抽筋扒皮。

  *

  “那声鸟叫就是从这边传来的,没错啊?”

  先前,喻雪离得老远就感受到了那股十级灵力被释放出来的强大压力,这会又听到顺着狂风不知从哪儿飘来的声音,当即心下一边暗骂丢下自己先逃跑的尤远,一边立刻逃命。

  只有达到最高等级的灵力十级后,拥有足够强度灵力的人们才可以使用这种能量镇压,在对战前无形中可以长自己志气灭他人威风,可以有很好的震慑效果。

  所以对于此刻的喻雪来说——

  大文?爱咋咋地,她早就没功夫管了。

  玉烟儿?只要这丫头还有命在这场混乱中活下来,等回到永安城他们百兽门有的是办法再拉拢她。

  她喻雪自己?三十六计走为上,小命要紧,宁长清不会因为一次任务的失败苛责自己。

  听声音,这女人离自己很近,自己跑快点应该可以……

  这个念头刚一闪过,“毒奶”喻雪立刻暗叫不好。

  “小姐,我问个路哈,别紧张。”

  刘茵优哉游哉地挡住喻雪去路,还很小心地拢了拢身旁的雾气,但尽管如此,一路下来不知解决了多少所谓的“麻烦”的刘茵,身上凶戾浓重的杀伐之气是无论无何也挡不住的。

  她眯起眼,努力表现出自己和善的一面,结果最终蹦出口的还是不由分说的强硬祈使句。

  “带我去刚刚鸟叫声传来的地方。”

  顿了顿,好像觉得不礼貌,下一秒她又不顾人家点不点头,直接伸出两只白皙修长的手,把喻雪吓得一抖。

  “那个,我怕走丢,所以拉着手走,好不好?”

  *

  “混蛋人类!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尤远狠狠啐了一口,收起金刚鹫身形翩然落地,然后赶紧回身想抱起玉软软离开这里。

  他张开双手,愣在了原地。

  喉结上下滚动着,尤远努力想挤出一句话,但是声带沙哑干涩,此时此刻竟然是连半个字都吐露不出来。

  面对遍体鳞伤、模样狼狈的少女,他感到心脏似乎被什么东西紧紧揪住后,再一下子松开,连供给的氧气都稀薄了起来,使得呼吸越来越难以继续。

  他就这么傻愣愣地站在原地,心中所想的千言万语最终只能化成两个字,顺着微风轻轻飘过。

  “烟儿……”

  声音轻柔到仿佛怕吵醒了一位孩童的美梦,带着六分心疼三分思念和一分愧疚,最终钻到了玉烟儿的耳中。

  好似冰冷的机器人一般没有反应,玉烟儿低头看着呜呜咽咽的玉软软,身子终于晃动了一下,然后扑通跪在了地上。

  乱糟糟的长发披散下来,其中几缕随着她慢慢低下头而从耳后滑落,遮挡住她的面庞。

  长睫低垂,在玉烟儿对面的尤远看不到她此刻的表情。

  “啪嗒。”

  “啪嗒。”

  一串串晶莹的泪水滚落下来,玉烟儿双手不断颤抖,唇瓣不住哆嗦着,呼吸越来越急促。

  昔日如青葱般纤纤的玉指如今满是血污,玉烟儿探出双手,难以置信地一点点、一点点接近那具已经彻底僵硬的尸体,但又像惧怕着什么,十指最终也只是悬停在它的毛发上方,迟迟不敢触碰。

  “父亲……只是睡着了,对么?”

  声音轻到不能再轻,最后的尾音更是气若游丝。

  玉软软见到了姐姐,憋了一路的感情终于在此刻得到宣泄,她松开嘴,用鼻子拱着玉烟儿的手掌,没有说话,用行动告诉了她一切。

  “其他人呢?”

  一丝苦笑在面容上掠过,不等玉软软回答,玉烟儿喃喃自语:“都死了,对么?”

  最后一个字被接连的爆破声彻底淹没。

  “轰!”

  “烟儿你快带玉软软走!我来断后!”

  又有人声接连不断地传来,尤远急到破音,生怕神情恍惚的玉烟儿不听从自己,连忙冲过去强行想把她从地上拽起。

  “尤远。”

  玉烟儿抱着玉软软,表情冰冷麻木,眼神在几秒钟后才慢慢聚焦到他的脸上。

  红唇开开合合,声音沙哑,却一字不落。

  “此事,百兽门所为。”

  最后深深地看了一眼父亲已经快要消散的身体,玉烟儿觉得泪痕已经被风吹干,整张脸紧绷绷的,只是心底有一块空的厉害,也疼的紧。

  抑住喉咙翻涌的腥甜,她跌跌撞撞后退几步,随即转身飞快离开。

  “烟儿,对不起。”

  身后震天的杀声越来越响,尤远明知自己孤身一人面对他们无疑是以卵击石,但他也没有退缩半步。

  “放马过来吧!”

  仰天大喊,尤远握紧双拳。

  就在他准备拼上性命阻拦敌人时,烧焦的土地上突然凭空生出翠绿的藤蔓。

  在这片染上绝望的大地,那种苍翠欲滴的青绿就这么携着生的希望突然出现,盎然的绿色就这么直直冲击着尤远的眼,几乎令他眼眶湿润。

  “喂,小臭鸟,一起去追玉烟儿,怎么样?”

  尤远意识到声音有些耳熟,连忙偏过头望向身侧的树林,一位瘦高的少年负剑缓缓走出,而他的臂弯中正怀抱着一位浅金发的少女,她精致面容有些苍白,倒是那双碧绿的美眸晶亮的可怕。

  “感知到了,就在那里,我们快追!”

  “臭丫头做的很好,不枉你的队长大人辛苦的抱了你一路。”

  黑发少年吹了声口哨,朝着敌人堆里喊道:“阿泽!救媳妇儿去啦!”

  尤远震惊之余再度缓缓扭头,看到一条藤蔓托举着一位软萌少年伸了出来。

  小鹿眼眨了眨,他最终无奈的叹口气,还是没有计较这个称呼问题。

  *

  “砰!”

  不知从哪儿突然冒出的坚硬物体一下子将玉烟儿撞开老远,怀里受伤的玉软软也在地上接连打了好几个滚。

  玉烟儿趴在地上喘息着,她身上的伤口早已红肿发炎,失去双亲以及族人的巨大悲痛更是几乎要侵蚀她的理智,再加上前额从刚才起就传来的诡异剧痛,玉烟儿已经濒临崩溃。

  她好想就这么睡过去。

  “姐姐!”

  玉软软刺耳的尖叫声忽然将她的思绪拉回现实,玉烟儿一瞬间就清醒过来。

  她的眼瞳骤然缩成针尖大小,脸色刷的惨白下来。

  她真好看。

  “放开她!”

  凄厉的哭喊声仿佛是从她的胸腔中迸出,大概胸肺间的鲜血太多,这三个字有些含糊不清。

  她真好看。

  数只墨绿色虫子爬上来,身体诡异的动弹不得,她只能将十指深深抠进泥土,指骨泛白。

  她真好看!

  徐大文高举玉软软,迷醉的大笑起来。

  真是绝色尤物!

  绝色到让人忍不住想欣赏下那张颠倒众生的脸露出崩溃发疯的表情,那该是怎样的美妙……

  “喂,这丫头,应该是你最后的亲人了吧?”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19_19454/339931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