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女临世:魔尊你别傲 > 同仇敌忾?

同仇敌忾?


  他们回到府上时,周释已经在门外等候多时,卓焰琳赶紧过去询问了他妹妹的情况,然而当周释抬起头时卓焰琳被他满是血丝的眼睛吓得后退了一步。

  “求求你了,救救她最后一次吧。”周释跪下了,眼神中却满是绝望。

  卓焰琳叹了口气,将他拉了起来 ,说:“那大毒大补的药就是想把你妹妹的身体重塑一次,但是她的身体早就无比虚弱,承受不了我也是没办法的。”

  “不会的你那么厉害总会有办法的对吧,求求你了求求你了。”周释紧紧地拉住她的手臂。

  “药里面已经包含了多种珍贵补药,那是最后的防线了,事到如今你还是好好陪在她身边吧。”卓焰琳无奈的将他的手掰了下来,狠着心走了,只听见背后周释声嘶力竭的哭喊声

  “你就不怕他做出什么轻生的事?”慕琉仙跟着卓焰琳走到内听后问道。

  “只能看他自己造化了,能承受得住便是一条好汉,若懦弱的轻生也不配居高位。”

  慕琉仙叹了口气,说:“希望他能想开吧”。

  “二皇子,大药师川穹来访。”

  “进。”

  想不到见到了川穹,对方一见到她便匆忙走过来恳请收他为徒。

  “你帮了我,我自是要报答的,可是我也教不了你什么。额,二皇子之前您让我炼制的丹药我一个人可能应付不过来,不如请您允许我与他一起吧。但是,你原本是慕落仙的属下,现在却投靠我们,不会给自己惹麻烦吗?”卓焰琳疑惑道。

  “自从那个地方被发现之后里面很多仙都被他们私下解决了,我本身就居高位若贸然解决掉我反倒让仙王更生气,因为他们知道要是这件事被捅出去我自己也会不保,便相信了我,但是我来投靠你,他们应该还不知情,最近慕落仙和苏青稞正心生间隙,矛头指着对方没什么时间理会我这种小人物,不过等他们得知后我就有危险了,师父您可要保护我呀。”川穹说完对卓焰琳灿烂一笑。

  多日合作后卓焰琳见川穹并无他意变主动询问其之前帮忙慕落仙的事情,了解到了更多的情况。在苏凯令还没被害前,慕落仙已经谋划许久,一直在与苏青稞书信往来寻找合适的时机扶他上位,由于宇飞不小心撞见了苏凯令被害的过程之后想要叛逃,苏青稞发现后便把他杀害了。他们私底下组建军队,贩卖丹药武器,收买情报,不过是为了有一天若慕琉仙成王便去谋权篡位。

  “这样吧,为了考验你是否真诚,帮我做一件事。”卓焰琳回了一个奸诈的笑容。

  晚上,卓焰琳来到慕琉仙房间,将一块军令轻轻放到他的桌子上。慕琉仙抬起头用眼神询问。

  卓焰琳微微一笑,说:“这是苏青稞他们的军符,慕落仙安排他明天去贩卖一批军器,我明天想法子拖住苏青稞。”

  慕琉仙拿起军符细细端详着,说:“上面也有皇兄的名字。”

  卓焰琳点头。

  “若父王得知他还在做这些事,会对他很失望的。”慕琉仙放下军符。

  “你若是这样永远都救不出公主。尽管你不这样做你觉得仙王就会选他了吗?你又知不知道,他们在一起就是为了当你将来成王便谋反要你下台?”卓焰琳将军符在往前推了一点。

  “你为何对这件事如此上心?”突然慕琉仙问。

  卓焰琳愣了一愣,说:“他们害了我朋友,我自是要报仇的。”

  “这件事我会处理的,你就别管了好吗?”慕琉仙站起来摸摸她的头。

  “你有那么多事要忙,我或许可以帮一下忙。”

  “焰琳,为了你们着想,不要插手皇家的事了。”慕琉仙强调的你们,有狄湮墨。

  “可是你觉得要是我们不把他们解决,我们离开你以后会安全吗?”狄湮墨出来后先把卓焰琳头上的手拿开了,然后直接坐在椅子上。

  “你什么时候对自己那么没信心了?”慕琉仙看着他。

  “你倒是对你自己很有信心。”狄湮墨回讽。

  “我是对他们有信心。”慕琉仙笑。

  “得了你们,就我一个人不懂你们在说什么!”她不是没有向慕琉仙打听过狄湮墨的消息,可是他总是闭口不谈。她有些生气,现在让她觉得自己才是最无知的人。

  “我会处理掉苏青稞,你们放心。”慕琉仙重新坐回座位上。

  第二天,慕琉仙带着军符到了慕落仙府上并将军符还了给他,慕琉仙离开时,对他说:“若是一个连如此重要的东西都保护不了的仙又如何能帮你成大事?”

  慕落仙紧攥着军符,眼神里满是杀气。

  “大皇子……”仙娥弱弱的唤了他一声。

  “没错,我是要除掉他了,可是堂堂一个驸马又怎能凭空消失!若公然处理他肯定又会将我们拉下水,好一个慕琉仙,把这烫手的芋头让我自个儿处理!”,慕落仙将军符生气的往地上一扔。

  “可是二皇子也是为了帮您,若他直接拿这军符直接面圣了,那才是……”仙娥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没敢再接着说。

  “不过是假装仁慈的让我欠他一个人情罢了。”慕落仙不屑的说道。思索了半会,他站起来说:“走,陪我去看浊清。”

  “您的意思是,要我下蛊毒?”浊清压低了声音问慕落仙。

  “对,向对慕晴仙那样。”

  “估计不行,还记得那个女人吗,她能解掉我的蛊毒,若是被她揭穿了,后果更严重。若暂且抛开那女人不说,王宫内总有能解蛊毒的仙,当初只是公主胆子太小没敢去询问罢了。”

  “摄魂呢?”

  “仙王肯定能察觉出来。”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该怎么办。苏青稞发现军符不在也没向我汇报,若是慕琉仙派仙去告知他军符已在我这,怕是他觉察到什么后会先下手为强。”

  “放心,自从您与他私下通商的事情被暴露后仙王已经不信任他了。他也翻不出什么大浪。对了,上次不是公主已经说了他并非是苏凯令,不过是没有证据才将这件事翻了过去,若是我们能将证据找出来,那不就好了。不过,这件事不能我们去做。那女人不是很恨他吗,让她去。”

  “你休想诓我,换了脸之后根本就无法复原,何来证据。”卓焰琳甩甩手。

  “脸上是无法复原,可是一个人的行为举止习惯却不是说改就能改的,慕晴仙对苏凯令很熟悉,让她帮忙。”慕落仙说。

  “哼,要去怎么你们不去,又想拉我下水,凭什么!”

  “凭你也想帮慕晴仙,凭慕琉仙想帮我,凭你也想帮慕琉仙。”

  “哼,要是我真想帮他就应该把你也交出去。”卓焰琳瞪了他一眼,她还记得谁是杀害周释妹妹的罪魁祸首。

  “与我为敌可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慕落仙笑。

  “此事我会考虑,若大皇子没有别的事了,就不送了。”

  慕落仙看了看她的背影,站了起来很快离开了。

  待慕落仙走的足够远了,卓焰琳看着内屋,说:“你怎么看?”周释慢慢走出来,黑着脸说:“我不会放过这个混蛋的。”

  卓焰琳叹了口气,说:“慕琉仙不希望我们动他,若你要干什么,就不要牵扯到他了。”

  周释没有说话,只是从窗户那边走了。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18_18730/380016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