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女临世:魔尊你别傲 > 逃跑可是有代价的

逃跑可是有代价的


  “不行!”虽然这团灵气一直是个未解之谜,但是卓焰琳总觉得它里面蕴含着她身上的几乎所有秘密,如此重要的东西,岂是能轻易让别人研究的。

  “那就没办法了。”枫子临耸耸肩,表示其他的丝毫不感兴趣。

  沦落到英雄无用武之地,卓焰琳欲哭无泪。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饭碗,突然倒吸了一口凉气,颤抖着问:“该不会这顿饭,也要收费吧?”

  枫子临挑眉,反问:“不然呢?”

  卓焰琳欲哭无泪。

  狄湮墨醒来的时间稍晚,当他走出来时,看见卓焰琳跟紫伶正挽着衣袖坐在一大盆衣服旁,拿着一件衣服使劲的搓着搓衣板。

  “这么卖力呢。”狄湮墨赞扬的点点头。

  卓焰琳跟紫伶第一次如此默契的猛抬起头,恨恨的仇视着他身后飘过的枫子临的身影。

  狄湮墨转过头,为枫子临默默捏了一把冷汗。

  “明明就是富家子弟,家里多雇几个长工都不舍得,抠死了!”紫伶生气的将衣服一丢,拿起另一件衣服重新搓。

  “就是,看着衣服,哪件不是上等蚕丝做的!还连吃饭的米都是最软糯的米呢!!”卓焰琳附和着。

  此时一个小仙娥拿着一桶水走过,笑着说:“枫少爷除了衣食住行奢侈一些,其余方面还是很节俭的,因为蓝枫有许多仙受伤后都没有足够的钱偿还医药费,少爷都会让他们在这里干活抵债,所以平日也就我们几个在。活干不完就只能堆下来啦,辛苦你们啦。”

  小仙娥离开后,狄湮墨感受到了来自后背的两束直勾勾的目光,他转过身,坚决的摇摇头,说:“我是不会干这种粗活的。”

  “那你自己出去找饭吃吧。”卓焰琳哼了一句。

  狄湮墨扬眉,转过头看紫伶,紫伶知道他的身份,想必不会令他难做。

  “你去跟枫子临说去吧。”紫伶也只是轻轻瞟了他一眼。

  狄湮墨看见自己即将失去地位,心存不甘,说:“你们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

  四只眼睛再次同步看过来,卓焰琳跟紫伶又对视了一下,卓焰琳将手中的衣服猛地往地上一扔,说:“走!我们今晚就走!”

  卓焰琳跟紫伶确定枫子临已经入睡后,悄咪咪的攀上屋顶,猫着身子竟然很成功的逃出了枫府,尽管觉着有蹊跷,但是义无反顾的越走越远。

  然而一离开枫府,周围便又隐隐杀气。本应有些许烛光照耀的街道如今却一片漆黑,安静的连风吹的声音都能入耳。

  绕过几条街后,她们相视了一眼,不由得再加快了脚步。

  “我们被包围了。”卓焰琳停下了脚步,警惕的环顾着四周。

  “你左三我右四。”紫伶安排了一句后,便听到了周围有蛇嘶嘶爬行的声音。

  背对背,她们看到了街头巷尾还有蹲在墙上的几个身影,他们带着的刀刃在月光的照耀下反射着凄惨的白光。

  “谁派你们来的?”卓焰琳问。

  杀手并没有回答,只是下一刻,提着刀就冲了过来。

  枫子临跟一名守卫站在不远处的高楼上,静静的看着他们的这一场厮杀。

  “少爷,若这事传出去,对蓝枫的名声可不好。”守卫站在枫子临身后小声说。

  蓝枫有专门设立的比武场,因此私下打架斗殴的事情从不允许发生。严密的巡逻跟铁定的规矩让蓝枫已经好几年都没有发生过这种事件。但今日枫子临要求将这附近的街道巡逻全部撤去,才给了杀手们的可趁之机。

  枫子临摇摇头,说:“总是要让她知道,逃跑的下场。”

  深邃的眼眸看着她们已经差不多能完事,枫子临转过身,离开前留下一句话:“跟附近的赌场安排一下,不允许做他们的生意。”

  想离开,可是没这么容易的。

  清晨,卓焰琳跟紫伶早就在城门等待已久,看着城门慢慢开启,卓焰琳忍不住站起身。

  紫伶倒是有些犹豫,昨晚的杀手竟然敢在蓝枫动手,就说明来头不小,估计是慕落仙的手笔,若是出了蓝枫,那仗势可能就不止这么小了。

  卓焰琳看出了她的担忧,只是摆摆手,潇洒一句“不就是些小渣子吗,甭怕”,便大摇大摆出了城门。

  开玩笑,她宁愿跟杀手打打杀杀也不要拿着一件衣服在搓衣板上擦擦擦。

  夜晚,在隔壁的小镇,三更,尽管是身体最疲倦的时刻,但她们也感觉到了隐藏的杀气。

  杀手感觉到她气息的改变后,很快冲了进来,很快血光四溅。

  奇怪的是,这次,他们的矛头瞄准的却是紫伶。

  “啊!”

  紫伶看着贴在自己身上的一张驱妖符,疼痛的感觉蔓延至全身,不自觉的想蜷缩成一团。

  “紫伶!”卓焰琳担心的看了一眼,想要过去阻止那杀手继续下毒手,可是自己已经被四个仙纠缠住,脱不开身。

  该死。

  狄湮墨叹了口气,身影迅速在屋子里移动,卓焰琳趁空将早就准备在袋子里的毒散拿出,大力的扬起,屏住呼吸,从窗一跃而出,等狄湮墨抱着紫伶出来后,将窗户紧紧锁上。

  “怎么样?还好吗?”卓焰琳担心的看着已经被符咒烧伤的紫伶。看来,人界的道士弄出的这些符咒还是真的有效,卓焰琳看了看地上的那张黄纸,想了想还是决定让狄湮墨将它烧毁。

  “这估计有点麻烦。”狄湮墨皱了皱眉,道士施过法的符咒最致命,这种攻击非毒非刀,而是直接伤害妖的精神。

  卓焰琳探了探她的脉搏,看着狄湮墨沉声说:“我需要钱去买点药材。”

  半个时辰后,狄湮墨回来,无奈的耸肩,“枫子临切断了我们的全部后路。”

  不论是赌场、钱庄、当铺,见到他,都摇头。

  “我没事。”紫伶摇摇头,想说自己并无大碍。

  “你这次可以,但不能保证下一次他们会不会用更狠的方法对付你。原本这种东西只能在人界使用,他们既然无视了六界的法律,那么他们是铁定了想要我们的命。”卓焰琳扶额,慕落仙这家伙,真的是个麻烦。

  “对,就是铁定要你们的命。”

  谁?!

  狄湮墨猛地转过身,条件反射的躲开即将劈到他的刀刃,随后勾出左拳。

  卓焰琳看清那仙后咬了咬牙,镀银。

  “我们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害我们。”卓焰琳喊道。

  “有仙出了大价钱要你的人头。”镀银顿了顿:“更何况,你,是荼茶的徒弟。”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18_18730/362602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