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女临世:魔尊你别傲 > 玩毒自受

玩毒自受


  枫子临回想起那晚在比武场跟她的对视,她那直勾勾的毫无畏惧的眼神,是他好久都没看到过的眼神。那一刻,他便觉得,着女孩,有意思。

  比赛完后看到她径自离开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于是好奇心驱使他跟着过来,救了她一命。还意外的发现藏于她体内的那股神秘的灵气。

  虽然他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直觉告诉他,她身上藏着很多东西,有趣。

  枫子临不知道如何解释,这酒的后劲比想象中大,让他有些晕乎乎的,他只能含糊的说:“有趣,有趣。”

  舞天宿看着他的样子摇摇头,将他酒杯拿过来看了看还满着的酒,没有多想,一饮而尽,随后将东西收拾好,将枫子临扛到床边一把丢下。

  卓焰琳还在后院扫着落叶,苦中作乐着练着步法挥着扫帚将落叶慢慢堆成一个圈,完成后看了看自己的作品满意地点点头。随后转身时看见舞天宿靠在旁边的一棵树饶有趣味的看着自己。

  卓焰琳停下动作,歪着头问:“有事吗?”

  舞天宿摇摇头,做了做动作示意她继续。

  卓焰琳知道他肯定也是自己惹不起的仙,便不再理会,将树叶扫进铲子里便想要离开。

  “听说,你就是那个炼毒天才?”舞天宿慢慢跟上她问。

  点头。

  “却不料却被逐出师门?”

  卓焰琳没有理会,只是加快了步子。

  “然后还跟二皇子扯上了关系。”

  “现在还住在枫子临府上。”

  “你想干什么。”卓焰琳急刹车,转过身看着他。

  舞天宿耸耸肩,说:“我说的不都是实话吗。”

  卓焰琳瞪了他一眼。

  舞天宿将双手举起来表示自己很无辜,说:“我只是帮外面的那群女仙们打探一下情况。”

  “难不成你是老鸠吗。”卓焰琳冷笑一声。

  “诶。”舞天宿叫了叫,说“那下次我让枫子临在隔壁给我开一间青楼。”

  ……

  看来跟枫子临关系不错。卓焰琳心里思量了一下,那看来是来打探打探自己是不是有什么非分之想的了。无聊。

  “没事的话我要去洗衣服了,告辞。”卓焰琳想离开。

  “哎。”舞天宿伸出手晃了晃手中的酒壶,将她的去路挡住,笑嘻嘻的说:“活可以慢慢干,现在,不如先赏个脸跟我去品品酒?”刚刚跟枫子临喝了几杯还没过瘾,他就倒了,但是他的酒瘾上来了可是没那么容易褪去,刚好能逮上一个人,他自然不会放过。

  “你就不怕我在你酒里下毒吗?”卓焰琳叉着腰歪着头挑衅着。

  “那正好,我还没试过毒酒,或许口感还不错。”舞天宿思索着点点头。

  “那好啊,给你试试。”卓焰琳自信的微扬起头,炯炯有神的目光跟上扬的唇角无一不透露着她的自信,舞天宿突然觉得,她还真的是很与众不同的。

  卓焰琳回到房间将自己一直放在身上最常用毒粉拿了出来,倒了几杯酒排成一行,分别在酒杯里加上不同的毒粉,得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

  舞天宿饶有趣味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五个酒杯,犹豫着先选哪个。

  “你应该不会对我下死手吧。”舞天宿问。

  卓焰琳坏笑着,狡黠的小眼神看了看他,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只是说:“那得看枫子临的医术了。”

  “那有没有慢一点的?枫子临被我灌醉了,不到晚上醒不来。”舞天宿稍有些担心托起下巴。

  嗯?卓焰琳想了想,指了指最左边的那杯,解释道:“这是蚀骨粉,因为要先把肉给腐蚀了再腐蚀骨头,所以会慢一点。要不先这个吧?”

  舞天宿瞬间往后缩了缩,摸了摸自己的脸,立即摇头,“不行,不能毁了我的脸。”

  卓焰琳看了看觉得他确实长得不错,想了想浪费了确实可惜,便指着旁边的杯子,说:“这是衰经散,半天后全部经络萎缩。”

  “不行。我的武功不能废。”舞天宿摆摆手。

  卓焰琳双手环抱,用下巴指了指中间的杯子,说:“欲火焚身,****。”

  “咦。”舞天宿嫌弃的叫了一声,快速摇头,指着下一个期待的看着卓焰琳。

  “磨膏粉,会将你的体液全部凝固,最后拿个锤子一把将你锤碎。”卓焰琳顿了顿,赶紧补充道:“这个好,还不用一刀一刀分尸。”

  舞天宿想了想自己变成一小块一小块碎片的样子实在不忍心。

  “那就只剩最后一个咯。”卓焰琳有些不耐烦的看了看最后的酒杯,说:“其实这个的毒效我还没研究过,是用‘天地泯灭’剩下的一些原料随便配在一起的,或许你可以先试试。”

  舞天宿将酒杯拿起来晃了几下,看了看里面还是并无他样,于是大胆的用鼻子嗅了嗅,只有酒的醇香。疑惑的抬头看了看她,认真的吗?

  卓焰琳耸了耸肩,示意自己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舞天宿心底有些慌,听着前几个的名字就知道这女人炼的都不是什么正常的毒,更何况这还是天地泯灭的小宝宝。纠结之下,舞天宿摘下一小段树的枝丫,插进酒杯里。

  四双眼睛紧紧的盯着那一小节枝丫,屏住呼吸仿佛下一刻就会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变化。

  半分钟过去了,看上去丝毫没有改变。

  他们对视了一眼,又继续等了一会,但还是没作用。

  “看来不行啊。”舞天宿坐回凳子上,失望。

  卓焰琳没有放弃,她拿出一双筷子,想要将枝丫夹起。

  “住手!”

  卓焰琳的手定在半空,疑惑地回头看着匆忙赶来的狄湮墨。

  “你疯了。”狄湮墨一把夺过她的筷子骂道。

  “怎么了嘛?”舞天宿疑惑。

  “你蠢吗?你忘了有些毒根本就看不出作用吗?”狄湮墨气急败坏的叫着。

  “你的意思是?”舞天宿张开了嘴巴又赶紧捂上害怕吸进一些不干净的东西,突然觉得自己真的有些快要窒息的感觉。

  卓焰琳也感觉到了胸闷,赶紧跑开拿来了个罩子将它罩住。

  ------题外话------

  有没有觉得舞天宿跟卓焰琳在一起就像是两小无知玩鞭炮嘻嘻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18_18730/361548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