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化仙鬼 > 第一零一章 黄雀在后(五)

第一零一章 黄雀在后(五)

        “我便不懂了,照珵光这些年所做的事来说,每一件都在风口浪尖上,要么是围绕饲魂玺,要么便是意图挑起三族对尸族的仇恨。如今看来,他执拗的明明是一个圣灵女,那么他做那些又是为什么呢?”苍决收回正望着缕缕轻烟的目光,转而看向三人。

        逐流看了看炎凌,亦是迷惑不解,“对啊,那碧落舍是珵光亲自带兵围剿的,圣灵女也是珵光亲手逼死的,倘若他真是爱慕圣灵女成痴,何至于做出如此恶行?”

        “因爱生恨吧,父亲这个人我还算了解,得不到的,他就算是毁了,也不会便宜别人。”鹊青很少称呼珵光为父亲,这两个字莫说提到,就算是想起来都恨得咬牙切齿。

        不知是不是在可怜珵光,这次鹊青没有直呼名讳。

        炎凌摇了摇头,没再说什么,纵身一跃,循着轻烟的去向掠进浓雾中。

        一个由执念幻出的人,还是人吗?四人一面飞掠,一面暗自想着,镜湖的混沌雾,不仅拉长了时间,连同四人心中的念想都一同放大了许多。结魂珠以缓慢地难以察觉的速度,将圣灵女的幻像纳入珠体。

        弯弯绕绕的无数黛色烟痕,犹如无数游魂,越是静谧,便越是让人觉得可怖。

        剑意时而越过浓雾划向漫无目的的虚空中去,时而与另一道剑意在半空中相撞,击出电闪雷鸣。

        炎凌左右避开,明明很近,明明很快,却似乎永远没个尽头。

        赤红的流铁剑意,来自于深陷魔障的珵光,那是一把无形的,人剑合一的气剑,削不乱,斩不断。此时,那把剑已成了一把魔剑,正握在一头猛兽手中。而那流银剑意,是碧玺夫人的穹泸。弦从说过,他要用这把剑亲手削去珵光的头颅,以祭玺儿在天之灵。

        雾中只剩下碧玺夫人的幻像,不管用谁的视角来看,那千万个碧玺夫人都在五步开外的距离,生动鲜活的存在着。鹊青望着望着便失了神,尤其那舞剑的形态,以及那身法。可那雾影,又冥冥中让人觉得叵测,他想了许久才想明白,那不是母亲,那只是弦从心中的玺儿。

        那么珵光心中的圣灵女又是怎样的呢?

        时间在感觉上过去了很久,四人落了地。珵光和弦从斗的正酣,强力内息扇出的疾风拍在面门上,若非驭气定住身形,不时便会被冲到浓雾中去。二人每击出一剑,便有无数碧玺绝地消失。弦从渐渐处于劣势,即使那些碧玺只是幻像,他还是分了神。

        鹊青暴喝一声冲了上去,用金乌剑挡了珵光的一记杀招。指剑迅速撤回,弦从踉跄着退开几步。珵光双目突地一闪,将矛头对准了鹊青,双手刷拉拉抖开,一柄食指剑瞬间化成了十把长剑,猛提一口气,十把指剑伴着一声厉吼齐刷刷直扑鹊青面门。

        眼看剑尖直逼胸口,已是避无可避,脚下一沉,便被一股巨大力道生生扔在地上,登时跌出一声闷响,气都喘不上来。

        苍决看鹊青一眼,突地甩开骨剑迅速击出两道剑意,逐流趁珵光不备挥起桃花剑向珵光脖颈上斩去。就在同时,炎凌已唤出了机杼琴,纵身往半空中一跃,泼出两响抛向珵光心口。

        三人围攻珵光一人,若非有分身之能断然难逃一死。哪知,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十把指剑随着哗啦啦一阵金属轰鸣,幻成无数道指剑,万剑齐发,不仅打落了逐流的桃花剑,甚而连那握剑的一只手臂都齐齐斩成了几段。

        苍决凌空一个纵身,将几道直击要害的剑意躲开,奈何剑意实在密集,仍有十来道直接刺穿了身体。

        在场五人,无论是砸在地上的鹊青,还是已斗至力竭的弦从,无人幸免,皆都身中数剑,倒地不起。

        炎凌强打精神,看了看几人,好在珵光已入魔,手中的那把利刃不再是天族兵刃,否则,这几剑下去至少苍决和自己是在劫难逃了。

        “怎么办?”逐流已是气若游丝,点指封了几处脉门,将手臂断口的血止住了。

        “这畜生现在已成了怪物,受了如此重伤还能支持的住!”弦从呕出一口血,拄着穹泸剑,想勉力挣扎着起来。

        “倘若不是在这镜湖,他既已入魔,便没多少时间可活了,可在镜湖中就很难说了。”苍决向四周望了望,一时间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来对付珵光。

        炎凌抹去嘴角的血迹,看了看沾血的指尖。自己怎么会流血呢?活死人以气驭体,身体只是一具躯壳,既不会有疼痛也不会流血,可这血,确是真真切切有温度的。捻了捻指尖,抬头时竟看到了夜色。

        谁也没有察觉大雾是何时消散的,天上挂着明亮的星斗,脚下的镜面亦是一望无际的星斗,停驻在半空的大雪忽然开始坠落,就在这一派晴明的月光下,落的铺天盖地肆无忌惮。

        细细听来,耳畔缠绕着若有若无的笑声。所有人都以为这是幻觉,直到惊异的目光看向旁人,才发觉其他人脸上,均带着一模一样的疑惑神情。

        一个女子在笑,笑的缠绵幽怨,甚至还带着几分羞涩,那笑声逐渐近了大了,慢慢悱恻起来,光是听那声音便觉得动人的很。

        她是谁?

        笑声毫无过度的从悱恻变成恶毒,冷极了,只是听着便感觉正有一对怨毒的眼睛躲在暗处死死盯着自己。

        珵光嚎叫着四处寻找声音的来处,他已彻彻底底的成了一个疯子,镜湖大雪被他急速飞驰的气流搅动的如同一场风暴,所过之处疾风打着呼哨,发出魂阵中游魂般的凄啸。

        那女子现了形状,一身粉莲烟纱被气流冲的鼓荡缥缈,臂上缠绕的雪绦亦是迎风招展。

        她站在雪中,仍在笑,笑笑地望着半空中的珵光,可细看下来嘴角擒住的那抹浅笑,真如一张黏地不慎牢固的宣纸。只是看一眼,就知道这宣纸背后是一张阴冷怨毒的脸。

        “珵光的心魔,是圣灵女,可他心中的圣灵女却恨极了他。”鹊青远远望着珵光,那双向来藏着阴狠狡诈、机关算尽的眼睛,竟然有如此柔软的时候,即便他入了魔,即便他已失了心智。

        “母亲?!”炎凌仓皇地起了身,只迈出了两步,却忽然定住了。

        圣灵女转过头看着他,眼神既悲悯又慈爱,可是在这温情的表象背后,却似乎藏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陌生。“匡儿,来,到娘亲这里来。”说完,仍是转回头笑笑地看着珵光。

        “阿颂。”尽管是野兽似的低吼,阿颂这两个字眼却吐的清楚极了。珵光落了地,端住圣灵女的双肩,痴痴地看着。那对赤红的诡异眸子,竟似柔和的心跳,忽明忽暗。

        珵光轻轻将圣灵女揽在怀里,抚着她柔滑的头发,低声道,“你终于回来了,你当时为何那样傻?我拼命的救你,你却拼命的往火坑里跳。”

        圣灵女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如同揭去了一张面具,悄然换上另一张面具,那表情迅速狰狞起来。

        她将手慢慢搭在珵光背上,五指鹰钩般蜷了起来,就像探进清澈的溪水里头取一颗鹅卵石,她轻而易举的从珵光后心,取出了已烧灼的焦黑如炭的心脏。

        珵光猛地将她推开,眼睛里温柔的光经由复杂的情绪过渡成凄惶和绝望,他定定地看着那颗心。

        一个入魔的天族人,要一颗心有何用?可他一直用这颗心,爱着一个得不到的人。

        圣灵女亦是望着那颗心,可表情却是温柔的、缠绵的,“你看,你的心是黑的。”

        那颗心已经燃烧到尽头,闪着零星火光,魔障的烈焰迟早要将它烧成灰烬,可珵光不承想,取下这颗心的,竟是自己的心爱之人。

        五内俱焚的痛楚珵光已经感觉不到了,他只感到自己如同一截枯萎的木桩,被命运无情的手搁在一片荒野中,不能思想不能移动。

        他还想再说些什么,比如八百年前围剿碧落舍,是怎样的身不由己,比如那孩子,他本就不应该出世。可此时此刻无论说什么,都是那样的苍白无力。

        圣灵女手心轻轻一握,那颗焦黑的心咯吱咯吱碎成了齑粉,她的姿态美极了,仿佛手中握着的是一把闪亮的星辰,挽袖轻抛,满手星辰便扬了珵光一脸。

        一声绝望的哀嚎立时割破了雪夜。

  https://www.zanghaihuatxt.com/15_15984/71815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anghaihua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com