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女临世:魔尊你别傲 > 你就是那第三个脚印?

你就是那第三个脚印?


  卓焰琳醒了,不过一直在假睡,身体被浊清不知道用什么法术绑住了,只能静静地听着慕落仙和浊清在门外交谈,才知道慕落仙是和苏青稞联合起来演的一出好戏,一切不过是为了利用慕晴仙让慕琉仙走下王位之争。王权,卓焰琳不屑的扯了扯嘴角,不料这一小动作让她的气息变了一下,外边的人就感觉到了。

  “我就不知道你留她这个祸害干什么。”浊清看着卓焰琳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我总是要把原本属于他的东西一件件夺过来的。”慕落仙看着她,眼神里是那种想要好好将小鸟保护在手掌中却控制不住力度将小鸟捏死的感觉,卓焰琳和狄湮墨都看着他蓄势待发。慕落仙让浊清离开了,他坐在凳子上,看着她说道:“我们刚刚说的事你全都听见了吧,那大概慕琉仙发现不妥了,没关系,你们找不到证据的。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这个计划我们筹备了十年,天衣无缝,你就等着看慕琉仙那可笑的下场吧。”

  “你们王位之争关我什么事,我只是想杀掉浊清罢了。”卓焰琳无所畏惧的看着他。

  “我需要他,你不能杀他。”

  “所以之前他刺杀我也是你交代的?”

  “不,那是苏青稞的想法,你,我可是要好好保护着让你看看慕琉仙的下场的。”

  “慕晴仙可是你妹妹。”

  “慕晴仙是谁?哦,慕琉仙的那个被人遗忘的妹妹啊,她跟我有什么关系吗,不过是一颗棋子。他们兄妹本来就不应该拥有皇家的血脉!我,才是纯正的皇家血脉!他们想要王位?开什么玩笑!”慕落仙狂傲地说着。

  卓焰琳不屑的转过头不想再与他说话,慕落仙看到她不屑的模样,走了过来用手按住了她的下巴逼她直视着自己的眼睛,“别忘了,你现在可是我的人了。”说罢另一只手点了她哑穴后想解开她衣服的纽扣。卓焰琳看着他不安分的手眼神凶狠的能喷火,她用力扭动着身体想远离他。

  “大皇子,仙王召您。”门外一个仙娥的声音传来,慕落仙皱皱眉,瞥了卓焰琳一眼便离开了。

  狄湮墨随即出现,想解开锁着她身体的法术。“你刚刚干嘛不让我出来救你。”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要是他再进一步只怕你都要冲出来了吧。”卓焰琳想着心口处衣服底下的纹身,那是两方签约时印下的契约。

  “这是仙魔交界处的邑族人的法术啊,看来这次慕落仙动的是真格。”狄湮墨说罢,过了半会卓焰琳的身体就松开了,哑穴也被解开,她坐起来甩了甩手,将门外两个守卫解决后换上了守卫的衣服,饰演了一出贼喊抓贼后就出去了。

  可是卓焰琳着实不知道该往哪走,四周只有繁密的丛林,囚禁她的地方也只是一座临时搭建的木屋,地不大守卫却多,卓焰琳一路低着头走,却不知道能走去哪。可是突然她在转角处看到一个似乎有点脸熟的人,悄悄地跟了过去后发现竟然是大药师,跟到了偏僻处,卓焰琳快步走上前一手捂住他的嘴,一手拿着匕首抵着他的喉咙,低声说:“帮我件事。”

  但是大药师的眼神里流露的却不是恐惧而是……激动?卓焰琳刚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抓了个傻子,大药师一把拿开卓焰琳的手,激动地握着:“终于找到你了,做我师傅吧!”

  卓焰琳愣了一愣,想到对方可能只是在用计,便在他的脖子上割出一条血痕,“不要给我耍什么花招。”

  “我看到了你练出来的丹药,你将人仙两界的精华之处融合在一起,时间温度把握的刚刚好,饱和度色泽都到了我难以望其项背的地步,之前是我有眼无珠,还请您不要计较前事。”大药师的眼神里充满了诚挚。

  卓焰琳半信半疑的将被握住的手抽了回来,问:“你是慕落仙的人?”

  大药师眼睛里的温度一瞬间褪去:“他们骗了我,他们之前把宇飞请了过来于是我就跟了过来,可是,他们把宇飞杀了。”

  卓焰琳倒吸了一口凉气,怪不得仙人大会的时候一直见不到宇飞,她与他虽是死对头可是毕竟……情谊不浅,卓焰琳握紧了拳头,盯着大药师说:“我不知道你现在是不是在骗我,但是我别无选择,帮我一个忙,去跟慕琉仙说我在这里,但是让他不要轻举妄动。好了我现在要回去了,那群混蛋应该找我找疯了。”卓焰琳脱下盔甲后一个人走回去,眼神冰冷。

  卓焰琳昏沉的被束缚在底下牢笼里,脸上已经是鼻青脸肿,浊清回来之后不仅是拳脚相对,还对她下个蛊毒让她动弹不得。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卓焰琳尝试睁开眼睛抬起头看清眼前的一切,浊清就坐在她面前,看着她醒过来。

  “还以为你能有多大能耐,哼。”浊清轻抿一口茶,不屑的看着她说。

  “距离婚礼还有几天?”卓焰琳没有理会他的嘲讽。

  “三天,怎么,还不放弃呢?”慕落仙走了下来看到卓焰琳此刻的模样不禁摇摇头,“本来好好的一张脸现在却被毁成这样,你不心疼我还心疼。”

  “只怕有些人是外表好看内心腐烂的连苍蝇都不愿意靠近。”卓焰琳不屑的嘲讽。

  浊清生气得刚想动手被慕落仙制止了,他慢慢踱步到卓焰琳身边用手抚摸着她脸上的伤口,说:“你以为慕琉仙能走到他现在的高度他的内心就不脏吗?”

  卓焰琳转过头不让那家伙碰自己的脸。慕落仙见她倔强的样子不禁的笑:“浊清,以后不许动手,她从现在开始是我的女人,这股倔强,我喜欢哈哈哈。”

  卓焰琳感受到了狄湮墨也在说他神经病。

  现在羊入虎穴却还没摸清虎穴的各个地方就被绑了,着实丢脸,卓焰琳眼看着大婚的日子只剩一天,在大婚前一天的凌晨,感觉到自己恢复了大半后,开始行动了。

  “喂,浊清,上次输给我甘心不?”卓焰琳十分不屑的看着他。

  “你现在还不是输给了我。”浊清瞥了她一眼。

  “想让我输的心甘情愿就再来一次啊,听说你们族有一个很厉害的摄魂法,你会吗?”

  “我们族的巫术就没有一个是我不会的。”浊清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清醒,然后取下腰间系着呢圆盘,走到卓前面,慢速度的让圆盘摇摆着,嘴中默念着什么鬼话,卓焰琳十分用心的看着圆盘,很快的就被催眠了。对此技术十分有把握的浊清倒是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卓身体里的狄湮墨由于常年四处闯荡见过不少异族人,所以对这摄魂法也很熟悉,更清楚,摄魂者与被摄魂者的身份随时能被反转。当浊清看见卓已经被催眠后不禁掉以轻心,当困意干扰他不能好好集中精神时,狄湮墨就很容易的使他被反噬了,

  卓焰琳清醒后的瞬间向牢笼里的守卫发射了毒针,两人换上了守卫的衣服后,控制着浊清让他们走出了牢房。卓焰琳看到一直在牢房附近转悠的大药师,让他赶紧去通知慕琉仙,自己则举起火把把附近的守卫解决后一把火把附近的帐篷点着了,三人趁机赶紧去找证据,然而浊清带着他们走到悬崖边,便停住了。

  卓焰琳四处转了转并没发现有什么可疑的地方,看了看边上的悬崖,两人对视一眼,卓焰琳用绳子捆住自己便小心的爬了下去,果然,爬了几米,她发现了被一堆杂草掩盖住的洞穴。战斗过后,看到掉下悬崖的守卫临死前发射了信号烟花,卓焰琳加快了脚步寻找空空如也的洞穴里面的机关。上边的狄湮墨见到烟花一把打晕浊清也下去了。

  就当卓焰琳按压下开门的机关时,狄湮墨迅速消失,危险的讯号让卓焰琳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千钧之际,一把飞刀飞过她刚刚待的位置。

  “你这女人有点本事。”苏青稞慢慢走了过来,“可惜要浪费了。”

  “你杀了苏凯令了吧?宇飞也是你杀的?”卓焰琳慢慢掏出刀子。

  苏青稞骄傲的点点头,“我帮你解决了你的死对头你不开心?”

  “我很遗憾他败在了你这种仙渣的手上。”

  “那你可能也要为你自己遗憾了。”苏青稞眼神顿时变得锋利,向卓焰琳冲来。

  几十招过去两人也未见胜负,卓焰琳不禁焦急时间一久其他人赶来之后自己只会死路一条。心有二想不免会露出破绽,苏青稞趁机用力推了她一把,卓直直滑向悬崖边,关键时刻一双手拉住了她,慕琉仙。二敌一自是容易的,可是让苏青稞心甘情愿认输也不可能,最后,苏青稞的刀架在卓焰琳脖子上,慕琉仙的扇子架子苏青稞的脖子上,三人僵持着,慕落仙在匆忙赶到后看到如此情况很自然的将刀架在了慕琉仙脖子上。

  “煮豆持作羹,漉菽以为汁。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慕琉仙看着脖子上的刀就知道了后面究竟是谁。

  “我忍你很久了,为什么你一个仙娥的儿子能取代我!我可是有纯正皇家血脉的,你怎么配取代我的位置!我总会把这一切拿回来的。”

  “我没有要当仙王的意愿,你要想当跟父王说去就好。更没必要权势而伤害我身边的人。”

  “你以为我会信你的鬼话?”慕落仙冷笑一声,他盯了慕琉仙半分钟,闭上眼睛刚想用力,却突然倒地,卓焰琳在同一时刻也感觉到苏青稞倒下了。慕琉仙感知到后面的人也想对他动手,赶紧一转身还手,见到后面的人时,停手了:“狄湮墨,你是那第三个脚印?”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18_18730/380237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