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女临世:魔尊你别傲 > 长老们究竟要干什么

长老们究竟要干什么


  “砰!”卓焰琳被摔进大殿,痛的让她蜷缩在地上,不过包围住她的力量终于放过她了。叶幕榕看见自己的徒儿心里一阵惊喜,又突然意识到有什么不对,他看向正在走进来的叶柠冽。

  “我把你的好徒儿带回来了。你的好徒儿啊。”叶柠冽摇摇头,“忘恩负义。”

  “你是谁?”叶幕榕警惕的看着叶柠冽。

  叶柠冽表现的有些不可思议,“我是谁?我是这里的掌门人啊!掌门人!”

  “叶枢銘,你想当掌门想疯了吧。”卓焰琳从地上爬起来。此时她大概懂了,叶枢銘的这份怨念无非来自于当年选举掌门时的失败。

  叶柠冽冷笑着看向卓焰琳,狂妄大笑了几声,“哈哈哈不亏是我们最厉害的女弟子,聪明。你身后的那只魔呢,我倒想看看他究竟是谁能让杜砂亦那么害怕。”

  叶幕榕闻言诧异的看着卓焰琳。卓焰琳冷笑:“原来你们那么胆小啊。”

  叶柠冽眉头一皱,又是一股力量直指卓焰琳,卓焰琳这次有了准备,加上师父的帮忙,双方勉强打成了平手。叶柠冽突然邪魅一笑,收起来他的内力,而对面的人还没意识到收手,内力横冲直撞指向叶柠冽,叶柠冽被撞向门外的柱子,吐出一大口鲜血。

  “糟了,我们现在只会伤到叶柠冽,却没有办法攻击到叶枢銘。”叶幕榕着急的说,又赶紧去看看叶柠冽的伤势,他一靠近叶柠冽拔出身后的小刀朝他的脖子砍去,叶幕榕往后一躲,一手打在叶柠冽拿刀的手上。

  哐当一声刀落地,随即是两人空手的较量。叶柠冽招招直指要害,叶幕榕不敢回手只能躲,慢慢的留下不少伤疤。

  卓焰琳见状着急的叫道:“师父别躲了,不伤害掌门是不可能的。”说罢冲了上去一起对付他。叶柠冽近距离对付两个人很明显的处于劣势,几分钟便流了不少血。他看着自己身上的血痕再次失去了理智。卓焰琳叶幕榕被突如其来的内力冲到外边的广场,倒地吐血。

  赶回大殿的叶古平和珂尘被这一幕吓到了,急忙扶起地上的两人,又抬起头看着阶梯上的叶柠冽。

  “师父?”珂尘难以置信的看着叶柠冽。

  “你师父被魔化的叶枢銘附身了。”卓焰琳抓住珂尘的肩膀示意他不要上前。

  “哈哈哈哈,怎么又来了人,来啊来打我啊!”叶柠冽张开双臂大笑,仿佛自己成了主宰者。

  “古平你去右边,珂尘你去左边,焰琳你就在这里,我们要先牵制住他。”叶幕榕吩咐完后飞到了上边,其余的人也就位同时用内力包围住叶柠冽。叶柠冽先前已经受伤,叶枢銘和杜砂亦的此刻力量在四人的攻击下有些弱小。叶慕容感受到了他的吃力,大喊:“用力啊!”其余路过的弟子见状也加入了他们。

  叶柠冽的眼睛逐渐变成血红色,就在众人即将击垮他的瞬间,他发出了响彻云霄的吼叫,身上的力量毫无保留的倾泻而出,众人被这蛮横的力量击中,都不受控制的后退。卓焰琳先前的伤势无法让她维持身体的平衡,就在她即将倒地的时候一双强而有力的双臂将她托住了,同时将温暖的内力输入她体内。

  狄湮墨抱住卓焰琳,双眸却紧盯上面的叶枢銘。

  因为叶柠冽无法承受那么强大的力量,叶枢銘已经从他身上出来了,此刻叶柠冽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叶枢銘的头发凌乱披着,双目通红,皮肤上出现了黑色的纹身。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当年是我先建下的烨林寺,是我一个人找到你们提拔你们,我一个人找到了这里跟它们争夺这里的地盘才有了今天的烨林寺。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掌门是他!我哪里不如他?!”叶枢銘指着地上的叶柠冽,转过头看着叶古平。

  叶古平只感觉自己浑身不能动弹的被向上举起,甚至被压的有些透不过气。

  狄湮墨放开卓焰琳,慢慢走向叶枢銘,边走边说:“自己技不如人就不要怪别人了,对吧,杜砂亦。”

  叶枢銘打了个冷战,抬头看向狄湮墨的眼神里有一丝畏惧。

  “当初在底下就跟你说过我最讨厌不听话的下属,你现在倒是很乖啊。”

  叶枢銘慢慢往后退,在叶古平身上的力量收了回来,脸上却强装笑意:“狄湮墨,你以为你当真厉害?你要是真的厉害就不会沦落到今天的地步了。”

  “我厉不厉害你可以试试。”狄湮墨说罢向叶枢銘冲去,手中不知何时已出现了一把剑,向他劈去,卓焰琳也跑过去,两个人的距离越近,双方加和的力量才更强大。在众人的牵制和狄湮墨猛烈的攻击下叶枢銘变得精疲力竭,狄湮墨抓住时机猛一拍他的后背,杜砂亦从叶枢銘体内狼狈的出来了,叶枢銘缓缓倒下。狄湮墨抓住杜砂亦,是他无法抗衡的力量,“你是时候把那群不听话的畜生们叫回去了。”

  众人看到这番场景,松了口气,终于结束了。

  在叶幕榕的房间里,叶幕榕刚刚帮帮卓焰琳把完脉。

  “想不到你竟然以这种方式活了下来。”叶幕榕看向一边的狄湮墨。

  卓焰琳随他的目光看去,狄湮墨正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中的茶杯,“我才不甘心就这么结束我的一生,这是我唯一的选择,希望师傅莫怪。”

  叶幕榕摇摇头,“这世间也不应该少了你这个奇才,反倒你现在跟他的功力融合后大有所进,也是件好事。不过你跟他也是有区别的,该考虑的也要慎重考虑。”他顿了顿,说:“虽然这次你立了功,但他们估计还是容不得你。”

  “我知道。我们打算去仙界逛逛。”卓焰琳笑道。

  叶幕榕点点头,之前两人都似乎有一大堆话要交代,可是看到彼此的眼神什么都懂了,无需多言。叶幕榕站起来慢慢走向狄湮墨,说道:“很感谢你对焰琳及烨林寺的帮助,不知这位英雄怎么称呼?”

  狄湮墨抬起头,宝石红的眼眸直盯叶幕榕,沉默了几秒,冷冷地说:“狄湮墨。得罪权贵被驱逐出境的闲魔。”

  叶幕榕低头想了会,能签约的双方实力应该是相当的,那他应该是挺厉害的魔,又回想他有可以命令悬崖下的其他魔的权利,那就是应该没那么简单……

  “师傅,我看您也有些累了,不如先回去休息一下吧。”卓焰琳赶紧挡住叶幕榕继续问下去的冲动,先发制人将他清走了。

  “你师父倒是真心为你着想。”狄湮墨待叶幕榕离开后说。

  “他自小把我抚养长大,待我如同亲生女儿一般。”卓焰琳看了看灿烂的阳光,想起自己已经一个月没有晒到太阳了,转过头,问:“要不要晒晒太阳?”

  昨晚狄湮墨的出手相救让他在烨林寺一夜成名,路上路过的同门们跟卓焰琳问好时总忍不住多看他几眼,让狄湮墨甚是不自在。

  卓焰琳感受到他的不满,很快将他带到一处人少的亭子坐了下来,看着池塘里开的正欢的莲花,终于感觉到了以前的悠闲跟舒适。

  “你们魔界有莲花吗?”卓焰琳问。

  狄湮墨点点头,说:“其实六界很多东西是相通的,只不过各都有各特点罢了。你们人界的景,却倒是真的美,怪不得那么多妖魔鬼怪来人界旅游。”

  卓焰琳听见原来人界在六界中的一个定位竟是旅游景点,忍不住笑了。

  “你去过哪些界啊?”

  “以前走南闯北,除了冥界跟仙界,其余我都。”狄湮墨顿了顿,继续说“游玩过。”

  “哟嚯,你是去避难的吧。”卓焰琳听出了他后面一句的心虚,毫不留情的拆穿。

  狄湮墨瞪了她一眼表示不想再跟她废话下去。柯尘知道卓焰琳会在这,他站在亭子外,叫道:“焰琳,掌门让你们去大殿。”

  卓焰琳点点头,眼神示意了狄湮墨待会少说点话,狄湮墨表示自己一直很高冷。

  “你厉害啊,你那朋友介绍我认识一下,他好厉害。”珂尘挨着着焰琳小声说道。

  卓焰琳笑了,除了师父,没人知道狄湮墨是她签了约的魔。“他很高冷的,你要不尝试着去接近试试,可能一刻钟你就受不了了。”

  “那还是算了吧,待会我师父还要找他,估计师父会被他气的晕过去。”珂尘说到最后忍不住笑出声,想到自己平时总板着一张脸的师父会被狄湮墨的冷漠气的满脸通红就好笑。

  “要是你师父和其他弟子发现你那么调皮,估计你在他们心中的地位就没我的高了。”卓焰琳也笑道。

  狄湮墨在后面看着他们亲昵的样子,只是冷漠的跟着。

  “卓焰琳,一开始你自己要跳崖自杀就已经惹出一堆事情了,现在又惹出这么大的一件事,虽说最后也是有你朋友的帮助才化险为夷,可是你还是免不了要处罚!还有,你身边的那个魔究竟是谁,你为什么要把他带回烨林寺!”叶古平指着卓焰琳骂道。

  “时间的开始也是你们逼我交出天地泯灭吧,我只是因为你们才选择的自尽,惹出这么大一件事也是因为叶枢銘自己的心态问题,最后是我的帮助你们才能还站在这里骂我。”卓焰琳站在狄湮墨身旁淡淡地说。

  叶古平被反驳的无以应对,只能揪着狄湮墨。

  “他是在悬崖底下救了我的救命恩人,我恢复了一点后就一直在烨林寺周围看着,看到你们有危险了才叫他出手相助。所以他并没有什么恶意。”

  “谁知道他究竟是好还是坏,魔妖冥灵都一样的狡猾。”

  听完,狄湮墨突然抬起头,直盯叶古平,那眼神里突然出现的杀气让叶古平打了个冷战。

  “我的好与坏与你无关,你又有多了解那三界就在这胡言乱语?”狄湮墨冷冷的说道。

  卓焰琳感觉到大殿顿时变冷了许多,心想不妙,伸手拉了拉狄湮墨的衣角。

  “古平,你先坐会喝口茶。这位恩人,我可以跟你聊聊吗?”叶柠冽虚弱的说道。

  狄湮墨不假思索的摇摇头,却主动问道:“我跟你没什什么好聊的,那个走火入魔的人怎么样了?”

  叶柠冽尴尬又生气的涨红了脸,只能回答:“他情况不太乐观,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我便叫珂尘带你去见他。”

  狄湮墨听完后直接走向珂尘,冷冷的说:“你带我去见他。”

  卓焰琳和珂尘一脸震惊的对视着,即使是这么叛逆的卓焰琳都不曾敢直接无视叶柠冽的要求,这魔确实勇敢。卓焰琳艰难的对珂尘点了点头,随后转头对师父发出求救信号。珂尘没敢抬头看掌门,低着头默默领着狄湮墨走出大殿。

  “大胆!你当真你是我们恩人我们就不敢把你怎么样了吗!珂尘,你什么时候那么大胆了!”叶柠冽生气的把桌子掀了。

  “你要是想他活命,就最好不要再继续耽误时间。”狄湮墨说。

  卓焰琳忍住不偷笑,可是又想到他们的矛头会指向自己这下是真的笑不出来了。

  “我知道我徒弟卓焰琳这段时间为烨林寺惹出了很多祸端,是我对她的指导有问题,为了弥补,我自愿请求正式辞去我叶慕容长老的职位并把本门弟子卓焰琳移出烨林寺,免得让本门丢脸,还望各师弟师兄成全。”叶慕容走上前弯下腰说道。

  卓焰琳看见师父弯下的腰,一股愧疚之情在心底流淌着,可是却怎么也不能同意自己也谦卑的面对其余的长老。纠结之下,她说:“这些不关我师父的事,我知道你们想要什么,可是那是我的心血,我不会给你们,还有我的朋友一直都比较鲁莽,请你们见谅。我不奢求什么,我只希望我朋友的立下的功劳能让你们放过我们,从此以后,我与烨林寺再无牵连。”

  叶柠冽冷笑,“你以为我们真的会这样放过你吗?”

  ------题外话------

  嗯,狄湮墨果然表现的很高冷。可能这里有些烦乱,但是宝宝们一定要坚持往下看呀。求收藏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18_18730/381100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