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女临世:魔尊你别傲 > 灵力的小泄露

灵力的小泄露


  睁开眼时,枫子临大大脸就在眼前,卓焰琳吓得小叫了一声。

  “竟然死不了。”枫子临看了看她,随后吩咐仙娥喂了她一碗药。

  神经似乎被麻木了尝不出苦涩的感觉,但是卓焰琳知道,枫子临再次救了她。

  活动了一下颈椎,转过头发现舞天宿跟狄湮墨也躺在旁边的床上,不过看样子他们还没醒来。

  枫子临黑着脸帮她把了把脉,嘲笑道:“被自己炼的毒差点毒死的感觉怎么样。”

  卓焰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我错了。”

  枫子临瞟了她一眼。两天前他被舞天宿灌醉,却在睡梦中被舞天宿直接泼了一身冷水然后被他强迫将酒气逼出,扰了自己的休息已经让他黑脸了,没想到那厮哭喊着说跟她玩毒然后中毒了快命不久矣,然后他便不眠不休的在这房间忙到现在。幸好自己医术高明,不然,这里早就成停尸间了。

  “你们玩的是什么毒?”枫子临问,这毒他从未碰见过。

  “就,就是把天地泯灭的一些原料随便混在一起玩玩,我还没想到它毒效这么强。”卓焰琳小声嘀咕着。

  “你们!”枫子临指着她气的想一拳打下去但理智告诉他不可以,“真是疯了。”

  卓焰琳低下头像个乖乖认错的小孩,却听见枫子临转折了。

  “不过,你因祸得福了。”

  “啊?”

  “你体内的灵气的保护罩裂开了一些,所以等你恢复身体后,你应该能感觉到自己的功力有所提升。但是这毕竟原本不是属于你的,所以你需要时间去融合,不然,很可能会有反作用。”枫子临托着下巴说。

  卓焰琳自己之前其实根本感觉不到那团灵力的存在大概就是因为其设的保护罩让她完全跟自己的身体隔绝开来,怎么说,倘若它的保护罩裂开了,那么里面的灵力就会慢慢的泄露。

  但是,她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枫子临自然看得出她的迷茫,虽然他是对这很感兴趣,但是却也不会强人所难,于是不再说话。

  “对了。”卓焰琳想起了那根插在酒杯的枝丫,问:“既然这毒效这么强,为什么那根枝丫却没有反应?”

  枫子临挑眉,挑衅的目光似乎要她好好思考一下这个问题有多可笑。他命仙将那枝丫连着保护罩一起拿来,将一只小白鼠放了进去,确认密封性后拿起一根小棍子,像即将表演一个魔术一样,用力敲了一敲玻璃罩。

  只见枝丫瞬间散成点点粉末飘散遍布在玻璃罩的每个角落,小白鼠慌乱的四窜着,可是很快它就倒在地上肚皮朝天在抽搐中死去。

  枫子临跟卓焰琳同时咽了咽口水,原来那枝丫早就失去了活性,表面上还原封不动,实质上却已经香“香消玉陨”。

  那天地泯灭……

  半晌后,枫子临看了她一眼,说:“所以这次就你们用的药材可都不是寻常之物。”

  卓焰琳心里一凉,惨了,这下怕是以身相许也抵不清这债了。

  狄湮墨跟舞天宿在之后一天相继醒来,她原本以为舞天宿会提刀而来,但是他醒后甚至对她的敌意还少了几分,只不过再也没有提过要跟她一起喝酒的念头。

  卓焰琳帮狄湮墨诊着脉,确认他已无大碍后才舒了口气,然后像个认错的孩子一样看着他,说:“对不起我又差点搭上你的命了。”

  狄湮墨瞅了她一眼,收回自己的手,说:“不怪你。”

  卓焰琳惊讶的看着他下一秒即将感动的涕泪横流。

  狄湮墨很快补充道:“怪我当初看走眼选错人。”

  ……

  “哎呀。”卓焰琳叫了一声想说什么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狄湮墨偷瞄着她的纠结,嘴角微微一翘却很快又收敛了微笑,正经着问:“你打算挖掘那团灵力吗?”

  “嗯?”卓焰琳扶额,摇摇头,说:“不知道。我现在每天都会努力去将自己的灵力跟它慢慢融合在一起,可是,速度很慢。现在那还未融合的部分一直压在心口处让我觉得有些不适,怕若是一下子释放太多,我会承受不住。”

  “枫子临或许可以帮你。”

  “为什么你们都想探究它。”卓焰琳突然警惕。

  狄湮墨知道那团灵气可能装载着她的许多秘密,刚开始或许对这个秘密还不好奇,但是一路走来,他们之间的距离在不断减小,他开始好奇她的故事,想要知道她究竟会藏着什么好玩的事情,但是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告诉她。

  他的眼睛看向别处,说:“融合了你就变强了,如此我们才更安全。”

  卓焰琳轻轻的哦了一声,微微的点点头。

  第二日,舞天宿以疗养身体的借口一直借宿在枫府上,无聊的躺在花园的吊床上晒着太阳看着风景。但是有一个人的身影一直在他眼前转啊转,半个时辰后他终于忍不住了。

  “你在这转悠了半个时辰干嘛?”

  卓焰琳抬起头环顾了一下才发现舞天宿在小池塘的另一边。这花园时通向枫子临房间的唯一道路,因为一直在犹豫这究竟要不要请他帮忙因此在这路上来来回回了数次,但还是没下定决心。

  卓焰琳不知道狄湮墨为何如此信任枫子临,但是其他她自己心里也莫名的觉得枫子临虽然有些腹黑,但也没有什么坏想法。说到最后,最怕的,也只是自己身上的谜团。

  师父应该早就知晓她身上的这团谜团,但是却也没有告诉她,原因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当初将她托付给师傅的人嘱咐师父管保这个秘密,二是师父不想让她知道这个秘密。但无论是哪一种,都暗示着这个秘密不是什么好东西。

  但是,正如狄湮墨所言,这东西能提升她的修为,对他们都有帮助。况且,她也不想被蒙在鼓里。

  “唉。”卓焰琳长叹了一口气,望着舞天宿,问:“枫子临呢?”

  舞天宿伸了个懒腰,指了指左边。

  卓焰琳深呼吸了一口,刚迈开腿听见舞天宿挑衅的声音。

  “想不到你竟然这么畏畏缩缩。”

  卓焰琳转过头瞪了他一眼,反驳说:“你试试感受一下这种仿佛自己身上被埋了一个炸弹的感觉。”

  舞天宿耸耸肩翻了个身背对她。

  卓焰琳没好气的对他做了个鬼脸,迈开大步朝枫子临走去

  ------题外话------

  小缘很难过的公布一下,因为之前写的接下来的章节为了能有更精彩的故事所以想要进行大改,所以可能最近会经常断更╥﹏╥,真的对不起,但是我会努力加油的(`?ω?′)

  千万不要取消收藏呀,爱你们,mua~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18_18730/359992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