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黑莫与我共枕 > 第十三章 江湖神棍

第十三章 江湖神棍

        白小凤让白度这段时间就不要一个人居住了,她腾出了一间房间让白度老老实实的住下,白度起先不想答应,可是一来白小凤的态度强硬,二来自己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确实容易胡思乱想,思来想去,便回了趟住所打包了几件厚实的衣物便搬了过去。

        白度到小姑家的时候正好是接近午饭的时间,开门的时候见白小凤正在家里洗洗涮涮,他眉头一皱,说道:“小姑,你怎么这个时候还在做家务啊?不是应该到做饭的时候吗?”

        “你姑父带着小宇回老家了,他们爷俩不在家,我也就懒得再做饭了,恰好今天天气不错,就将屋内的东西拿出来洗洗,你先把行李放在地上,我们回来以后再收拾。”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饭点了,自然是出去吃饭,叫上魏泽明和贺芳芳一起吧,看的出来他们比较关心你的安危。”

        “叫上他们?小姑,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啊?”

        “嗯,找你们当然有话要说,这一段时间可真是忙死我了。”

        听了小姑不经意的感叹,白度心里其实挺内疚的,毕竟周遭的人都是因为自己的事才身陷囹圄。

        “行吧,我现在就通知他们。”

        白度通知了魏泽明和贺芳芳到附近的餐厅吃饭,等到两人到达餐厅的时候,发现除了白小凤和白度,还有一个戴着圆形墨镜,脸型硬朗削瘦的人坐在桌子的一角,他的穿着有种复古,上身一件褪色的皮夹克,显得黯淡无光,下身则是直筒长裤,裤脚甚至都掉出一些线头,一双厚实的牛皮靴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人可能一年就穿这么一双鞋。直到两人坐下,他都没有颔首示意亦或者摘下墨镜,一副傲世无物的派头。

        贺芳芳笑盈盈的坐下,眼睛却始终盯着这个戴着墨镜的人,心里不禁纳闷道:都到包厢里面了,还戴副墨镜,这人怕是有病吧。

        魏泽明则比较直接,他碰了碰白度的胳膊问道:“这人谁啊?”

        白度则摇摇头,一脸谨慎的样子,魏泽明则笑道:“哦,我明白了,是小姑的朋友对吧,失敬失敬。”魏泽明伸出右手准备友好示意,谁知这个戴着墨镜的人居然伸出双手做了个抱拳的动作,魏泽明伸出去的手就如同鸡肋一般,顿时不知所措。

        “行了行了,你们都坐下吧,”小姑让魏泽明坐下,然后吩咐服务员开始上菜。魏泽明小声的对白度说道:“这不会是你家亲戚吧。”

        白度白了他一眼怒道:“你家亲戚才长这样!”

        “既然不是你们家亲戚,你小姑把他请来是干什么?”

        “这不是叫你们出来一起吃饭吗?”

        “弄了半天就是吃饭啊,我还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说呢?”

        贺芳芳也凑了过来小声的感叹道:“这个人的造型还真是别致,不知道的以为我们这里是片荒漠,他刚刚野外求生回来,呵呵呵……”

        贺芳芳一番话惹得魏泽明也跟着笑了起来,白度正准备让他们收敛一点,谁知这个戴着墨镜的人突然一下子站了起来,白度这才发现这个人的身高大概也就一米七的样子,他的头发有些稀少,露出了额前大块头皮,看来这个人的年纪已经不小了。

        “不好意思,我去方便一下。”

        原来是去上厕所,白度还以为魏泽明他们嘲笑的声音让他听见了,总算是虚惊一场,等到这个人走了之后,小姑却厉声呵斥道:“你们两个能不能收敛一点,说的话那么大声,连我都听见了。”

        “小凤阿姨,这人到底是谁啊?他这身打扮未免也太潮了一些吧,我们这是南方天,可他像是一只来自北方的狼,啊哈哈哈……”

        白度觉得这样背后说人坏话不好,可是魏泽明说得也太搞笑了,自己都忍不住嗤笑了两声。

        “让你们来是谈正经事的,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

        白度三人面面相觑,纷纷表态没有见过,白度一脸狐疑道:“莫非是……小宇的……亲生父亲!”

        “我噻,不是吧。”魏泽明和贺芳芳跟着起哄,白小凤脸上被气的青红不接,白度连忙适可而止的打住玩笑。

        “小姑你别生气,我这不是跟您闹着玩的吗?”

        “好玩吗?你这混小子,我就知道不应该插手你的事,还不如让你自生自灭算了,要不是看在我们白家就只有你这么一支独苗的份上,当初就不应该把你留在国内的。”

        “小姑,你别生气了,我不也是开个玩笑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嘛。”

        白度确实没有恶意,正如他所说的,这几天大家都听沉重的,适当的玩笑能缓解下大家紧张的情绪。

        “小姑,这个人究竟是谁啊?我怎么以前从没见过他。”

        小姑也不再生气,脸上略带神秘的表情说道:“你不是最近总看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吗?我特意帮你请来了这位高人帮你度过难关的。”

        小姑这么一说,三人顿时来了兴致。

        “小姑,您是说,你帮老白招来了一位驱鬼的大师对吗?”

        “是呀,你别看这个人穿着有些西里古怪的,人家可是有真本事的。”

        贺芳芳则露出诧异的神情说道:“就刚才那个人的模样,看着是挺怪异的,可能接触鬼魂的人都比较特立独行吧。”

        魏泽明问道:“芳姐,你不会还真相信他是什么捉鬼专家吧?”

        贺芳芳摇摇头:“不知道,你该问小姑才对,小姑,这个人你是哪里找到的啊?”

        小姑还没有回答,那名戴墨镜的人便走了进来,所有人连忙坐回自己的位子闭口不谈,这个人不经意的笑了起来,众人皆是不解。只见他端起面前的茶杯说道:“中午就不饮酒了,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我也就开门见山,不绕弯子了,令侄的印堂发黑,中气阴亏,看样子已经是被冤魂给盯上了。”

        小姨心里虽然早有在准备,但是撞鬼这件事从大师的口中说出又是一番惊叹:“啊!大师,我上次已经照您的吩咐将辟邪护身符给我家大侄子戴上了,难道还不能将身边的冤魂驱除吗?”

        “正所谓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给你这道符只是为了暂时镇压住这个冤魂,可是这个冤魂不但不知及时收手,反而戾气更盛,那道符现在也奈何不了他了。”

        听到这,白度急忙摘下自己脖颈上的护符问道:“小姑,原来你这道符是他给我的啊?”

        小姑没有理会白度,而是一脸焦急的询问:“大师,你不是说要把我侄子的至亲至爱之人都叫到这里来吗?我现在都叫来了,您看还需要准备什么东西?”

        这名大师将墨镜推到鼻尖处,露出两个精光奕奕的小眼睛。

        “来,把你们两个各自的出生年月都说出来。”

        魏泽明一头雾水的回答道:“我是九五年生,有……有什么问题吗?”

        “哦,那你呢,小姑娘?”

        贺芳芳最忌讳别人问自己年龄了,现在一群人盯着自己,她只好没好气的说道:“属猴的!”

        “芳姐,你不是说比我们大半岁吗?这样算起来,去不是比我们足足大了两岁以上了?”

        “要你管!”贺芳芳脸蛋一下子变得炙热无比,真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这名戴墨镜的人掐指算了算,口中念念有词:“金鸡不与犬相见,猿猴见猪泪交流,想不到你们两个居然是他至亲的朋友,怪不得他会霉运横生。”

        “喂喂,老头,你别乱说话啊!什么猪猴泪交流,我和白度可是从小就认识了,要是真的是我与他命中相克,那不早就出事了。”

        “我不是说你,我说的是她。”

        戴墨镜的人指了指邻座的贺芳芳,轮到贺芳芳一脸诧异。

        “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你和他属相相克,在一起相处的时间越久,他的霉运也就会如期而至。”

        “你胡说八道什么你,白度,你不要听他乱说啊!”

        白度连忙站在贺芳芳身边宽慰她一番,接着转过身说道:“小姑,这个先生说话是不是过分了点。”

        小姑也皱着眉头含蓄的说道:“先生,今天主要是商量着怎么样将缠着我大侄子的鬼魂驱除,别的是不是以后再说啊?”

        “我也只是据实阐述缘由,你们不爱听就算了。其实要对付缠着你侄子的冤魂并不是没有办法,我这里还有一道法器,叫作‘灭害灵’,你们请看。”

        说完这名大师便从夹克中掏出一把锈迹斑驳的铁杵,这把铁杵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除了表面已经锈蚀的看不清本来颜色之外,连杵尖都已经钝弯了。

        魏泽明用手肘碰了碰白度,“老白,你觉不觉得这个‘灭害灵’好像在哪里听过一样?”

        白度点点头,可是一时也又不起在哪里听到过,反倒是小姑白小凤露出满脸的热忱。

        “大师,这件呃……‘灭害灵’要怎么使用才是?”

        “很简单,你们只要到这个冤魂死去的地方,等到她出现的时候用我这把神器刺进他的身体里面,她自然就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了。”

        白度急忙反驳到:“大师,你是不是搞错了,我没想要杀死她,我就是想弄清楚她为什么一直缠着我,是不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去办的。”

        “哦,既然不想杀死她,那你就不要拿‘灭害灵’去扎她的要害部位就行了,但是被灭害灵钉过的鬼魂都不再拥有法力,你完全可以放心大胆的与她交流。”

        “要真的是那样,那就太谢谢大师了,大师,这是一点小小心意,还请您一定收下。”

        一封厚实的红包递到身前,外加白小凤热情洋溢的笑脸,这位大师再次将墨镜推向鼻尖,毫不推辞的将红包收入怀中。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我收了您的谢仪,这把‘灭害灵’你们也不必还我了,就留作你们家族辟邪的宝器好了。我今天还有事,就不同你们一起吃饭了,我算过了,今天月缺阴虚,晚间十点左右正好是鬼魂最为虚弱的时候,这个时候你们如果去的话一定事半功倍,那就告辞了。”

        这位大师抱拳作揖,在座的几位再次一脸蒙蔽,只得目送他以这种复古的辞行方式离开。待他前脚刚走,白度终于问了句早就该发问的问题:“小姑,这人究竟是谁啊?”

        “哦,他是我们凤桥村隔壁村的,名叫‘冬播’还是‘冬拔’,在那一带很出名,据说是个通神通鬼的高人。”

        “小姑,你连名字都不清楚,怎么就知道他能通神通鬼了?”

        “网上说的还能有假?”

        “什么?这个人又是你从网上找的!”白度突然觉得一阵眩晕,这时贺芳芳拿着手机递到白度和魏泽明面前。

        “看吧,‘灭害灵’这个名字你们肯定都比较熟悉,杀虫剂嘛!小时候家家户户都用它驱虫。”(未完待续)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17_17913/70536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